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政府廣西樣本
來源:經濟觀察報 更新時間:2021-08-10

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明確提出,要全面推進政府運行方式、業務流程和服務模式數字化智能化,對發揮數據要素的價值提出了更高要求。
自數字廣西建設大會舉辦以來,廣西就加快了數字政府建設的步伐,推進政務數據“聚通用”,開創了“一云承載、一網通達、一池共享、一事通辦、一體安全”的“五個一”政務數據治理新模式。
廣西在數字政務全國省級的排名從以前的26位提升到了第14位。
7月30日,在廣西南寧舉辦的智慧政務峰會2021上,廣西壯族自治區大數據發展局黨組成員、總工程師周鳴對記者表示,智慧政務還正處在觀念轉變期階段,“雖然我們的平臺已經做出來了,也經過了兩三年的實踐,但各部門、各廳局還處于觀念轉變的過程中。各廳局應用系統間的共享還是不充分的,我們還在不斷改善。”
在改善的過程中,華為的技術參與發揮了重要作用。“華為在聚焦ICT(信息與通信技術)基礎設施這塊能力的同時,進一步結合政務服務新的業務和需求,做厚華為云,提供更多技術上的保障和支撐。”華為數字政府政務解決方案部部長陳劍說。
事實上,在這個過程中,以往前單一的政務服務流程優化、網上所辦事項可查等,已遠遠不能滿足民眾對政府服務體驗改善的需求,基于這個方向,還將進一步提高政務服務體驗的能力和水平。“政務數據化意味著大量的數據采集、數據分析等工作,同時對數據的計算、存儲、安全等方面提出了更多要求。這意味著,我們對軟硬件產品有了更大需求,這些需求也將推動地方大數據產業的發展。”廣西壯族自治區大數據發展局黨組成員、自治區信息中心主任周飛說。
在華為數字政府副總裁、數字政府解決方案部部長傅海波看來,政務數字化使辦事渠道更加便捷、辦事流程更加優化,這是整體提升的過程,愿意去探索創新的區域,逐步成為政務數字化的標桿。
規劃與轉變
早期的政務數字化建設,走過很多雷區,像數據煙囪、數據孤島、數據不共享等問題。
背后的原因在周飛看來,在于數字政府建設頂層設計的缺乏,因此頂層設計和標準化十分重要,“所以在這一次數字政府建設中,國務院特別提出,要注重頂層設計和標準規范。廣西這幾年,特別是我們的大數據局成立后,出臺了一個總體的數字政府改革方案。”
周飛介紹,改革方案里面明確加強了頂層設計,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政務數據“五個一”的治理模式:一云承載、一網通達、一池共享、一事通辦、一體安全。
其中,一云承載就是所有的政務數據都用上政務云,各個部委廳局不再建自己的信息中心,這樣就把云資源給集中統一起來,解決數據共享的問題。“以前各建各的網,數據就沒辦法共享,因為不互聯互通。現在實行一網通達,把數據煙囪給破除了。我們還實現了一池共享,也就是通過搭建自治區的數據共享平臺。所有的政務數據都要通過我們的共享平臺來進行共享。”周飛說,一事通辦,實際上是基于前面三個條件,搭建數字化平臺,實現所有事項在平臺上辦理;一體安全則是針對數據安全問題。
有了頂層設計,但數字政務平臺的具體建設中,挑戰更多。
首先就是智慧政務觀念上的轉變問題。“雖然,我們的平臺已經做出來了,也經過了兩三年的實踐,但各部門、各廳局還處于觀念轉變的過程。各廳局的應用系統間的共享方面還是不充分的,目前我們還在持續改善中。”周鳴說。
此外,數據安全也是巨大挑戰之一。數據安全的復雜性,體現在各個方面。包括基礎設施、云設備等物理設備的安全和保障能力,通過現有技術手段,大部分可以解決;數據層面則可以通過規則、規范、技術手段等措施來解決,比如可以做到數據可用不可見。
“我們在工作中發現,在數據共享的過程中,一些部門在跟第三方合作時,自覺或不自覺地就會把數據泄露出去。所以,現在我們也正在制定一些安全和措施方案。”周鳴說。
在陳劍看來,政務信息化的整體發展有幾個關鍵階段。第一階段是辦公自動化,實現政府辦公從紙質到電子化的轉型,這是接下來整體信息化發展的開端;第二階段是整個職能部門的政務信息化系統建設,解決自身辦公效率的提升問題;接下來的階段就是以數據驅動地方經濟的發展。
“之前可能更多強調云、網、平臺的建設;后面將更加強調政務服務,怎樣提升改善民眾的體驗,讓大家實現從‘能用’‘好用’到‘愛用’的轉型。”陳劍認為,單一的政務服務流程優化、網上所辦事項可查等,已遠遠不能滿足民眾對政府服務的體驗改善的需求,接下來,政府在提供政務服務的能力上,還要實現從之前的被動提供為主到以民眾需求為導向的轉型。
比如,現在新提出的全程網辦,一網通辦,跨省通辦,一件事連辦等。
“其實國家提出這些新的要求,也是不斷的在深化政務服務能力的水平去改善民眾的體驗和獲得感。所以在新業務要求下,勢必會帶來一些新的技術需求。”陳劍表示,這些新的技術需求,不僅僅只是提供云的共享資源、網絡的連接;更多會需要像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等技術,才能夠更好支撐新的業務目標。“華為在聚焦ICT基礎設施這塊能力的同時,會進一步結合政務服務新的業務和需求,來做厚華為的云,提供更多技術上的保障和支撐。”陳劍說。
技術演進
在此次峰會上,國家信息中心還聯合華為發布了《政務外網IPv6演進技術白皮書(2021)》。周飛表示,目前電子政務外網建設在廣西已經實現了從自治區到市、縣、鄉村全覆蓋。
此外,由于IPv4存在地址短缺等問題,“我們在國家統一布局下,快速完成IPv6技術架構的構建。”周飛表示,IPv6將改進和提升穩定性、可靠性。這其中,具體的技術還包括網絡切片、可視化運維、隨流監測等技術。“對于視頻會議、重要的視頻調閱等業務,我們主要采用的是網絡切片技術,可以提供獨立的帶寬資源、保障業務的質量。另外,在運維方面,我們主要采用了SDN(軟件定義網絡)控制器,實現網絡和業務的可視化運維;同時,我們也通過隨流檢測技術,實現業務質量的實時檢測和快速定界;結合AI人工智能等技術,實現根因的自動分析、故障的快速定位,在穩定性和安全性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周飛說。
目前,數字政務系統正越來越多采用人工智能等相關技術。周鳴表示,智慧政務通過引進人工智能技術,特別是自然語言處理、OCR(光學字符識別)等技術,可以實現智能語音的服務,比如說智能工單的生成和派單等等,“這也是我們為什么能夠實現秒辦的原因。”
周鳴介紹,目前,廣西正在規劃建設一個人工智能創業中心,會結合人工智能、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把線上線下的數據主體都聚合在這里面進行訓練、整理,然后直接應用到智慧政務云里。“我們正在跟華為公司就這些技術上的問題進行探討。在智慧政務方面,現在應用的場景也比較多,比如說智慧交通、應急管理、環境減災、環境保護、城市治理等等。”周鳴說。
在陳劍看來,在整個行業的數字化轉型存在兩股力量。一股力量是把ICT技術作為企業的生產系統。數字化在這些企業的數字化轉型過程中,起到了支撐企業核心生產業務的作用。另外一股力量是,ICT技術其實是作為企業運行和運營的支撐力量,華為其實就屬于這一類。在這樣的企業里,其數字化轉型過程會面臨更多挑戰和問題,因為還會涉及機制流程、數據資產的沉淀和管理。
某種意義上看,華為自身的數字化轉型,也是從非數字原生企業開始,經歷20多年的業務發展,從本土企業轉型到國際型企業。在整個業務發展過程中,華為內部的數字化轉型,也經歷了從零開始、發展到蝶變,再到用數字化技術驅動公司長期經營的過程。“從這個維度看,政府和華為在數據治理、信息化發展方面有諸多相似之處。華為通過自身發展過程中積累的數據治理、數字化轉型的經驗,和政府找到合作點。我們在幫助政府在做數字化轉型、數據治理的過程中,在很多地方都有落地實踐的經驗。”陳劍說。
在這個過程中,陳劍認為,總體需要幾個關鍵能力。第一是總體規劃,只有規劃想清楚、策略定清楚,做到全省全市一盤棋,落實下去才會有保障。第二是整體解決方案的規劃和解決方案的開發能力,“此外,華為的業務也是有邊界的,我們在落地的過程中,基于整個華為的數據平臺和數據架構,搭建一個開放的數據生態也是非常關鍵的一點。”陳劍說。


他以廣西的落地項目來舉例。“我們提出了數據治理的新模式,也就是‘5個一’工程。我們先是建立了全自治區的標準體系,統一語言,數據標準化后,共享起來才會沒有障礙。然后,我們基于統一的數據標準體系,梳理了全自治區的數據資源目錄的體系,讓大家知道數據在哪,該向誰去申請,通過什么樣的方式來申請。”陳劍說,通過這個數據資源體系,打通自治區各個地區委辦、以及自治區和地市之間的數據流通,讓數據能夠充分共享;接下來需要考慮數據的連接,怎樣建立數據圖譜,來把虛擬的數據庫的數據能夠連接起來。
華為數字政府副總裁、數字政府解決方案部部長傅海波表示,華為長期在深耕數字化政府這塊領域。去年7月30號,華為發布了智慧政務1521解決方案,針對當前政務數據共享的問題,推出了政務服務數據共享平臺和區塊鏈的可信政務服務平臺,整體構建了一個統一的政務云底座。
影響效果
在談到政務數據化對地方的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影響時,周飛表示,政務數據化可以推動大數據產業發展,數據化意味著大量的數據采集、數據分析等工作,同時對數據的計算、存儲、安全等方面提出了更多要求。“這意味著,我們對軟硬件產品有了更大需求,這個需求就可以推動我們大數據產業的發展。”周飛說。“第二個效果就是提高了群眾辦事的便利。我們打造的這個數字化平臺,把很大一部分事項實現了網上開放,實現了‘一次不用跑、最多跑一次’。而且也優化了我們的營商環境,不見面審批,減少了很多的中間環節。那么我們的營商環境也自然得到了一個很大的提升。”周飛還認為,利用大數據分析技術可以為政府決策提供支撐,使決策更加科學、精準和快速。
周鳴表示,在進行政務數字化轉型之前,各個系統建立了自己的政務體系,存在管理跟不上的問題;而且各建各的辦事系統采用的技術架構都不一樣,紛繁復雜,運維起來非常困難,“在政務事項方面,各個廳局委辦根據自己的理解,事項標準不統一。基本上也沒有數據共享,更談不上業務協同。”
周鳴進一步介紹,于是在2018年,廣西正式提出了數字政府的建設。大數據局成立以后,一個重大的工程就是建設一體化平臺,“我們進行跨平臺整合,把各廳局的數據系統都搬遷到我們的云上。在數據層級,我們建設了共享交換平臺。”
傅海波表示,華為也通過自身的技術,為廣西政府的信息化建設添磚加瓦。廣西在數字政務全國省級的排名從以前的26位提升到了第14位,“比如在欽州,通過政務數據的共享互認,包括政務服務流程的優化再造,推動企業的登記的全程電子化,讓開辦企業整個的時間壓縮到0.5天的工作日。而在廣西自貿區的欽州港片區,則提速到兩個小時。”
傅海波還介紹,深圳市在全國率先推出秒批秒辦的改革,也是華為幫助實現了基于數字的自動比對、無人干預的自動審批,以及基于數據和材料的自動的推送和填充等,“秒報秒批的一體化的服務的新模式,實現了從申報到審批的全流程的智能化服務。”(記者 李靖恒)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