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信大集中路上的“警示牌”
來源:計算機世界 更新時間:2012-04-15

 

  在由計算機世界報社主辦的“首屆中國農村信用社信息化建設高層研討會”上,與會嘉賓深入探討了農信社數據“大集中”的問題。

  7月7日,在由計算機世界報社主辦的“首屆中國農村信用社信息化建設高層研討會”上,來自近30個省市區的50位“農信”主管和信息中心主任匯聚貴陽,就農信社數據“大集中”的認識和實施進行了交流和切磋。

  與會者關注最多也是爭議最大的問題,是實施“大集中”的具體路徑。尤其那些個尚未鋪開的省市,迫切希望“先行者”能夠拿出幾條管用的法子來。而在全國范圍內,農信的數據大集中又是與體制改革同步推開的(目前僅有福建、江蘇等8個首輪試點省市實現了省聯社體制),這使得農信的大集中不能不處于“改革與發展的雙重壓力之下”(銀監會袁泊),平添了諸多不確定因素。對此,試點省市農信的代表和相關專家坦言,目前誰也拿不出可供模仿的“標本方案”來,但以下幾點體驗和認識,或許可以作為確定“大集中”路徑的幾塊路標或警示牌。

  業務模式切忌一刀切。草根銀行最顯著的特點就是“地區差異”,這也是大集中一個最大的難題。鎮江農信聯社副主任張婷說她參觀過幾個省市的大集中,把這些模式拿到江蘇肯定行不通。以信貸權限為例,在富庶的蘇南,一筆10萬元的信貸被視為小額信貸,信貸員個人就可拍板。但在蘇北,1000元的信貸就需要層層審批。再如廣州、深圳農信的經營規模已達七八百億元,超過了落后地區一個省的規模,與商業銀行不分仲伯。而北京、上海農信已在籌備向一級法人的農村商業銀行改制。順德只是個縣級市,農信的力量也非常強大,IT系統已用上了數據倉庫。在這樣的地區搞數據大集中,業務與管理模式與經濟落后地區必定有很大差別,因此“數據可以集中管理,業務模式則需多樣化,應當分出服務層次”。

  剛剛開始的農信系統第二輪改制和改革試點,也強調要適應當地經濟發展進行改革創新,強調模式選擇的多樣化。數據大集中應當適應這個需求。山東農信網絡中心主任康東的看法是,數據大集中一定要給業務留下足夠的創新空間。

  富規劃、窮實施,系統管理是關鍵。“富規劃”指規劃的總體觀與超前觀,要充分考慮到系統的生命周期與高可靠性、高性能、安全性與可擴展性等問題。當然,規劃目標也不是越超前越好,還有個規劃與投入的匹配問題,譬如高可用性的指標有99%或99.99%之分,每增加一個小數點,成本會呈幾何級數上升。在成本與高可用性之間尋找平衡的一個辦法是做好宕機補救措施的設計,譬如當系統達到99.9999%時,每年宕機是52分鐘,可以根據這個特點做好宕機處理預案,包括計算好專家到場的時間。

  “窮實施”主要指分步實施,每一步都要根據實際需要和現有財力進行,各步驟間環環相扣,逐漸達到總體規劃設定的目標。

  按照專家的說法,世界一流的數據管理中心“必定是可管理的數據中心”。農信大集中真正難的不是大集中,而是大集中后對數據中心的管理。與會人員談到,管理有三個要素:人(管理團隊)、管理工具和管理流程。要做到每一個管理流程都是規范的,出了任何問題都能立刻找到問題所在。還要有一套處理意外的管理流程,不能由管理員隨意處置。要借鑒或采用國際先進的IT流程管理標準,對災難備援系統要經常進行演練。安全問題的關鍵也是管理,“安全設備只能算一道鐵門,如果你忘了上鎖,那就成了一道擺設”。在IBM公司,不管你的職位有多高,只要你收到三張安全檢查員的罰單,譬如忘記給抽屜上鎖或暴露了密碼之類,就得“立刻走人”。

  警惕數字災難。金融領域的數據大集中發展到今天,信息安全已不僅僅是在ATM機上裝個攝像頭來盜取用戶卡號和密碼的問題了。“當然這也是個問題,但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聯網后隨時可能出現的數字災難”。越是大面積的聯網,數字災難越可怕,大面積的數字災難會影響一個領域、一個行業中的很多人,使他們的經濟和文化活動停下來。目前國內還沒發生大面積災難,但危險程度越來越高,因為我們聯網的范圍在世界上已是“數一數二的大”,而我們的防御水平在世界上則是“數一數二的落后”,一旦發生災難將是超級的數字災難。最近美國的信用卡信息丟失事件給了我們一個警示。

  值得指出的是,農信系統在信息安全問題上的行動大大滯后于商業銀行,因為農信的信息化還處于初級階段,北京市農村信用社科技信息中心總經理曾林峰說:“還是基本需求,沒想那么多”,需要引起高度關注。安全設計不應在系統建成之后,而應放在前期考慮。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