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問題為導向考察國家安全學研究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更新時間:2021-12-16


國家安全是個逆化概念,即國家安全的前提是國家處于“沒有”危險和“不受”內外威脅的狀態,其關鍵詞是“沒有”和“不受”。所謂問題導向,就是從危險和威脅本身切入、以國家安全問題為路徑探究國家安全學的研究對象、學科性質和未來發展。

研究對象:

國家安全問題及其現象和規律

如何理解和準確界定國家安全問題的內涵,是確定國家安全學研究對象的關鍵環節,國家安全問題的內涵關乎國家安全學研究的邊界。目前,對國家安全學的探究,存在國家安全泛化的問題。究其原因,主要是把安全問題與國家安全問題混為一談。

所謂國家安全問題,是指對國家利益特別是核心利益和其他重大利益造成危險與威脅,并被列為國家安全議程的問題,以及預防、化解或解決這些問題相伴而生的問題。其中包括特定意義上的領域國家安全問題,如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領域的安全問題和一般(工具性)意義上的國家安全問題,如國家安全戰略問題、國家安全管理問題、國家安全工程和技術問題等。也就是說,并不是所有的安全問題都是國家安全問題,只有符合以下三個條件才是國家安全問題,即是否涉及國家利益特別是國家核心利益或重大利益、是否造成危險和威脅、是否被列入國家安全議程。

從安全主體維度來看,安全問題包括個人安全問題、組織安全問題和國家安全問題(延伸到國際層面,還包括國際安全問題)。國家安全問題與個人安全問題和組織安全問題雖然都達到了“危險和威脅”這個臨近值,但在以下兩個方面有著顯著不同。一是造成危險和威脅的對象不同。前者是對國家利益特別是核心利益或重大利益造成危險和威脅;后兩者是對個人或組織的利益造成危險和威脅。二是認定的主體不同。前者由國家安全機關通過安全議程加以認定;后兩者由個人或組織自行認定。可以說,國家安全問題是剔除個人安全問題和組織安全問題之外的安全問題。

從領域安全維度來看,政治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社會安全、信息安全、生態安全等領域問題,涉及個人或組織并對其各自利益造成危險和威脅且得到個人或組織認定的,屬于安全問題范疇;而涉及國家并對國家利益造成危險和威脅且得到了相關國家安全議程認定的,屬于國家安全問題范疇。因此,只有符合特定條件的領域安全問題才是國家安全問題。

從工具性維度來看,國家安全戰略、國家安全管理、國家安全法治、國家安全工程和技術等工具性問題,涉及個人或組織的,屬于安全問題范疇;而涉及國家的,屬于國家安全問題范疇。

另外,國家安全問題不是源生的而是衍生的,是國家安全問題的內在邏輯之一,主要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一是國家安全問題不是自國家產生就有的,而是長期演變的結果。二是某一領域安全問題也經歷了演變過程,如政治安全問題經歷了由政治問題到安全問題的演變,經濟安全問題經歷了由經濟問題到安全問題的演變,文化、社會和網絡信息安全等領域亦是如此。三是安全化可以創立國家安全問題,即一個問題是不是安全問題不僅取決于它是否客觀存在,而且也取決于安全主體的認知。當某一問題(議題)被安全主體表述為對某一特定安全對象構成威脅并得到相關受眾認可時,則意味著這一問題(議題)就是安全問題(議題),即安全化。四是為了預防、化解或解決國家安全問題相伴而生的國家安全問題,如國家安全戰略問題、國家安全管理問題、國家安全工程和技術問題、國家安全法治問題、國家安全體制機制問題等,也是衍生的結果。

為此,當我們以國家安全問題為邊界橫切政治、軍事、社會、文化、信息、經濟、金融、生態、生物、資源、戰略、管理、法律、公安、工程和技術等領域時,就會形成獨特的橫切延伸斷面,構成國家安全學的研究對象,即國家安全問題及與之相關聯的國家安全現象和規律。

學科定位:交叉學科屬性

如前所述,國家安全問題不是源生的而是衍生的,這一邏輯揭示了國家安全問題的兩條演化途徑:一是問題—安全問題—國家安全問題;二是問題—國家安全問題。第一種演化路徑是指,某一問題達到危險和威脅這個臨界值時,就轉化為安全問題了。當危險和威脅所指向的主體轉化為國家利益特別是國家核心和重大利益,且被列為國家安全議程,則是國家安全問題。第二種演化路徑是指,某一問題達到危險和威脅這個臨界值時,直接指向國家利益特別是國家核心和重大利益,且被列為國家安全議程,這個問題就直接轉化為國家安全問題了。為此,當我們以國家安全學中的國家安全問題為節點橫切政治學、軍事學、社會學、文化學、信息學、經濟學、金融學、生態學、生物學、資源學、戰略學、管理學、法學、工程和技術等學科時,構成獨特的橫切延伸斷面,形成政治安全(學)、軍事安全(學)、社會安全(學)等新型交叉學科。

也就是說,國家安全學以多領域為特定研究對象,且是開放的、動態的,隨著研究領域的擴大而橫向展開,具有“橫切延伸性”。而政治學、軍事學、社會學等其他學科都以各自單一領域為研究對象,且呈“縱向延伸的特點”。因此,橫向延伸的國家安全學與縱向延伸的其他學科在國家安全問題節點上自然交叉形成交叉學科。

未來發展:國家安全學門類

2018年,教育部在《關于加強大中小學國家安全教育的實施意見》中,明確提出推動國家安全學學科建設,設立國家安全學一級學科,明確了國家安全學學科建設的方向。2020年12月,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印發通知,把國家安全學一級學科納入交叉學科門類,這是國家安全學學科建設的又一里程碑,使國家安全學一級學科的專業方向、課程設置、師資隊伍等方面有了路徑遵循。然而,從“大安全”格局視角來看,軍事、公安、情報等領域同屬國家安全領域,但目前軍事學和公安學的發展遠遠超過國家安全學。國家安全學被設置為一級學科而不是門類,顯然沒有反映國家安全學的屬性和本質,降低了國家安全學學科地位。

可見,國家安全學一級學科設置既滿足不了國家安全學學科的發展需要,也滿足不了維護國家安全的需要。因此,國家安全學門類將是學科發展的必然選擇。

(作者單位:國際關系學院研究生部)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