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卡住了電子支付的脖子?
來源:新華網 更新時間:2012-04-13
看似熱鬧紛擾的“電子支付”市場并不能掩蓋其模糊的前景。

  遙遙不可及的贏利周期,不知何時將會掉下的銀行“削藩”之刀,政策的風險,還有大眾對電子支付的模糊認知,都阻礙著電子支付的發展。“2005年是電子支付年”只是開始并不意味著成熟和輝煌。

  或許,這場“電子支付”大戲剛剛拉開序幕。臺上看到也許只是前驅者和配角。主角是誰?劇情將如何發展?天知道。

  “賠錢賺吆喝”時代



  “目前電子支付平臺基本模式停留在作為多個銀行的網上支付“代理”的角色。由于業務模式單一,目前都通過價格戰來盲目拉客戶,整個行業在賠錢賺吆喝。”一家電子支付平臺公司老總坦率對記者說,他認為,經過1999年的萌芽階段到現在,中國電子支付發展非常迅速,但仍然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屬于“學前班”。而在記者對多家公司的采訪中,沒有公司認為自己已經實現了贏利。

  2005年被認為是“中國電子支付年”,淘寶網在借助去年的《天下無賊》炒熱了自己的同時引起大家對這塊市場的關注。今年4月,由多家投資公司投資、三個留學生創辦的YEEPAY發布新產品,云網也正式推廣自己的支付平臺。今年7月Paypal(貝寶)進入中國,更是旋其“電子支付”的討論。風險投資基金也湊湊熱鬧,這家前腳開發布會說融資400萬,那家后腳就宣布融資500萬。 根據艾瑞市場咨詢公司數據顯示: 2001年中國網上支付的市場規模為9億元,2004年該規模增長為75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CAGR)為102.7%。iResearch預測,未來幾年我國網上支付的市場規模繼續擴大,2007年我國網上支付市場規模將達到605億元。西部最大的一家支付公司西部支付的總經理白川認為從國內外的投資熱度上可以看出這個數字還顯得保守。

  根據白川的介紹,目前有點名氣的電子支付平臺有20多家,良莠不齊。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杭州、廣東發達地區。其中北京有近10家,上海、杭州地區有6-7家,華南有2-3家,西部有西部支付。但目前規模都不大,70%的第三方支付平臺月交易額基本都在1000萬以下。

  另外一家電子支付平臺云網公司的總裁朱子剛分析說,目前電子支付的產業鏈可分為三層。最底層是基礎支付層,如銀行與銀聯;中間層屬于骨干支付層,如云網、Chinapay、Yeepay等公司,即是所謂的第三方支付平臺;最上層是應用支付層,如支付寶、貝寶等。

  朱子剛在解釋第三方支付平臺的價值認為,第一,連接銀行與商戶,提供最多的銀行連接。第二,提供更透明的專業化服務。如果說銀行是倉庫,第三方支付平臺便是高速公路,應用層是一個個店面。換而言之,第三方支付平臺賺錢模式是“收取過路費”,即手續費。

  但目前很多公司通過收手續費根本賺不了錢。目前銀行與電子支付平臺或者電子商務網站間的合作模式普遍是第三方支付平臺和各銀行簽個協議,和銀行確定一個基本的手續費率,繳給銀行。然后第三方支付平臺在這個費率上加上自己的毛利潤,向客戶再收取費用。但實際上,當前階段的很多人在做賠錢買賣。比如第三方支付平臺要向銀行交納1.5%的手續費,但為了拉攏客戶,只向商戶收取0.8%甚至更低的手續費。也就是100塊的交易額,第三方支付平臺要向銀行交一塊五,但只向商戶收8毛錢。之間的7毛錢虧損,只能自己承擔。而支付寶等支付工具,目前使用免費注冊免費開店等措施。

  為什么有的公司愿意做賠錢買賣?一家電子支付公司的副總經理分析說,一方面是為了培育市場,搶奪客戶資源。另一方面,目前很多支付公司的交易額并不大,假如一個月幾十萬的交易額,一個月就也虧幾千塊錢。這在很多公司都是可以承受的。

  “當發展到一定階段后可以收取費用,就Email、網游一樣。另外,電子支付平臺企業可以通過巨大的交易量對用戶進行信用評估,這也可以收費。”朱子剛這樣分析這種模式將帶來的盈利前景。Yeepay公司副總裁余晨認為,目前電子支付市場屬于盤踞市場的時期,主要目的不是盈利。支付屬于規模經濟,所有做支付的公司靠交易額實現,只有整個運作達到一定規模以后,收支才會平衡。余晨透露,目前Yeepay的交易額增長速度非常快,基本上每不到一個半月翻番。

  關于支付公司什么時候會是盈虧的轉折點。很多公司出言謹慎。“需要經過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夠贏利。” Chinapay副總經理劉彬透露,今年Chinapay可以實現贏利,大致的營業額在3千萬元左右。

  銀行的臉色

  “電子支付公司其實就是銀行的一個代理。缺乏更深層次的合作。很多商家直接和銀行合作而不選擇第三方支付平臺。目前銀行和第三方支付平臺既競爭又合作,合作多于競爭。而且,第三方支付平臺處于弱勢地位,根本沒有辦法去跟銀行競爭。得看銀行的臉色和爭取銀行的恩惠。”西部支付的老總毫不客氣的指出電子支付公司對銀行的依賴關系。

  電子支付最后交易的完成實際上得靠銀行卡。對于銀行與第三方支付平臺以后的合作前景。很多人把其比喻為以前電信運營商與SP的關系。在市場還沒有起來時,電信運營商放手讓SP去培育市場。但當市場成熟起來后,電信運營商看到這塊市場豐厚,開始打壓SP。

  “明顯是擠壓。聯通和移動對SP的擠壓是什么樣,將來銀行對第三方支付平臺就會是什么樣。”一位第三方支付平臺的老總不隱藏對未來的擔憂。實際上,銀行一直在大力發展網關、電子銀行等方面的業務。

  Chianpay公司副總經理劉彬認為,這種可能是存在的,但第三方平臺不會取消,也不容忽視。他認為,銀行和第三方支付平臺的定位未來應該明晰化,比如說銀行去專注做電子支付的基礎性的東西,把電子支付市場的開拓和增值的運作交給第三方公司。而且銀行很多業務,從人手充裕和專業程度上來講,不如第三方支付公司。

  從美國回來創業的Yeepay公司余晨說,美國支付價值鏈非常的豐富,有SO,網關,銀行組織、銀行等等,分工非常的明確,利益分配很合理。但在中國支付的價值鏈的利益分配尚存在不合理的地方。

  要在未來互相的搏繹中提高籌碼,支付公司必須在現在就應該打造自己的不可替代性。劉彬認為,應該提高增值能力,準切把握客戶的需求,提高服務的質量。“如果消費者還是喜歡在我的平臺上買東西,那銀行也會認為與其自己做不好,還不如交給別人做一起賺錢。” 只有提供適合中國國情的支付服務,并且合成強大資源的合作公司,才能在支付領域脫穎而出,真正成為支付領域里面的品牌。支付公司最多也就是2、3家。作為支付公司內功,行業內功和團隊是非常重要的。 以美國為例,銀行、萬事達賺其該賺的錢,同時PayPal也做其自己的業務。大家一起共贏。

  Yeepay公司余晨說,如果支付平臺只是滿足做一個支付網關的話,就面臨著很多問題。支付網關只是一個很簡單的通道,把銀行和用戶連起來,這個通達價格非常的低,提供價值也非常的低,競爭只能靠價格戰。現在支付網關處境非常的艱難,支付網關所面對的公司銀行也在面對,所以支付網關會受到大商家和銀行的擠壓,但他們仍然有未來的空間,就是提高的服務水平,提高他們的防欺詐和安全。在美國有一個案例,美國有一個非常成功的支付網關的公司,他在欺詐防范和安全方面做的非常好,但這個模式簡單在中國拷貝的話,美國是信用卡社會,所以欺詐防范非常的重要。

  朱子剛認為,第三方不可能消失。市場成熟后就會充分的細分,大家會專注做產業鏈上的某一塊。比如,貝寶,在國外被分析界被稱之為“支付中的微軟”。

  “政策風險”

  支付公司面臨的的另外一個風險是金融政策。易付通總經理金海龍接受采訪時說,年底,很多支付公司受政府政策的影響即將出局。未來兩個月,國內會有比較大變數,例如合并,并購,收購等。目前國內全國性支付公司有30-50家,而市場真正容納的只能有5家左右,所以他們只有兩條出路:合并和轉型(做增值業務)。

  8月19日,中國人民銀行支付清算司組織就6月10日頒布的《支付清算組織管理辦法 》(征求意見稿)進行座談。據參會人士透露:“此次座談會明確了兩點:一是包括電子支付平臺在內的第三方支付結算屬于支付清算組織提供的非銀行類金融業務,理應納入中國人民銀行的監管軌道。二是央行將以牌照的形式提高企業進入這一行業的門檻,對于已經存在的企業,第一批牌照發放后如不能成功持有牌照,就將面臨被整合或收購的危險。”

  某支付公司總經理接受采訪時說,目前國家沒有針對性的政策,政策風險將成這個行業最大的風險,嚴重影響了資本對這個行業的投入,沒有資本的強大支持,這個行業靠自己的積累和原始投資是很難發展起來的。現在國家制訂相關法律法規,準備在注冊資本、保證金、風險能力上準備對這個行業進行監管,采取經營資格牌照的政策來提高門檻。這個方向是必須的。但另一方面,中國政府太多的考慮了作為監管部門的方便,而沒有從客觀上去支持電子支付對國家、社會、人民的生活、經濟、經營的迫切性,監管多于支持,防備多于服務引導,這樣的監管會影響中國電子商務、電子支付以及互聯網行業的進程。  據透露,電子支付平臺的牌照主要從注冊資本金、繳納的保證金、企業的風險化解能力等方面來考核。無疑這將大大提高經營電子支付平臺的門檻。而有一些財力不濟的公司將受影響。

  而對于很多支付工具的公司來說,正在游走于政策的邊緣,處于灰色地帶。支付工具經營模式采用的“擔保”。政策的當頭一棒都會讓其消失。比如說支付寶,買家先把錢壓在第三方支付寶那里,買家拿到貨滿意后再由第三方轉到賣家。這樣的方式固然能保證買家和賣家的利益。但其行為在政策上還是模糊點。

  “安全”陰影

  “安全”的擔憂是消費和商家不使用電子支付的主要因素之一。安全性包括兩方面,一是買家的安全,比如卡號是否會被盜,密碼泄露等等,第二方面是商家擔心第三方挾款而逃。

  很多人對年初的一件事情印象深刻。萬事達發現一家處理支付的公司被黑客黑了,4000萬張卡的消費者的信息泄漏了出去,不光是美國甚至波及到全世界。后來發現的原因是做支付的廠商保留了大量卡的信息,安全的措施沒有到位,數據被卷跑了。Chinapay公司的董事長周曄接受采訪時說,萬事達的泄密是因為第三方的支付在IT上面保留數據,尤其在保留數據方面存在嚴重的技術漏洞。 中國的銀行業要好很多,大部分系統都是最近建起來的,很多敏感的數據基本都刪除掉了,設了防火墻,要把數據拿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周曄認為,每個月透過的網上支付有40萬筆,但在支付環節,都沒有卡和密碼的泄露。

  Chinapay副總經理劉彬說,Chinapay在網關上不留數據,客戶的信息一點都沒有。不是黑客攻破的要點。在數據傳輸過程中,至少有128位的加密技術,并有專用網。而在銀行端,黑客要攻破是很難的。

  “電子支付的安全性其實已經得到很好的解決。”西部支付的白川認為,這個安全性主要是銀行來主導的,第三方支付平臺這邊的安全性問題無非就是數據安全問題,不涉及到銀行卡的安全問題,因為所有用戶的銀行卡資料都和第三方支付平臺沒有關系,只在銀行里,銀行其實是非常安全的。目前發生盜卡其實95%是用戶自己的原因:比如不小心泄露卡號,讓別人猜出密碼;計算機沒有及時殺病毒木馬,卡號密碼被盜等等。其實網上支付比ATM提款要安全很多。  最擔憂的還是安全性。主要是由于媒體的負面報道。像去年工行只有3筆事故,主要是因為本身原因或病毒。其實電子支付比很多傳統方式更加安全,出門帶著錢包還有可能被偷阿,每年丟錢包的人比因為電子支付出事故的要多很多吧!而且很多人買證券都通過電話,而電話并沒有加密等措施,其實安全系數更加低。

  Kid今年大學畢業,2年前他開始在淘寶網上買衣服,只要在工行有一個網上的帳戶,和賣家拍定了價錢,直接把款轉過去就可以了。“擔不擔心安全問題?”記者問。 “不會有安全問題啊!使用支付寶的好處就是把錢先壓在中介,等貨到了錢才會轉到賣家手里。只有個別時候買到的物品是假的或者和自己看到的不相符,那只有自認倒霉了,所以挑選賣家很重要,通常要選信譽度很高的。”

  但同時,Kid也說,自己只會在網上買一些小額的商品。而且使用的工行的卡錢也不多。即使被騙或者是被盜,自己也損失不了多少。

  有分析人士認為,由于電子支付是虛擬性的東西,人們潛意識里中覺得其不安全。“摸不著看不到。”很多人自覺對其有抵觸的情緒。

  對于商家來說,安全風險更多來自第三方支付公司是否會卷鋪子走人。上海曾經出現一個案子,幾個人注冊了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跟銀行連接后便開始經營。買方把錢壓在第三方那里。兩周后,賣方發現根本沒有收到錢,第三方支付公司已經跑掉了。后來這個案子破案了。

  劉彬認為,國家也在注冊資金等方面來規范第三方支付平臺。如果商家選擇名頭大,資金比較雄厚的公司,這種可能性就會大大的降低。

  “誠信”和認知缺失

  根據記者對多家企業的訪問,有的人把用戶群定于20-35歲,因為使用互聯網的用戶主要集中在這一年齡段,其他的用戶僅會上網看新聞或者玩游戲。但有的認為使用電子支付的人群基本是高中到35歲左右這個區間的人,他們上網并嘗試網絡消費,有一定知識水平和消費能力,愛新鮮事物。他們最擔心的是支付后得到的東西是假貨,或獲得的服務以及產品非網絡購買時當初所想,這個是跟我們這個社會假貨太多、誠信度太低有關系;其次是安全問題。可見消費群體挺復雜的。

  很多從業人員認為,中國電子支付與國外相比存在著很大的差距,一是應用還未起來,例如電子機票等。另一個是個人本身國內使用銀行卡的人很少,使用電子支付的人就更少了。

  Chinapay副總經理劉彬說,2001年以前他沒有接觸過電子支付。現在水費、電費、買機票、還貸款都在網上進行。劉彬笑著說,如果不是干這行,也許也不會用電子支付。

  貝寶中國的總經理廖光宇接受采訪說,電子支付涉及到很多概念與領域,它包括銀行的網絡系統、老百姓的銀行卡的持有率、網民的支付習慣、電子商務的發展水平等等,這些因素都將直接或間接電子支付的發展。

  朱子剛認為,目前阻礙電子支付發展的一個重要的因素是網絡教育的不夠全面。很多人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到電子支付。另外,支付公司還沒有真正拉動用戶來定購,并沒有真正的用商品價值和服務來吸引用戶,并且引導用戶來定購,這是最主要的。最多是給投資人看。

  7月,Paypal落地中國,很多第三方支付平臺企業靜觀其變。有分析人士認為,其積極方面是中國需要大的有聲勢的支付平臺來普及教育培訓整個市場,一個行業需要有個龍頭或標志企業來發表整個行業的聲音,代表一個行業前進的方向。希望他們能來后把這個餅先做大,做香。消極的影響就是競爭的加劇,競爭回帶來客戶的流失、利潤的下降等等。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