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黑客技術無罪 網絡道德何處尋
來源:新京報 更新時間:2012-04-13

 

    作者:彭梧


  一針見血

  可能是因為學文科的緣故,上大學時總是對那幫會寫代碼、編程序的理科生們有種五體投地般的佩服。至于病毒作者和黑客,那更是驚為天人了。

  那個時候主流的PC還在奔四時代,互聯網也遠沒有現在這樣發達,更沒聽說流氓軟件之類的東西。就算是CIH這樣被無數人痛恨的破壞性病毒,一部分人對其作者實際上也還有幾分尊敬。

  人就是這樣,總是會在一件事情還不那么普及的時候對先知者充滿尊敬和好奇,而在這樣的尊敬和好奇作用下,往往會忽視這些先知們如果不懷好意,事情將變成怎樣。

  一個月前,當聯眾老板Frank在電話里無比開心地告訴我說,攻擊他們的那幫黑客已經被抓到,就是那幫上門推銷防火墻的家伙時,這種“事后諸葛亮”的心態越發讓我郁悶。

  為什么那些看上去道貌岸然文質彬彬,聲稱能幫助我們解決網絡信息安全問題,讓我們免于病毒、黑客和流氓軟件騷擾的手無縛雞之力的家伙們,就正好是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這些掌握著更多技術實力,原本被我們尊敬的程序員或者工程師們,到底用他們的能力在做著什么?

  聯想起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事情了。熊貓燒香事件、灰鴿子事件,甚至更早時候舉起“反流氓軟件”大旗的安全衛士360,這些正讓我們越來越清晰地感受到,武器掌握在好人手里和壞人手里會有什么樣的區別。

  技術本身是無罪的,就像各家反病毒廠商病毒庫里的那些病毒代碼,其實并沒有什么破壞性。

  但是技術本身并不需要吃飯,可掌握技術的人需要。中國最古老的黑客組織“綠色兵團”最后變成了以提供信息安全服務為主營業務的“綠盟”公司,曾經叱咤風云的“中國紅客聯盟”里的黑客們如今也大多在相關的軟件公司找到了自己的工作。我們并非不能理解這樣的事情,就像我們愿意把最犀利的武器交給我們最信任的人民解放軍掌握和使用一樣。

  但那些游離于我們視線之外的呢?我們應該怎么去面對?

  就像Frank在幾個月前無奈地告訴我說,聯眾的服務器正在遭遇來歷不明的,最原始最粗暴最沒有技術含量但最有效的DDos攻擊一樣,盡管聯眾有嚴密的防火墻,有犀利的技術保障團隊,有專業的律師和充足的帶寬資源以及信息安全領域里的可信任的合作伙伴們,但Frank當時依然很郁悶。

  是的,我們最需要的不僅僅是法律規則,還有道德規則。我們期待著主管部門在這個方向上做出更多的努力,加快建設一套行之有效、問責有力的規則體系,來給已離不開互聯網的我們一種安全感。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