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獨特的職業黑客文化
來源:CNET 更新時間:2012-04-13

  俄羅斯黑客在國際上擁有相當高的“聲譽”,他們技術高、“口碑好”,幾乎已經成為許多同黑客打交道的專業人士的共識。因此俄羅斯黑客也成為許多國家情報機構的“搶手貨”。國際網絡安全公司資深分析家肯·杜赫姆在接受采訪時說道:“這些俄羅斯人的黑客技巧簡直到了難以置信的地步。他們都是相當出色的程序員,是真正懂得網絡的人。他們知道如何在網絡中進進出出,而又不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他們曾多次成功入侵五角大樓的電腦系統、破解了微軟的源代碼,入侵北約網站,從西方國家的銀行偷竊上百萬的美元。俄羅斯人弗拉基米爾·列文于1995年從花旗銀行的多個賬戶中累計盜取370萬美元。而他的作案工具只是一臺個人電腦和撥號上網的電話線而已。英國技術安全咨詢公司的安全專家弗蘭克·文登對俄羅斯的黑客評價道:“俄羅斯的黑客可以用相當有限的設備干出令人吃驚的事情。他們相當聰明,總是將自己的行跡隱藏得很好。而且,俄羅斯的黑客們都有很棒的編程技巧。他們不像美國或其他地方的所謂黑客,只是從網上下載一個程序,但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這些俄羅斯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俄羅斯黑客的高超技能與俄羅斯的獨特黑客文化是密不可分的。在全世界,黑客已經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地下文化。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俄羅斯的計算機教育相當出色,俄羅斯的黑客也更具有職業色彩。在俄羅斯,黑客得到了社會更多的肯定。俄羅斯有成千上萬的電腦天才受雇于美國以及很多歐洲國家的電腦公司,而俄羅斯的技術學院,特別是圣彼得堡的科技學院研制生產世界第一流的軟件。

  同其他國家的黑客不同,俄羅斯的黑客攻擊電腦網絡的動機大都是因為“囊中羞澀”。雷伊夫斯基的經歷在俄羅斯非常典型。雷伊夫斯基找到了一個利用自己掌握的黑客技術合法賺錢的方法:他在莫斯科的阿拉丁知識系統公司上班,主要職責是為公司客戶測試電腦的安全性能。他在接受采訪時說道:“所有的黑客都有一種想證明自己手段高明的沖動,但是俄羅斯黑客更富于職業色彩。這就是他們的工作,因為他們找不到合適的工作。美國一家電腦安全專家說:“電腦網絡所面臨的威脅可能來自任何一個地方,但是來自俄羅斯的威脅主要是與金融動機有關。在俄羅斯一個電腦黑客的‘工資’往往比大學教授要高十幾倍甚至幾十倍。”阿萊克謝·雷伊夫斯基是俄羅斯一名黑客,他在很小的時候就悟出了一個“道理”:做黑客能賺大錢!他還只有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襲擊一些企業的電腦網絡,得手后再拿著掌握的公司秘密去和對方談判,主動提出幫助對方進一步鞏固電腦網絡的安全防范能力。而另一位自稱解密高手的莫斯科人伊戈·克瓦力夫則不無自豪地說:“我們都認為俄羅斯是黑客的天堂。在這里我可以找到很多同伴。我們干起來都得心應手。而且黑客在俄羅斯是一份很好的職業,當然也是為數不多的好職業。”以克瓦力夫為例,經常有人雇傭他去與雇主的對手網站“玩兒兩把”。每干一次他可以得到3000盧布(約合104美元)的報酬。聽起來這個報酬并不算高,但是在俄羅斯,一個大學教授一個月的工資也才150美元。俄羅斯還有一類黑客,專門靠制作盜版軟件謀生。據統計,俄羅斯目前在用的軟件有80%都是盜版軟件。一名綽號叫雷登的黑客透露,他從微軟等公司拷貝一個新軟件,一天可掙200美元。而根據俄羅斯政府最近公布的數字,俄羅斯人的平均月收入是55美元。因此有人說俄羅斯是世界上第一個有黑客文化的國家。

  對于國際電腦網絡安全專家來說,享譽黑客界的圣彼得堡黑客是最讓他們頭疼的。圣彼得堡黑客被西方國家視為“最有威脅的網絡犯罪團伙”之一。2000年10月,微軟被黑,在業界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經過美國聯邦調查局一番追蹤之后,終于找到了“元兇”,是在黑客界鼎鼎大名的俄羅斯圣彼得堡黑客。1999年,圣彼得堡黑客曾一度使北約和美國政府的多個網站癱瘓以抗議美國及北約對南聯盟的軍事行動;緊接著,美國國防部又遭圣彼得堡黑客們有組織有計劃的攻擊;2000年年初,圣彼得堡一黑客高手從美國網絡零售商那里竊走了30萬美元;2000年4月,五名圣彼得堡黑客突破美國網絡商店的密碼,竊走了大量的信用卡號。因此彼得堡黑客也被冠以“網絡黑手黨”的稱號。

  電腦與互聯網在全球的盛行,已經使黑客文化日益受到重視并發揮著重要的政治影響力。1983年好萊塢的一部電影《戰爭游戲》中一位名叫大衛·萊特曼的少年黑客誤闖美國五角大樓的超級電腦系統,幾乎引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而如今似乎電影與現實的差距并不太遙遠。美國一位著名的網絡安全專家最近在接受美國公眾電視臺的采訪時說:“美國就是一個活靶子,如果你想你就可以用這樣或那樣的方法對任何一個目標實施攻擊,對于那些掌握了這項技術的恐怖分子來說,最終都會意識到這種方法要比使用炸彈效率高的多。”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