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世界的思考 中國黑客將命歸何處?
來源:走進中關村 更新時間:2007-10-04

黑客之道


        在中國或者說在全世界的網絡世界中,黑客與用戶的關系就好像是獅子與羚羊一樣,你追我跑。黑客與防黑是不是也是存在著這樣一追一趕的狀態才能得到進步與完善呢……


  在遙遠的非洲草原上,一只獅子在想:明天早上我要抓住一只跑的最快的羚羊;一只羚羊在想:明天早上我要逃過一只跑的最快的獅子。第二天早上,無論是獅子還是羚羊第一件事就是——奔跑!在中國或者說在全世界的網絡世界中,黑客與用戶的關系就好像是獅子與羚羊一樣,你追我跑,兩者都在向前不斷奔跑。在不知不覺中,我們發現兩者已經跑得很遠,而且速度不斷地在提升,奔跑的技術也逐漸地改進了,這就是雙方在尋求生存而無意中產生的進步。在這個網絡世界里,黑客與防黑是不是也是存在著這樣一追一趕的狀態才能得到進步與完善呢?、

  一、黑客之“道”

  政府網站多次被攻擊,用戶賬號密碼被盜,個人信息泄露,這些顯然讓人所不恥的行為。然而,在中國的互聯網上,有多少人了解黑客的真正含義呢?筆者認為了解的人不多,網絡上才會腥風血風的黑客之戰,無數的蠅頭小利者趁火打劫,令整個網絡世界無一日安寧。那么黑客的真正含義是什么?盜亦有道。白有白道,黑當然也有黑道。黑客之“道”。就算是現在沒有,以后也會有的。在國外,黑客界有其獨特的黑客文化,具體表現有無政府主義,自由主義等,但現在的中國還沒有形成自己的黑客文化,準確地說,連真正的黑客都沒有幾個,更別說文化了。國內一些被記者和作家們稱之所謂的“黑客”其實都是采用簡單的技術、使用低級的手段謀取一些很不正當的利益,他們用各種小伎倆,在網絡上四處搗亂,用著別人發明的技術,開著別人辛苦研制的軟件,做著很多無聊或犯罪的事情,如出言向某公司勒索,否則就對聊天系統進行攻擊;如使用釣魚方法騙取廣大人們的血汗錢等等行為。

  平時他們大聲嚷嚷著自己是黑客,口口聲聲的四處散播說:我是黑客我怕誰!實際上他們什么也不是,他們只是一些蓄意破壞計算機和電話系統的犯罪分子,他們都真正的黑客相差甚遠,我們稱之這類人為駭客。真正的黑客是具有高技術與高素質的人才,他們不屑與追求利益、不負責任而沒有多少本事的懶家伙、破壞者結伍。真正的黑客應該更注重對技術的追求,具有黑客的道德,尋求網絡世界美好的一面,黑客的快樂并不能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黑客之道是正義的,絕對不會是邪惡的。然而,無奈的是廣大媒體的措詞下所有的駭客都成為黑客,這令痛者痛,仇者快。s

  筆者有幸遇見過一個真正的黑客,在談話中,這位黑客表示對國內政府網站表示悲觀,我們的政府機構的主機太容易入侵了,不僅僅是程序漏洞,連最基本的系統漏洞居然都不打上,政府部門網站被人黑了一個多星期還不知道,這樣的網絡技術是絕對不行。如今,外國許多不法分子已經盯上了中國政府機關網站,他們企圖進行各種不法宣傳與活動,有些甚至欲要盜取內部機密資料。最后,這位黑客表示作為一個真正的黑客義務促進黑客文化的加速形成,給后來者營造良好的學習氛圍然而,這個任務卻不容易。目前,中國黑客文化就會走向浮躁功利甚至邪惡的一面,“黑客”這個名詞就會成為貶義的象征,人們一聽到黑客就會厭惡萬分,黑客甚至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筆者從這位黑客或者稱為真正網絡高手的談話中領略到黑客之道是憂國憂民的,而故意破壞的駭客卻是不恥的。

黑客會消失嗎

二、黑客會消失嗎?

  如今,無數人都在討論著這個問題,黑客會消失嗎?在這個社會上,因為有小偷所以有了警察,因為有了戰爭所以有了和平。人類歷史發展至今,有很多事情在不斷重復,所有具有矛盾性質的對抗體(兩方)都有很頑強的生命力。如今的網絡世界里,因為有了漏洞,所以有了黑客,也因此有了網絡安全專家。這三者形成了一個矛盾體,黑客技術的來源是計算機和網絡的缺陷。人們制造了計算機和網絡,必然的會有缺陷產生,有缺陷就會有黑客技術,就會有黑客,有黑客,于是有了安全技術人員。逆推回去,要消滅黑客,最終就要消滅計算機和網絡。而且,隨著網絡和計算機對人類生活和生產過程的介入程度的加深,計算機和網絡對人類的影響力越來越強,黑客的能力也因此而不斷強大,因為筆者相信隨著時間往后推移,人們的生活會越來越離不開電腦,甚至會越來越依依賴電腦。

  黑客是破壞者,同時也是創造者,他們發現了不完美的地方,于是開始了攻擊,而防黑就再不停的修補。在普遍意義上,破壞可以說是創造的前奏,沒有二戰的破壞,也沒有戰后的繁榮。不破除傳統勢力的阻礙,就沒有新生事物的成長空間,就無所謂發展。從歷史意義來看,黑客具有進步性。黑客的存在在局部和短期可能是有害的,但在長期和對人類發展的整體是有益的。因此,只要計算機與網絡世界存在一天,黑客是不會消失的。更何況如今研究黑客技術是被允許的,黑客行為卻是被禁止的,這又是一個出于利益與危害考慮的矛盾體,這種矛盾不會得到解決,因為這是社會發展的必要存在因素。

  三、中國大門何時向黑客打開?

  越來越多的國家或企業開始認識到黑客的意義以及他們不可能消滅性,于是某些國家某些企業開始采用了“招安”的手法把黑客招為門客,這其中不妨也有不少的成功例子。中國,兩千年前就有“門客”之說,從孟嘗君門客三千再到呂不韋的三千門客,這些門客不乏三教九流,有偷雞摸狗的,有飛檐走壁的,更有江洋大盜,他們頭上的罪名不少,但自當門客之后,他們就不再做勾當,因為有主人養著他們,“門客”作為他們的一種職業,他們的任務只需待命。由于他們的本領,往往在關鍵時刻起到重要的作用。

  同樣,黑客作為中國網絡空間的心腹大患,既然不能除掉,那可不可以收入使用呢?根據國內目前的情況,這顯然是不可能。一位黑客在回顧多年的黑客生涯,感慨地說道:“我不是黑客,但是回顧這么些年與國內黑客界的朋友溝通發現想成為一個黑客真的很不容易,首先要放棄物質追求,其次要以提高技術為第一,不然你無法在這個網絡世界多留一分鐘。 我想我是不會成為真正的黑客的,就我現在的經濟狀況不會讓我以技術而活著的,除非政府來解決。黑客不可能成為終生職業,至少在中國的現狀,做黑客意味著你要研究技術,你要放棄一切權利,要以計算機為中心生活,國外的黑客受到的待遇及福利要相對來說好多了,而中國沒達到一定的水平之前不會出現職業黑客。”

紅客之說

  黑客之后出現紅客,而所謂的紅客是指是一種精神,他是趨于技術能力之前的,他是一種熱愛祖國、堅持正義、開拓進取的精神。關于紅客之說,有許多人都提出了異議,真正的黑客也具備在發現安全漏洞的基礎上,研發出眾多安全技術和安全軟件,對我國計算機或網絡的發展做出了貢獻的人。關于兩者的爭議一直很激烈,筆者認為如果真正要區別兩者是很難的,筆者在一個黑客BBS上問了一個叫zolo的自稱黑客的網友:“你是黑客、駭客、還是紅客?”他意味深長的回答:“剛開始我以為自己是黑客,早兩年又當了一段時間的紅客,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顏色的了。” Zolo的話道出了中國黑客界的現狀-混亂。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客。從其中也可以看出一個問題,好與壞不在乎名字,而在于行動。無論在對待紅客或黑客,甚至是藍客、綠客的問題上,我們都不應該簡單地從顏色上來分辨好壞。因為最終還是那句話:堅決反對任何危害網絡安全與公共秩序的破壞行動,無論這種破壞是以何種名義進行的;堅決支持一切對網絡安全維護行為,無論它以何種名義在進行。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