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御空間——向著“相對多變”邁進
來源:中國國防報 更新時間:2012-04-15
 以往戰爭中,由于防御戰斗具有“據守”的特點,因而其行動往往只能在相對固定的空間范圍內進行。如步兵師通常在正面為10-15公里,縱深為20公里左右的地幅內進行防御。也就是說,防御戰斗的空間位置相對固定、范圍大小相對固定。這是由當時兵力兵器的機動能力有限、遠距離打擊能力較弱所決定的。而未來信息化條件下的防御戰斗,隨著武器裝備的發展,防御空間將從“相對固定”向“相對多變”轉變。

  攻方打擊目標跳躍化,導致防御空間位置具有流動性

  傳統戰斗中,進攻一方由于受地形、機動能力、武器射程等影響,只能采取由前向后、“層層剝皮”的進攻方式,前沿目標攻克不了,很難棄之直接攻取縱深目標。因此防御戰斗也只能是由前向后,步步防守,常常為守住一個山頭、要地等,與攻方展開長時間的反復爭奪,使得防御空間位置呈現相對的固定性。如抗美援朝戰爭中,我志愿軍在上甘嶺3.7平方公里的陣地上,利用坑道與敵進行了長達43天的反復爭奪。

  未來戰斗中,隨著武器裝備的發展,進攻一方“看透”戰場的能力、機動能力特別是空中機動能力、防區外遠程火力打擊能力大大提高,進攻中不必再像以往那樣按照先前沿后縱深的順序展開,而是可視情隨時展開跳躍性攻擊:越過前沿,直攻縱深;避開強點,攻其弱處;繞過實兵,直搗空虛等。攻方的這種變化,自然會逼得防御一方不得不在相對流動的戰場上進行以機動為主的防御,從而使防御空間位置呈現流動性。如果無視攻方的變化,仍囿于固定的防守區域不變,無異于“畫地為牢”。

  攻方打擊距離遠程化,導致防御空間范圍具有膨脹性

  傳統戰斗中,由于進攻一方火力打擊距離近,機動能力差,且以地面機動為主,受地形地物影響大,不得不機動到守方的近距離范圍內進行攻擊。與之相對應,防御一方也只好在某一相對固定的區域內進行頑強防守,致使防御空間范圍的大小表現出相對的固定性。

  未來信息化條件下,經過信息“基因”的嫁接,戰術打擊、戰役打擊甚至戰略打擊可相互銜接,進攻戰斗隨時可得到戰役火力甚至戰略火力的支援,火力打擊距離呈指數級躍升,能對防御一方的全縱深同時進行打擊,使傳統的防御空間呈現向后“膨脹”的趨勢。同時,由于進攻一方在防區外進行遠程打擊,傳統防御前沿前的深遠縱深由進攻一方的后方變成了其火力前沿。在此情況下,防御一方要想仍在傳統的防御前沿以后的空間范圍內進行防御,將會防不勝防。這就迫使守方把防御空間向傳統防御前沿的前后進行雙向延伸,以便增大防御的彈性和韌勁。

  攻方打擊目標精確化,導致防御空間的重點具有“尺縮性”

  傳統戰斗中,由于彈藥精確度差,進攻一方只能采取以密度換取精度的概略打擊方式,“地毯式轟炸”,飽和式攻擊就是最好的寫照。與此相對應,防御一方也只能是在相對較大的空間范圍內進行盡可能“面面俱到”的防御,來抵抗對方的進攻。

  未來信息化戰爭中,隨著各類偵察定位以及精確制導武器的廣泛使用,進攻一方火力打擊開始由原來的“面狀”概略打擊,向“點狀”精確打擊發展。在此情況下,攻方原來需要使用大量彈藥才能攻克的某一防御區域或目標,現在只需少量甚至一枚精確制導彈藥的一兩次打擊就可解決問題。于是,未來的防御戰斗在防御空間“膨脹”的同時,又具有“尺縮性”。——守住少數目標甚至某一關鍵目標,就可取得等于或高于原來在較大空間范圍內防御許多目標的效果。換句話說,未來防御戰斗關鍵不在防御眾多目標所占據的范圍空間大小,而是能否成功守住關鍵目標及其所占據的空間范圍。

  攻方無形打擊經常化,導致防御空間形態具有“隱形性”

  傳統戰斗主要是在陸海空三維有形空間內進行的,無論是進攻還是防御,其空間形態是實實在在,看得見、摸得著的。

  而未來戰爭中,隨著武器裝備日漸信息化、電子化、智能化,進攻一方為了有效癱瘓防御一方由計算機網絡系統支撐起來的作戰體系,在實施兵力和火力硬打擊的同時,還將以電子戰、網絡戰和心理戰等在電磁空間、網絡空間和心理空間向守方發起無形的軟打擊。在此情況下,防御一方要想有效抵御攻方的行動,就必須把自己扼守的空間從傳統的有形空間向電磁空間、網絡空間、心理空間等無形空間擴展,否則就會落個失敗的結局。伊拉克戰爭中,由于伊軍的指揮控制、偵察通信網絡等無形空間被美軍迅速攻占和癱瘓,結果使部隊成了“瞎子、聾子和靶子”,很快就潰不成軍,敗下陣來。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