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視二戰中的閃擊戰
來源:光明日報 更新時間:2012-04-15
二戰初期,納粹德國軍事家打造的閃擊戰,攻勢凌厲,似乎無往而不利,27天內征服了波蘭,1天內征服丹麥,23天內征服挪威,5天內征服荷蘭,18天內征服比利時,39天內征服號稱“歐洲最強陸軍”的法國……閃擊戰確實曾輝煌一時,堪稱戰爭史的一大經典。閃擊戰挾最新高技術兵器以最小的損失,突然、迅速地達成戰爭目的,其理論魅力至今依
然不減。研究“信息+閃擊戰”可能演變的“信息化閃擊戰”,利于我們在未來戰爭中防范新的閃擊戰,并在作戰中尋找更多的制勝之機。

  剝開閃擊戰侵略的外衣,剖析一下閃擊戰,我們會發現其中蘊含著豐富的理論,閃爍著跨越歷史時空的啟迪。

  以盡可能短的時間“折疊”空間 “時間就是軍隊”,“時間就是勝利”,爭取時間和奪取空間是軍事對抗的重要內容。在時間上先敵一步,可以得先機之利。在“巴巴羅薩計劃”中,德軍僅3個星期即在蘇聯境內推進縱深達400~600公里,其成功的原因是:(1)“適時”;(2)出人意料的主攻地點;(3)欺騙活動;(4)新的坦克“戰術”。德軍閃擊戰應用軍事科技的新的優勢,依靠坦克集群的快速突擊,以及飛機的空中火力和縱深機降、傘降的高速配合,形成威力巨大的現代“撞城錘”。由于時空關系的改變創造的新的作戰理論,產生了時人難以想象的作戰效能。

  以盡可能快的機動獲得最大限度的沖擊力 《孫子兵法》進攻戰的一個重要思路是,以極快的速度突襲敵軍,有:“進而不可御者,速也”,并對快速產生的沖擊力作了至美的比喻:“激水之急,至于漂石者,勢也;鷙鳥之疾,至于毀折者,節也。”根據戰爭力學理論,軍隊戰斗力取決于兵力、機動力和沖擊力,而機動力和沖擊力的大小都與速度有關,速度越快,沖擊力也就越大。二戰初的閃擊戰依靠裝甲集團高速度、大縱深的突襲,產生的沖擊力在軍事史上堪稱空前的。

  將精神之力轉化為戰斗力 在閃擊戰理論中,精神對作戰的勝利可謂是至關重要的作用。其作用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其一為攻其無備,出其不意。從西方的克勞塞維茨到東方的毛澤東,許多杰出的軍事家都十分關注作戰突然性,指出突然和不意,可以彌補兵力的不足。其二為震懾。美軍在伊拉克戰爭的作戰計劃之一名為“震懾”行動,其實在閃擊戰的設計中,“震懾”正是希特勒、古德里安等追求的效果。二戰時德國發起閃擊戰時其坦克數遠不如英法聯軍,甚至被稱為“窮人的戰爭”,然而“窮人”打敗了富人。在西線閃擊戰中,法軍大批部隊被震懾住,喪失了作戰意志,被俘人員竟多達150萬。

  對付閃擊戰的鑰匙 為什么閃擊戰在二戰初期產生了巨大威力?為什么二戰中的閃擊戰又均以失敗而告終?西方“兵圣”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頂點理論認為:“勝利常常而且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有一個頂點”。這個“頂點”,主要指的是作戰強度和作戰限度。由于頂點的存在,發起進攻的強者,到達頂點后,便會逐漸由強變弱,防御的弱者,若注意積聚力量的話,將可能逐漸由弱變強。閃擊戰盡管有突然性和高速度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沖擊力,但畢竟這個沖擊力有個極限,終究有個頂點。戰爭的最終勝負并不是單單取決于沖擊力,還包括許多其他方面的要素。當德軍深入蘇聯腹地,兵臨斯大林格勒時,由于戰爭的非正義性、自然條件的惡劣、后勤補給線的困難,特別是蘇聯軍民高漲的愛國熱情、強大的國力、正確的戰略指揮、先進的軍事理論和現代化軍隊,以及美英和中國的支持等,使得閃擊蘇聯的侵略戰爭在斯大林格勒到達了“頂點”,從而開始走向失敗。二戰后,雖然再沒有像二戰那樣大規模的閃擊戰發生,閃擊戰其實在現代局部戰爭中處處可見其影子。特別是當現代戰爭插上信息技術翅膀后,突如其來的閃擊戰變得更加可怕。在計算機技術的武裝下,空中力量的機動力、火力、防護力,已經遠遠超出二戰時地面的裝甲集團,體現出諸多的新優勢:速度之快、機動能力之強,使地面防御力量幾無還手之力;遠程精確打擊與火、力、快速機動能力的完美結合,達到了“動如雷震”、“斬首”、“震懾”的效能;空中力量在KC4ISR指揮、控制、偵察等系統作用下,能量發生空前躍升,形成超視距攻、防一體的作戰系統,對戰爭命運甚至起到決定性作用。

  需要警惕的是,現代戰爭中“戰爭頂點”已在高技術下變得難以利用,戰爭的“非接觸式”、“非線式”、“非對稱”,讓弱小的一方“以劣勝優”的余地越來越小。那么防范閃擊戰的出路在哪里?唯有加速新軍事變革,在軍事思想上斷不可輸給對手,在編制體制、武器裝備、教育訓練等上,也勵精圖治,形成對手不敢輕舉妄動的優勢,使敵無機可乘。當閃擊戰插上信息的翅膀后,需要我們給軍事思維插上信息的翅膀,不僅僅是貼著“信息”標簽的名詞的變化,必須有全新、敏銳而不保守的哲學頭腦,需要居安思危而不是歌舞升平的危機意識。(作者單位:國防大學)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