農業信息化卡在最后一公里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更新時間:2012-04-15
 

 

  農業信息化成為信息化中的主角,也是潛在問題最多的領域。9月22日,以“推進農業信息化,構建和諧社會”為主題的2005中國信息化推進大會在京舉行。國務院信息化工作辦公室主任、信息產業部部長王旭東在高峰論壇演講時指出,要加強信息技術在農業、農村中的應用,逐步縮小城鄉數字鴻溝,推動“三農”問題的有效解決。

農業信息化的瓶頸

  在各個領域信息化取得了一定的成績時,農業信息化還停留在表面層面,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顯然,這與中央連續兩年突出解決“三農問題”的“一號文件”政策不匹配。

  根據相關統計報告數據,目前全國97%的地市和80%的縣級農業部門設立了信息化管理和服務機構,可以直接向農民傳遞信息的農村信息員已發展到18萬人,全國80%的左右的地級和40%的縣級農業部門都建立了局域網,80%的鄉鎮信息服務站擁有計算機并可實現聯網。但農業信息化中的問題也是俯首即是。比如,農民素質不高,信息化意識和利用信息的能力不強,計算機的普及能力不夠,農民文化水平偏低,掌握計算機技術往往是奢談,整體素質低令人擔憂。此外,中國農業網站數量甚至超過了法國、加拿大等發達國家,但卻沒有發揮實際效果。

  同時,產業化程度不夠也是一大門檻,不能形成產業規模就難以有對信息技術的需求,因為采用信息技術需要一定的投入,如購買信息技術設備,支付獲取信息費用,這對于生產規模小,生產效益不高的農業生產來說,權衡之下,顯然不可能在信息方面有大的投入。所以,很多信息化的努力都是隔靴搔癢,“面子工程”居多。而且,農業信息化基礎工作水平低,表現在基層缺少收集信息、處理信息、傳播信息的軟硬件設備,信息網絡體系不健全。

  信息化武裝農信社改造

  作為解決三農問題的資金輸入口,農村信用社改革首當其沖。打造綜合業務系統,健全信貸服務體系,發展新型業務是農信社發展的當務之急。在對農信社信息化的理解上,內蒙古自治區深化農信社改革辦公室副主任王中新表示,農信社信息化建設的滯后已經成為制約農信社業務拓展的主要因素,對于新成立的省農信社聯社來說,當務之急是加快信息化建設,統一業務流程、統一管理、統一標準、統一文化。

  據記者了解,近期,內蒙古自治區農村信用社與太極計算機股份有限公司一起開發建設的“金融支付結算平臺”成功上線。自此,柜臺可以辦理儲蓄存折業務和卡業務在全省進行通存通兌;通過與銀聯相連,使入網聯社可以受理外系統卡,以及農信社卡在外系統使用,支持農信社持卡人在全國范圍持卡購物、消費。而這在以前農信社信息系統相對獨立、不能互聯互通的情況下是辦不到的。系統投入生產后,全區農信社通過數據交換中心的業務量日均達到5000筆,金額近10億元。而之前,日均業務千筆,交易金額3億元。

  賽迪顧問趙剛博士也對記者表示,農信社信息化雖然起步晚,卻可以借鑒商業銀行信息化建設的成功經驗,省聯社的數據集中建設、新一代的綜合業務系統等都已經有成功的應用參考模式,這使得農信社信息化在管理理念和業務功能完善程度上,基本可以達到股份制銀行的平均水平。但要解決農信社信息化面臨的深層次問題,農信社信息化還要有戰略性的思考。此外,也有專家認為,農信社一開始就缺乏信息化意識,不敢大動手術,這也是農信社信息化中的攔路虎。

  農業信息化的“最后一公里”

  其實,農信社在信息化過程中所暴露出的問題可以看做是農業信息化的一個縮影,通過對農信社信息化的研究就可見農業信息化中的問題。“最后一公里”問題是農業信息化中的最大門檻,在農業水平、基礎設施等整體落后的情況下,如何讓信息化的成果惠及普通百姓是根本問題。

  國務院信息化工作辦公室主任、信產部部長王旭東也表示,“最后一公里”的突破相當關鍵。比如,現場展出的“長風電腦”雖然號稱農民電腦,但一兩千元的價格還是很昂貴,特別是在農民收入較低、負擔重的前提下,推進更會緩慢。

  一位現場展示“村村通工程”產品的公司負責人對記者表示,農村鋪設寬帶網和用電話線上網,價格和成本上都很高,相比,電力線在農村相對來說是一種“閑置”資源,可以用電力線上網的方式化解這個難題。但PC的成本負擔又如何解決呢?

  可見,農業信息化中“最后一公里”的瓶頸不突破的話,其他很多問題都是奢談。另外,也有專家的觀點一針見血:目前的農業信息化是由上至下被動推動的工程,而不是由下至上的自發需求引導,這說明整個農業資源配置和市場化程度基本上按兵不動,片面地去追求信息化程度就容易變成空中樓閣。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