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到了占芭花盛開的國家
來源:科技日報 更新時間:2021-12-06

中國這條跨境國際鐵路
延伸到了占芭花盛開的國家
 

12月3日,起自中國云南昆明、終到老撾萬象,全長1035公里的中老鐵路建成通車。中老鐵路全部采用中國管理標準和技術標準建設,是與中國鐵路網直接聯通的國際鐵路。

自此,老撾從“陸鎖國”開始變為“陸聯國”。在這片占芭花盛開的土地上,“瀾滄號”將一路奔馳,聯入中國鐵路網,駛向國際。

中南半島六國,老撾被中國、緬甸、泰國、越南、柬埔寨包裹在中間,是唯一的“陸鎖國”。這個四季盛開占芭花、并以此為國花的國家,全境23.68萬平方公里,80%為山地和高原。“地勢北高南低,且多被森林覆蓋,有‘印度支那屋脊’之稱。川壙高原海拔2000—2800米,最高峰普比亞山海拔2820米。”五年多來,謝毅用腳走遍了中老鐵路沿線。

2010年,被中國中鐵二院工程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鐵二院)任命為中老鐵路設計總體后,謝毅首次到老撾考察,第一印象是“多山缺路,交通極度不發達”。

境內鐵路里程僅3.5公里。從中老邊境磨丁口岸到老撾南方的占巴塞,全長1400多公里的13號公路是老撾唯一的陸路交通大動脈,且標準低,彎急坡陡。“到萬象約800公里,多為盤山道,且經常堵車,正常需要走30多個小時。”謝毅說。

12月3日,起自中國云南昆明、終到老撾萬象,全長1035公里的中老鐵路建成通車。其中,昆明至玉溪段長106公里,為設計時速200公里的雙線電氣化鐵路,已于2016年12月建成通車;新建玉溪至磨憨段長507公里,為設計時速160公里、雙線單線相結合的電氣化鐵路;新建磨丁至萬象段長422公里,為設計時速160公里的單線電氣化鐵路。

中老鐵路開通運營后,昆明至磨憨最快5小時20分可達,磨丁至萬象最快3時20分可達。加上口岸通關時間,旅客從昆明至萬象最快10小時左右可達。

自此,老撾從“陸鎖國”開始變為“陸聯國”。在這片占芭花盛開的土地上,“瀾滄號”將一路奔馳,聯入中國鐵路網,駛向國際。

“很快,可以從萬象乘坐高鐵到香港、廣州、武漢、成都、重慶、北京、上海、哈爾濱、烏魯木齊、拉薩……”在老撾網友上傳的中老鐵路體驗乘車視頻下,有網友這樣留言。

“中老鐵路全部采用中國管理標準和技術標準建設。”如今已擔任中鐵二院總工程師的謝毅說。

“鐵路通車后,我要去中國‘跑市場’”

特殊的地理位置與滯后的交通,嚴重制約著老撾的經濟發展。

“急需的大宗物資要先海運至泰國港口,再汽運到老撾。運距遠時間長,且費用也很高。”中國鐵路物流老撾公司員工阿倫·率達拉說,從中國運物資到老撾,需要20多天,如果有一條鐵路,運輸時間將縮短至四五天,而且運費也會大大降低。

“受中國‘互聯互通’提議啟發,老撾提出變‘陸鎖國’為‘陸聯國’的戰略設想。隨著老中鐵路籌備工作和‘一帶一路’不斷推進,老撾已將這一設想上升為國家戰略,將內陸國家的劣勢轉變為地理位置優勢,讓交通不便的老撾通過互聯互通,成為連接周邊國家的樞紐,特別是成為中國與東盟地區互聯互通的一個重要節點。”2015年6月,老撾公共工程與運輸部副部長、中老鐵路項目聯合工作組老撾方組長尼拉塔納瑪尼在萬象接受中國記者采訪時表示。

“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契合老撾變‘陸鎖國’為‘陸聯國’的戰略。”2018年11月,在昆明舉行的中老投資洽談會上,老撾計劃投資部副部長康展·翁森本表示,中老鐵路項目是中老歷史上投資額最大的項目,將為老撾在貿易、投資、旅游等方面打下很好的基礎。

作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老撾變“陸鎖國”為“陸聯國”戰略對接項目,中老鐵路成為兩黨兩國最高領導人親自決策和推動的重大戰略合作項目。

2010年5月,中老鐵路項目中方協調組在老撾考察時,受到老撾最高領導人的接見。“連續四天,中老相關部門負責人,甚至老撾副總理,一起往返萬象、萬榮、瑯勃拉邦、孟塞到磨丁的鐵路初測路線。”中老鐵路項目中方協調組成員謝毅說。

經多方考察、談判,雙方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鐵道部與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公共工程與運輸部關于鐵路合作的諒解備忘錄》。兩國商定,新建中老鐵路老撾(磨丁至萬象)段長422公里,設計時速為160公里的單線電氣化鐵路,由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下屬中國鐵路國際公司投資控股、與老撾合資成立的老中鐵路公司承建,以中方為主投資建設、全線采用中國技術標準、使用中國裝備并與中國鐵路網直接連通。

2015年12月2日,中老鐵路項目奠基儀式在老撾首都萬象隆重舉行。中老兩國領導人共同出席了奠基儀式。

中老鐵路開工后,無數老撾人開始追趕鐵路帶來的機遇。

世界“自然與文化”雙遺產城市、距今已一千多年歷史的瑯勃拉邦,是老撾著名的古都和佛教中心,將是中老鐵路線上的重要一站。“鐵路建成后,這座古城相信能吸引更多中國游客,而瑯勃拉邦也能得到快速發展,貧困問題將隨之逐步解決。”老撾瑯勃拉邦省省長坎平說。

49歲的卡瑪·占姆尼在萬象經營著一家小型貿易進出口公司,看著中老鐵路建設的新聞,她開始為以后的生意做起打算。“鐵路通車后,我要去中國‘跑市場’,便捷的交通,將為我們生意人拓寬‘商路’提供更多契機。”卡瑪·占姆尼說。

世界首條,全線系統綠化景觀設計跨境鐵路

11月17日,老撾第九屆國會第二次會議閉幕后,老撾總理顧問、老撾國家工商會副會長瓦莉·韋薩蓬和其他老撾國會代表,第一次坐上“瀾滄號”動車組,往返首都萬象和北部旅游城鎮萬榮。“站房外觀尤其屋頂是老撾風格,裝修融合了老撾和中國的文化,符合老中鐵路的特色,建設得很漂亮。”瓦莉·韋薩蓬說。

沿中老鐵路,往返昆明與萬象,“瀾滄號”一路駛過,“滇中勝景、林海茶韻、傣族風情、綠色森林”的景觀一一映入眼簾。

中老鐵路是世界第一條全線開展系統性綠化景觀設計的跨境鐵路,也是亞洲首條融合了生態環保、景觀美化、人文風情的長大干線鐵路工程。

中老鐵路位于橫斷山脈南延段,線路穿越三山、橫跨四水,山高谷深,最高點與最低點相對高差達2900米,地形條件極為復雜。“沿途經過中國云南玉溪、普洱、西雙版納,老撾北部森林、瑯勃拉邦等地區,森林密集、自然環境保護相對完好,如何選線成為關鍵。”謝毅說,設計之初,中鐵二院就根據國家有關部委要求,制訂了將中老鐵路打造為綠色景觀長廊示范性工程的目標。

設計人員從環保選線、工程優化設計到創新環境保護措施,形成了較為完善的綠色設計流程。大量選用橋隧方案,既符合地形需要,也最大程度繞避了環境敏感點。

“全線橋隧比高達71.1%,橋隧總長712公里,其中隧道總長609公里。”分管中老鐵路隧道設計的中鐵二院副總工程師張海波說。

老撾萬榮縣是重要旅游城市,在萬榮地區的選線方案中,有西、中、東三條線路方案。但無論是選用西線還是中線,都會對該地生態、河谷及人居環境造成較大的負面影響。設計人員堅持“環保理念”,經過嚴格的比對,選取了“以隧道形式深入東側山體中”的東線方案。

中國云南省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縣(以下簡稱元江縣)的芒果聞名遐邇。元江站區綠化設計選用了芒果,每當果實成熟時,不僅果香四溢,且青、黃、粉三種不同顏色的芒果,還給站區增添了豐富的色彩。

地域特點、民族特色讓中老鐵路的每一個站房各具風格、各有千秋。老撾段的瑯勃拉邦站站房融入當地寺廟和王宮建筑紋樣元素,中國段的墨江站站房設計融入當地哈尼族文化特色……

別具一格的站房,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節能環保。據了解,中老鐵路站房節電設備設施配置率達80%以上,節水設備設施配置率達100%,基本完成了“一站一景”的精品站房建設。

中國智慧攻克了一個個世界技術難題

中老鐵路是一條科技之路,通過科技創新攻克了一個個世界技術難題,為中國乃至世界高原山區鐵路建設積累了寶貴的經驗,讓中國鐵路的經營理念、成功經驗、技術標準等走向國際。

友誼隧道位于中老邊境,北端位于我國云南的磨憨口岸,南端位于老撾境內的磨丁口岸,是中老鐵路唯一的跨境隧道。友誼隧道全長9.59公里,其中我國境內7.17公里,老撾境內2.42公里。中國中鐵二局集團玉磨鐵路項目部副經理潘福平與徒弟白小可,分別負責國內、外段施工。

“隧道局部含鹽量高達80%以上,對隧道結構腐蝕性大,國內外罕見。”潘福平說,為攻克這種罕見的地質難題,建設單位先后邀請隧道、地質、材料等方面的專家研討,確定了“注漿堵水、全包防水、圓形多層結構、強化材料防腐”的設計方案。歷經16個月的努力,2017年9月,研發的混凝土達到實體強度指標要求,攻克了巖鹽高侵蝕性世界難題。

中老鐵路元江特大橋位于玉溪市元江縣境內,大橋全長為832.2米,有4個橋墩2個橋臺,其中最高的3號橋墩高達154米,相當于54層樓房的高度,為世界同類鐵路橋梁第一高墩。同時,大橋主橋采用變桁高上承式連續鋼桁梁結構,249米的主跨也創同類型橋梁世界第一。

為降低結構重心,減少大橋的地震作用力,中鐵四局項目部先后邀請三位中國工程院院士參加橋式方案研討會,首創一種新的施工工法。“在兩個鋼筋混凝土空心墩頂部,通過橫梁以‘X’形鋼結構,橫向連接,在確保承重達標的前提下,實現減輕橋墩重量達30%。”中鐵四局玉磨鐵路項目部總工程師歐陽石說。

在中老鐵路磨萬段名副其實的“大腦中樞”——萬象調度中心,辦公、貨物、計劃調度以及口岸站管理的中心級信息系統設備,均集中在一個平臺上,實現了業務信息跨區域、跨部門、跨業務綜合應用,成為中老鐵路互聯互通的重要技術支撐。“萬象鐵路調度中心是以中國高鐵施工工藝質量標準為依托,將建設與運營結合,用BIM技術指導施工,打造的一個集中國鐵路技術全要素的老撾版調度中心。”中國鐵建電氣化集團中老鐵路磨萬段項目技術負責人唐文琦說。

中老鐵路沿線所有設備全部由中國自主研制,從特種橋梁到超長鋪軌車的精準鋪路,再到“瀾滄號”全部采用“復興號”列車技術,以及中國鐵路列控系統的全線加持,無一不體現中國鐵路建設者們的智慧及“中國力量”。

“我將有幸成為老撾第一代女火車司機”

中老鐵路建設期間,中國政府積極為老撾培養鐵路急需的工程師及技術工人。

希達今年23歲,來自老撾北部城鎮孟賽,那里自古就是中老商幫往來的必經之路。希達的家緊鄰正在建設的中老鐵路孟賽火車站。“當時聽說要修中老鐵路,我就很希望到鐵路上工作。”希達說。

看似一個普通的心愿,希達實現起來并不容易。希達曾在中國留學,對中國文化癡迷,能講標準的普通話,喜歡中國電影和歌曲,但是對于從事鐵路專業工作,她那時還是外行。為此,希達專門到中國昆明學習了電氣自動化專業。通過刻苦努力,她破格進入中老鐵路第一期機務培訓班。“我將有幸成為老撾第一代女火車司機。”希達驕傲地憧憬著。

談到未來的工作,希達表示,作為中老青年友誼的代表,她將帶著家族和個人的夢想,為中老友誼作出更多更大貢獻。和希達同樣幸運,因為中老鐵路建設,在中國建設者的幫助下,老撾成長起第一代現代鐵路工程師及技術工人。

不久前,在中老鐵路建設工作會議上,34歲的宋宅·賽雅馮被授予了中老鐵路項目“鐵路工匠”榮譽稱號。這位在中老鐵路技術部負責隧道開發的老撾籍員工,曾是中老鐵路老撾籍員工培訓學校的第一批學員。“來到(中老)鐵路工作后我認真接受培訓,學到了更多知識,學會使用更高端的儀器設備。”宋宅說,(中國)鐵路系統施工更復雜,技術更有難度,項目也更豐富。

技術水平與工作經驗提升后,宋宅有了更大的夢想。“老撾鐵路建設才剛開始,將來,鐵路可能貫穿老撾南北、遍布老撾全國。”宋宅說,以后自己積累了經驗和技術,說不定可以成立自己的測繪公司,和中國公司合作。

上海應用技術大學充分發揮鐵路工科教育優勢,與老撾合作成立的“中老鐵路班”,是國內首次為“一帶一路”培養本土化高級鐵路技術人才。“自2017年開始,上海應用技術大學結合辦學優勢、人才優勢和專業優勢,與老撾蘇發努馮大學開展國際合作辦學,目前已培養了兩屆共25名老撾留學生。”11月12日,在上海應用技術大學與老撾蘇發努馮大學聯合主辦的“中老鐵路通”民間交流座談會上,學校黨委書記郭慶松說。

一大批老撾現代鐵路人才已陸續進入老中鐵路公司,迎接中老鐵路開通。

12月3日,在兩國最高領導人的見證下,首列綠色“瀾滄號”將于老撾萬象和中國昆明對發。一列列“瀾滄號”將穿行在占芭花盛開的土地上,一路奔馳,通過中國鐵路網,帶領老撾走向國際。(深瞳工作室出品采 寫:本報記者 矯 陽 策 劃:劉 莉)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