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武器裝備插上信息化翅膀
來源:江蘇公眾科技網 更新時間:2012-04-15

 

如果說,計算機信息技術是通向21世紀的通行證,那么,宮云戰教授就是一位為21世紀的人才頒發通行證的人。如今,任何一名軍校的學員都不可能不知道宮教授的大名,因為全軍通用的計算機系列統編教材中,便有《計算機導論》、《軍用計算機基礎》、《微型計算機原理與應用》等6部教材是由他主編或主審的。同時,這些教材還被許多地方著名高校采用,并引起了教育部領導和專家的關注。為規范全國高等院校的計算機教學,教育部特別委托宮云戰編寫了“國家‘九五’重點教材”中的計算機教材一套四本。

宮云戰教授還有多項科研成果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并廣泛應用于國民經濟的各個重要領域,取得了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他的名字頻頻出現在《計算機學報》等國內知名的專業報刊上,他的聲音更是屢屢響徹在國際容錯會議、亞洲測試會議、中國測試學術會議等國際國內學術會議的會場上,他的身影也經常出現在國家“求是”獎、軍隊教學成果獎、軍隊科技進步獎等獎項的領獎臺上。

苦菜花開閃金光

1962年,宮云戰出生于膠東半島一個貧困的鄉村。這里是著名小說《苦菜花》的故事發生地。宮云戰不僅是伴隨著《苦菜花》的小說、電影及電影插曲長大的,而且是咀嚼著苦菜花的苦澀成長起來的。小時候,家里生活困難,漫山遍野的苦菜花有時候就被用來伴著地瓜面和窩窩頭充饑。他與小伙伴們一起割草、放羊,或跟隨大人下地干農活時,經常會呆呆地注視著苦菜花。苦菜開花時,那些毫不起眼的黃黃白白的小花,在陽光下泛著粼粼波光,是那樣美,那樣爛漫,那樣妖嬈,那樣蔚為壯觀。

童年時代的記憶,使宮云戰的心里一直潛藏著一種苦菜花情結。一位哲人曾經說過:苦難是人生的一筆巨大財富,尤其是早年的苦難。回首往事,宮云戰對此深信不疑。早年生活的苦難已成為他一生受用不盡的財富。

上高中時,由于窮,他一直沒有吃飽過。他沒錢買菜,只好從家中帶去咸菜,有時候一兩個月都不變樣,那種清苦只有從貧困的農村走出來的學子才深有體會。

憑著吃苦耐勞和刻苦鉆研的苦菜花精神,宮云戰一路披荊斬棘,于1979年順利考入沈陽航空工業學院電子工程專業。當許多同學沉浸于“天之驕子”的大學生活而放松了學習,流連于花前月下之時,他依然保持了刻苦奮發的精神,一心撲在學習上。教室、宿舍、圖書館三點一線的“刻板”生活,成為他大學生活的寫照。

辛勤的汗水沒有白流,他曾三次獲得學校數學競賽的一等獎,并在航空部組織的大學生數學考試中名列第一。1983年大學畢業時,他又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國防科技大學計算機專業的研究生。就像蜜蜂找到了花叢,宮云戰一頭扎進計算機知識的海洋里,如饑似渴地鉆研著。兩年半的研究生學習下來,宮云戰感到自己有脫胎換骨的變化。不僅打下了深厚的計算機專業知識基礎,更重要的是掌握了科研的方法和技巧。

1986年1月,宮云戰被分配到裝甲兵工程學院任教。不久,他又考上了中科院計算機所的博士,師從我國著名計算機專家魏道政教授。在魏教授的辛勤栽培下,他參與了國家“七五”和“八五”科技攻關項目,并先后在計算機專業核心期刊上發表了十幾篇學術論文。1991年,宮云戰以優異的成績通過博士論文答辯,由計算機專業領域里的一株幼苗迅速長成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

無限風光在險峰

正像宮云戰當年在博士論文后記中所寫的:

生命,就在于不斷超越。人生,就在無數次超越中臻于充實和完美。超越自我意味著不斷追求,頑強奮斗;意味著走前人沒有走過的路,開拓出前人沒有開創過的新天地。

這些年,宮云戰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實踐著這一諾言。

早在25歲那年,他完成的國家“七五”科技攻關項目“大規模集成電路測試法研究”,其成果就已達到了當時的國際先進水平,并榮獲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二等獎。他先后取得了100余項科研成果,其中被列為國家“七五”、“八五”、“九五”、“十五”重點科研項目的達30多項。

近年來,他在國內外相關專業期刊發表論文120余篇,出版國家“九五”重點教材4部,出版軍隊統編計算機教材6部,自編教材4部,還參加了教育部主持的“國家‘九五’重點計算機系列教材”和軍隊系統“全軍計算機統編教材”的編寫工作。

1998年他當選為九屆全國人大代表。1999年他獲得國家“求是”獎。這個獎每年評選一次,獎勵13位在工程科技方面做出重大貢獻的科技人員。2001年他又摘取了全軍優秀教學成果一等獎和全軍科技進步三等獎兩頂桂冠。

如今,他是全國容錯專業委員會委員、全國CAD專業委員會委員,還是總裝軟件評測專家組成員、全軍計算機教學專家委員會委員,并兼任總裝職稱評定委員會委員和學位委員會委員,以及中國科學院計算機所博士生導師。2000年他以大會主席的身份主持召開了中國首屆測試學術會議,并當選為中國測試學會首任會長。

宮云戰的研究專長在測試方面。計算機軟、硬件的測試就像一位高明的醫生給病人看病,不僅要準確判斷出病人得的是什么病,病到什么程度,而且還要對癥下藥,開出處方。俗話說:打鐵還得自身硬。自身沒有過硬的本領,又怎么能找出別人的錯誤來呢?計算機技術領域云集了各路精英,要想做好測試工作,就要跑在潮流的前面。

在宮云戰與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合作研究的“武器裝備軟件可靠性評估方法”成果鑒定會上,我國系統工程質量評估的權威、航天部質量總工程師何國偉教授稱宮云戰等人的研究是“中國第一個軟件可靠性的評估方法,具有劃時代的意義”。這一項目對軍隊現代化建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隨著宮云戰的科研成果不斷轉化為生產力與戰斗力,他不僅成了國內計算機領域,特別是集成電路和軟件測試領域的頂尖人才之一,而且在國際軟件測試領域也打出了一定的知名度。為此,不少跨國公司向他拋出了橄欖枝。早在1993年,加拿大一家跨國公司就邀請他擔任中方技術總經理,開出的薪水是他當時工資的百倍以上,房子、車子、位子、票子應有盡有。幾年來,類似的誘惑出現了多次,都被他一一婉拒了。于是,又有人給他出主意說,如果你是受制于軍紀而不得不擺出這種姿態,那么你完全可以少接幾個國家和軍隊項目,而多為大公司、大企業做一些商業性研究,這樣不就幾百萬輕輕松松掙到手了嗎?而且別人對此還說不出什么。

對此,宮云戰的回答是:“我是一名軍人,也是部隊培養出來的高級知識分子,我承接科研任務的原則是最大限度地滿足國家需要或軍隊急需,而不是個人的名利得失。”有時候,他也不無幽默地對那些想“挖”他的獵頭公司說:“中國知識分子有一大‘弱點’,就是怕被人尊重,一受尊重,肯定他的價值,好啦,他就可以為之賣命。現在上上下下都很尊重我,我還有啥脾氣呢?”的確,他33歲就被破格晉升為教授,35歲就成了博士生導師,并先后被總參謀部、總裝備部評為“優秀中青年科技專家”。

在同事眼里,宮云戰是一個樂天派,不論工作多苦多累,他都毫不在意,依舊一副笑瞇瞇的樣子。應當說,在科研中,遇到失敗、挫折或彎路是常有的事,每完成一項科研任務,都要經歷一番曲折、坎坷和磨難,對此,宮云戰已習以為常。他的一位同事曾經說:每當我們在課題中遇到挫折或失敗時,宮教授就給我們講愛迪生的故事。愛迪生做了一萬多次試驗,在每次失敗后他都能不斷尋求更多的東西。因此,愛迪生認為那么多失敗實質上都不能算是失敗,“我只是發現了9999種無法適用的方法而已”。這是一位偉大的科學家從自己“屢敗屢戰”的經歷中總結出的寶貴經驗。宮教授就用這一故事激勵課題組的成員們從失敗中爬起來,再接再厲。

他不是只知死讀書的書呆子,也不是只知苦思冥想的迂腐學究。他在科研上很有一股子鉆勁,但不是走路撞電線桿子的那種科學家形象。遇到難題后,他不是緊緊關在屋里“閉門造車”,而是與同事一起下圍棋、打橋牌,換一副腦子,要不就爬山,到大自然中去走一走,看一看,從中找尋一下靈感。他還喜歡看小說,喜歡看看電視劇,盡管真正拿出大塊時間從事這些“消閑”活動的機會很少,但它們畢竟調劑了他的生活,開闊了他的思路。

追趕太陽的人

多年來,宮云戰承擔的課題一個接一個,沒有空閑的時候;同時,他的研究領域也不斷擴展、深化,由計算機硬件集成電路測試到國內最早從事軟件測試,他總是緊緊追蹤著信息技術發展的潮流。

從2001年起,他先后承擔了10余項國家和地方的重大科技項目,如國家自然科學重大項目“從行為級到版圖級的設計、驗證與測試生成研究”,北京市重大科技項目“集成電路測試系統研究”,北京市奧運會項目“HDTV(高清晰度彩電)測試系統”,國家“863”項目“SOC設計與驗證技術研究”,總裝備部“十五”預研項目“軟件需求與軟件過程技術”,教育部項目“容錯系統研究”等。

他多次對課題組的成員說:信息技術是以閃電般的速度向前發展的。信息技術領域的發展不是線性的,而是迅速加速的,跳躍式的。在信息技術領域工作的人要有一股子創新勁和只爭朝夕的精神,我們必須時刻保持警惕,追趕潮流,否則就會被甩出信息技術的高速列車。

正是憑著這樣一種精神,宮云戰全身心投入到了科技攻關之中,以至直到已屆而立之年才結婚。本來已屬晚婚,但他還要再進一步——晚育。他總覺得自己還有很多事要做,不想過早地陷入家庭的瑣事之中。

為此,他與妻子商量,婚后先不要孩子,并仍然維持婚前的單身狀態,減少家務拖累,各自以事業為重。妻子勉強同意了。于是,妻子婚后仍跟父母一起吃住。宮云戰每當完成一項較大的科研項目或緊張的工作暫告一段落時,才約上妻子在一起度一個愉快的周末。結婚多年,宮云戰竟沒有陪妻子看過一場電影,進過一次商場,當然更沒有“游山玩水”過一次,甚至連花前月下的時間都很少。他不是不夠愛自己的妻子,也不是不懂生活情趣,不懂兒女情長,只是他太忙了,只是他的時間不屬于自己,而是屬于國家,屬于軍隊。慢慢地,妻子感到這種生活很不方便,多次跟他商量想過上一種正常的家庭生活,但宮云戰總是說再等等。每次妻子想跟他大鬧一場時,一見丈夫那種忘我工作的情景,心就又軟了,只能使點小性子草草收兵。后來妻子覺得實在不好意思再在父母身邊呆下去,就“賭氣”讀碩士去了。這倒好,兩人只有在假期里才能見上面。讀研究生期間,妻子多次“威脅”他說:如果自己研究生畢業了,仍然是這種有婚無家的生活,她將“賭氣”再去讀博士。對此,他總是歉意而又寬厚地一笑了之。就這樣,這種不是分居的分居生活,他們一過就是九年。

宮云戰很少有娛樂活動,他幾乎把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都用在了科研上,并盡可能地使自己保持一種緊湊有序高效的工作狀態。他的辦公桌抽屜里始終備著餅干、點心、方便面和火腿腸。如果到開飯時間仍處在工作的慣性中,他就邊吃點心邊工作。

當然,無論意志多么堅強、工作熱情多么高,人總會有疲憊的時候。為此,他用濃茶提神,用抽煙解乏。他的辦公桌上有兩件東西醒目得近乎刺眼:一個是能裝三斤水的大茶缸,一個是用大罐頭瓶充當的煙灰缸。之所以選取這大大的二缸,是為了減少倒開水和倒煙灰的次數,而把省下的時間用來工作。類似這樣奇怪的節約時間的方法,他還有許多種。

宮云戰曾被同事善意地稱為“拼命三郎”,他一工作起來就像上緊了發條的鐘,一分鐘也不愿白白度過。到了科研課題的攻堅階段,有時候他在電腦前一呆就是一整天,像機器一樣似乎從不知道疲倦。有一次,在一項國家級課題的最后攻關階段,他與課題組的主要成員竟然連續一周沒出實驗室的門。餓了就泡包方便面,困了就趴在桌子上或躺在沙發上瞇一會兒。

有一次,他負責的一項軍隊課題正要結題,而此時妻子正在醫院待產。沒辦法,他搬來老岳母照顧妻子,自己又投入到了科研活動當中,只是中間抽空去醫院看了一次。過后,為這事,他沒少向妻子道歉。

宮云戰的侄女曾在一篇作文中這樣描述他:

我的叔叔是頭“懶牛”,不過不是吃草的牛,而是一頭吃書的牛。他呀,一天到晚就知道工作,工作,就知道鉆在實驗室里。我的叔叔還“好逸惡勞”,不愛干家務。每次,嬸嬸在家里打掃衛生時,他都慢吞吞地在一旁嘀咕:“掃什么!這不是挺干凈的嘛,休息休息吧。”這句話盡管包含著叔叔對嬸子的愛和歉意,但每當這時,嬸嬸都會假裝嗔怒地說:“不掃怎么會干凈,難道灰塵會自己長腿跑掉,干家務苦點、累點我都不怕,我最苦惱的是無論怎么掃也掃不掉你身上的傻氣、書呆子氣!”最有趣的是,有一次,叔叔的學生送給他一副對聯,上聯寫的是“俯首甘為孺子牛”。嬸嬸看了就開玩笑說:“你叔叔在外面是黃牛,在家是‘藍(懶)牛’!”

燃燒的紅燭

三尺講臺濃縮人生空間,宮云戰將自己的青春和熱情毫無怨言地奉獻在了這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辛勤耕耘,孜孜不倦。由于工作認真扎實,教學成績突出,他獲得了全軍優秀教學成果一等獎。課堂上,他善于將那些高深枯燥的理論用通俗易懂的語言來講解,嚴謹的邏輯推理與淵博的知識相融會,精深的專業知識與詼諧風趣的語言相結合,這種深入淺出的教學方法讓學員受益無窮。學員們都說,聽宮教授講課不僅能學到深奧的知識,而且簡直是一種藝術享受。他自己也說:教學的化境就是將復雜的問題簡單明了地講出來。將簡單的問題復雜化不難,而將復雜的問題簡單化,并用通俗的語言講明白則不那么容易。

他在教學中注意循循善誘,并特別注意采用啟發式教學,鼓勵學生大膽回答問題。他上課時,課堂氣氛總是很活躍,學生情緒高漲,發言踴躍。他的一位研究生曾經說:宮教授不像別的老師那樣布置大量作業,他的作業是少而精——每道題各有特點,很少有重樣的,做過以后,能讓我們舉一反三,融會貫通。有一次,我無意中發現有道題可以用兩種方法解答,就順手寫了下來。發作業時,宮教授舉著我的作業本大大表揚了我一番,并讓同學們向我學習。宮教授鼓勵我們:“學習就要有積極思維的精神,要采用靈活的方法,主動發現問題。”對我們來說,作業從負擔變成了智力游戲。

2002年人代會期間與張萬年合影

備課、講課、輔導……宮云戰就這樣為學生日夜操勞著,無怨無悔。他像一顆鋪路的石子,為年輕一代的崛起默默鋪筑著起飛的跑道;又像和煦的春風,無私地滋潤著花木,讓它們在春風中盡情吐露芬芳。

人對了,世界就對了

宮云戰的座右銘是“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他曾一再談起他的博士生導師魏教授說過的話:要做好學問必須先做好人,而做人比做學問更難。他自己當了導師后,又拿這句話教育自己的學生,教育他們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一個光明磊落的人,一個頂天立地大寫的人。

他給自己的研究生上的第一堂課就是做人課。他諄諄告誡他們:心靈是智慧之根,要用知識去澆灌,要讓知識真正成為自己心靈的一部分,成為自己內在的涵養。只有這樣,才能稱得上是一名合格的軍官。

他更是用自己的實際行動為學員樹立了人生的榜樣。有一次,某部隊在冬季演習前一天計算機出了故障,于是他們連夜向宮云戰求援。此時已是夜里10點了,北京傍晚時剛下過一場雪,寒風刺骨,但他二話沒說,馬上拿著有關資料和工具,連夜向那個部隊出發。此時,“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路上只有他們那輛疾駛的車。

等他趕到駐地時,已是深夜12點半了,部隊的同志勸他先休息一下,吃點宵夜,但他婉言謝絕了。連水也顧不上喝,他就直接進了計算機房,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之中。在這寒冷的冬夜,萬籟俱寂之時,宮云戰他們這里卻是燈火通明,神經高度緊張亢奮。經過他們五個小時的艱苦奮戰,終于圓滿解決了有關問題,計算機重新高速運轉起來。

第二天早晨7點,演習按時進行,宮云戰一雙眼睛熬得通紅,臉上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類似這樣的事,他這幾年遇到的太多了。

他還多次給學生們講述這樣一則故事:一位牧師正在考慮明天如何布道,一時找不到好的題目,很著急。他6歲的兒子總是隔一會兒就來敲一次門,要這要那,弄得他心煩意亂。情急之下,他把一本雜志內的世界地圖撕碎,遞給兒子說:“來,我們做一個有趣的拼圖游戲。你把這張世界地圖拼回原樣,我就給你五美分買糖吃。”

兒子出去后,他把門關上,得意地自言自語:“哈,這下可清靜了。”話音剛落,兒子又來敲門,說地圖已經拼好了。他到兒子房間一看,果然那張撕碎的世界地圖已經完完整整地擺在了地板上。

“怎么會這樣快?”他不解地問兒子。“是這樣的,”兒子說:“世界地圖的背面有一個人的頭像,人對了,世界自然就對了。”

牧師愛撫著兒子的頭,若有所悟地說:“說得好,人對了,世界就對了——我已找到明天布道的題目了!”

宮云戰常告誡自己的學生:在科研上容不得半點馬虎含糊,必須做到高度的嚴謹和細致,不能投機取巧,更不能有半點虛假。而故事中的牧師所說的“人對了,世界就對了”,正體現出一個人做事、做學問的前提。因此,一個人要想成才,僅有聰明才智是不夠的。

宮云戰對待學生既和藹誠懇又關心體貼,但他同時也對他們要求很嚴。他指導的第一個博士生由于論文老是寫不好,直到5年后才得以畢業。在學生眼里,他不僅是名師,還是良師,更是嚴師。正所謂:嚴師出高徒,他帶出的研究生不僅業務上出類拔萃,而且思想作風上也是頂刮刮,受到軍隊用人單位的熱烈歡迎和高度評價。

同時,他還是同事眼里的“益友”,下屬眼中的“好領導”。在他的帶動下,信息工程系上下一條心,關系融洽,多次被評為先進集體。作為系主任,他在各方面都能以身作則,在榮譽面前繞著走,在困難面前迎著上,而且求賢若渴,極其愛惜人才,力爭讓每個人都能充分發揮自己的特長,實現人生的價值。他把他領導的信息工程系建設成了一座小小的“核反應堆”,隨時都可以裂變出巨大的能量。

計算機是當今的熱門學科,有幾位教員因為耐不住寂寞,很想轉業下海,工作熱情大大下降。宮云戰深知:對于知識分子來說,最怕的不是忙,而是閑。為事業拼搏,累倒累垮都毫無怨言,同時,心情也會格外舒展;反之則會難受得要死。于是,宮云戰提出了以事業拴心,以感情留人的人才思路。他積極從國家教委、信息產業部、總參、總裝等部門爭取科研項目。接到項目后,通過集體研究拿出最佳方案,然后組織課題組攻關。由于充分發揮了集體智慧,再急的項目也能在規定時間內順利完成。漂漂亮亮地完成了幾次任務之后,他們系聲譽鵲起,各種急、難、高、新的項目源源而來,使每位教員的價值都得以充分實現,且能力也在不斷提高。

宮云戰在當選九屆全國人大代表之后,參與了多項人大代表提案,如軍人身份證問題、國防科技體制改革,以及國家人事體制、教育體制改革問題等。他還作為特邀代表出席過信息網絡安全立法方面的討論,他一直密切關注著國防建設、經濟建設等關系國計民生的大事。

他覺得每一個人都應該對自己的國家有所貢獻,作為一名戰斗在國防科技事業領域的軍人,自己的職責和義務就是通過科技攻關,使我國的科技事業,尤其是國防科技事業跨進國際先進行列。

人生之路,無需苛求。只要你邁步,路就會在你腳下延伸;只要你揚帆,便會有八面來風。宮云戰教授就是一直這樣做的。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