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一體化訓練為軍隊轉型加油
來源:中國國防報 更新時間:2012-04-15


 


        訓練和作戰,是推動人類軍事活動發展的兩大基本實踐活動。訓是對戰的設計和預演,是和平時期牽引軍隊建設的基本實踐活動,對于推動軍事發展起著主導性作用,平時怎么訓,戰時就怎么打;戰是對訓的應用和檢驗,是戰爭時期牽引戰斗力建設、推動軍事活動發展的主導性實踐活動,二者是不可分割的有機整體,辯證統一于戰斗力標準,共同服務于戰斗力建設,在不同的歷史時期相互交替、各有側重地推動著軍事形態的發展和變革。因而,在一體化訓練成為我軍軍事訓練創新發展的主要內容和形式時,我們要準確把握和平時期“以訓備戰、以訓促建”的發展規律,充分發揮一體化訓練的輻射作用,在戰、建、訓的合力作用下,在各軍(兵)種的一體聯動中,加快推進軍隊的信息化建設,實現戰斗力的新增長。

    在一體化訓練中創建軍隊轉型的新理論

    理論來源于實踐,并受實踐檢驗。發揮一體化訓練的輻射作用,首要任務是通過一體化訓練實踐,探索創新軍事理論。從總體上講,就是緊緊圍繞信息化條件下戰、建、訓三個基本問題,在探索一體化訓練實踐中,全面催生作戰、建設和訓練理論創新成果,構建信息化條件下我軍建設轉型的新的軍事理論體系。具體說:

    在作戰理論上,通過一體化訓練實踐,把信息化條件下局部戰爭的特點、規律搞清楚,把未來戰爭的戰場環境弄明白,把信息化作戰特別是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指導原則、作戰編成、指揮機制、戰法手段研究透,為建和訓提供理論牽引。

    在建設理論上,通過一體化訓練實踐,圍繞信息化建設的重點難點問題,客觀分析我軍信息化建設面臨的困難和矛盾,深入研究綜合信息系統發展、武器裝備信息化改造、信息化人才隊伍建設的有效對策,拿出符合我軍實際、切實可行的具體方法、手段、措施和標準,把信息化建設“建什么”、“怎么建”的問題搞清楚。

    在訓練理論上,通過一體化訓練實踐,準確分析信息化作戰對軍事訓練的新要求,深入研究信息化條件下軍事訓練轉型的特點規律,切實搞清楚訓練轉型“轉什么”、“怎么轉”、“往哪里轉”等問題;緊密結合一體化訓練實踐,緊貼我軍現有編制裝備,從訓練層面上加強基礎集成模塊化、要素集成系統化、單元集成整體化、體系集成一體化的研究,搞清楚一體化訓練“訓什么、怎么訓、怎么評”等問題。在此基礎上,還要堅持“戰、建、訓一體互動、軍兵種一體聯動”的思想,把作戰、建設、訓練問題有機結合起來,系統研究戰、建、訓三者之間的內在聯系,把戰、建、訓的互動規律搞清楚,努力創建具有我軍特色的信息化軍事理論體系。

    在一體化訓練中試驗軍隊轉型的新戰法

    訓練是為認識和掌握未來作戰原則、方法和手段而進行的基本實踐活動,主要目的就是研練和試驗新的作戰方法和手段。因此,要堅持把一體化的訓練場作為新戰法的“試驗場”,著眼未來信息化條件下局部戰爭和一體化聯合作戰的特點、規律,緊密結合部隊使命、任務,研練和試驗以劣勝優、以弱克強、以長擊短的新戰法。在這方面,筆者認為當前應注重把握以下三點:

    以使命任務為牽引。研練和試驗新戰法,不能脫離部隊的作戰任務和客觀實際,必須緊緊圍繞現實軍事斗爭需要,堅持作戰任務、作戰方案和使命課題的有機統一,試驗和構建與我軍編制裝備相適應、與軍隊轉型要求相適應、與信息化戰爭發展趨勢相適應的戰法體系。

    以聯合演習為載體。一體化訓練通常包括基礎集成、要素集成、單元集成、體系集成四個步驟。體系集成訓練,是提高一體化聯合作戰能力的關鍵環節,也是試驗新戰法的主要途徑,其主要形式就是聯合演習。因此,應注重依托聯合演習這個載體,實兵、實彈、實裝演練諸軍(兵)種實施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新戰法,提高試驗論證新戰法的實效性。

    以體系破擊為核心。體系破擊是信息化條件下,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核心戰法,是打贏未來信息化條件下局部戰爭的基本指導思想。在一體化訓練實踐中,應突出試驗精打要害、節點破襲、癱瘓體系的體系破擊戰法,特別是要著眼未來我軍遂行信息化條件下作戰任務很可能出現接觸與非接觸、線式與非線式、對稱與非對稱并存的局面,研練和試驗如何實施體系破擊戰的有效方法和手段。

    在一體化訓練中培養軍隊轉型的新人才

    訓練實踐是練兵的“主戰場”,也是培養人才的“大課堂”。當前,要著眼軍隊建設戰略轉型的需要,充分發揮一體化訓練對人才的“孵化”作用,著重培養四類新型軍事人才:

    一是聯合型的指揮人才。指揮一體化聯合作戰,組織一體化訓練,都需要聯合型的指揮人才。因而,在一體化訓練實踐中,要強化各級指揮人員對諸軍(兵)種知識、聯合作戰原則和信息化戰爭理論等的學習研究,打牢指揮人員的聯合作戰理論基礎;利用聯合指揮戰術作業、聯合指揮所演習、聯合部隊實兵演習等活動,提高各級指揮人員,特別是團級以上指揮員組織指揮諸軍(兵)種聯合行動的實際能力。

    二是復合型的參謀人才。未來一體化聯合作戰,信息內容繁雜、涉及領域廣、運籌謀劃要求高,單一型參謀人員難以適應作戰要求,必須培養具備復合型能力素質結構的參謀人員。要通過一體化訓練實踐,積極為參謀人員搭建實踐舞臺、創造成才條件,盡可能把他們放在一體化訓練的大項活動中進行摔打和磨煉,全面提高參謀人員的綜合素質和能力,培養和儲備一批既懂聯合作戰指揮、又懂軍事信息技術,既掌握本專業知識、又熟悉其他軍(兵)種常識,既能出謀劃策、又能組織協調的復合型參謀人才。

    三是技能型的士官人才。一體化作戰訓練對士官的基本要求,就是具備熟練掌握操作各種信息化武器裝備的技能。為此,要充分依托部隊現有的信息系統平臺和信息化裝備,通過基礎集成、要素集成、單元集成、體系集成訓練等多種方式,狠抓技能型士官隊伍建設,培養和儲備一批能夠熟練操控信息系統和信息化裝備、具有較強信息化作戰能力的技能型士官人才。

    四是專家型的技術人才。專家型的技術人才特別是信息技術人才,對于確保一體化訓練持續健康發展,推進軍隊信息化建設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平時,既要充分發揮各類技術人員對于一體化訓練的技術支持和推動作用,又要讓他們在一體化訓練實踐中不斷提高掌握、維護、修理信息化裝備和信息系統平臺的技術能力,培養和儲備一批精通部隊信息化裝備、能夠解決復雜的信息系統技術難題、為部隊一體化訓練提供信息技術支持的專家型技術人才。

    在一體化訓練中提出軍隊轉型的新需求

    軍事訓練對武器裝備研發和體制編制改革來說具有重要的需求牽引和實踐檢驗作用。發揮一體化訓練對武器裝備發展和體制編制改革的輻射作用,就是要真正把訓練場作為信息化作戰的“預演場”,把一體化訓練作為研發武器裝備和改革體制編制的“需求市場”,按一體化作戰需求,牽引武器裝備研發和體制編制改革,盡快使訓練實踐進入武器裝備研發體系和體制編制改革方案,形成部隊訓練與武器裝備研發、體制編制改革的互動機制。比如,在武器裝備研發上,可以一體化訓練的實踐為參照,促進現有武器裝備信息化改造,增強信息獲取與處理、橫向組網和信息攻防能力,提高現有武器裝備的信息功能;以一體化訓練的實踐為參照,推進情報偵察系統、預警探測系統、指揮控制系統、通信傳輸系統等C4ISR系統建設,加快構建網絡化、一體化的綜合信息系統,等等。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