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 聯網政府的優先原則與可能性
來源:浙江小熊 更新時間:2012-04-13
約翰.格蘭特  執行 CIO,澳大利亞政府信息管理辦公室   

  由菲爾馬隆領導的澳大利亞政府信息管理辦公室的策略部門回顧了本國電子政務的歷史,這是對電子政府——聯網政府的最新分析,同時還是提升聯網政府在以下諸多方面的策略,如服務改革、管理、法案起草和安全設置,即構建一個安全的基層組織,推廣最好的實踐經驗,并且發展跨機構的對接口。 

  簡介:為什么要實行聯網政府?

  什么是聯網政府:

  澳大利亞關于這個問題發行的最新出版物是聯網政府(2004年4月),由澳大利亞公共服務部的管理咨詢委員會出版。聯網政府強調了繼續建立公共部門的必要性,這個公共部門是支持、效仿、理解和尋求整體政府解決方案的。 

  不僅僅是項目之間的基礎合作,聯網政府包含新的公共部門管理,牽涉到支持、效仿、理解和尋求整體政府解決方案的公共行政管理在文化上的轉變。 這關系到澳大利亞公共服務的各個階層的所有官員。聯網政府期望機構官員們通過積極地支持整體政府工程和模擬共同執政來執行新的公共部門管理。交互部門委員會的職員要擔當以全國利益為出發點解決問題的角色,而并非僅僅固守機構議程而按部就班。 

  反思推動力

  將為世界所熟知的各種反饋經歷當前正挑戰著澳大利亞的行政部門,包括保證安全、建立強勢的經濟、應對人口統計和代際交替轉變,以及對具有挑戰性社會論題的回應。這需要積極地參與到中心以及周圍機構的工作中。 這些推動力也包含了延伸到未來數代人的(經濟,社會和環境)結果。

  針對這些挑戰,總理確定了重中之重的九個方面:國家安全和防御、工作與家庭的平衡、人口統計的變化(包括代際交替問題)、科學與改革、教育、可持續環境、能源、鄉村及地區事務、交通。

  根據優先原則需要制定政策,而這些艱巨的挑戰需要創新的解決方案以及公眾和個人合作的方式。政府在一個越來越網絡化的世界里運作,在這個世界里共同工作對于達到互利的結果是有益的。政府作為一個單一整體的能力被重新認識,從而造就一個擴展的、整合的、尤其是被客戶和公民們所應用的有效“企業”。 

  電子政務

  聯網政府與電子政務機構的聯系是復雜的。電子政務不是僅僅對現有政府服務實現自動化,而是一個管理和科技的結合,潛移默化地傳遞著公共行政管理和公民的體驗。這個結合需要主要行政部門改革和分享通常的流程和信息——這是聯網政府策略的重要部分。

  程序改革提倡使用一種更為橫向的組織,而不是各個部門各自為政的傳統縱向方式。這樣一來,公共部門的機構之間,政府與公民之間的新聯系將會形成。澳大利亞的電子政務機構將公民置于服務的中心地位。信息和通信技術有潛力提高政府服務公民的能力和質量。公民們無需了解政府的機構,無論它是限于一個部門或是跨部門,因而可以使政府的工作更加有效。

  因此,可以說電子政務為聯網政府提供了更加有效的工具,它有利于增強靈活性和合作應變性,從而更有力地促進實施和分享共同的管理系統。 

  “不僅僅是項目之間的基礎合作,聯網政府包含新的公共部門管理,牽涉到支持、效仿、理解和尋求整體政府解決方案的公共行政管理在文化上的轉變。” 

  變化的環境

  澳大利亞電子政務的歷史

  最近50年,信息和通信技術在澳大利亞政府的基礎運轉中扮演了一個決定性的角色。澳大利亞政府很早就認識到利用信息通信技術和互聯網達到更好管理的重要性。澳大利亞政府采取了積極的政策將新技術應用到政府行政部門、信息和服務提供中,用以提高生產力和提供更好的政府服務。在制定和推出更好更有效的政策改革中,它已經并且還將繼續受益。

  澳大利亞政府很早意識到互聯網的潛在價值。發展投資的聲明(1997年12月)重申了關于信息經濟政策的高度重要性,同時鼓勵公民向榜樣學習,盡力進入和適應信息時代。作為應用信息通信技術的先驅,總理責令政府,到2001年政府將通過互聯網為公民提供一切適當的服務。

  與以上承諾相呼應,2000年4月發表了政府在線政策,從而提供了一個框架幫助有關機構找到網上委托部門的關鍵信息。具體目標如下:

  確保到2001年12月實現通過互聯網為公民提供一切適當的服務;

  確保在私密性、安全性和可獲取性等重要領域能夠達到最低核心標準;

  鼓勵政府在網上處理事務。

  到2001年12月實現通過互聯網為公民提供一切適當服務的目標已經達到。部門和機構在達到最低標準和方針方面取得了顯著的進步。到2001年底,在網上可獲得的政府服務和信息資源超過1600項。

  “服務越好,政府越好”的政策(2002年11月)規劃出了政府的下一步計劃。原來的工作重點是僅僅把政府信息和服務聯網,而下一步計劃的重點轉變為把更全面和整合應用的新科技用于政府信息、服務提供和行政部門。這個策劃的六個重點目標是:

  達到更高的功效并將盈余用于投資;

  確保獲得政府服務和信息的方便快捷;

  提供能滿足公民需要的服務;

  整合相關服務;

  建立信譽和自信;

  實現對公民的承諾。

 

  聯網政府報道(2004年4月)

  聯網政府是澳大利亞關于電子政務問題的最新分析。它強調了澳大利亞公共服務不斷增長需求的必要,即在跨傳統部門界限的事務方面進行合作。聯網政府還提到:整體政府的方式變得越來越重要,至少在一些方面是這樣,因為通過提供更好的服務增加了親近政府的交流愿望。同時也承認了公共政策的復雜性增大的兩難狀態和機遇,這些問題的復雜性使得它們本身是互相關聯的。以安全和教育這兩個領域為例,所需的政策和程序在機構、資源、專家和技巧等方面,無論是在政府內還是政府外,無不比20年前更為復雜。 

  聯網政府致力于如下事務:

  使用不同的結構和方式來解決和管理整個政府的活動;

  創建一個成功的政府文化;

  管理關鍵信息和基礎問題;

  利用現有的預算和架構跨越部門界限工作;

  應對澳大利亞公共服務體系以外的、人們越來越苛刻的要求;

  對危機的有效響應。       

  根據優先原則需要制定政策,而這些艱巨的挑戰需要創新的解決方案以及公眾和個人合作的方式。政府在一個越來越網絡化的世界里運作,在這個世界里共同工作對于達到互利的結果是有益的。政府作為一個單一整體的能力被重新認識,從而造就一個擴展的、整合的、尤其是被客戶和公民們所應用的有效“企業”。 

  動態的環境

  信息通信技術改變了政府的工作方式和服務方式。然而,像任何工具一樣,如果將它孤立起來,沒有相應的運作和組織上的變化,通常是不可能得到最優結果的。

  澳大利亞的公共部門和個人都已經在盡力地參與和期待信息通信技術的應用。澳大利亞政府認識到,盡管信息通信技術可以幫助政府實現政策目標,調整業務措施和進程,建立文化氛圍,但是對于達到理想的方針結果和實現潛在利益方面是有爭議的。

  政府工作的環境是不停地變化著的。對了解政府如何運作的期望已經提高了,從決策和運作的透明度到開放辦公的時間都是人們所希望知道的。科技已經植根于政府運作,科技可以解決需要的問題并可以隨時發展以適應需求,這一點對于有關機構來說十分方便。 

  成功的衡量

  戰略性的電子政務促進了澳大利亞聯網政府的發展,對于成功的衡量包括:

  客戶的滿意程度,通過方便程度、 公平性、費用的節省以及整個過程的質量來衡量;

  電子政務的基礎結構是否準備充分以便對問題提供有效的回復;

  對機構運作預算的節省程度;

  對澳大利亞商業提供的機會;

  對國家生產力和國民生產總值的積極貢獻;

  公認澳大利亞政府是使用信息技術和系統的典范。

 

  促進聯網政府使用電子政務的政策

  通過提升服務改革和改善管理模式的主動策略,澳大利亞政府已經應對了聯網政府的挑戰。 

  服務改革

  在工作環境中,科技已不再是一個支持的角色。在聯網政府的環境中,信息通信技術已經成為了政府提供服務、流程、信息和處理事務的實際基礎。這些轉變產生了提高自身服務的機會。

  服務改革的含義是改進服務,并改進服務交付的方式,這樣服務就可以更加方便、容易、快捷和高效。政府的業務流程已經成為了服務改革中關鍵一步,通過這個步驟確保有效的服務交付和高效的管理經營。

 

  案例分析——Centrelink與澳大利亞稅務辦公室關于稅務文件數據的流水線處理的合作

  澳大利亞稅務辦公室個人自動登記方案旨在使Centrelink以及其它客戶更便利地通過互聯網申請稅務文件數據。這將為通過Centrelink網上界面申請稅務文件數據的客戶們提供一個更為快捷、高效的服務。這個方案通過群組來支持數據集合和信息復用,從而對電子政務的服務改革提供了一個示范。                                                  

 

  以上案例可以證明,信息通信技術使服務方式發生了更大的變革,這個變革是通過有關機構整合服務的支持,以及將業務流程轉變為更實用高效的服務交付方式來實現的。服務改革需要廣泛支持的系統和結構,包括政府內部流程的更新和文化的轉變。公共部門管理和合作的方式一再地被確認為很好的方法。群組的應用(正如以上案例)只是一個例子。政府正在持續地推廣開來,挑戰設想,深化改革。    

 

  服務改革——提高能力,改進服務 

  互動:以信息通信技術為基礎(如呼叫中心,電子郵件等)實現有關機構的更多承諾;

  辦理:提供更高價值的服務,可以通過電話和網絡實現,增強個人和商業與政府的互動經歷,充分考慮選擇和接入的需要; 

  改革:通過新服務為個人和政府發展更高價值的提議,這些新服務更好地應用信息通信技術的能力來聯系其它機構和權限機構,注重隱私、周到、信任和需要。 

  案例分析——澳大利亞政府自然資源管理團隊方法

  這個案例證實了將交付管理相結合的好處。盡管可能出現后勤方面復雜的問題,仍然保留邏輯上的協作關系。自然資源管理團隊包含了來自澳大利亞政府兩個部門(環境遺產部和農業、水產、森林部)的100位官員,這些官員們共同工作來負責兩個項目,兩個部門的官員們完全超越了各自部門的局限,通過協作完成自然資源管理項目,并與兩個澳大利亞政府部長直接溝通。這個項目的客戶所受到的跨部門服務,感覺就像一個部門提供的服務一樣方便流暢。這為利用交付管理結合的方法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例子,利用國內標準的協議來建立無縫連接的系統。 

  管理

  澳大利亞的部長和有關機構負責管理和執行服務以及交付服務。由于他們有豐富的經驗、責任感和學識,人們認為他們最適合掌握財政權利和建立新的服務提案。

  下面是對改進政府管理做出貢獻的四個重要的部門:

  信息管理政策委員會;

  首席信息官(CIO)委員會;

  澳大利亞政府信息管理辦公室;

  在線議會(監察綜合事務顧問團)。

  當服務改革發生在多部門范圍內的時候,為了提供服務和達到預期的結果,引入了共享管理安排(或者聯網政府)。為了解決服務環境的問題,2002年11月政府成立了信息管理政策委員會。該委員會提供信息通信技術方面和信息管理方面的領導集團,其中信息通信技術影響著整個政府,而信息管理則與服務改革相關。首席信息官委員會提出了由信息管理政策委員會確定的優先原則,并為信息通信技術在機構或整個政府層面的采納和完善提供了選擇權。

  2004年4月,澳大利亞政府信息管理辦公室成立,以向政府各個方面信息管理和支持結構提供建議的方式進一步支持了政府和有關機構。

  于1997年成立的在線議會,是在信息經濟領域橫跨三個政府部門的咨詢協作的最高層機構。在它的支持下,2002年成立了綜合事務顧問團,其作用在于使客戶無需了解服務交付背后的權限管理,并在綜合服務過程中提高政府的效率和改善服務的效果。為了達到這些目標,綜合事務顧問團正在實施全國服務改進計劃。這個計劃的關鍵是全國服務改進結構,這是一個可反復使用配套條款的協議,用來幫助跨部門的合作和提供綜合服務。

  在聯網政府中,隨著公共/私人部門合作的日益增加,管理事項也就出現了。這種類型的合作在跨越各個政府層面之間起著重要的作用,可以改進服務交付和合作政策響應的實施。其主要挑戰是承擔公共基金的花費,其中可能存在很多不同職責的黨派(公共和私人部門都可能存在)。聯網政府發現目前的預算框架可以為整個政府的專用撥款提供靈活性。然而,同時必須注意到有關機構應該向財政管理部提前咨詢,獲得關于職責分配的合理建議。 

  框架體系——包括結構、標準、安全和保密

  促成聯網政府的電子政務,其能夠實現的重要先決條件是信息共享。為了從信息共享和提供連續服務中獲得最大的效益,就需要制定一致的標準和協議。

  但是,這就帶來了重大的科技挑戰(例如,系統兼容性、安全和保密)。然而,澳大利亞政府已經認識到,一個充實的業務案例通過共同標準和共享高優先級數據而成為一個綜合服務的典范。 

  案例分析——對巴厘島轟炸的反應

  巴厘島危機案例突出了政府機構框架的重要性,并且證實了這個問題在危機關頭是不容回避的。在巴厘島危機的反應中,保密法案是一個重要的考慮。法案規定了對個人信息的采集、利用、傳播和再利用的規則。它同樣列舉了以上規則可以例外的條件。在巴厘島轟炸案例中,各個機構對危機保密法案提供的解釋是不同的。這個案例證明了在管理信息共享的機構之中,充分一致理解的重要性。當黨派(政府,個人,商業或團體組織)期待迅速有效反應的時候,這一點就尤其重要。 

  展望聯網政府的遠景和框架是一回事,真正應用它是另外一回事。重要的連接紐帶就是一系列的操作過程和科技方案,由信息管理政策委員會的領導集團來負責開發,這樣就可以將聯網政府由理論變為現實 

  技術協同工作能力的結構框架

  (www.agimo.gov.au/practice/framework)鞏固了綜合服務的提供。這個結構框架將一系列已經通過的原則和標準聯系起來,允許電子信息和事務來實現機構之間(國內層面)和部門之間(在澳大利亞范圍以內)跨機構的合作。這些原則和標準將會使數據交換更容易,并確保服務的交付。

  澳大利亞政府鑒定結構(www.agimo.gov.au/infrastructure/authentication)的提案是聯盟程序操作和鑒定技術的一個方法。它對澳大利亞政府機構和業務之間的電子事務鑒定起了一個指導作用,并帶來了一個重要的優勢,即降低了電子事務相關的風險。這個草案現在已經被列出并等待咨詢。

  “澳大利亞政府接入和發布策略”將支持一個基于標準的網絡環境,與中央集權相反,有關機構與客戶、伙伴以及相互之間密切合作,從而使服務交付更加出色。這個環境使得關機構可以整合操作流程、采用可共同使用的結構、分享有價值的信息、以及進行從政策和程序設計到服務交付的合作。它會通過改進合作來提供跨政府機構的客戶一致體驗。

  一個信息互動工作組正在發展適當的標準,使用跨越傳統機構界限的信息,同時保證一切保密和安全的需求。

  在工作環境中,科技已經不再只是一個支持的角色。在聯網政府的環境中,信息通信技術已經成為了政府服務、運作、信息和處理的實際基礎。這些轉變的存在產生了提高自身服務的機會。 

  安全基礎

  保證安全基礎是聯網政府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為提供安全保障,包括門衛、反饋連接和電子安全國家議程,都出臺了很多措施。

  門衛采用政府內部的公共鑰匙結構,該結構可以識別外來人員。在操作上,門衛對于服務的提供者來說是一個基于標準的、中立的、可信賴的環節。

  反饋連接(www.fedlink.gov.au)是一個為政府機構之間提供互聯網上安全交流的安全網絡。反饋連接同時提供了一個通向安全電子辦公和多媒體使用的不斷改進的路徑。它開辟了安全信息管理和政府部門交互信息的新時代。

  電子安全國家議程被電子安全協調組織在政府內部進行了調整,包括主要的法律執行和安全機構。這個組織的工作是為公共和私人部門創建一個可信賴的安全在線環境,特別注重在電子安全政策、R&D和技術方面。作為對電子安全國家議程的補充,還有一系列關于政府內部重要基礎防范的工作。 

  對優秀方式的發揚

  聯網政府確認了幾種信息管理的最佳方式,這些方式在澳大利亞聯網政府中得到了推廣。包括:

  在進程初期確定需要的信息、技術和基礎結構;

  將信息和技術的角色合并,應用到業務、政策、程序和進程計劃中;

  計劃共享信息,始終跟進,并確保可以被其他人調用(也就是一次創建重復利用),但在進程的后期應該做到獨立;

  利用共享的工作空間來改善合作和實現部門之間的信息共享。 

  案例分析——聯網政府和信息管理

  健康、溝通服務和房屋補助部門中的國家信息協議已經實行很多年了。這些協議是在澳大利亞公民、國家、政府權利機關和國家統計部門之間的正式協議,并且為國家信息發展合作計劃提供了一個框架。這些協議提供了更可靠、及時和實時的國內信息,并為提供更適宜優質的服務和澳大利亞社會的發展做出了積極的貢獻。

 

  跨部門之間合作的發展

  澳大利亞政府部門已經在一些特殊的領域提供了獲得政府信息的便捷途徑。這些領域包括:稅務、教育、本土問題、科學、藝術和文化、高層、婦女和青年。 

  案例分析——婦女網站的窗口

  (www.windowonwomen.gov.au)

  這個網站以女性數據庫為參照點,提供關于婦女需要和生活環境的免費綜合統計數據。這個網站是由總理和內閣運行管理的,它是公眾對政府數據統計認同的一個典范,所有的數據都可以被公民獲得并擴大數據的容量,以這樣的方式來回應澳大利亞婦女的要求。 

  2003年12月,澳大利亞政府在線客戶端體系的最后一批客戶端實現了聯網。設計這個系統的目的是使在線查找政府信息更加容易,并為綜合服務提供一個平臺。一個系統的回顧(2004年1月)指出,它提供了一個新的、方便交付大量政府信息的渠道,并且這些信息獲取起來更為容易。然而,也必須注意到它對聯網政府提出了一個重要的挑戰,即用戶依然必須對政府的結構有所了解才可以應用這個系統。

   澳大利亞政府信息管理辦公室和信息管理政策委員會在澳大利亞政府部門建立聯網政府的過程中起了關鍵作用,對于相互作用的、基于機構的體系,其的挑戰就如同機體和文化的協調一樣,都是要講求技巧的。澳大利亞政府對電子政務取得成功很有信心,并將造就更好的聯網政府。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