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論電力信息化
來源:中國計算機報 更新時間:2012-04-14

 

 

  “漲就漲了,但是你保證我24小時能用啊!”

  你為電價不斷上漲,卻依然被拉閘限電而這樣抱怨過嗎?

  威風的“電老虎”,曾經給我們描繪了一幅幅藍圖:不斷使用高新技術,生產率不斷提高;不斷新建電廠,發電越來越多;開通服務熱線,轉變企業形象。

  可事實到底如何呢?電力,在不斷進行改革,不斷轉變形象的同時,也遭遇著行業悖論。悖論背后是什么實情?

  悖論一:技術革新,電價上漲

  鏡頭回放:2002年,北京的電價是0.415元/度,2003年,北京電價0.44元/度。

  在日前召開2005年電力需求側管理暨迎峰度夏電視電話會上,發改委主任馬凱說,今年的電力供需狀況整體仍然偏緊,預計今年最大電力缺口將達2500萬千瓦。鑒于此,5月1日起全國銷售電價水平平均每度提高2.52分錢。而北京市居民生活電價去年11月就漲到了0.48元/度。

  幾年來,電價已經上漲了多次。很多人看不懂了:近來包括競價上網和廠網分離等在內的電力改革緊鑼密鼓,各個電廠大力推行信息化建設,勞動生產率不斷提高。這一系列的手段足以增加電力供應、加強市場競爭,并最終攤薄電力成本,電價應該持續下降才對。

  可事實是,電價卻一直在漲。

  按照市場的基本原理,引起價格降低的因素不外乎幾個:降低成本、整體提高勞動生產率、個體增加供應量以加強競爭。

  可以說,電價問題是電力市場化改革成功的關鍵。事實上,幾年來,國家的整個電力體系都在朝著提高效益的方向努力。

  先說電力改革,幾年來,電力改革在不斷進行,其中方式有股份制改造、引進外資、政企分開、廠網分開、競價上網等,改革的對象也從國家級電力公司逐漸進入到一些地方電力公司和電廠,改革推進方式也嘗試了先試點再推廣的模式。可以說,廠網分離和競價上網已經強有力推動了電力供應的市場化,但不可避免,問題依然存在。

  再來看發電廠,影響發電廠成本的因素主要來自三個方面:一是原料成本,比如火力發電廠原料煤的供應。二是電廠的勞動生產率,比如單位原料的能耗,這直接反映在投入產出比上,而引進先進機組、提高信息化水平,則可以適當提高電廠的發電能力。三是安全生產,發電企業是典型的資產密集型企業,其主要的任務就是利用設備生產電能。

  如何能管理和維護好其資產的核心部分—設備,保證其安全、穩定、高效、低成本運行,則成了關鍵中的關鍵。這也是設備資產管理(EAM)的目標。設備資產管理能夠幫助企業提高設備完好率,最大限度地降低設備故障率,減少設備維護成本,規范作業流程,實現安全生產,從而使企業從設備資產上獲得更佳業績。

  從歷史上看,三四年前,我國曾經經歷過電力供過于求的局面,也曾經進行過調整,出現過資產閑置的情況。可以說,很多電廠在整體裝機容量上已經為全面提高產量奠定了基礎。

  就發電廠而言,原料成本不在自己掌握范圍之內,而提高勞動生產率和進行設備資產管理,則可以實現高效和安全生產,從而有效提高生產效能,進而降低成本,并以較低的價格供應給電網,使得自己在開放的市場競爭中獲得主動和優勢地位,從源頭上降低電價上漲的可能性。而后兩個因素,正是信息化大有可為的地方。

  在廠網分離之后,電力改革告一段落,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電網公司作為輸配電的渠道商,直接面對的是企業和個人等用戶。事實上,我國為了進行電力合理調度,制定了西電東輸計劃。在建立區域性電網公司之后,在電網內部和外部實現電力資源的合理配置,將能有效調動電力設備資源使用率、充分發揮電廠的產電。而這一點,除了需要各個電網公司的協調之外,信息化也能為之貢獻了力量。

  對于老百姓來說,最關心的是,既然漲了,就給我一個理由,你漲了4分錢,得說清楚這些錢都花在什么地方了。這或許是電力企業直面質疑的最佳態度。

  悖論背后

  1. 某些能源的不可重復利用,造成電力成本只增不降;

  2. IT能夠為電力挖潛增效,但及不上能源漲價的速度;

  3.如果供需緊張依然存在,價格杠桿調節是必然;

  4. 漲多少,不是電力企業一言堂,得拿出真憑實據,讓老百姓信服。

  悖論二:信息化緩解電荒

  鏡頭回放:去年的電荒還歷歷在目,今年的電荒又來了。

  而今年更被認為是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電力最為緊缺的一年。今年一季度,全國共有24個省、市拉閘限電;進入6月份以來,去年就發生電荒的浙江、江蘇、安徽等地已進入用電高峰的臨戰狀態;與此同時,廣東、福建、廣西等地區也出現了缺電現象。而一些大型城市,如北京、上海等地的用電量正在不斷地創造歷史新高。

  電力企業一直花大力氣建設,而且自認為建設得不錯的信息化,能解決電荒問題嗎?

  當然不能。國內缺電是硬性的物理缺電,全國發電企業24小時滿負荷運轉,也不夠用。所以,信息化在里面再發揮,也絲毫不能緩解電力壓力。

  這是不是就意味著信息化面對電荒,連一點貢獻都沒有?

  當然也不是,信息化起碼可以做兩件事情,一是緩解缺電所帶來的危害,比如幫助輸電企業進行電力合理調度,能夠讓電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把停電損失降到最小;二是為發電企業24小時滿負荷工作保駕護航,比如廠級監控系統監控發電企業正常運轉。

  從輸電企業的電力調度上說,我國電力調度管理信息系統的薄弱是導致電力無法自由調動的原因。其實,目前電力需求的增長和調度的復雜性,勢必加大調度網絡承載負荷量,而當網絡承載量變大、應用需求增多后,網絡本身的穩定性就變得至關重要了,只有穩定的網絡才能保證業務的連續性。而保障客戶網絡系統的穩定性是我國電廠所缺乏的。我國出現大面積的電荒,除了電力調度系統無法流暢地讓電流動起來之外,還有一點是信息化建設缺乏有效的整合,造成各地區、各部門信息化建設各自為政、重復建設。按照項目審批的信息化建設模式,不但造成了網絡等基礎設施的重復建設,而且信息資源根本無法共享。

  國家電力信息中心信息資源部某專家指出,電力信息化離不開電力信息資源的整合,但目前中國電力行業資源建設存在幾方面的問題:一是電力體系各單位的情報處室普遍弱化或消失,基本喪失了信息資源建設和輔助決策分析能力;二是信息資源建設的資金投入不足,致使國際上重要的電力信息資源無從獲得或斷檔;三是在認識上重硬輕軟,重生產性信息流建設、輕綜合性信息資源建設,導致系統近年來輔助決策能力不足,科技創新能力下降。

  在發電企業端,廠級監控系統是實現從DCS(自動控制系統)到管理信息系統的橋梁,它可以降低發電成本,提高安全系數,從而增強電廠的整體效益。據了解,廠級監控系統主要處理實時數據,完成生產過程的監控和管理、故障診斷和分析、分析和經濟負荷調度等。電廠運行發電時,廠級監控系統將用來整合全廠各機組、輔助車間的實時生產信息,為運行管理提供基于優化分析的實時生產指導,最終提高生產效率。而一旦廠級監控系統出了問題,沒人能夠為電廠發電的正常運轉做任何保障。

  雖然說信息化最終不能解決電荒,但是如果在信息化建設方面相關部門工作更到位,更有預見性,那么電荒就不必讓人那么恐慌了。

  悖論背后:

  1.缺電問題不是信息化能解決的。真正的電力緊張問題,還得靠多發電,少用電解決;

  2. 信息化可以將缺電損失降到最小,但目前電力調度、電廠監控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悖論三:熱電廠,冷建設

  鏡頭回放:2003年,中國進入電力建設市場的資金已超過2000億元,這已經接近2001年和2002年的投資總和。而根據預測,到2005年,全國發電裝機容量要達到4.5億千瓦左右,2010年,裝機容量要接近6.5億千瓦。而要達到這一水平,今后幾年在電廠建設方面投入的資金,至少不能低于去年。也正是由于電廠建設項目的大規模上馬,今年5月份,發電設備的供應甚至出現了市場短缺的現象。

  其實這一情況不難理解。去年以來,電力短缺已經重新成為中國現代化建設的能源瓶頸,對此電力界的主流看法是,造成近兩年全國較大范圍供電緊張的最主要原因是電力需求增長快于裝機容量的增長。因此,在電力行業,應對電荒的一個主要思路就是多建電廠,以提高供給水平。

  但多建電廠并不意味著發電量的上升。建電廠只是提供了發電的能力,但是否能夠多發電,還要看電廠的運轉和管理情況。同時,新建電廠在緩解電荒的同時,由于電廠建設涉及到土地、安全、環保、技術、資源等眾多方面,一哄而上的結果又會對社會經濟產生不良影響。

  首先,有限的資源得不到合理利用,會在無序競爭中被白白浪費,加劇我國資源短缺局面;其次,電力建設過熱會刺激鋼鐵、制造等行業的進一步升溫,埋下經濟過熱的隱患;第三,集中開工帶來的必然是集中投產,會在未來幾年內形成新的電力過剩狀況。

  比如在湖南,2003年的電荒引爆了湖南的電源建設高潮。在電荒的推動下,湖南電源建設浪潮洶涌:去年,株洲電廠兩臺30萬千瓦機組、耒陽電廠1臺30萬千瓦機組、鯉魚江電廠兩臺30萬千瓦機組等5臺30萬千瓦級火電機組相繼在年內投產發電,加上洪江水電站發電機組,湖南省2003年新增發電裝機容量172.5萬千瓦,創造了湖南年投產容量之最。

  但后來許多專家回首2003年的電荒,指出:正是由于這一年湖南省的經濟出現了一個迅速的升溫,并遇到了多年不見的特大干旱,在正常的年景,湖南省的電力供應基本上能夠保證正常的電力需要。因此,不能因為去年的特殊情況,而盲目大搞電源建設,如果大干快上,一哄而上,勢必會造成資源的浪費。湖南省政府也因此及時地展開了對全省電廠“跑馬圈地”情況的調查,對審批、上馬新的電源點項目進行了嚴格的控制。

  同時,如果盲目地大規模上火電項目,由于煤炭資源缺乏加上交通運輸矛盾突出等原因,無序的電源點建起來后仍然會成為“無米之炊”。

  依然是湖南的例子。據了解,湖南全省正在建設中的火電機組近400萬千瓦,有意上馬的火電機組達800多萬千瓦。這些機組全部投產后,需新增耗煤約3000多萬噸。而來自湖南省煤炭工業局的數據顯示,目前湖南省年產煤4500萬噸。在確保其他行業用煤前提下,就是將外銷的1100多萬噸煤炭全部控制,也無法保證湖南省新增的火電機組用煤,至多也僅能滿足三四百萬千瓦火電機組所需。并且根據湖南省煤炭貯存狀況及其開采條件,目前要大規模提升煤炭產能已不大可能,最多可年產煤5000萬噸。更何況規模日益擴大的鋼鐵、水泥等高能耗產業,也同樣需要擴大煤炭消耗。

  沒有發電原材料,再多的發電機組也無用武之地。因此,要徹底解決電力短缺問題,不是盲目多建電廠就能解決,還必須考慮到現有情況,改革我國的電力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在適當多建廠的同時,考慮在提高發電效率上做文章。

  信息化在其他企業生產與管理當中能起到的巨大促進作用,對于發電企業來說同樣適用。比如ERP與OA系統,就是提高管理效率的極好工具。而面對原材料的短缺與電力的多省輸送,搞好供應鏈管理,保證跨省采購和省間調度,都將是促使電廠走向高效發展的方法。

  悖論背后:

  1.電廠建設目前確實很熱,這是由于全國性缺電而致;

  2.熱,只是熱在土木建設以及發電機組的建設上,但是如何規劃、管理好發電企業,如何提高發電企業勞動生產率,如何節約資源等問題的研究和解決,不是太熱,而是太冷。悖論四:威風的服務

  鏡頭回放:2001年上半年,衡陽市電力部門強制為用戶安裝IC卡電表、濫收電費且電表質量存在嚴重問題。為此,159戶消費者先后投訴電力局。然而,電力部門竟對此置之不理。直到中央電視臺調查后,衡陽市電力局才將多收的款項如數退還給用戶。

  曾幾何時,人們給電力部門起了許多綽號,“電老虎”、“電老大”……只要帶上“電”的字眼,便有種見之生畏的感覺,老百姓在消費過程中受“電老虎”的氣卻又無可奈何,怨聲載道。

  此一時彼一時。電力企業的持續改革以及競爭的加劇,使得電力企業開始轉變形象,轉而通過各種有效手段,為百姓服務。

  以天津為例。天津市電力公司承諾,用戶申請安裝“一戶一表”,自辦理手續之日起一個月內裝表送電;用戶查詢或購電時間不超過10分鐘;用戶表計故障,自接報并辦完手續后,12小時內恢復供電;電力事故搶修24小時服務,接報后迅速到達現場進行處理;保證農業季節性用電,村民生活照明電價在合理水平內;每周二在《天津日報》上公布計劃檢修停電時間和范圍;辦理用戶購電或查詢超時限,每超過1分鐘扣除責任人當月5%綜合獎等等。

  電力行業正在改變形象的風口浪尖上,什么才是他們可以依賴的船槳?信息化能否改變“電老虎”的形象,給公眾帶來真正的便利?

  首先深入人心的便是95598。客戶遇到電力故障、查詢電費、辦理業務、投訴等,只要拔打95598都可以得到解決。95598是國家電力公司建設的統一標準、統一功能的供電服務電話系統。按照國家電力公司的統一部署,95598客戶服務系統還將完善電力營銷信息管理系統,使用以電話、傳真和互聯網為主要接入手段的系統平臺,增加電力信息發布等功能,最終完成客戶服務技術支持系統集成,全面受理客戶用電申請業務。

  有這么一個故事。2004年8月13日15時15分,河南淮濱縣電業局95598客戶服務中心接到一個報修電話,該縣蘆集鄉蓮花村腰莊村的用電客戶反映,該村前天下雨時突然停電。經蘆集供電所檢查,變壓器被雷擊燒毀。接到電話后,蘆集供電所從局檢修公司借一臺變壓器更換已燒毀的變壓器,以最快速度恢復供電。8月14日22時21分,電力供應恢復。

  其次,交費方式多樣化,真正方便用戶。不少地方的電力公司拓寬用戶交費渠道,方便用戶交納電費。例如在電費銀行儲蓄和代收電費的基礎上,開通預付費、電話交費、網上交費、用戶終端交費等方式,解決用戶交費難的問題。為改變查詢電費途徑單一的問題,吉林還推出了短信查費系統,用戶可利用移動電話,以短信的方式進行電費查詢。

  遠程抄表登上了舞臺。GPRS無線遠程抄表是針對電力公司數目眾多的變電所和變電站分布較廣、位置偏僻、傳統的有線傳輸網絡難以到達的難題而專門設計的。通過GPRS發送終端,把各數據點采集到的定時數據利用GPRS空中信道傳輸到設在數據匯總點的GPRS接收終端,實現了電力系統各個分散點的數據傳輸、統計功能,并且有效地為客戶節省了大量的人力投入和財力支出。

  應該說,利用信息化手段,多種便民措施的出現,使不少地方的電力企業具有了全新的親和力。但是壟斷的經營,使它們的服務意識還將隨著慣性滑行一段時間。

  還是以天津的例子說明。2004年,工商銀行天津市分行把原來的牡丹民用電專用卡,升級為帶有“銀聯”標志的牡丹靈通卡,不少使用一戶一表機械電表的居民突然被告知,他們原有的交電費專用卡已不能再用,要到工商銀行天津市分行換新卡—更換電卡并不是倉促的決定,2003年9、10兩月,所有工商銀行儲蓄所都能辦理換卡。銀行方面說,已委托電力部門通知,但不知為什么落下這么多戶。

  在公用事業部門,為什么科技含量提高了,老百姓的麻煩卻增加了?電力部門都有專人負責各小區的電表查驗,換卡的事如果寫在單據上,多說一句并不費事。究其原因,最根本的是,壟斷經營讓這些“電老虎”依然以管理者自居,既缺乏服務意識,更缺乏百姓觀念。

  信息化只是手段,它能夠改善電力部門的服務,然而服務意識、觀念的改變,卻是一件長期的工程,信息化不能一蹴而就。

  悖論背后

  1.電力企業的“歷史遺留問題”以及目前用電緊張的先天條件,決定其為老百姓服務的改進還需要一段時間;

  2.隨著企業化和市場化運做的進行,“電老虎”的態度也會有所轉變,因為不改變工作作風,電費有可能收不上來;

  3.“電老虎”的態度轉變仍然要假以時日,尤其是轉變的方法需要探索和創新。

  記者手記

  在求解過程中

  敢于在眾多專家、用戶面前評論電力的是是非非,是因為電在我們每個人身邊存在著,每個人對電都會有深刻的體會和感受,自然也可以站出來說兩句。

  電力行業的這四大悖論其實并不是1和0的概念。很多時候,每個問題內部都有錯綜復雜的關系,誰是因、誰是果已經不能明確。

  電力在改革,所以歷史遺留的問題以及中間冒出來的問題會持續存在,而解決這些問題和矛盾并不是一個政策、一條指令就可以實現的。技術改造以及信息化,使得發電的硬成本減少,但煤等原材料的增加又將這些減少的成本消耗殆盡,最后的結果成了漲價;電力企業試圖一改“電老虎”形象,努力為人民服務,但是底子太差又得摸著石頭過河,有些能力有限做不好,或者是態度有問題沒做好的事情存在也是必然;至于缺電到底該怎么解決,信息化在里面能發揮多大作用,永遠是用了才知道;缺電所帶來的大規模投資,到底應該怎么核算,會不會盲目建設,導致今天還在缺明天就會過剩的現象,甚至令整個行業傷筋動骨,更是難以預料。

  我們提出的這四大悖論,目前只有臨時解,而且這個解是中間狀態,供電者和用電者都不滿意。但是這并不是用電者一味指責電力企業的理由。因為電力企正在改革和行進中,歷史遺留問題以及人們常說的體制改革、人事變動問題,電力企業哪個都沒躲過。而未來到底是什么樣的藍圖,有什么樣的遠景,指導電力企業的也只有綱領性文件和領導、專家的只言片語。未來到底什么樣,大到宏觀,小到細節,誰又能畫出來?

  正因為在求解過程中,所以我們有耐心也有牢騷。作為老百姓,我們為一個個方便叫好——用電方便了,交電費方便了,報修方便了;但我們也能看到一個個不足——繳費網點多但隊還是很長,打電話報修就可以但響應時間并沒有嚴格保障。

  電力企業正在努力求解,我們的心態也在求解過程中,不是嗎?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