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信息化步伐 提升稅務執法水平
來源:中國稅務報 更新時間:2021-08-17

 中辦、國辦印發的《關于進一步深化稅收征管改革的意見》是黨中央、國務院站在新的歷史起點,把握現代稅收征管的發展趨勢,對“十四五”時期稅收征管改革作出的重要制度安排和總體規劃,《意見》體系完備、內涵豐富。結合實際工作,我從征管信息化和稅務執法兩個方面談認識、謀落實。

從稅收征管改革歷程看稅收征管信息化

稅收征管與每個時期的政治、經濟和社會息息相關,其改革也是伴隨著大環境的變動,經歷不斷發展的過程。從新中國成立初期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我國的稅收征管實行的是“一員進廠、各稅統管,集征、管、查于一身”的模式,這種模式適應了當時簡化的稅收制度。1988年,在吉林、湖北、河北等地開始試點,探索建立了“征管、檢查”兩分離和“征收、管理、檢查”三分離的征管模式,標志著稅收征管逐步從“人治”轉向“法治”。1994年的稅收征管改革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是提出了“申報、代理、稽查”三位一體的模式,再一個是建立了以金稅工程為核心的信息化征管手段。從這以后,稅收征管改革的目標和思路逐漸明晰。1997年確立了現代稅收征管模式,即“以申報納稅和優化服務為基礎,以計算機網絡為依托,集中征收、重點稽查”。2004年在此基礎上增加了“強化管理”4個字,實施稅收征管科學化、精細化改革。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稅收征管體制經歷了三次大的變革,即2015年的國稅地稅“合作”、2018年的國稅地稅“合并”、2021年的“合成”,到2025年,將基本建成功能強大的智慧稅務。

通過回顧和梳理,我們不難發現,幾十年的改革歷程中,一條脈絡貫穿其中,而且越來越清晰,那就是稅收征管信息化從無到有、從功能單一逐漸發展到成熟強大。我國的稅收征管信息化,最早可以追溯到1982年,湖北省稅務局購進了一臺Z80計算機,用于對部分稅收會統報表的初步處理,這成為我國稅收信息化建設步入萌芽階段的重要標志。而1994年啟動的金稅工程,在經歷了三期建設后,從最初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防偽稅控、交叉稽核兩個相互獨立運行的系統,到“一個平臺、兩級處理、三個覆蓋、四個系統”的整合,有力地推動了稅制改革落地、征管方式轉變和管理體制變革。

應該說,稅收征管信息化,不僅是稅收征管改革的內容之一,更是各項稅收工作的重要支撐,這可以從以下兩個變化看出來。一個變化是,在稅務機關內部,國家稅務總局于1999年首次提出“建立嚴密、有效的重點稅源監控體系”,將首批1404戶大企業作為重點稅源納入監控視野;2008年,稅務總局正式成立大企業稅收管理司,這是我國首次按照納稅人的類型來設置管理機構。近十年來,以稅收風險為導向的方法體系逐步形成,專業化管理的制度機制漸趨完善。另一個變化是,稅務機關與其他政府部門的信息共享與合作機制逐漸建立起來。從“數據孤島”到一步一步地與銀行、保險、證券、海關、醫保、社保和房管等部門,建立起常態化、制度化的數據共享協調機制。正是信息化的飛速發展,為這兩個變化提供了基礎、插上了翅膀。

現在,我們已經邁入5G時代,萬物泛在互聯、人機深度交互,催動數字經濟向智慧經濟升級,并已滲透到社會的方方面面,這給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廣東時指出,要提高社會治理智能化、科學化、精準化。《意見》提出建設智慧稅務的目標,可以說是對時代發展的準確把握、對總書記要求的堅決落實。只有實現稅務部門專業數據、公務服務機構業務數據、互聯網社會數據的互聯互通及數據共享,才能有效實現智慧稅務的建設目標并發揮其強大作用。然而,數據是海量的,如何識別好、利用好這些數據,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新課題。《意見》提出的“四精”給出了解決的路徑。我們必須具備一雙“慧眼”,不僅要“跳出稅收看經濟”,還要“跳出稅收看全局”,站在國家治理的視野下,用聯系的、發展的眼光,把關系“國之大者”的、高價值的數據篩選出來、分析出來,在為稅收征管把脈領航的同時,也為中央制定宏觀政策提供權威參考。我們還必須擁有一雙“巧手”,在精細化上做文章,突出精準分類施策,運用稅收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推進對納稅人繳費人行為的自動分析,實現“無風險不打擾、低風險預提醒、中高風險嚴監控”,從而達到稅收征管資源的科學配置和效能最大化。

從稅務部門職能定位看優化稅務執法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作出了“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的重大論斷;在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所勾勒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圖譜”中,稅收位居基本經濟制度系列;“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進一步明確了建立現代財稅體制的戰略部署。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給新時代稅收賦予了超越經濟領域、服務國家治理全局的四大職能、三大作用的新定位,那就是在國家治理中承擔優化資源配置、維護市場統一、促進社會公平和實現國家長治久安的職能,發揮基礎性、支柱性、保障性作用。這實質上是明確了在以“強起來”為實質內涵的新時代中稅收所承擔的新使命。

應該認識到,要想發揮好這四大職能、三大作用,首要一點是做好稅務部門的主責主業,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收好稅”,這是我們的天然職責,更是對黨、對國家、對人民忠誠的最大體現。不把這個基礎牢牢守住,其他都是空中樓閣。這就要求我們始終牢記“為國聚財、為民收稅”的神圣使命,按照稅務總局要求,嚴格依法征收、應收盡收,組織好各項稅費收入,為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堅實財力保障,實現國計民生的良性循環、內在平衡和可持續發展。

還應該認識到,稅務機關是與市場主體打交道最多、聯系最緊密的單位之一,涉及幾千萬企業納稅人、數億自然人納稅人和十億多繳費人的切身利益,我們必須優化稅務執法方式、規范執法行為,進一步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良好環境。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講,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這就要求我們,一要堅持“規范”,不斷完善稅務執法的制度和機制,做到有法可依、執法有章,從傳統執法方式向依法執法、科學執法轉變。二要突出“公正”,統一執法標準、執法程序,防止粗放式、選擇性、“一刀切”執法等問題,讓市場主體在稅務執法中充分感受到公平正義。三要保持“溫度”,貫徹寬嚴相濟、法理相融的執法理念,對于“三假”行為,必須亮出利劍、嚴厲打擊,但對于生產型實體企業,則要在法律框架內鼓勵其自我糾錯,建立完善稅務行政處罰中的“容錯制度”,實現“既有力度又有溫度”的執法。

沈陽市稅務局落實《意見》的探索和成果

《意見》印發后,沈陽市稅務局不等不靠、積極作為,推出一批改革舉措。上線數字化檔案館,實現政務、人事、業務檔案全過程數字化管理,實現6項業務“無紙化”審批和75%流轉類業務電子化;編寫《常用涉稅費事項操作標準》,確保每項涉稅費事項既與上級最新規定同步,又與納稅人繳費人辦理需求同頻,并對關鍵流程實現即時統計和監控;設立“稅事通工作室”,提供線上處置、線下直辦、疑難業務處理等服務,嘗試運行“智稅CALL”語音外呼功能,實現個性化事前預警;修訂《沈陽稅務行政處罰裁量執行標準》,升級完善稅務違法違章處罰系統,對日常征收管理6大類57項指標456種情況統一處罰標準,徹底排除人為因素干擾;搭建“可視化平臺”,實現對納稅人行為特征全景分析和風險精準監控,以及稅收監管與數據智能化應用的深度融合、高效聯動。下一步,沈陽市稅務局將持續推進《意見》落實,按照稅務總局部署和省局相關要求,加快改革創新,力爭推出更多叫得響、立得住的創新成果。

稅收征管改革就像一場接力賽,到了新發展階段,我們必須全力以赴、攻堅克難,跑好新的趕考之路,確保《意見》順利推進、改革如期完成。


(作者:國家稅務總局遼寧省稅務局黨委副書記,沈陽市稅務局黨委書記、局長)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