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建“數據新基建”,區塊鏈+隱私計算有多重要?
來源:河北網絡廣播電視臺 更新時間:2022-07-08

6月下旬,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召開第二十六次會議。

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更好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意見》,并強調數據基礎制度建設事關國家發展和安全大局,要維護國家數據安全,保護個人信息和商業秘密,促進數據高效流通使用、賦能實體經濟,統籌推進數據產權、流通交易、收益分配、安全治理,加快構建包括數據產權制度、數據要素流通和交易制度、市場化配置機制,以及數據要素收益分配制度的數據基礎制度體系。

在此之前,國家已將數據定義生產要素,與勞動力、土地、資本、技術并列。此次審議通過的文件也進一步指出,數據作為新型生產要素,是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基礎,已快速融入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和社會服務管理等各個環節,深刻改變著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社會治理方式。

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的程度與水平,直接決定著數據要素能否充分釋放價值與動能,對加快數據產業鏈、價值鏈的重構與經濟、產業結構的進一步轉型升級意義重大。

四大挑戰:確權、定價、交易機制和安全

數據要素要實現更好的市場化配置,前提是明確數據權屬,基礎是構建統一、公平、開放的交易市場,發展是科學、健全、高效的定價機制,底線是保障數據要素的安全、可信、可靠。

不過,現階段,中國的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在這4個方面均存在較為明顯的挑戰。

1.數據確權問題

之所以要優先解決數據確權問題,原因很簡單: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那么就無法達成交易的共識。通俗地講,如果一個東西不知道是誰家的,那么你就沒有權利拿去賣錢。一旦賣了錢后,就很容易產生糾紛。

但是當下,數據權屬的界定尚不明確,相關法律條文也有待進一步細化。《民法典》《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網絡安全法》《電信和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規定》等法律的相關規定雖然都涉及到了“與數據有關的權益”,但并未對數據的權益類型、權屬關系等問題予以細化明確。

權屬界定的不明確,使得數據在流通、交易、使用過程中的可解釋空間大,導致市場規范性變差,不正當競爭行為時常發生。受此影響,政企往往傾向于獨立建設數據中心,且不愿意分享數據,造成數據平臺重復建設、資源浪費現象嚴重,數據孤島問題普遍,影響數據要素的高效流轉。

2.交易機制與規則問題

目前,國內尚未有效建立統一的數據要素市場與數據流轉規則,只存在各地建設的數據交易平臺。雖然國內現有14家數據交易平臺,但由于缺乏統一的數據要素市場,導致各市場相關主體之間數據并不互通。

同時,由于缺乏一套完整的數據流轉、交易規則、技術規范,再加上缺乏高效可行的交易模式,導致數據要素市場主體缺乏交易意愿、互相之間難以信任,進而造成數據要素交易平臺等市場中介難以有效發揮作用,甚至出現個別數據中介私自留存、復制甚至轉賣數據的現象。

這些都是當前數據交易市場交易機制不完善產生的弊病,也嚴重阻礙了數據要素的有序流通與動能釋放。

3.數據定價問題

價格是生產要素價值的直接體現與回報,但數據資產的估值、定價卻是全球性難題。因為與傳統的生產要素相比,數據要素具有高度虛擬化、異質性、非排它性、價值低密度性和復用性,以及數據生命周期環節復雜眾多等特征。

只有對海量的、采集口徑多元、標準和格式各異、物理載體不一、數據結構不同的數據源進行統一標準化處理,才能將“臟數據”轉為有價值的數據,實現數據資產的估值和定價。而目前,有關多源數據匯集、非結構化處理、數據清洗、數據建模等技術和工具都還亟待突破提升。

所有這些,都給數據定價機制的確立帶來了常人難以想象的難度。

數據要素定價機制的不明確,直接導致市場難以發揮資源配置的作用,妨礙數據要素高效循環。

4.數據安全問題

對于個人隱私泄露與數據安全問題,普通老百姓大多已有深有體會。伴隨著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等技術的發展,終端、節點、場景的增多,個人數據、企業數據都呈現幾何倍數增加,隨之而來的隱私泄露與數據安全風險也與日俱增。根據身份盜竊資源中心(ITRC)的數據,2021年全球公開報告的數據泄露違規事件就達到1291起,超過2020年的1108起,創下了歷史新高。

生活數據尚且如此,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就更容易遭到不法勢力的攻擊、竊取與濫用了。更何況,相比于傳統要素,數據要素的流通環節更為復雜,自然更容易發生泄漏事件。這也是為什么,安全問題始終是制約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的關鍵問題。

綜上所述,要實現數據要素更高效安全合理的市場化配置,務必先解決數據確權、交易機制、定價和安全等問題。唯有這樣,才能激勵更多數據擁有方開放共享數據,增加數據規模,提高數據利用效率,降低數據獲取成本,更好地服務于數字經濟的發展。

兩大解題技術,區塊鏈+隱私計算

為了促進數據要素的市場化配置,國家從上到下持續出臺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規——從數據安全法律“三駕馬車”《網絡安全法》《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到2020年發布的《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再到此次通過的《關于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更好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意見》,都給予了方向性指引和政策性支持。

 

而要想真正破除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過程中的制約因素,不僅僅需要法律法規來規范、引導,也離不開技術創新的助力與賦能。

目前市場上,與數字化相關的技術為數眾多,而其中最有潛力緩解數據確權、定價、交易、安全等問題的,主要是兩類技術:區塊鏈與隱私計算。

先說區塊鏈。作為一種“分布式”處理數據的技術方案,區塊鏈具有“全程存證”“可追溯”不可篡改”“公開透明”等優勢,因而能有效解決數據的真實性、安全性與開放性問題,通過建立可信任的數據管理環境,實現對數據的確權,防范和避免數據造假、篡改、遺失等問題,為數據的高效流通、放心共享、安全交易奠定關鍵性的技術基礎。

再說隱私計算。目前,市場上主流的數據處理方法是明文數據處理——沒有對數據進行加密的處理辦法。這種數據處理方式有著顯而易見的不足,那就是:一旦被看見,就存在泄露具體信息的風險。基于這種數據處理方式,數據擁有方無法限制使用方使用數據的用途和用量,因此難以厘清數據在流通環節中的“權、責、利”。難以厘清“權、責、利”,就難以通過供需關系定價,自然也就難以實現大規模的市場流通。

而隱私計算,作為一類針對隱私數據進行全生命周期進行保護的技術集合,能在確保原始數據安全、不出本地的前提下,推動數據價值的釋放,讓數據在流通過程中實現“可用不可見”。基于隱私計算框架,能實現數據所有權與使用權的分離。

 

例如,當用戶的個人數據得到確權后,使用者如果想使用該用戶的個人數據,就必須征得其知情、同意。而且在整個數據的生命周期之內,使用者的使用過程,包括查閱復制、轉移、刪除,也均須接受用戶的監控。而一旦使用了用戶的個人數據,使用方就需要給用戶支付酬勞或利益分成。

因此,隱私計算技術能在保護數據安全的前提下,保證數據所有者的數據所有權不受侵犯或者獲得相應的回報,既滿足數據流通時的合規要求,也實現多源數據跨域合作,進而為數據的確權和定價奠定了技術基礎,給當今數據開放共享提供了解題思路。

簡單總結的話,區塊鏈技術通過建立信任共識機制,解決了數據確權問題,而隱私計算技術則在數據共享洪流中,為數據產權所有者建立了安全的防線。兩者的結合,能幫助掃除數據流通過程中關于信任、安全等后顧之憂。這對于推動數據的安全治理、高效流通、共享交易、收益分配都有著不可替代的價值。

區塊鏈+隱私計算究竟能干啥

正因為互為剛需、相輔相成——假如沒有隱私計算,我們就無法解決數據安全問題,而倘若沒有區塊鏈,我們也無法解決數據確權與利益分配問題——所以,區塊鏈與隱私計算的結合、融合,成了必然。

目前,中國市場上,越來越多領先企業意識到了上述問題,都不約而同地將隱私計算和區塊鏈結合,開發出相應的產品與服務。

國內一家公司以隱私計算和區塊鏈為核心,建設分布式的數據交易平臺,從而確保數據資產交易的公平公正。該平臺首先通過區塊鏈,構建可信聯盟,再引入隱私計算節點,將計算過程等在區塊鏈上進行記錄,最后根據記錄數據,進行資產和交易的結算。與此同時,在整個過程中,區塊鏈技術擔任第三方,從而保證整個聯盟內的數據資產交易變得更加的公平公正。

而作為一家可信基礎設施服務商,八分量基于區塊鏈、隱私計算等技術,也推出相關產品——八分量隱私計算系統及跨鏈大數據平臺。目前該產品已經深入多個應用場景,服務于客戶的數據安全保護與價值挖掘。其中一個代表性的場景是職業信用。

區塊鏈+隱私計算的應用場景,還有很多。例如海淘信息查驗。眾所周知,由于涉及諸多環節,海淘往往會產生大量數據,包括商品信息、購買記錄、發票信息、物流運單等等,但這些數據非常容易偽造。用戶驗證這些數據時,也面臨一個挑戰——上下游信息往往是一家企業的核心數據,企業不可能發給C端買家進行查驗。

針對這個問題,八分量給出的解決方案是:引入區塊鏈和隱私計算技術,同時將供應鏈上下游企業的數據上鏈,查驗供應鏈上下游的核心數據是否可信,再讓提供虛假信息的數據源不可抵賴。

借助隱私計算技術,八分量能實現各企業數據在密態條件(任何一方都看不到原始數據)下的流通與利用。例如,通過發票信息確認在開票企業的鏈上是否存在對應的訂單信息。如果確認成功,就意味著發票信息的可信度增加。物流、資金流等其他信息也同理。如果這個訂單的產品、訂單、發票、物流、資金流等不同維度的信息都能互相驗證,那么該數據的可信度就高。

驗證完數據的可信之后,再解決低可信度數據不可抵賴的問題——那些低可信度的數據如果在規定時間內無法完成增信,八分量就可通過郵件等方式通知企業自查,而企業一旦超過自查期限,八分量則可通知監管方發起監管。

在上述過程中,因為隱私計算技術的加持,數據實現了“可用不可見”的目標——核心經營數據不會暴露給第三方、監管方等任何一方;因為有了區塊鏈技術,各方原始數據都在鏈上存證、不可篡改,而那些無法得到驗證的數據一旦涉及造假,監管部門便可根據情況展開調查,這樣就極大地提高了海淘相關企業的造假成本,從而緩解用戶在海淘過程中遭遇買到假貨、收到虛假數據等痛點。

而當供應鏈數據打通,相關數據要素也將釋放了更大的價值,例如監管部門可結合鏈上數據可信度,定期更新企業信用評估。銀行可根據企業數據信用情況更新企業授信,面向企業開展供應鏈金融服務,從而助力企業高質量地發展。

總之,區塊鏈和隱私計算的結合,能助力數據要素更安全、高效的流轉與利用,讓更多的數據富礦的價值得到開采、挖掘和轉化。

《“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明確寫道,數字經濟是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后的主要經濟形態。發展數字經濟是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新機遇的戰略選擇。數據要素是數字經濟深化發展的核心引擎。數據對提高生產效率的乘數作用不斷凸顯,已經成為最具時代特征的生產要素。

而要充分激活數據要素的價值,就離不開數據基礎設施的建設。正因為如此,最近幾年,與數據相關的法律法規不斷完善,相關政策利好持續落地。最新審議通過的《關于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更好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意見》,則是對發展數據經濟的又一次重大鼓舞。

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市場上的優秀企業不斷發揮自身在區塊鏈、隱私計算等技術領域的特長,推出各種數字化產品與服務,助力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水平的提高和數字經濟的發展。

我們有理由相信,在政策的規范和指引下,在技術創新的驅動下,在越來越多企業的功能努力下,中國的數字經濟將迎來更為強勁的增長勢頭。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