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號如何預防仿冒問題?這里有三點建議
來源:城市觀察員 更新時間:2021-07-06

6月5日,微信公眾號“半月談”發表的評論文章《整治高仿號不能一關了事》一文,披露了部分自媒體運營高仿號的亂象。文中指出,網絡上已經形成了專門售賣高仿號、傳授流量變現技巧的產業鏈,甚至還有一批高仿號專門冒充政府部門進行招搖撞騙,損害政府機關公信力。
近年來,隨著網絡自媒體的不斷發展,包括微博、微信公眾號等網絡平臺都出現了不少政務高仿號,其中就曾出現民眾網上辦事被詐騙、考生查詢成績遇虛假“招生辦”等多起輿情事件。這一現象暴露出網絡政務平臺的管理漏洞,也為各地網絡政務服務的建設敲響了警鐘。
政務高仿號頻現反映出三方面問題
政務高仿號與一般的仿冒名人、網紅自媒體的賬號具有類似的運營邏輯,都是利用民眾對其自發的信任吸引流量變現。然而,政務服務賬號遭到仿冒,損害的不僅是涉事政務機構的形象,更影響到地方政府的整體公信力。總體而言,政務高仿號頻現主要反映出以下三方面的問題:
仿冒違規成本過低。政務高仿號一般通過模仿真實賬號名稱的方式吸引關注,個別甚至直接照搬真名。民眾一般不會主動查看相關賬號的實際運營者信息,使得政務高仿號僅修改名稱就能具有很強的迷惑性。此外,創建或購買高仿號也幾乎是“零成本”,通過虛假粉絲號堆砌排名,很容易讓正規的政務賬號埋沒于虛假信息之中。
平臺監管力度過低。微信公眾號“半月談”表示,整治高仿號不能一關了事,容易陷入“打地鼠”式的治理困局。一方面,網絡平臺除了關停、封禁個別引起關注的高仿號之外,日常疏于對賬號運營資質、發布內容的審核管理;另一方面,有些網絡平臺樂見高仿號帶來的大量流量,對其采取了縱容默許的態度。缺乏公共責任意識與完善的審核手段,是網絡平臺對高仿號監管不力的主要原因。
產業鏈打擊力度過低。購買、推廣所謂的官方認證號,在一些網絡電商平臺上公開發布,體現出對制售高仿號的網絡黑產的打擊力度依然較低。政務高仿號作為其中危害較大的類型,理應受到執法部門的優先關注。在制假產業鏈已形成閉環的現狀下,執法行動決不能滿足于打掉幾個賬號,更要順藤摸瓜找到其賬號來源商家、線下團伙,實現全鏈條的“穿透式”管理。
堵上仿冒漏洞需提升政務服務水平
從根本上來說,由于一些地方的網絡政務服務建設不夠到位,民眾對當地的政務號不了解、不常用,才給了少數不法分子可乘之機。要堵上高仿號屢禁不止的漏洞,建設具有地區影響力的政務號才能從源頭上解決問題。
政務號名稱應做到統一、直觀。不少高仿號能成功騙取民眾信任,網民的疏忽大意并不是問題的全部。不少政務號名稱格式不統一、功能不明顯、資質未認定等漏洞,都是民眾無法正確查找、辨別政務號的主要原因。2020年7月,不少網民紛紛在社交媒體上曬出所在地區的政府辦事平臺名稱,例如,浙江“浙里辦”、上海“隨申辦”、重慶“渝快辦”等,這類玩“諧音梗”的政務號受到不少網民的歡迎。在政務號名稱上下功夫,在為民眾留下深刻印象的同時,也能有效防止高仿號隨意冒名。
政務號運營應防止不管、亂管。《新華每日電訊》4月21日發文指出,部分政務新媒體已淪為“僵尸”“空殼”賬號甚至輿情制造者。一些賬號長期不更新或只會復制粘貼,而除了“不言不語”與“自言自語”外,還有政務號“胡言亂語”,甚至出現了賬號被盜用的情況。地方政務號內容質量不高、運營專業性不強本身就為高仿號偽裝“權威”降低了難度,因此,防止“不管”與“亂管”政務號,才能提升高仿號仿冒的成本。
政務號服務應做到合理設計。近年來,像微信、支付寶等平臺推出的小程序已被政務機構廣泛使用,但在實際服務體驗上仍有提升空間。不少民眾在發現相關政務服務不好用、不完善的情況下,很可能轉而尋找其他類似賬號。而在2020年疫情防控期間,“健康碼”、行程查詢等功能在全國能順利普及,離不開大數據技術的深入應用和詳盡完善的程序功能。緊跟技術潮流的同時,政務號的產品設計也急需跟上,以越來越全面的“一網通辦”服務遏止高仿號“野蠻生長”的空間。
作者系人民網新媒體智庫助理研究員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