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潮涌,浙江檢察探路大數據藍海
來源:檢察日報 更新時間:2022-07-07


如何解鎖檢察能動履職的動力引擎?怎樣全方位高層次激發檢察生產力?法律監督模式重塑變革,有哪些值得期待的未來圖景?

數字潮涌,浙江檢察探路大數據藍海

在綽號、暗語橫行的隱秘涉毒交易網絡中,以涉毒人員身份信息、社交賬號信息、金融交易信息等進行“數字畫像”,強化涉毒犯罪領域法律監督,并向洗錢等關聯性犯罪監督延伸,實現全鏈條打擊……

對浙江省湖州市吳興區檢察院第二檢察部副主任徐秋燕來說,從摸索研發到熟知熟用毒品類案監督模型的過程充滿了驚喜。2021年3月以來,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在湖州,數字運用、數據建模已成為檢察官日常辦案的新風尚、新技能,該市檢察官參與建模比例達74.5%。而這一現象也逐步在浙江省檢察機關形成燎原之勢。

“數字檢察是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改革藍海,更是一次脫胎換骨的重大機遇。通過一年多的實踐探索,浙江省檢察機關的改革路徑已經越來越明晰,平臺底座越來越夯實,實戰案例越來越豐富。”近日,浙江省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賈宇信心滿滿地說。

蓄能起勢

深挖信息數據“富礦”

2018年初,面對浙江數字經濟、數字社會的先發優勢,浙江省檢察院黨組開始謀劃數字時代法律監督的躍升變遷,先后涌現了民事裁判智慧監督系統、智慧檢察監督平臺、財產刑執行一體化監督系統、社區矯正智慧檢察系統、“N+1”檢察監督系統,以及“非羈碼”“啄木鳥”“案件碼”等一批數字檢察品牌。

2021年2月,浙江省檢察機關首個數字檢察工作推進會的召開,正式吹響了進軍號角。由此,數字檢察在該省范圍內全力拓面深化、集成推進。

海量數據蘊藏著各類違法犯罪線索。如何挖掘大數據這座“富礦”?浙江的經驗是從內、外兩方面下功夫。

“數據價值的最大化挖掘,關鍵是喚醒激活檢察機關內部的‘沉睡數據’。”浙江省檢察院案件管理辦公室副主任曾吉表示,通過全國檢察業務應用系統、12309檢察服務中心、公益損害與訴訟違法舉報中心等平臺,浙江省檢察機關有效盤活了內部數據資源。

在攻克外部數據壁壘方面,浙江省檢察機關可謂占據“天時地利人和”。起始于2017年的“政法一體化辦案系統”建設,率先打開各政法單位的數據共享空間。2021年11月,《浙江省政法機關執法司法信息共享工作辦法(試行)》的出臺,在推進政法機關整體智治、破解數據壁壘上邁出關鍵一步。此外,借著《中共中央關于加強新時代檢察機關法律監督工作的意見》、浙江省委辦公廳《進一步加強檢察機關法律監督工作的若干意見》、浙江省人大常委會《關于進一步加強新時代檢察機關法律監督工作的決定》的出臺以及省委數字化改革等重大契機,數據共享被納入黨委整體工作部署,向更廣更深層面拓展,執法司法信息孤島不斷消解。

作為浙江省執法司法信息共享試點地區,湖州數據歸集量保持著良好的增長態勢。截至目前,該市共歸集政務、政法數據2600萬條。“關于信息共享,我們的定位是將其置于黨委領導、政法委主導下,注重雙贏多贏共贏、眾籌交互。”湖州市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黃輝介紹。

實用導向

打造人人會用的“駕駛艙”

海量的數據并不能自然生出案件。數據運用、線索轉化,關鍵在于重塑檢察官日常辦案模式。檢察大數據法律監督平臺、承接監督模式轉變的平臺,無疑成為關鍵載體。

檢察大數據法律監督平臺中,在“數管中心”一站式完成數據檢索和使用申請,進入“建模中心”運用“算子”直接創建監督模型,全程“零代碼”。而“場景中心”則提供可供各地借鑒的專門領域的成熟場景模型……

有一組數據可以從側面反映平臺的使用熱度:自今年3月初浙江省檢察機關開展平臺培訓以來,不到兩個月時間便有數字檢察模型1600余個,其中有效模型達468個。

針對同一專項監督的多個模型各有側重,并不雷同。以“凈化空殼公司”專項監督為例,慈溪市檢察院側重于對公司注銷后的行政檢察監督,溫州市鹿城區檢察院側重于對空殼公司涉稅案件未依法立案開展監督,而桐鄉市檢察院則側重于推進對空殼公司的清理。

在數字辦案的活躍區,溫州市縣兩級檢察院開展數字檢察辦案專項共284個,其中已經監督成案、參與社會治理的有81個。這些專項中,已經在浙江檢察大數據法律監督平臺創建并有效運行的模型達105個。溫州市檢察院案件管理辦公室主任李俊介紹,該院專門研發數字辦案實踐課程,結合實際案例赴各基層院開展面對面培訓講解,讓業務部門檢察官開展數字辦案現身說法。對于一線干警創新的數字辦案模型,案管與業務部門及時評估,對于確有推廣可行性的,及時推進落實和推廣,讓創新者有獲得感。

“通過與龍泉、慶元等周邊市縣院的聯動互通,我們著力推進模型與辦案的相互轉化,突破了人口規模小、案件體量小、監督樣本少的瓶頸,找到了工作新的增長極,小院有大作為的路徑進一步明晰。”云和縣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陳樂介紹,該院依托自主研發的虛假司法確認監督模型,共向麗水市檢察機關推送36批次案件線索,實現了有效防范和打擊虛假司法確認。

千帆競發

挺進實戰實效“黃金航道”

為阻礙不動產的拍賣處分,惡意利用“買賣不破租賃”之規定,以虛假設置長期租約導致賤賣流拍……杭州市檢察機關從3.77萬件民事執行案件中,揀選出附帶5年以上租約、租金一次性支付的涉及不動產拍賣重點案件234件,摸排出存在虛假租賃重大嫌疑線索24件,并進一步運用偵查辦案經驗深挖民事執行違法背后的司法工作人員職務犯罪,打通民事違法審查到瀆職犯罪立案偵查的“最后一公里”。

這樣的實戰監督案例,在浙江省檢察機關已十分豐富:從辦理一起行政罰款“終結本次執行”監督案入手,推進全省行政非訴“終結本次執行”專項監督治理;從發現服刑人員違規領取養老金監管漏洞,啟動政府補助資金監管類案監督;從研判一個群眾信訪來信,到建構民營醫院詐騙醫保基金打擊模型,啟動對“莆田系”民營醫院詐騙醫保基金專項打擊治理;從“斷卡”行動發現“空殼公司”亂象,到督促市場監督、金融機構、稅務等部門構建“空殼公司”監督治理多跨場景。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在多次行政處罰案件、刑拘下行案件、安全生產領域、刑事審判等17個專項監督中,浙江省檢察機關已成案2771件。

良好的工作局面得益于高效的工作推進機制。“今年的重點就是要轉向實戰化,全面提升‘個案辦理—類案監督—系統治理’的實戰實效水平!”今年以來,浙江省檢察院連續召開數字檢察雙月推進會,賈宇掛帥督戰,作總部署,已成為固定動作。此外,成立數字檢察指揮中心、全省17項數字檢察專項監督納入“一本賬”管理、定期編發數字檢察快報……多項舉措助力實現常態化督進度、解難題。

“以數字賦能的方式著力實現監督方式的轉變,浙江省檢察機關準確定位,是適應信息化時代新趨勢的有益探索。”中國法學會法理學研究會副會長、華東政法大學數字法治研究院院長馬長山為浙江數字檢察實戰成果點贊。

今年初,根據最高檢工作安排,浙江省檢察院及時總結、全面展示浙江數字檢察理論創新、實踐戰果,編寫了《大數據法律監督辦案指引》,以供全國檢察機關學習借鑒,推動全國大數據檢察戰略走深走實。

4月26日,最高檢黨組審議通過《關于支持和服務保障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意見》,提出了“努力把浙江打造成在全國具有引領性的新時代檢察工作高質量發展示范區,當好以檢察工作高質量發展服務保障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助力實現共同富裕的排頭兵”的新期望、新要求,明確要求“錨定以數字化改革全面撬動法律監督的目標,深入實踐‘個案辦理—類案監督—系統治理’的數字檢察之路,加快推進‘數字賦能監督,監督促進治理’的法律監督模式重塑變革”。

就在同一天,浙江省委書記袁家軍在全省數字化改革推進會上強調,“穩步推進法治監督體系建設,深化法律監督模式改革,迭代完善檢察大數據法律監督系統,推動‘數字賦能監督,監督促進治理’的法律監督模式變革”,并將數字檢察工作列入今年浙江省委20個“牽一發動全身重大改革項目”之一。

6月13日,在浙江省委召開的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重點工作推進例會上,浙江省檢察院牽頭的“檢察大數據法律監督工作”又被納入全省共同富裕示范區建設的54項重點工作。

“數字檢察是時代賦予我們的課題,已然成為浙江省檢察機關打造示范區、當好排頭兵的核心動力。在提供質優量足的法治產品、檢察產品上,在打造法律監督最有力示范省份上,我們能做的、要做的還有很多……”翻著最新出版的《大數據法律監督辦案指引》,賈宇對記者說。(范躍紅 龔嬋嬋)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