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和數字化不能混為一談
來源:中國汽車報 更新時間:2021-01-29

 汽車行業從未像今天這般篤定,智能化、網聯化、電動化和共享化是大勢所趨,汽車企業必須從 “以產品為中心”的制造型企業向“以用戶為中心”的制造加服務型企業轉型;但汽車企業也從未像現在這般迷茫,在這個言必談“轉型”的時代,究竟什么是數字化,與信息化有什么區別,該如 何推進汽車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實現,這些問題的答案莫衷一是。汽車本身就蘊含著一系列博大精深 的學科,從研發、制造、供應鏈、營銷到服務產業鏈長且復雜,與迅猛發展的大數據、云計算、人 工智能、5G、移動互聯、物聯網、區塊鏈等信息通信技術融合發展帶來的數字化轉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認知,但總是零零散散,碎片般不成體系,難有人說得相對清楚和透徹。帶著上述問題,《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了廣州汽車工程研究院首席技術總監唐湘民,在長達兩個小時的交流過程 中,他用許多生動的案例和深入淺出的解析,徐徐展開了一張汽車行業數字化轉型的嶄新藍圖,其 中很多核心觀點和理念深刻又新穎,富有啟迪意義。 
 特斯拉和華為的啟示:微笑曲線 2.0

 美東時間 1 月 8 日 16 點,特斯拉市值達到了 8341.72 億美元,成為了美國第五大上市公司。當然, 一時的市值并不能代表一切,但特斯拉已經敲響了汽車企業轉型變革的“警鐘”。

 為何一家成立不到 20 年、年銷量不到 40 萬輛的汽車企業,市值能夠數倍于傳統汽車百年老店——豐田?要知道,豐田 2019 年的全球汽車銷量已經超過了1000萬輛。唐湘民的答案是,汽車是不斷集成最新科技成果的產物,在數字化時代,汽車正在從機電產品發展成為智能網聯產品,集成最新 科技成果為汽車企業的發展提供了巨大機遇。而特斯拉就是新一輪科技革命發生以來,最新科技成 果的“集大成者”,并取得了巨大成功。對此,傳統車企不能“看不見、看不懂、看不起”,否則 最終的命運很可能就是“來不及”。 唐湘民認為,要避免“來不及”,首先要認識到數字化給制造產業帶來的變化及盈利特征。“傳統 的‘微笑曲線’不再適用,制造企業價值鏈在研發端的附加值將大大提升,而另一端將從銷售向后 延伸到服務端。”在采訪中唐湘民微笑地對我說:“我把新的產業特征定義為‘微笑曲線 2.0’”。汽車將成為數字化智能產品,其功能、性能及體驗性將主要由軟件來定義。“軟件有兩大特點,首 先是贏者通吃,一款軟件一旦獲得成功和并獲得用戶認可,其他類似軟件基本就沒有市場了,例如 微軟辦公軟件和操作系統、LS-DYNA 等仿真軟件;其次則是軟件復制零成本,一款成功的軟件無論復制多少都不再產生成本。這和任何實體的產品不同,機電等硬件產品復制是有成本的。因此成功的 軟件可以得到非常廣泛應用。”“數字化使得汽車企業通過車聯網連接汽車產品,通過移動應用連 接用戶,因此其產業鏈將延伸到服務端。”

 華為在不同場合都表達了同一個觀點:華為不造車,只幫助車企造好車、用戶用好車。唐湘民認 為,華為雖然不做整車,但正在涉足的智能駕駛、智能網聯、智能能源、智能座艙和智能車云等領 域,正是“微笑曲線 2.0”的研發和服務兩端,是利潤最高的部分,而這些,恰好是傳統整車企業最應該把握和進軍的“陣地”。

 兩個認知:從物理世界到數字世界、軟件開發轉觀念

 數字化轉型是一個系統工程,要從戰略、管理、組織、技術、文化等多方面推進。作為廣汽集團數 字化轉型的技術負責人,唐湘民從技術的角度強調了對信息化、數字化、數字化轉型認知的重要性。

 簡單地說,信息化就是以信息技術支撐業務,建設信息系統,企業有什么業務就建設什么信息系統, 例如項目管理業務與項目管理系統,試驗業務與試驗管理系統。在唐湘民看來,數字化則是應用物聯網、移動互聯、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為某一業務構建數字化平臺,實現業務從物理 世界升遷到數字世界的新的模式。信息化是業務在物理世界里開展,信息系統提供支撐;數字化轉型則要實現業務在數字世界里開展,物理元素響應數字世界的指令。以出租車業務為例,傳統的業 務通過乘客在路邊招手、出租車司機響應,路線也通常由司機選擇,這是在物理世界里開展業務。 但網約車將這一過程“搬”到了數字化平臺上(數字世界),客人可以在手機 App 中約車、選擇路線,在路邊招手已無法獲得相應的服務,網約車司機也會要求乘客在平臺上(數字空間)約車,他通過手機搶單才能為乘客服務,乘客和司機都只能響應數字空間的指令,這也包括行程的終點和實 際行駛的路線。

 唐湘民強調,由于數字化轉型的技術核心是信息技術,一個企業高層決定開展數字化轉型后,通常 會讓 IT 團隊牽頭推進。如果沒有深刻認識到信息化與數字化的區別,IT 團隊仍習慣于以信息化來推進數字化轉型,甚至將信息化方案或規劃簡單地改名為數字化了事,這樣的數字化轉型當然不會成 功。傳統的出租車公司同樣擁有信息系統,例如司機管理系統和車輛管理系統,但如果其業務仍然 停留在物理世界開展,而不是升遷到數字世界,那么建立再多的信息系統也不可能完成數字化轉型。令唐湘民擔憂的是,很多企業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仍然將信息化和數字化混為一談。

 另一個重要的認知是在產品開發方面的觀念轉變。產品數字化的核心是汽車軟件的開發和應用。一 款汽車即便再受歡迎,也無法占領全部市場,競爭車企的同類車多少可以占有一定市場。但如果以 開發汽車的這種觀念來開發軟件將是很危險的。唐湘民指出,由于軟件具有“贏者通吃、復制零成 本”的特點,汽車軟件,例如汽車的操作系統、智能座艙平臺、智能駕駛平臺、V2X 等,一旦競爭企業的產品開發成功并被市場接受,就會迅速占領幾乎大部分市場,開發晚了或再開發相似產品就意 義不大了。基于此,唐湘民強調,在“軟件定義汽車”的時代,汽車企業CEO 應該充分認識到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以“四化”為重點實現數字化轉型

 實現汽車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涉及面廣,方式眾多。唐湘民指出,汽車企業應打造“萬物互聯、虛實 融合、軟件定義、數據智能”的核心能力,以推進“產品和服務數字化、業務數字化、競爭優勢生 態化,以及數據資產價值化”為重點。

“數字化轉型的本質是信息技術與產品和業務不斷深化融合。”唐湘民指出,不管是產品,還是業 務,都可以看成是三個階段的融合:三維設計和仿真軟件廣泛應用于汽車產品開發,此時軟件與硬 件是相互獨立的,軟件只是輔助,所以稱為計算機輔助設計(CAD)和計算機輔助工程(CAE)。嵌 入式軟件是軟件融入到汽車系統或零部件,實現硬件一定程度的智能化。軟件和硬件的進一步融合則要實現軟件定義汽車,最后實現汽車智能化、網聯化。而對業務而言,信息化階段業務在物理世 界開展,信息系統輔助業務,實現數字化轉型則是業務融入到數字化平臺,業務在數字世界里開展。

唐湘民提出了數字化轉型的四大重點:首先,“產品和服務數字化”是在產品端通過軟件定義汽車 打造智能化網聯化汽車產品,在云端打造提供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內容服務的生態云平 臺,最終實現“萬物感知,萬物互聯,萬物智能”的智慧出行;其次,“業務數字化”要通過打造 基于“前-中-后臺”數字化架構的云平臺,支撐企業所有業務從物理世界向數字世界升遷,實現各 業務的數字化運營。傳統信息化主要為企業內部建信息系統,服務對象主要是企業內部成員,而數 字化平臺是面向所有用戶,特別是外部用戶,因此更需要強調“以用戶為中心”;第三,“競爭優勢生態化”,汽車產品將成為生態中的一員,汽車的開發、運行都需要強大的生態支持,因此汽車 企業的競爭也將生態實力的競爭;第四,“數據資產價值化”。產品數字化和業務數字化使得數據 成為資產,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將使數據資產為企業創造價值。基于數據中臺實現業務“千人千 面”的精準營銷、產品“千車千面”的個性化服務已展現了數據智能應用的神奇成效。數據的價值 是不可估量的。

縱觀國內外,幾乎所有汽車企業都邁上了數字化轉型之路。廣汽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曾慶洪和廣 汽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馮興亞高度重視數字化轉型工作,親自領導推進。“數字化”也已成為 廣汽集團的戰略重點之一。在研發領域,唐湘民帶領團隊為廣汽研究院制定了從“信息化研究院”、“數字化研究院”、到“智慧研究院”的三階段發展路徑,以數字化理念打造的研究院試制 工廠將業務從傳統物理世界升遷到數字世界,取得了顯著成效。該工廠成功入選 2020 年“中國標桿智能工廠”。

“傳統的一定會被數字化顛覆。”在汽車行業信息化和數字化專業領域探索已二十多年的唐湘民,非常贊同麥肯錫關于數字化的斷言:“Digital or Die”。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