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戰爭未讓“突然性”走開
來源:解放軍報 更新時間:2012-04-15

 

  

  作戰行動所具有的出敵不意的性質謂之“突然性”。從古至今,突然性一直為中外軍事家們所追崇,兵書將策中更多有關于突然性的論述。《孫子兵法》在始計篇提出,“攻其無備,出其不意,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把握戰爭》一書中,迪普伊列舉了13條永恒的作戰規律,第10條就是“突然性可極大增加戰斗力”。迪普伊認為,“作戰中,達成

突然性歷來至關重要,而今也許比以往更為重要。對大量戰例進行分析表明,作戰中凡達成突然性一方的戰斗力就大為提高。突然性被證明是一切戰斗力倍增器中最重要的一個,可能也是作戰原則中最重要的一條。”在戰爭歷史的長河中,從赤壁之戰火燒連船到劉伯承七亙村重疊設伏,從特洛伊之戰到仁川登陸,通過作戰行動的突然性變弱為強、反敗為勝的戰例不勝枚舉。正是由于突然性的存在,弱小軍隊才可能以出其不意的作戰行動擊敗強師勁旅,創造出戰爭史上的神話和奇跡。戰爭也因此充滿蓋然性和變數。

  今天,信息化戰爭已然來臨。隨著科學的進步和技術的發展,偵察監視器材種類越來越多,技術也越來越先進,布滿了從太空到水下的全維作戰空間。大到軍隊集結開進,小到單車單兵運動,對抗雙方的一舉一動都被置于對方的全維立體監視、偵察之下。因此,便有人斷言,隨著戰場的日益透明,未來信息化戰爭中很難再瞞天過海、暗渡陳倉,因而不宜繼續把力求達成行動的突然性作為作戰的指導原則。信息化戰爭中到底還能不能達成作戰行動的突然性?科學的回答是必須進行具體的分析。

  從突然性的產生機理來看,突然性的達成是因為一方的行動出乎對方的預料,使其缺乏必要的心理和認知準備,以至在交戰中難以應付,亂了陣腳。由此,便可以結合戰例分析得出達成突然性的三種途徑。一是為敵不知。保密工作做得好,軍事活動的創造性強,使敵對己方的戰爭準備、武器裝備研制發展等情況一無所知或知之甚少,從而增強了敵與己交戰時的陌生感與不適應感,產生突然性。一戰中,英國秘密研制出坦克,并于1916年9月15日將首批50輛坦克運用于索姆河戰役,頓時嚇得德軍士兵四處逃竄,其中一輛坦克不到一分鐘就消滅了100多名德軍,另一輛坦克俘虜了300多名德軍。在坦克的幫助下,英軍僅用5個小時就在德軍10公里寬的防御正面上推進了4公里。二是乘敵不備。在敵意想不到的時間,從敵意想不到的地點,以敵意想不到的作戰方式打擊敵人,以己之有意對敵之無備,從而達成突然性。或是利用敵之思維定勢或心理定勢,主動打破常規,改變習慣,突破傳統思維,出奇招、用奇謀,以奇制勝。三是令敵不覺。如《孫子兵法》中所說,“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總之,是令己方無常形、無常勢,時而隱真示假,時而隱假示真,使對方難以覺察出己方的真實意圖和行動規律,增大判斷處置情況的難度,從而制造出突然性。

  分析大量戰爭突然性戰例,也可以歸納出突然性的三種類型。一是行動的突然性。作戰行動的樣式突然、方式突然,或是作戰行動的時間、空間出乎對方意料,“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二是技術的突然性。將新技術、新裝備首次運用于戰場,產生出敵不意、應對無方的效果,一舉達成作戰目的。三是變動的突然性。打破常規,改變以往的作戰模式;或是作戰中變換行動速率,改變作戰節奏,令敵難以適應。伊拉克戰爭中,美軍一改海灣戰爭那種先電子干擾后空中打擊,最后地面交戰的作戰模式,在開戰的第一天就把地面部隊投入作戰,及時利用和發揮聯合火力打擊的效果,高速推進,將為逃避聯合火力打擊而分散部署的伊軍分割包圍,迅速瓦解癱瘓了伊拉克的防御體系。

  綜上所述不難看出,盡管偵察、監視技術的發展使得未來戰場日益透明,但信息化戰爭并未讓突然性完全走開。一方面,偵察、監視技術發展了,但電子干擾等多種對抗技術也應運而生。在敵偵察監視系統被我有效干擾而致盲的情況下,仍然可以達成突然性。另一方面,偵察、監視技術的發展只是使達成行動突然性的可能性降低,但對技術突然性、變動突然性的影響則相對較小。因此,通過創新科學技術,發展自己的“撒手锏”,或是以正合,以奇勝,善出奇招,同樣能夠達成突然性。只要我們在技術突然性、變動突然性上多動腦筋,多下功夫,努力研究新技術、新裝備,積極創新戰法,發展謀略,仍然可以達成突然性,以弱勝強,最終贏得戰爭的勝利。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