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轉型-聚焦運營商行業及農村信息化
來源:易觀國際 更新時間:2012-04-15
電信運營商正經歷著一場變化,而變化的主角即是信息化。

  從行業信息化架構體系看,通過網絡基礎設施的運維、管理和服務來實現信息傳輸的功能是電信運營商的傳統定位,主主要包括固網、移動和數據通信等業務。而隨著當前電信與IT的逐步融合,傳統電信業務在行業信息化的發展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同時,行業信息化的發展也不斷推動著電信運營商的轉型。從架構體系看,電信運營商在轉型的過程中正逐步滲透到除除網絡基礎設施外的其他領域。例如:在系統平臺架構方面,推出了IDC、呼叫中心外包、災難備份外包等服務;在應用架構方面,推出行業應用解決方案、中小企業ASP應用模式、開辟電子商務等服務內容;在信息資源架構方面,推行ICP、寬帶內容服務等;在信息安全架構和IT管理架構方面,推行組網服務、系統集成服務、網絡運維管理服務、信息咨詢服務、信息安全服務等綜合信息服務。

  因此,電信運營商的業務已經拓展到了行業信息化架構體系的各個方面,全面服務于行業信息化的需求。無論是內部的的需求還是外部的要求,運營商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考慮如何能在這一轉型變化期,利用信息化贏得商機。

  當前運營商在行業信息化領域主要著眼于三大類客戶:一是政府、金融、能源等大的行業客戶,二是中小企業,三是農農村農業的信息化。

  對于大行業用戶,由于他們在信息化建設方面都已有相對成熟的體系,而在網絡信息化這個層面面臨的挑戰又十分巨大,因此,運營商尚沒有有特別有效的方式方法來深入滲透他們;對于中小企業,運營商還面臨著信息化標準產品少,及產業鏈合作的問題;而在農村信息化方面,運營商還苦于沒有找到合適適的商業模式……

標準化:尋找標準,尋找信任

  當前的中小企業信息化市場,透著一個“亂”字。

  某報社記者老韓,跟蹤中小企業信息化報道已有多年,他告訴《通信產業報》記者一個笑話,一次大型展會上,某廠商的市場人員帶領大客戶參觀自己展臺。忽然客戶看到展臺一角亂七八糟堆著一堆設備,便問那是什么。其實那只是廠商放棄展出的一些二線產品,但若如實說出來,豈不是自貶產品?市場人員靈機一動,脫口而出:“那是我們的中小企業解決方案!”

笑話真實性已無可考證,但只要看看各個廠商為中小企業提供的方案標書就能看出來——許多拓撲圖相當隨意,可以看出設計人員根本沒在其中付出應有的智力勞動。

  期待運營商破解亂局

  業內人士對于亂象也有所覺,重慶市總商會副會長丁祥龍就曾經對記者不無擔憂地說,“確實有一些廠商在東拼西湊地拿出一些針對中小企業的解決方案。”丁祥龍表示:“我們期待電信運營商在信息化方面給予中小企業更加貼合的服務。而這種期待是雙重的,既期待其科學有效地解決實際問題,又希望其對市場的發展有導航作用。”

  記者老韓分析了為何要由運營商來破解亂局的原因:“這是實力和資源決定的,中小企業信息化,可以沒電腦,可以沒數碼產品,但必須得有通信設施,而通信資源只有運營商才有。”所以,如果要找一個中小企業解決方案的標準制訂者,只有運營商最有資格。

  但對于運營商來說,面向中小企業的服務不同于以往的電信業務推廣模式,網通集團的副總經理左迅生認為:“在這一過程中,運營商將起到一種紐帶的作用。”應該通過運營商的一系列服務,將整個產業鏈整合起來,拿出一個整體的解決方案。

難點: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當前,從中國網通的“寬帶商務”到中國電信的“藍色魅力”等一系列活動證明,運營商已經有決心承擔起幫助中小企業信息化的責任。但許多中小企業客戶表示,運營商的方案對這一市場來說還是過于“陽春白雪”。

  重慶科而士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楊常渝認為,目前企業的寬帶商務建設,最大的困難點就是基礎設施不完善,這還需要從根本上加以改進。

  中小企業“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他們的需求并不因為企業的規模小就比大中型企業或集團簡單多少。與此同時,楊常渝表示,相對大中型企業來說,中小企業的IT預算更緊張,他們更需要一種能夠立竿見影的解決方案,然而,與大的企業客戶相比,中小企業普遍缺乏資金和人力資源,出了問題,實際上只能完全依賴廠商進行調試和維護。因此,在信息化過程中存在著很大的風險,這也使相當多的中小企業在信息化面前止步。

運營商必須放低姿態,才能解決這一難題。

  突出服務能力

  CBI Research咨詢公司分析師段渝告訴記者,運營商拓展中小企業市場,由于市場的復雜性,也許方案的統一標準無法制訂出來,但無論如何服務的標準化一定要做好。

  目前中小企業基本上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商務型企業,一類是交互客戶體驗型企業。而普通商務企業對服務的要求則有雙重性,一方面從決策模式、銷售界面、決策決定因素等消費形態上來看,中小企業與家庭用戶有一定的類似之處,比如中小企業與個人用戶都要求交易簡單、單個交易量小且用戶零散、要求渠道覆蓋面廣泛、用戶更多地希望通過體驗來實現購買。這些相同之處決定了面向中小企業的部分服務渠道建設要與面向個人用戶的服務渠道相同。

  另一方面,中小企業作為小型商業用戶,對產品本身的要求又有其獨特的特點。中小企業的需求決定了服務商要提供一定的解決方案,但其有限的支付能力同時決定了廠商不能夠提供單獨定制化的解決方案,即廠商只能將中小企業進行細分,采用批量定制的方式為客戶提供產品及解決方案,這就決定了服務商必須加強增值服務能力。

  因此,服務問題,是運營商的一項重大挑戰。

農村信息化:商業模式是關鍵

  農業信息服務作為農業服務的一個重要方面,在農民增收、農業結構戰略性調整、農產品國際國內市場競爭能力的提高上起著舉足輕重的關鍵作用。但是就中國8億多農民來看,規模化生產程度不高,總體上還不夠富裕,對信息接受的能力和水平有限,地區差異化較大,因此,針對他們開展信息服務,一定要考慮:他們能承受的價格、能掌握的手段、能操作的方法。通俗的講:就是必須要讓農民“用得起,用得了,用得好”。

  從事農村信息化多年的業內專家認為,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在于:探索創新各種信息服務手段,豐富產業鏈各個環節,積極建立起符合農村市場需求的信息化商業模式。而現階段,這一模式將不可避免地帶有中國特色。

目前,中央新一屆領導集體對“三農”(農業、農民、農村)問題高度重視,在黨的“十六大”中提出把解決好“三農”問題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作為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在這種大氛圍中,各級政府不約而同地加大了對農村信息化方面的投入,而政府投入將成為中國特色農村信息化商業模式的重要部分。

  這一模式以通信運營商為龍頭,以各級政府為主體,整合信息服務提供商的資源,構建全方位的農村信息體系平臺,服務“三農”。建立一個以市、縣、鄉、村四級農村經濟信息服務中心(站)為主體,連接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農村專業合作經濟組織、農產品生產經營大戶、農產品批發銷售市場,為廣大農村群眾提供完善信息服務的農村經濟信息網絡。

  而這一模式的重點在于:視村干部為農村的“片區經化理”,發揮營銷“帶頭人”作用。由于村長等村干部在農村社會經濟發展中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要將村長等村干部視為農村“片區經理”,與他們建立穩定的合作關系。

  專家表示,以前的農村信息化存在各種誤區,大部分是信息落地與網絡延伸的誤區:沒有考慮農民的接受能力和資金承受能力。沒有考慮信息資源的整合。沒有考慮可持續的經營、運營方式。信息落地入戶,并不是把接收終端發下去那么簡單,必須要有系統的解決方案。對互動性的考慮不足,對個性化信息服務考慮不足。

  因此,運營商必須發揮業務創新性,以多種通信手段的綜合運用來實現針對農村細分市場的信息化組合方案。這些方案目前已經在探索中逐步完善。例如:以基于互聯網的解決方案能夠通過給鄉村信息服務站、種養大戶、經紀人、批發市場、農村網吧提供能上網的低端專用PC機,通過統一的信息平臺進行信息交流。

  而基于手機短信的解決方案能夠使用戶通過手機點播各種農業信息,還可以發送短信查詢任何產品供求行情及價格,同時還可以包月定制某種單項農業信息,或者通過手機咨詢實用技術信息。在政府或企業內部還可開通短信進行移動辦公。

此外,基于電信電話系統語音點播系統的解決方案可通過安裝電話語音系統平臺,使用電信特服號或一般電話號“聽網”,直接進行農業信息語音點播。

  還有,基于無線尋呼網絡的解決方案能夠通過尋呼臺與互聯網相結合的信息平臺,利用尋呼網絡和特制的具備全部尋呼功能的無線信息接受終端,用戶每天可以接收2萬字的各類技術市場政策信息,還可以點播20個專業頻道,并能定制信息。

大客戶:“大”有大問題

  按照中國電信北京研究院張鵬的話說:“很多情況下,運營商能夠看到細分市場,也能夠了解到潛在需求,但是卻沒有能力來提供相應的服務,或者設計出產品卻沒人愿意使用。”

  賽迪顧問電信咨詢總監繹明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給出了為什么運營商“設計出產品卻沒人愿意使用”的答案。他說,目前電信企業在大客戶的信息化市場上,還處于“行業電信”階段,即便能夠提供某些增值產品,但由于產品檔次較低,大客戶又需耗費較大成本部署,不愿意購買也在情理之中。

  繹明宇表示,行業信息化需求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基礎的網絡通信,一部分是內部的管理信息系統,后者才是企業或行業信息化體系的核心。目前電信運營商提供的一些所謂“行業解決方案”還只是一些基礎、外圍而且不完整的通用解決方案,和企業的個性化業務數據管理無關,主要充當信息通道,因此只是一種“行業電信應用”。在“行業電信”階段,運營商提供的信息化產品上多基于自身的IDC、VPN、專線等通用性產品,缺乏行業特色應用,對信息化系統和經營嵌入不夠,甚至,電信企業本身對信息化解決方案層次的產品也不熟悉。而更致命的也許不是能力的欠缺,而是態度的輕慢。按照繹明宇的話說,由于固網的天然和傳統優勢,企業級解決方案市場主要由電信和網通主導,軟件商在為行業用戶提供解決方案時,在南方就自然將電信加入解決方案中,在北方則是網通,因此,運營商在合作上總是缺乏主動性。又由于在信息化解決方案上已經有軟件商幫助推動,運營商在信息化解決方案產品開發上同樣態度消極,從而造成運營商在與產業鏈其他方,如軟件廠商的結合上非常松散。

在繹明宇眼中,理想的大客戶信息化境界應該是客戶需要什么產品,運營商都能夠自己提供或組織合作伙伴共同提供相關產品。按照著名的諾蘭模型,任何一個行業的信息化大體都要經歷初始、蔓延、控制、集成、數據管理直至成熟這樣幾個發展階段,隨著我國行業信息化市場由控制階段向集成和數據管理演化,行業客戶自身對信息化價值鏈的認識也正在經歷一個蛻變的過程。

  據記者了解,銀行業已將信息化價值鏈分為三個部分:最高端的是一些定級咨詢公司,他們能夠專門針對銀行的需求做出信息化架構設計,對業務流程和環境信息的理解和把握甚至比商業銀行自身都要明確;中間的是各類軟件廠商,他們能為銀行業提供高效可靠的軟件產品;最低端的才是系統集成和平臺搭建者。

  可見,在大客戶市場的語音業務需求日益飽和之后,單一的信息通道即將淪為價值鏈的末端,如果無法實現向價值鏈上游擴張,電信企業將面臨類似有語音無增值的尷尬局面。青蛙總是在溫水中被煮熟,缺乏主動性的電信企業應警惕這樣的“溫水效應”。

產業鏈:避免“合而不作”

  伴隨著中小企業信息化市場這幾年的熱炒冷賣,業內在成長的陣痛中終于認識到:中小企業信息化成功的關鍵在于產業鏈。而產業鏈的力量就在于:IT硬件提供商不再只是賣電腦;軟件提供商不再是賣軟件;電信運營商不再是賣寬帶;增值服務提供商不再是賣概念,在產業鏈的力量推動下,所有這些都被稱之為:解決方案。

  然而這只是一個理想狀態,產業鏈的形成也許簡單,但他的發展成長卻面臨一個協作的問題:在這樣一個日趨復雜精細的產業鏈中,如何避免因多頭出擊,爭相以最終解決者形象出現在用戶面前而形成的“合而不作”?

  目前,這一問題已經有了答案。8月8日,北京。中國電信打頭,中興、聯想、惠普、微軟、思科、神州數碼、用友、點擊科技等率先加入新成立的中國中小企業信息化聯盟。“中小企業信息化是中國電信全面轉型的切入點。”中國電信集團總經理王曉初在會上明確表示。其實,中小企業信息化并非中國電信傳統意義上的電信服務,但巨大的市場正在吸引中國電信這一巨頭蠶食周邊產業。早在2003年5月17日世界電信日,中國電信以上海為試點,推出了“理想商務”中小企業信息化服務品牌,直到2005年5月在上海正式啟動“理想商務”商用平臺。目前,中國電信已經在上海、江蘇、浙江等地提供中小企業信息化解決方案。而這次,中國電信還攜手聯盟伙伴推出全新的“商務領航”客戶品牌,承諾向中小企業及各機構的客戶提供優質、高效、標準化的一攬子信息化解決方案。

有業內專家表示,作為信息化市場的需方,眾多的中小企業還沒有充分、正確地認識實施信息化的目的何在,對于自己需要怎樣的信息化體系更是知之甚少。

  于是,一個弱勢的需方就必須需要一個強勢的供方來提供幫助。而電信運營商正可以用自己的品牌、號召力以及經濟實力來充當這樣一個角色。在運營商所提供的完善的通信網絡覆蓋下,融合應用提供商、設備提供商、客戶服務提供商,發揮各自優勢,實現強強聯合、優勢互補,共同打造為企業客戶提供支持和服務的信息化綜合平臺。

  此外,作為信息化市場上的供方,具有行業背景的服務提供商可以幫助這些企業制定好他們的戰略規劃,將信息化與企業的發展戰略緊密結合。企業的發展目標明確了,才能知道這些信息化工具在企業的哪個環節能夠發揮作用。軟件提供商則必須為廣大的中小企業提供針對性的服務,真正量體裁衣地提供企業信息化套裝軟件,另一方面,后續服務提供商還必須提供更多的幫助,如以咨詢的形式,引導中小企業逐步走上信息化的軌道。這樣做,才會使信息化對于中小企業生存、發展所起的作用發揮到最大化。

  并購能否成為一種選擇

  面對信息化產品提供能力瓶頸,加強與產業鏈上下游的合作誠然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運營商的煩惱,但是合作不僅意味著不斷的關系協調,不完全的信息共享,同時還意味著電信企業之間在爭取合作伙伴上的激烈競爭。因此,除了與伙伴建立更緊密的戰略合作關系外,并購也成為運營商的可能選項。

  并購首先使運營商能夠掌握信息化解決方案的提供能力。大規模專網建設是我國信息化過程中的一個重要階段,在這一階段,企業或形成了內部專門的信息化部門,或與第三方系統集成廠商達成了緊密的合作關系。這些部門和廠商由于對用戶自身需求的深刻洞察,具有產品開發的獨特優勢。這種優勢與電信企業的技術支撐能力結合足以大大加強運營商的信息化產品開發能力。

其次,并購不僅能為運營商帶來一種能力,還能為運營商帶來一個市場。并購某行業內信息化方案提供企業足以使運營商掌握為該行業服務的能力。思科負責投資的副總裁NedHooper就曾說過:“思科眼里的并購有兩種,一種是把某種創新性的技術帶到公司當中,擴大思科的市場;另一種就是對新市場的并購,這種并購能夠讓思科進入完全嶄新的產品或市場當中去。”

  轉型成為現階段我國電信企業發展的關鍵詞,由傳統基礎業務提供商向綜合信息服務提供商的轉變意味著產品線的擴展。事實上,國際大型企業在轉型過程中也較為成功地運用了并購手段。

  最典型的例子是由硬件制造轉型為軟件服務提供的IBM,其在過去15個月中針對服務和軟件領域進行了16項并購,包括最近并購了全球航運業巨頭馬士基旗下的Maersk?Data與DMdata信息服務公司,此舉使IBM獲得了向全球運輸和物流產業提供IT解決方案的能力。

  當然,并購也會為電信企業帶來一系列整合難題,怎樣選擇并購對象也考驗著電信企業的智慧,但在核心競爭力形成過程中,多一種選擇無疑意味著多了一種打磨的工具。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