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科學發展觀 加速機械化向信息化轉型
來源:新華網 更新時間:2012-04-15
我軍從機械化向信息化的整體轉型,是在機械化尚未完成、信息化技術水平又較低的基礎上啟動的。對陸軍來說,這一特征表現得尤為突出。這就警示我們,既不能脫離實際空談轉型,也不能一味地講困難而止步不前。目前的關鍵是要牢固樹立和落實科學發展觀的要求,理清轉型的思路。科學發展觀是胡錦濤總書記在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上提出的重要戰略指導思想,集中體現了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思想精華,揭示了事物發展的普遍規律,不僅為促進中國經濟社會的全面發展帶來了嶄新動力和蓬勃生機,而且也為中國特色軍事變革打開了廣闊的思維空間。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加快陸軍從機械化向信息化整體轉型的步伐,需要解決好以下三個問題。把信息化置于高質量的機械化平臺之上

  機械化建設與信息化建設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關系?認清這一點十分重要。從目前的研究情況來看,人們往往對信息化建設充滿激情,對機械化建設卻關注不夠,這種情況可以理解。但還必須認識到,機械化與信息化是基礎與發展、量變與質變、連續與超越的關系。戰爭發展史將證明,信息化戰爭是在機械化完成之后經過一系列軍事變革而出現的一種新的戰爭形態。縱觀近期幾場局部戰爭,我們在深刻認識信息化的作用和效果的同時,絲毫也不能忽略機械化武器平臺的火力打擊威力。信息化戰爭本質上依然是鐵與血的較量,依然是以大規模火力打擊為最終表現形態。信息化的作用是依靠高質量的遠程、精確、大威力機械化作戰平臺發揮出來的,其根本目標也是使機械化作戰平臺聯為一體,高效運轉,釋放出更大能量。所以,從機械化向信息化轉型并不能簡單地用非此即彼來描述,兩者不是替代關系。

  更需要注意的是,高質量的機械化作戰平臺已經不是以往單純依賴于數量的增加、規模的擴張,而是以新技術、新材料、新動力、新能源為物質技術基礎,具備更強的機動、防護和突擊功能,擁有系統整合能力、靈活重組能力、自協調和自適應能力,便于與信息化接軌的新型機械化平臺。這種平臺不等同于裝甲化,那種以裝甲化程度衡量機械化程度的觀念必須改變,比如重型裝甲部隊在有利作戰地形上可以充分發揮威力,但是一道海峽的阻隔,就可能使其無用武之地。

  從機械化向信息化轉型,既不能坐失良機,也不能貪多求快、盲目上馬,而后一點,恰恰是當前最值得注意的傾向。陸軍轉型的實質,是提高陸軍質量,尤其是提高空地一體突擊、精確打擊、快速機動、信息對抗、綜合保障和特種作戰能力。這就需要有高質量的陸軍機械化作戰平臺。強調這一點,決非忽視信息化建設,更不是走回頭路,而是旨在全面打牢信息化建設的基礎。那么,從何處入手呢?

  彌補缺陷。信息化戰爭是體系對抗,要素不完整的體系,難以在戰爭中立于不敗之地。目前,我陸軍整體上處于機械化半機械化發展階段,完整的機械化作戰體系尚未建立起來,除了技術含量低、規模偏大等原因外,缺乏大威力的機械化作戰平臺是一個主要原因。此外,一定規模的陸軍航空兵、戰役戰術導彈部隊、防空導彈部隊、電子對抗部隊,是機械化建設趨向成熟的重要標志。沒有這些重要兵種,陸軍轉型就會因嚴重缺項而顯得不倫不類,甚至陷入困局。

  盯住短板。情報獲取能力薄弱,是陸軍存在的突出問題。而機械化平臺不解決這個問題,向信息化的轉型就將十分艱難。例如,如果使用傳統的光學偵察和激光偵察,偵察距離通常在幾千米以內,且夜間偵察能力十分有限,根本無法滿足未來信息化戰場的需要。顯然,大力發展和運用現代偵察技術,從根本上改變重火力輕探測的觀念,強化戰場電視偵察、微光夜視偵察、遠程雷達偵察、無人飛行器偵察等建設,大幅度延伸偵察距離,并提高晝夜偵察、實時遠距離傳輸能力,是補強“短板”的關鍵舉措。

  拓展功能。陸軍通信裝備的性能,是信息化技術含量的最重要指標。但由于通信裝備受戰場信息環境、自然地形環境的影響大,尤其是動中指揮通信的手段有限,機動指揮的功能不強,其結果是指揮的可靠性不高,穩定性也差。因此,必須加強高性能的通信系統建設,充分發揮現有通信、導航衛星的作用,建立有線、無線、衛星等多方式、寬頻帶、網絡化的指揮信道,發展陸軍空中指揮平臺,實現動靜結合、空地結合的機動指揮。

  搞好協調。搞好與其他軍種相互銜接的裝備建設和具有超前意識的項目建設,是陸軍向信息化轉型不可忽視的重要環節。信息化發端于機械化,但信息化必將催生不同于機械化的武器平臺,各種高能激光武器、粒子束武器、等離子體炮、電磁炮、非核動能攔截彈、大功率微波射頻武器,最終將登上戰場。大膽跨越機械化建設階段,直接研制新型信息化陸軍武器,是必然趨勢,但這將不是一個短期的過程。縮短這個過程的當務之急,是盡快完成機械化時期尚未完成的主戰裝備和作戰力量的建設任務,對陸軍而言,包括陸軍航空兵、戰役戰術導彈部隊、防空導彈部隊和電子對抗部隊以及特種偵察部隊的建設,在此基礎上,根據信息化戰場的要求全面進行信息化改造和重組。

  以正確的作戰需求去引導陸軍轉型

  實現跨越式發展,是我軍謀求后發優勢加速向信息化轉型的基本方式。從機械化向信息化跨越,必然會縮短甚至省略機械化建設的某些發展階段,這樣可以大大節省時間。但又因為沒有經驗可循,也容易陷入誤區,甚至走彎路。在這種情況下,最重要的是更加尊重科學、尊重規律,下功夫把握好大方向,這個方向就是緊緊圍繞一體化聯合作戰的需求去加速轉型。

  進行滾動式頂層設計。機械化建設的本質是追求武器裝備的物理極限,信息化建設的本質是系統集成,這就決定了陸軍轉型的目標,應該是把陸軍集成為一體化聯合作戰的一個大系統,它由諸多子系統縱橫交錯、循環跳躍、多重嵌套組成。以往,系統的設計往往是從要素或局部系統開始,距離整體集成的要求十分遙遠。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一體化聯合作戰的理論提出以后,有些信息化建設的初期成果由于原來頂層設計的缺限,已不適應一體化聯合作戰的要求,很有可能要推倒重來。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有一個從簡單到復雜、從低級到高級、從幼稚到成熟的過程,頂層設計也是一樣,幻想一開始就提出完美的頂層設計,是不符合事物的認識和發展規律的。頂層設計必須是滾動發展的,必須本著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適時進行新一輪的頂層設計,不斷推動信息化建設向更高層次發展。

  構建統一的信息系統。陸軍信息化建設是一項創造性的活動,對其發展路徑的選擇,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的主張,以作戰體系為主線,按照情報信息系統、指揮控制系統、火力打擊系統、機動突擊系統、全維防護系統、綜合保障系統等幾個方面進行分步建設、綜合集成;有的主張,以作戰要素為主線,按照信息化武器裝備、聯合作戰部隊、全維化戰場空間、網絡化信息系統、一體化作戰行動等幾個方面進行建設;還有的主張,以全面建設為主線,按照作戰理論、武器裝備、信息系統、體制編制、政治工作、人才培養等幾個方面進行建設。這些思路,總體上都可取,但若綜合在一起,又存在種屬交叉、重疊或冗余現象。如何選擇?我們可以先看看美軍。美軍信息化建設經過30多年的發展,正在進入新階段。其網絡中心戰,把未來戰爭劃分為物理域、信息域、認知域。物理域的核心是指揮控制和武器平臺,信息域的核心是傳感器,認知域的核心是作戰訓練體系。如果把美軍的上述經驗與我軍的實際相對比,就可以看出,指揮控制系統、火力打擊系統、情報信息系統和信息化作戰理論,應當是構成陸軍信息化建設的核心內容。

  因此,我軍應圍繞一體化聯合作戰的需求,從情報信息系統、指揮控制系統、火力打擊系統建設入手,開始陸軍從機械化向信息化轉型。上述三個系統也可表述為傳感器系統、指揮控制系統、武器平臺系統,通過高級通信系統的無縫鏈接,融合為一個有機整體——情報信息系統就像人的五官,指揮控制系統就像人的大腦,火力打擊系統就像人的四肢,高級通信系統就像人的神經系統(所謂高級通信系統是指計算機、網絡與通信一體化的通信系統)。這樣的信息化系統,無疑是最簡捷、最高效的。此外,我們還需要其中的“靈魂”,這個“靈魂”,美軍稱之為認知域,而我們則稱之為信息化作戰訓練理論體系。

  把研究視野投向一體化聯合作戰這個大系統,便可以發現,陸軍信息化建設的頂層是陸軍作戰指揮控制系統,第二層是情報信息系統、指揮控制系統、火力打擊系統、高級通信系統,也可以表述為C4IK系統。美軍的C4ISR系統也正在向C4IK系統轉變,SR系統將并入情報系統,同時增加火力打擊系統“K”。C4IK系統應成為陸軍轉型的首選模式,其實質就是情報信息系統、指揮控制系統與作戰平臺實現無縫隙鏈接。

  確立規范的實踐框架。陸軍轉型的基本指導思想應當是以信息化為主導,以機械化為主體,堅定不移地走跨越式發展道路,把陸軍建設成為一支適應一體化聯合作戰需要、具備快速應對多種危機能力、與其他軍種密切協調的地面決勝力量。按照這一指導思想,實踐框架可以確立為:一個設計對象——面向一體化聯合作戰進行總體設計;兩項技術突破——在高級通信系統和指揮控制智能化上有所突破;三位一體操作——實現“戰、建、訓”一體化;四大要素集成——情報信息、指揮控制、高級通信和火力打擊實現上下左右無縫鏈接;五個訓練步驟——按照作戰實體、作戰單元、作戰系統、作戰體系、聯合作戰五個訓練步驟逐級集成、逐級訓練、逐級形成作戰能力;“六化”建設標準——作戰單元的武器裝備實現情報收集實時化、單兵裝備系統化、攻擊彈藥智能化、信息交互網絡化、指揮手段自動化、機動平臺輕型化。

  完善各種機制推進陸軍轉型

  斯大林指出:“常有這樣的情形,資源很多,但是使用得極不得當,使優勢等于零。很明顯,除了資源以外,還必須有關于動員這些資源的能力和正確運用這些資源的本領。”解決這一矛盾,便有賴于發揮機制的功能了。可以說,科學合理的機制,對于順利完成陸軍轉型是不可或缺的。

  建立有高度權威的組織機制。任何一次牽動全局的戰略轉型,都離不開強有力的組織領導。當年趙武靈王搞“胡服騎射”,彼得大帝推行面向海洋戰略,都顯示了高度權威的組織領導才能。面向信息化的轉型,可以稱得上是軍隊建設歷史列車的大轉軌,涉及到軍事領域的諸多方面、軍隊結構的各個層次和技術能力的不同要求,協調這種復雜關系,有賴于高效率的組織機制。美軍轉型之初,對改革領導機制尤為關注。1994年,美軍成立了“軍事革命研究高級指導委員會”,作為領導轉型的組織機構,各軍種也成立了相應的機構,如陸軍數字化辦公室和地面信息戰中心、海軍新作戰概念委員會和艦隊信息戰中心、空軍信息戰中心;2001年,美國防部還專門成立了由30多人組成的“軍隊轉型辦公室”,統一協調軍隊轉型相關事宜。可見,發揮組織機制的權威性,是加速轉型步伐、提高轉型效益的重中之重。

  建立可操作性強的運行機制。轉型機制只有順暢、協調運行,才能凝聚各方面的力量,確保人力、物力、財力向有益于轉型的方向流動。這就要求規劃的制訂、體制的調整、項目的展開具有較強的可操作性,通過理順指揮關系、保障關系,把改革目標和標準細化、量化。切忌把轉型當口號喊,采取大呼隆的作法,滿足于表面的轟轟烈烈。再好的轉型規劃,如果失之空泛而無法運行,都無異于空中樓閣。

  建立高度靈敏的反饋機制。軍隊轉型是一種系統行為,各要素、各環節相互制約,哪一個要素、環節出問題,都將弱化整體轉型效果。為了防止問題發現不及時或處理不及時而造成的失誤,需要通過上下級之間的縱向監控,各層次之間的橫向監控,以及各崗位上的自我約束,保證轉型的各項工作按照預定的規范展開。所以,靈敏的反饋機制顯得十分重要。應當在不同層次上,建立健全相對獨立的決策執行與評估機制,形成閉合的反饋調節系統。通過及時反饋各種信息,提前化解風險,及時糾偏。

  形成良性循環的人才培養機制。人才是陸軍轉型的決定性因素。人才培養需要一個過程,關鍵在于有一個良好的培養機制。目前,既要建立健全人才獎懲、交流、協調保障等機制,又要重點建立健全培養和造就指技合一人才的機制。形成這一機制,首先,思想觀念要轉變,要把指技合一作為人才培養的目標和方向;其次,培養模式要創新,應堅持復合培養、超前培養、繼續培養、聯合培養,廣開軍地結合、部隊與軍校結合、崗位實踐與離職培訓結合等多種渠道;第三,訓練內容要明確,應從科技素質、謀略素質、心理素質、技能素質、聯合(協同)素質等方面構建人才培養的內容體系,以內容牽引培養;第四,培養環境要優化,應大力加強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充分依托新裝備、新技術訓練人才。總之,通過對人才的重視和培養去實現陸軍現代化建設的可持續發展。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