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農民生活 拉近城鄉差距
來源:在線收聽 更新時間:2012-04-15

在線收聽

  中國農業、農村、農民“三農”問題長久以來一直都是中國政府和社會各界所普遍關注的焦點。中國是農業大國,近代以前,農業是整個國家的經濟命脈和支撐點,時至今日,中國人口中有一大半以上是農民,他們所創造的財富為全社會所共享,但自身卻沒有享受到應得的權利和利益。

  象農民的社會地位及社會保障,農村的教育現狀及衛生狀況等等,都成為中國現代化進程中不容回避的問題。可以說,中國農民的生存狀況決定著未來中國的命運。本期《視點》,您將看到中國政府利用信息產業改變農村現狀、縮短城鄉差距的一次可貴嘗試。

  節目開始前,先請聽記者發回的有關報道。

  記者報道:聽眾朋友,在中國政府“三農”政策的大力推動下,中國廣大農村地區再一次煥發生機。最近,北京市科委啟動了“信息助農綜合服務網絡建設工程”,推出了一項重大的服務三農項目。這項工程從網絡體系、服務內容、運營模式等方面進行了全面創新,為廣大京郊農民帶來了信息化的全新體驗。近年來,北京郊區發展日新月異,城市化進程明顯加快,進入了城鄉統籌發展的新時代。

  形勢的發展,要求農村信息化盡快從系統建設和示范應用階段,全面轉向整合網絡、綜合服務的新階段,而信息助農工程正式順應這一新形勢的產物,它使信息化網絡進一步落實到村口鎮邊,信息化服務離農村農民越來越近了。北京市科委農村中心主任楊剛在談到這次信息助農工程的特殊性時說:

  “信息助農工程和過去工程最大不一樣的地方在于:我們是一個綜合性的信息服務,寓技術培訓、技術教育于全面的信息需求的供應之中,這樣就能夠使農民在日常的生產和生活對信息的廣泛接受之中來達到技術普及和教育的這樣一個作用。”信息助農工程標志著北京農村信息化建設將有一個新的平臺和新的開端,為解決農業、農村和農民問題,提高農民收入,統籌城鄉發展,開創了一條新的途徑。

  以上是本臺記者的報道。

  其實,北京的農村信息化工作在全國起步算是較早的。截至到2004年底,光纖寬帶已鋪設到京郊70%以上的鄉鎮,郊區農民家庭移動電話普及率達77%,農業專業化網站數量有350多個。

  目前,北京市已經建成了五條涉農“主干信息高速公路”,它們分別是:農村遠程教育系統、農村電子政務系統、農產品市場行情系統、城鄉產供銷平臺系統和鄉鎮投資信息系統等。這些應用系統在京郊率先推廣了農村信息化理念,探索了信息化模式,培育了基層信息化隊伍。

而這次實施的信息助農工程的意義在于,公司制運行宣告了政府補貼式農村信息化模式的結束。而它的標志,也就是“愛農信息驛站”則給京郊農民帶來新的驚喜。愛農信息驛站是“信息助農工程”的主要服務場所,是4大綜合服務的落地結點。根據規劃,每個驛站根據當地經濟結構特點,覆蓋一村或幾村的農戶,將在2年內建設300個。

  此外,每個愛農信息驛站都具有統一的標識、統一的外觀設計、統一的軟硬件配置和統一的管理規范,已經具備了連鎖經營的基本條件。這次新建設的信息驛站同以往的信息點、網絡學校不同,信息驛站是農村信息化綜合服務理念的最重要的載體,每個信息驛站都會將四大服務一一落到實處,300個信息驛站共同形成一個遍布郊區的多功能信息服務網絡,讓信息隨時能落地,農民隨需得實惠。另外,信息驛站還有一個重要特點,那就是有職業化的信息員隊伍。

  現在每個信息驛站配備2個專職信息員,一人是信息驛站管理員,主要負責農民所需信息的管理和發布,負責組織遠程教育、提供代繳費服務、播放網絡電影等工作;另一是信息業務員,深入到農民合作組織、農業企業和農戶,采集和整理信息,保證信息的準確、及時和信息服務的落實。

  正象上面所說,信息助農工程是通過四大綜合服務來實現的。那么,這四大綜合服務的內容是什么,它們對改變當今農民的生存狀況、縮短城鄉差距能起到什么樣的作用,稍后是對北京市科委農村中心主任楊剛的連線,我們一起來聽一下。

  “cri連線”

  主:先請您簡單地介紹一下最近北京市政府推出的信息助農工程。

  揚:這個信息工程主要分四個方面,一個是便于農民交費的電子支付系統。每個信息員有一個交費卡,農民要交電話費、手機費,交各種各樣的費用,把錢給信息員,信息員拿著這個卡,到交費機上一刷,就可以了。第二個是助農服務,過去北京市曾經做過很多比如說衛星的遠程教育的一些學校,象農民網校、數字家園等等這些培訓。這個愛農信息驛站,把這些全綜合起來,做到培訓能夠實施互動,農民在網上需要什么,問專家什么,專家給我解答什么,這種滿足農民生產的個性化需求。還一個就是富農系統。我們有很多農民生產信息的需求,我們在網上進行信息的傳輸,另外農民需要什么信息,可以上驛站里邊去。第四個是樂農系統。我們的服務包括一些娛樂軟件,這個系統不光是枯燥地給你傳授知識,給你搞農業培訓,而且它還有一些讓農民享受城市文明的這樣一種樂農的服務。這個信息驛站我們采用了和過去建站不一樣的方式。過去政府建站一般都是走行政那條系統,站建在這兒了,我的任務完成了,至于說效果怎樣,那它可能更多關心的不是這個。我們這次建站,采用了兩個大的不一樣的地方,第一個,我們和電信商連接。我們在移動、聯通、網通等等這些電信商當中我們選擇了一個合作伙伴,就是北京電信,用它遍布郊區的光纖資源,我們在需要的地方從光纖那兒接出一個端口來,建一個信息驛站,這樣既保證了不重復建站、不重復鋪光纜、鋪線路,又保證了村村都鋪得上。第二個不一樣的地方,我們建站僅僅依靠著跟農民的生產和生活聯系最緊密的農業企業和農民合作組織,實際上我這個農業企業是和農民的生產活動是最緊密地連接的,能夠保證這個站一旦建立起來以后,上面馬上就有農民關心的問題、關心的信息,能夠保證繼續服務的內容。

  主:北京的農村信息化工作在中國也算是起步比較早的,那么目前咱們實施的信息助農工程,您預計對北京周邊的一些省市會產生一定輻射的影響嗎?

  楊:應該說肯定會產生影響。而且現在網通集團對這個事情非常支持。我們在和網通負責人交談的過程當中呢,他們認為信息驛站的運作的這種模式,不應該僅局限在北京,沒有說網通集團運作愛農信息驛站這件事情只能在北京運作,將來建大以后,效果非常好了以后,有沒有可能輻射河北甚至京津唐地區全覆蓋過來,很有這種可能性。

  主:可以說整個信息助農工程是在中國政府三農政策的推動下促成的,對我們來說比較關注的是,這個工程對拉近城鄉之間的差距會起到一種什么樣的促進作用?

  楊:現在我們這個愛農信息驛站建立起來以后,我們認為信息服務應該是綜合的,比如剛才我介紹的那四個系統。實際上就是說,讓農民享受城市文明、縮短城鄉之間的差距起到這樣一個作用。郊區農民比如在農閑時節,或者是在茶余飯后,愿意聚在一起聊天之類的,驛站建成以后,我這個場地就是聚在一起聊天的一個場地,那么你在這個地方聊天、上網,包括我們從網上下載一些電影,來給農民放映一下,這都是我們今后一個設想。通過這種服務,就能夠縮短城鄉之間的差距。

  正如楊主任所說,“信息助農”工程面向北京“三農”工作的實際需求出發,推出了四大應用系統,也就是“富農信息配送服務”、“助農遠程教育服務”、“便農電子支付服務”和“樂農數字文化服務”。

  富農信息配送服務,是整個信息助農工程的重點。這個信息服務系統主要依托農民科技協作組織和農業龍頭企業建立,通過短信平臺、呼叫中心為農民的生產經營提供滿足個性化需求的種養殖技術信息、市場行情信息、農產品交易信息等,為“農企+農戶”、“農協+農戶”的新型農村生產經營模式插上信息化的翅膀。這個系統還將對接已有的“中小企業信息化ASP平臺”、“城鄉貿易直通車”、“京郊農家樂”等涉農信息系統,為農民定制需要的生產和經營信息,以及推廣以網上銷售為主的電子商務服務。

  再說說助農遠程教育服務。信息助農工程改變了以往的農民遠程教育系統廣播式的教學模式,以寬帶為基礎,實現了互動、個性化的教育。而便農電子支付服務,是電信代繳費服務向郊區的延伸,為農民帶來極大的生活便利。“信息助農”工程將城里剛剛興起的自助繳費機引入到農民家門口,在偏遠的地方還可以通過流動繳費機上門服務,讓農民不再因繳費難而顛簸奔走。

  據我們所知,現在開通的服務包括手機充值、電話繳費、手機繳費,即將陸續開通的有定購機票、車票、繳納電費等等。便農電子支付服務的開通,是一項實實在在的助農措施,不僅讓農民充分享受了網絡時代帶來的便利性,而且將讓農民了解和熟悉現代化支付手段,促進農村電子支付環境的形成。最后的樂農數字文化服務,提供了豐富的文化產品。通過數字化傳輸,讓農民可以象城里人一樣看到正版的精彩大片,感覺就像是“數字影院進了村”;另外還可以將農民的數碼照片制作成DV、影像冊、MTV、個性化照片等等,讓農民也可以象城里人一樣時尚。

  通過這四個應用系統,信息助農工程為京郊農民送來了從生產到經營,從學習到生活的全新信息化服務。大部分服務都是第一次走進鄉村,部分服務與城里幾乎同步推出,將極大地縮小城鄉數字鴻溝。

  信息助農工程充分發揮了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主導作用,將信息服務寓于企業的贏利模式之中,將單純的信息傳輸變為了解市場、貼近專家、城鄉一體、和諧生活的綜合信息服務。

  信息助農工程的綜合信息服務的模式將從根本上改變廣大農民朋友長久以來形成的單一、被動的接受信息的習慣,讓他們完全根據自己的需要,在資源與市場、學生與專家、鄉村和城市的良性互動中,找到他們的新天新地。好,感謝收聽本期《視點》再會。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