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構紐約電子政府的中國女人
來源:經濟觀察報 更新時間:2012-04-14

 劉波
  倘若美國紐約州的一位居民艾麗斯想開一個美甲店,她應當做哪些準備工作?在過去,她需要取得電力與供水部門的批準。如果要裝修自己租的店鋪,她還要得到市政部門的允許。此外她需要取得從事美甲業務的資格認證書。面對這些復雜的手續,或許她將被迫聘請一位熟悉各個市政部門規定的代理人,并親身到各個部門拜訪,填寫各種各樣的申請表,并忍受一切官僚機構特有的傲慢與繁文縟節。

  但現在事情變得輕松多了。使用一套新的行政系統,艾麗斯不必雇傭任何多余的中間人士、付出額外的金錢與時間,也不必與任何官員打交道,便能擁有她的小店。艾麗斯惟一要做的就是在網上下載一份申請表,寫明開辦美甲店的種種條件,以及她從事這項業務的資格,然后將其輸入網絡。在此后的幾天里,艾麗斯可以隨時上網檢查她的申請表在各部門間的進展流程。若是萬事順利,也許一周之后,艾麗斯的美甲店就可以開張了。

  與此類似,如果你的朋友因為違法行為而遭到了逮捕,你隨時可以在網上查詢受理案件的機構、他被關押的處所,聯系有關親友探望的事宜。如果你居家的大樹被風刮倒,砸碎了你家的窗戶,那么在撥打了救援電話之后,你隨時可以通過各種途徑來查詢相應部門的處理進度。這些統統可以坐在家里完成。

  需要提醒讀者的是,上述情節都不是未來主義小說的內容,而是紐約人每日都能享受到的電子政府(e-government)。但與通常的情況一樣,毫不奇怪的是,這種能給人帶來無限快樂與舒適的科技系統,卻被人取了一個沉悶無趣的名字——“服務導向架構”(service-orientedarchitecture,簡稱SOA)。

  不過,在紐約州這個美國電子政府最發達的地方,州政府里負責這項SOA項目的首席架構師卻并非一個無趣的人。而且更足以增加這種趣味的因素是,她是一位中國人,而且是一位在33歲去美國之前對電腦幾乎一無所知的中國女人。

  編程生活

  張虹是個謙和而樂觀的人,兩鬢稍微有幾縷白發,面上常帶笑容,透出寬容與干練。在美國的求學與工作經歷使她養成一種直率而嚴謹的作風,一提到有關信息技術的復雜問題,她就會不憚辛勞地為你詳細講述,仿佛她心目中最有意思的生活就構建在這些字母、符號、線路與程序的基礎之上。當今中國軟件行業流行的說法是,軟件工程師與架構師是青年的工作,三四十歲還在編程序的人是落伍的,而媒體似乎也有意無意地強化了這一觀念。但張虹的經歷顛覆了這樣的神話。

  1995年,從蘭州大學數學系本科畢業的張虹跟隨公派赴美的丈夫來到太平洋彼岸。當時互聯網在美國也是剛剛興起不久,而張虹在國內僅僅接觸過Windows3.1與Photoshop,在電腦與網絡科技方面相當于毫無經驗。但或許是美國的氣氛激發了她的創新欲望,她發現自己對這一領域深感興趣。由于是比較閑暇的編外人員,她便在紐約市中國學者交流中心做起了信息工作。但當然,這需要知識。

  于是她開始流連于書店,每天叫一杯咖啡和幾塊面包,日復一日地讀書,為的就是要弄明白究竟什么是網絡。而這要從如何供線、拉網絡、設置以及用什么語言來編程這些最初級的內容學起。從黑暗中摸索的張虹為這個單位建立了一套寬帶網絡。除了學術用途之外,這幢11層的大樓也提供旅館服務,而從前臺到后臺,張虹為它建立了一套內部管理系統,然后將這套系統與互聯網相連接,以便使外來人士可通過網絡在此訂房。之后她又建立了一套內部的訂報系統。

  但毫無疑問,這些還是太簡單的初級功夫,一位業余的自學者可以勝任,但如沒有系統的學院學習,要更進一步則難上加難。但已經三十多歲的張虹不愿意再因復習“托福”考試而浪費自己的時光,她想到了一個更聰明的辦法。她直接找到了紐約州私立的佩斯大學的計算機學院院長,經過一番有策略的說服,成功地獲許不經“托福”考試直接就讀研究生,而據那位院長說,這樣的事情在佩斯大學是沒有先例的。

  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為了攻讀這個課程,張虹半工半讀,起早貪黑,付出了4萬美元的學費,也背上了還貸的沉重壓力。不過畢業后,她很快就在一家名叫NewMediaTechnology的公司找到了一個年薪7萬美元的工作。在該公司的技術主管跳槽之后,張虹主動承擔起了此人的工作職責,后來獲升職為軟件部門的主管,負責3個開發團隊。

  做程序并非一件輕松的工作,她的女兒也不喜歡整個房間里堆滿的機器與整日埋頭寫程序的母親,但她已選擇了這樣的生活。兩年后,在一片挽留聲中,不愿一直打工的張虹離開了這家公司。又輾轉經歷了幾個職業后,她進入喜達屋酒店連鎖集團(StarwoodHo-tels),負責為其在線酒店預訂業務提供技術方案。同樣是提供服務,這個工作距離SOA式的電子政務只有一步之遙——雖說她當時還沒有想到會踏入這個領域。那件事帶有一些偶然性。

 倘若美國紐約州的一位居民艾麗斯想開一個美甲店,她應當做哪些準備工作?在過去,她需要取得電力與供水部門的批準。如果要裝修自己租的店鋪,她還要得到市政部門的允許。此外她需要取得從事美甲業務的資格認證書。面對這些復雜的手續,或許她將被迫聘請一位熟悉各個市政部門規定的代理人,并親身到各個部門拜訪,填寫各種各樣的申請表,并忍受一切官僚機構特有的傲慢與繁文縟節。

  但現在事情變得輕松多了。使用一套新的行政系統,艾麗斯不必雇傭任何多余的中間人士、付出額外的金錢與時間,也不必與任何官員打交道,便能擁有她的小店。艾麗斯惟一要做的就是在網上下載一份申請表,寫明開辦美甲店的種種條件,以及她從事這項業務的資格,然后將其輸入網絡。在此后的幾天里,艾麗斯可以隨時上網檢查她的申請表在各部門間的進展流程。若是萬事順利,也許一周之后,艾麗斯的美甲店就可以開張了。

  與此類似,如果你的朋友因為違法行為而遭到了逮捕,你隨時可以在網上查詢受理案件的機構、他被關押的處所,聯系有關親友探望的事宜。如果你居家的大樹被風刮倒,砸碎了你家的窗戶,那么在撥打了救援電話之后,你隨時可以通過各種途徑來查詢相應部門的處理進度。這些統統可以坐在家里完成。

  需要提醒讀者的是,上述情節都不是未來主義小說的內容,而是紐約人每日都能享受到的電子政務 (e-government)。但與通常的情況一樣,毫不奇怪的是,這種能給人帶來無限快樂與舒適的科技系統,卻被人取了一個沉悶無趣的名字——“服務導向架構”(service-orientedarchitecture,簡稱SOA)。

  不過,在紐約州這個美國電子政府最發達的地方,州政府里負責這項SOA項目的首席架構師卻并非一個無趣的人。而且更足以增加這種趣味的因素是,她是一位中國人,而且是一位在33歲去美國之前對電腦幾乎一無所知的中國女人。

  編程生活

  張虹是個謙和而樂觀的人,兩鬢稍微有幾縷白發,面上常帶笑容,透出寬容與干練。在美國的求學與工作經歷使她養成一種直率而嚴謹的作風,一提到有關信息技術的復雜問題,她就會不憚辛勞地為你詳細講述,仿佛她心目中最有意思的生活就構建在這些字母、符號、線路與程序的基礎之上。當今中國軟件行業流行的說法是,軟件工程師與架構師是青年的工作,三四十歲還在編程序的人是落伍的,而媒體似乎也有意無意地強化了這一觀念。但張虹的經歷顛覆了這樣的神話。

  1995年,從蘭州大學數學系本科畢業的張虹跟隨公派赴美的丈夫來到太平洋彼岸。當時互聯網在美國也是剛剛興起不久,而張虹在國內僅僅接觸過Windows3.1與Photoshop,在電腦與網絡科技方面相當于毫無經驗。但或許是美國的氣氛激發了她的創新欲望,她發現自己對這一領域深感興趣。由于是比較閑暇的編外人員,她便在紐約市中國學者交流中心做起了信息工作。但當然,這需要知識。

  于是她開始流連于書店,每天叫一杯咖啡和幾塊面包,日復一日地讀書,為的就是要弄明白究竟什么是網絡。而這要從如何供線、拉網絡、設置以及用什么語言來編程這些最初級的內容學起。從黑暗中摸索的張虹為這個單位建立了一套寬帶網絡。除了學術用途之外,這幢11層的大樓也提供旅館服務,而從前臺到后臺,張虹為它建立了一套內部管理系統,然后將這套系統與互聯網相連接,以便使外來人士可通過網絡在此訂房。之后她又建立了一套內部的訂報系統。

  但毫無疑問,這些還是太簡單的初級功夫,一位業余的自學者可以勝任,但如沒有系統的學院學習,要更進一步則難上加難。但已經三十多歲的張虹不愿意再因復習“托福”考試而浪費自己的時光,她想到了一個更聰明的辦法。她直接找到了紐約州私立的佩斯大學的計算機學院院長,經過一番有策略的說服,成功地獲許不經“托福”考試直接就讀研究生,而據那位院長說,這樣的事情在佩斯大學是沒有先例的。

  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為了攻讀這個課程,張虹半工半讀,起早貪黑,付出了4萬美元的學費,也背上了還貸的沉重壓力。不過畢業后,她很快就在一家名叫NewMediaTechnology的公司找到了一個年薪7萬美元的工作。在該公司的技術主管跳槽之后,張虹主動承擔起了此人的工作職責,后來獲升職為軟件部門的主管,負責3個開發團隊。

  做程序并非一件輕松的工作,她的女兒也不喜歡整個房間里堆滿的機器與整日埋頭寫程序的母親,但她已選擇了這樣的生活。兩年后,在一片挽留聲中,不愿一直打工的張虹離開了這家公司。又輾轉經歷了幾個職業后,她進入喜達屋酒店連鎖集團(StarwoodHo-tels),負責為其在線酒店預訂業務提供技術方案。同樣是提供服務,這個工作距離SOA式的電子政務只有一步之遙——雖說她當時還沒有想到會踏入這個領域。那件事帶有一些偶然性。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