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物理信息戰到精神信息戰
來源:光明日報 更新時間:2012-04-15

  在科技革命的強勁推動下,人類社會正在急速進入信息時代。信息時代的信息化戰爭,在軍事強國的不斷實踐中,正在逐步撥開其朦朧的面紗,登上歷史的舞臺。信息化戰爭是一種嶄新的戰爭形態,它實現了戰爭形態滄海桑田式的變遷,完成了從以往物理信息戰到今天精神信息戰的拓展。被人們稱為有戰爭情節的政治戲劇——伊拉

克戰爭就處處體現著精神信息戰的特質:以摧毀敵方抵抗意志為主旨的“震撼與威懾”戰略貫穿于伊拉克戰爭的始終,心理戰、新聞戰花樣翻新,熱鬧非凡。從戰爭形態上講,信息化戰爭就是精神信息戰。需要指出的是,精神信息戰不是對機械化時代物理信息戰的簡單否定,而是對它的拓展。

  從戰爭對抗的物質維度看,精神信息戰就是把戰爭由材料對抗拓展為信息對抗。在信息時代,裝甲的厚度、防御的韌度,面對無堅不摧的大威力精確制導彈藥和現代軍隊所具有的強大突擊力,卻日漸顯得蒼白無力;戰爭的勝負也往往不完全取決于蘊含于鋼鐵數量中的“純戰斗實力”的對比,關鍵在于誰能最多、最快地占有信息,并削弱乃至剝奪對方對信息占有的能力。軍隊信息化程度越高,對信息的依賴性就越大,進而要求作戰方式的焦點開始由以材料為基礎的“物能”的碰撞向“信息”的聚放轉變。在信息化戰爭中,信息成為核心資源,是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由于各種經濟活動和社會活動的高度信息化,社會的經濟生活和政治生活將更多地依賴于各種信息系統。信息和信息系統既是戰爭依托的平臺,也是交戰雙方攻擊的主要目標。瓦解敵人的抵抗意志,癱瘓敵國的經濟體系,實現戰爭的企圖,不再單純依靠傳統意義上的大規模交戰,而是通過精神信息戰的方式來實現。面對戰爭對抗方式的變化,各國軍隊都在有重點、成系統地加快信息技術裝備的投入,加大從事信息情報搜集、處理等科技型軍人的培養與編配,逐步以質量效能、科技密集型取代數量規模、人力密集型的發展模式,使軍隊具有打贏精神信息戰的能力。

  從戰爭對抗的空間維度看,精神信息戰就是把戰爭由三維對抗拓展為多維對抗。在萊特兄弟于1903年駕駛飛機升空不久,意大利的軍事理論家杜黑就敏銳地認識到:飛機的出現“將改變整個戰爭,也將改變陸戰和海戰的面貌”。正是空中力量的迅速崛起和廣泛運用,形成了一種新的戰爭對抗形態:空地聯合攻擊。作戰的立體性隨著飛機的實戰運用就產生了,但真正形成三維戰場結構還是經歷了一個發展的過程。隨著直升機的出現和大量使用,使作戰的立體性發生了深刻的變化,終于形成了三維戰爭對抗形態。在海灣戰爭中,美軍101空中突擊師“蛙跳”270 350公里,垂直包圍伊拉克共和國衛隊,創造了遠距離空地聯合攻擊的成功戰例。信息化戰爭是迄今為止人類歷史上科學技術最密集、科技作用最突出的戰爭,它最突出的特征就是運用豐富的作戰手段和與以往根本不同的作戰理念開辟了戰爭對抗的多個領域,開啟了進入宇宙空間、信息空間、精神空間的多維通道,人們不但可以通過靈活地運用物理打擊對敵進行硬殺傷,而且可以通過信息癱瘓、控制媒體、引導輿論、心理恐嚇等手段對敵進行軟殺傷,直接攻擊對方的精神領域,從而實現強大軍事行動與強大精神攻勢的高度融合,進而通過這種高度融合的精神信息戰來達成自己的戰爭目的。正是信息化戰爭所具有的這種多維化特征,催生了層出不窮的作戰樣式和作戰方法,也使現代戰爭更加開放,形成了一個泛化的、包容多種力量和多種對抗方式的全維戰爭形態。

  從戰爭對抗的力量維度看,精神信息戰就是把戰爭由體能對抗拓展為智能對抗。在信息化戰爭中,信息平臺作為信息鏈式運動的中心環節,產生了一種超越物質能量暴力本身卻比它大得多的結構力,使戰爭體系出現了質的飛躍,從而導致信息化戰爭從追求物質能量暴力轉變到追求信息知識暴力之中,使精神信息戰成為必然。從體能較量到智慧較量,是人類戰爭對抗方式的一次飛躍。當然,這種飛躍借助了科技的力量。克勞塞維茨認為,戰爭是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領域”,“人類任何活動都不像戰爭那樣給偶然性這個不速之客留有這樣廣闊的天地”。科學的發展,技術的進步,總是與這種偶然性的存在成反比。在信息時代,無論是戰爭決策的思維方法,還是組織控制的物質手段等,無不在科技的推動下,開始由單純的“靈機一動”向“器良技熟”轉變,更加側重于用數理科學特別是各種新興的科學方法和先進技術去研究戰爭,進而使戰爭決策的全過程、全內容進入了一個主觀與客觀相結合、定性與定量分析相統一、推測與實證相輔佐、體現著綜合集成特色的嶄新階段。隨著指揮自動化系統的不斷升級換代,使軍事謀略的主體由人向由人與計算機結合一體的方向發展,戰爭對抗中的智能較量在所難免,使信息時代的精神信息戰更加名實相符。

  (作者系國防科技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教授)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