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者”國資委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更新時間:2012-04-14
        9個法規、20多個規范性文件,這個監管中國大型國有公司的政府機構,2004年表現得相當尖銳。

  “破局者”國資委

  2004 年度案例  

  整個2004年,在“國資委”的感召下,主流國有公司變革積極。
  1.大膽地展開戰略性的海外收購,它們收購國際公司,或者大宗資產
  2.積極地把優質資產拿到國際股票市場掛牌上市,甚至整體上市
  3.主動地尋求跨國公司進行戰略性的結盟(合作、合資、融資等等)
  4.大刀闊斧地進行內部業務重組,并且展開多元化擴張
  5.包括董事會在內的管理層踴躍地變動,引進市場化的管理者
  6.公司治理結構的變革仍然在加快

  2004年是個“國資年”。
  這一年,是國資委成立以來,履行出資人資格完整的一年,用國資委主任李榮融的話來說,是“國有資產監督管理體制框架初步建立的一年”,這一年中,國資委出臺了9個法規,20多件規范性文件,陸續在產業布局、戰略規劃、產權改革、公司治理、企業管理等方面,建立了一系列更為規范化的準則,基本勾勒出國資和國企改革的框架和方向。

  2003年5月正式成立之后,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資委)成了有史以來最有權勢的政府部門之一,監管著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中的領先企業,其中不乏為中國最大、最強、最優秀的企業和資產,包括進入“世界500強”的14家中國公司。

  10萬億國有資產,20多萬家國有企業,中國經濟體制改革中最難撬動但極其重要的一塊巨石,落在了國資委肩上。

  “管人、管事、管資產”,李榮融主任上任之際對國資委職能言簡意賅的定義,正是國資委攪動10萬億國資市場的脈絡和思路。

  人事破冰
  “管人”被認為是國資委最核心的管理手段,也是國資委成立以來推行最順利的策略之一。

  “人力資本是企業最重要的資本”,在今年6月召開的中央企業人才工作會議上,國資委黨委書記、副主任李毅中曾這樣說過。
  雖然在許多批評者眼中,“管人”一直被認為是政府部門的強項,也是屢受詬病之處,而新生的國資委正在嘗試用一種更符合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的體制和工具來管人,這套“管人”體系的邏輯基礎是“人才強國、人才強企”,策略環節是“選拔、培養、評價、激勵”,執行原則是“公開招聘,科學評價、市場激勵”。

  2003年底和2004下半年轟動一時的國資委全球選拔央企高級管理人員事件,是國資委這種新的“管人”思路成功探路的試驗。

  最挑剔的批評者也對這“全球選秀事件”大為贊許,理由并不是全球選拔人才所表現出的監管部門的勇氣和魄力,而是選秀的背后,同步建立一系列更有效機制和工具,以避免“全球選秀”成為傳統意義上新官上任式的政績做秀。

  “以前的大企業領導,都是被任命的,而現在叫做聘用,這種說法的轉變其實就暗示著一種體制姿態的轉變。”國資委研究中心的一位專家說。

  聘任的一個根本不同是,一旦發現不合格者,可以解除聘任。這一點,在12月13日中央企業負責人工作會議上,李榮融又強調,“即使發現公開招聘的高管人士有不合格者,也可以解聘……要形成能上能下、能進能出的用人制度。”

  “管人”的完全攻略版本,是2004年6月國資委下發的《國務院國資委關于加強和改進中央企業人才工作的意見》,對人(中央企業人才)的分類、“管”的原則、權限和形式都給出了規則。這一意見被譽為是迄今為止,對十六屆三中全會提出的“黨管干部原則與市場化配置企業經營管理者相結合”的最為具體的規劃,并提出了建立后備人才的培養和企業負責人的終身培訓體系。

  意見的配套措施是《中央企業負責人經營業績考核暫行辦法》和《中央企業負責人薪酬管理暫行辦法》,這兩個辦法要解決的是薪酬和業績如何掛鉤的問題,國資委已經設定量化細分的業績指標和主要央企負責人簽訂責任狀,并承諾按照“基薪+績效年薪”的市場化薪酬,建立股權、期權等為主的中長期激勵方式。

  所有這一系列的策略,執行的路線是,首先在中央企業中實行,并逐漸通過這些中央企業的集團公司,往二級、三級公司滲透,另一方面,通過各地的國資委,向全國各地的省市國有企業,循序漸進式地推行。

  “盡管目前這些暫行辦法,還存在很多不夠完善的地方,但整體方向是非常積極的,關鍵是能否堅持并不斷完善之。”一位國有企業問題研究專家認為。

  集體出擊
  從戰略和管理的角度,推動所屬國有企業的發展和改革,是國資委“管事”的主要方式。

  在戰略方面,為所屬企業制定戰略綱要,確立發展主業,對內實行產業重組,對外進行戰略性并購,是國資委表現出的主要思路。

  “突出主業是提高中央企業可持續發展的主要問題。”李榮融認為。

  李榮融提到,國資委正在逐步確立每個中央企業的發展主業。11月30日,第一批49家中央企業的主業被公布,其他中央企業的主業也將陸續公布。新一輪中央企業發展戰略和規劃的編制也在進行之中。

  不僅僅是確立主業,今后中央企業在重大投資和戰略并購方面,也要受到國資委的監管。

  “在當前新一輪企業收購熱潮中,部分企業明顯超出了原來主業范圍,投資風險加大,這些問題要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李榮融表示,這樣做的主要目的是導社會資金的投向和中央企業的投資方向,同時也是為了加強對中央企業重大投資活動的管理。

  對于中央企業原來存在的一些主業較多且關聯度很小以及中央企業之間主業交叉多、結構趨同、重復建設、相互競爭的現象,國資委給出的方案是聯合重組,到12月16日為止,2004年共有7對14家中央企業進行了聯合重組,

  這其中一個突出的例子就是房地產業。按照國資委的規定,183家非房地產主業的中央企業的500多家各種類型的房地產公司,近1000多億的資產總額,將被重組到其他幾家大型的國有房地產集團。

  但國資委這種對主業戰略過多的調控卻并未得到廣泛的贊許。一位央企負責人對記者表示他的疑問,“企業經營是以利潤最大化為目標的,明明有快速盈利的項目,為什么央企不能做呢?何況,這些項目未必影響主業的發展,反倒可能為主業的發展提供一些必要的資金和支持”。

  對于企業的內部管理,建立一套現代企業管理制度是國資委對所有國有企業的一貫要求,而在2004年,這一要求的重點又集中在組織架構的扁平化、財務管理和風險控制、應用信息化管理工具和法律建設等幾個方面。

  “作為出資人,也就是股東,主要的權利和責任是對企業的發展戰略和管理層的管理,至于管理層怎樣來管理企業,那應該是由管理層來具體負責的,沒有必要讓出資人來做出具體規定”,一位管理專家認為,國資委的這種過細的“管事”方式,只能被理解為是結合了中國國有企業具體國情的一種特殊做法。

  機制手術
  僅僅是管人管事,尚未涉及到根本。國資改革、國企改革的根本在于產權。

  但對于國資委來說,“實現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是國資委主任李榮融在多種場合強調的國資委的主要職責之一。因此,對于國有資產的產權轉讓和股份制改革,國資委是非常慎重的。

  由國資委和財政部共同簽署的《企業國有產權轉讓管理暫行辦法》和《關于規范國有企業改制工作的意見》是目前國企產權改革的最標準文件,這兩個文件對國有資產產權改革的原則、流程和方式做出了詳細的規定。

  資產轉讓和股份制改革是國有企業進行產權改革、實現股份多元化的主要方式。李榮融在總結2004年的國資產權改革時說到,2004年國資委與財政部、監察部、國家工商總局聯合對21個省的國有企業改制和國有產權轉讓情況進行了調研督查,發現存在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突出表現為管理層收購和國有產權交易的不規范。部分中央企業二級、三級公司在股份制改制中也存在不規范的現象。李榮融表示,今后中央企業的產權改革,都要進入產權交易所。截至今年年底,國資委已經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建立了產權交易所。

  2004年,國資委下屬的部分中央企業,先后完成股份制改革,如中電國際、中海集運、中國網通等先后在境外上市成功,中國移動、中國電信、武鋼等一批大型公司則在國內實現了主營業務資產整體上市。

  李榮融表示,2005年,電力、電信、民航等行業的中央企業的股份制改革仍將是重點。國資委將襲擊推動中央企業進行股份制改革,實現境外上市或主營業務資產整體上市,同時,也要推進國務院國資委與省市國資委所監管企業之間的股權置換,通過中央和地方國有企業之間的相互持股,推進中央大型企業的股份制改革。

  “公司化改革是央企資產改革的基礎,”國資委主任李榮融在2004年底的央企負責人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指出,“國有獨資的中央企業將要由按企業法登記、受企業法調整改變為按公司法登記、受公司法調整。”

  “企業法的最大特點是所有權和經營權不分離,而公司法的最大特點是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上述國有企業問題研究專家這樣解釋這二者的不同。

  除了在產權方面按照公司法來進行,在對中央企業的管理形式上,國資委也在嘗試一種更為公司化的方式:董事會制。

  國資委副主任紹寧此前也曾表示,國資委作為出資人機構,如果公司不設董事會,監管機構直接面對經理層,很容易造成國有資產監管機構越權干預企業正常經營的不良后果。

  因此,在推動股份制改革的同時,國資委對中央企業的監控方式也逐步嘗試通過建立董事會的方式來進行。在2004年6月,神華集團、上海寶鋼等7家企業被選為試點,開展國有獨資公司建立和完善董事會的試驗,試點的主要內容是在這些國有控股公司,按照現代企業制度,建立外部董事制度,并在董事會下面設立戰略、提名、薪酬與考核等專門委員會,進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結構。

  在2003年底國資委部署2004年工作規劃時,李榮融談到實行董事會制時說“董事會是一切改革的基點”,一年之后,李榮融表示,將擴大國有獨資公司建立和完善董事會的試點范圍,再選擇20-30家進行試點。

  “無論是管人、管事還是管資產,是否能夠按照市場化的原則進行,是否能夠更好地符合現代企業制度,關鍵就在于董事會制度是否能夠按照公司法建立,并真正行使職能。”上述專家如此點評國企改革的成敗。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