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資本寄予厚望的互聯網醫療如何行穩致遠
來源:中國城市報 更新時間:2021-01-28

互聯網醫療被新冠肺炎疫情和資本“插”上了高飛的翅膀。

2020年12月,成立僅6年的京東健康市值一度超過了6000億港幣;緊隨其后,丁香園宣布完成5億美元融資;近日,睿心醫療也對外宣布完成B輪近3億人民幣融資……這是資本的故事,也是肉眼可見的藍海。前景可觀的互聯網醫療行業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究竟扮演了怎樣的角色?被疫情倒逼而高速發展之下又隱匿著哪些痛點?


化解患者“三耗”難題

去醫院就醫往往得“不怕麻煩”。

掛號、門診、檢查、拿結果、確診、開藥、交款、接受治療并拿藥,這是一般情況下患者就醫的必經流程。在疫情最為嚴峻的時候,為配合防疫需要去醫院看病還需增加核酸檢測的環節。這樣繁瑣的流程對于本地患者而言尚可接受,但對于外地患者來說無疑是“耗時間、耗精力、耗錢”的就醫體驗。

與時間賽跑,與流程掰腕成了部分患者的日常。

今年30歲的李先生正是其中的一員。他肺腺癌術后不幸復發,基因檢測EGFR19外顯子突變,口服易瑞沙治療后沒有發現明確的耐藥突變,目前一直處于化療中。“外地人來北京求醫,是真的不方便。像我這種需要長期就醫的人,就更不方便了。”李先生告訴記者,為了免于來回折騰,他從2020年2月開始通過門診在醫聯平臺上進行治療。

“近期,北京疫情較為嚴重,進京不便,加上醫院床位緊張,作為外地人的我不得不選擇在當地進行化療。由于我是外地醫保,很多門診藥品無法報銷,受疫情管控也不能總到門診開藥,不少升血藥我們本地根本沒有。幸虧醫聯的主任通過線上復診續方的方式幫我開藥,2天就能郵寄到家,緩解了我在當地化療藥物不足的問題,費用和在醫院門診費用基本保持一致。”李先生告訴記者,在醫聯就醫之前,自己去北京看病,每次不算問診治療費用,僅吃、住、路費就要花費1000多元。現在通過互聯網醫療就醫,單次問診的費用在125元左右,不僅方便而且也大大減輕了他的經濟壓力。

當被問及治療與服務的感受,李先生說:“其實因為長期化療的緣故,我的血象檢測并不好,醫聯上分配給我的團隊助理每次都會按時提醒我在家復查血象、幫我解讀指標、整理病例。我在化療過程中出現不舒服的情況,主任也會給予相應指導,異地化療期間也全程線上參與,通過線上問診的方式幫我核實治療方案。”

對于李先生這類患者而言,像醫聯這樣的互聯網慢病管理平臺無疑化解了諸多不便。艾瑞測算數據顯示,診后階段線上模式算上線上問診、醫藥及醫護到家的醫療服務成本,平均單人每次醫療成本僅395元。然而,線下就醫的模式平均成本則高達每人每次1080元。相比而言,使用互聯網醫療診后方式無疑能夠節省更多醫療資源,提高全社會醫療服務供給效率,讓飽受疾病困擾、有著診后醫護需求的人群能夠得到更加有效的治療和更舒心地就醫體驗,從而推動整個社會更加健康高效地發展。

精細化智能化成為趨勢

互聯網醫療的服務已經愈加精細化、智能化。

目前,市場上存在最為普遍的互聯網醫療模式為“B2B2C”,即通過用戶終端應用,將醫生和患者連接起來,設置急速問診和找專家模塊,通過線上問診的模式向患者收取相應費用,例如阿里巴巴旗下的互聯網醫療平臺醫鹿,針對線上問診開設了不同的模塊,可以通過首頁搜索進行問診,同時開設急速問診,7*24小時在線,另外還開設找專家模塊,按科室和疾病進行分類以滿足患者的不同需求。

在此基礎上,隨著用戶的需求日趨具體化,互聯網醫療平臺隨之細分,針對的患者群體也更加具有針對性。

“醫聯的定位就是慢病管理平臺,我們計劃朝著技術門檻高、整合難度大、對患者結果負責的方向來做疾病管理的全流程服務。”醫聯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醫聯利用人工智能與大數據劃定慢病專科,然后讓專科醫生和平臺上的醫生助理+健康管理師共同為慢病患者提供長期規范的診療服務,包括建立個人電子檔案、定制化方案分級、病情管理、指標反饋、生活方式干預、治療方案調整、定期評估治療效果等。

事實上,患者的依從性一部分源于對醫生的信任,如何建立醫患雙方的信任也成為互聯網醫療企業努力的方向。據上述負責人介紹,在醫聯,醫生首先在醫聯平臺注冊備案,在和患者完成首次線下面診,醫患彼此建立信任基礎后,患者才會掃描醫生的二維碼完成醫患綁定,進而在醫聯平臺上進行慢病復診行為,因此平臺上的醫患關系相對更加穩固。

此外,可穿戴醫療設備的模式也是目前較為流行和普遍的互聯網醫療模式。

早在2015年就布局移動醫療的樂普醫療推出了樂普醫生,樂普醫療公司移動醫療事業部總監曹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坦言:“樂普醫生依托數字醫療、物聯網及人工智能技術,通過旗下可穿戴設備,對多項人體體征參數(心電、血壓、血氧等)進行實時監測和自動分析,滿足不同用戶、不同場景的醫療服務和健康管理需求,并就此建立起線上、線下互聯互通的平臺,達到‘防病-治病-養病’的生態閉環,相當于為每位用戶都配備了一位了解自己的家庭醫生。”

據曹君介紹,近期,樂普醫療還為老年群體和慢性病患者專門設計了“樂小樂AI健康陪伴機器人”,通過配套的智能指環等檢測設備,用戶在家即可進行多項體征的健康自測。檢測完成后數據會自動上傳到樂普醫生后臺,通過基于大數據的人工智能系統分析生成檢測報告。一旦發現檢測數據異常,樂普醫生平臺將自動向用戶進行預警及告知。在檢測結果正常的情況下,如果用戶需要進一步咨詢,也可通過機器人連接到平臺的醫生進行視頻問診,醫生根據設備采集的數據能夠準確了解用戶情況,并提供專業的醫療服務。

醫生患者雙受益

中國每年醫療衛生支出近7萬億元,互聯網醫療市場潛力大。

據Analysys數據顯示,2015-2019年期間,我國互聯網醫療市場規模呈逐年增長態勢。2019年互聯網醫療市場規模為1336.9億元,同比增長35.6%。2020年受疫情影響部分醫療服務由線下轉至線上,市場規模增至1960.9億元。

而據《2020中國互聯網醫療行業研究報告》顯示,中國互聯網醫院月接診患者超過3億人次,已上線互聯網醫院數量超600家,持牌網上藥店數為693家,互聯網醫療月活用戶規模超過5400萬,在線醫療月活用戶峰值超6000萬,月活用戶同比增長17%。

廣闊的市場之下,也孕育著對醫生和患者的福音。

“‘互聯網+醫療’服務形式不僅有助于患者,也為醫生學習進修提供了很大幫助。”解放軍總醫院第七醫學中心心臟內科主任醫師劉春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針對患者,互聯網醫療新模式創新下,推出醫生助理和健康管理師的角色,輔助醫生,為醫生節省了更多時間和精力,同時,也能及時收集患者病歷資料并傳送給醫生,自行進行病情梳理,為醫生和患者的溝通提供最簡便快捷的途徑。

醫聯的相關負責人也指出:“線上+線下的聯動模式,可推進公立醫院的分級診療,將優質醫療資源下沉,有效地緩解看病難、看病貴的行業現狀。”

此外,劉春萍還認為,互聯網平臺還為提高醫療服務質量增添了“雙翼”:以互聯網為載體,醫療服務有了新形式,如形式豐富多樣的健康教育、醫療信息查詢、電子健康檔案、疾病風險評估和在線疾病咨詢等;互聯網具有便捷性和時效性等優勢,可以針對患者的不同診療需求,提供不同形式的選擇。

行業高速發展下的痛點

近年來,國內互聯網醫療行業發展迅速,新冠肺炎疫情這樣的“黑天鵝”事件也如催化劑一般,倒逼互聯網醫療行業步入高速發展期。

據了解,在國家衛生健康委的委屬委管醫院中,互聯網診療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倍。一些第三方互聯網服務平臺的診療咨詢量也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0多倍,處方量增長了近10倍。

盡管患者需求激增、市場前景廣闊,但互聯網醫療行業仍存在明顯痛點。

“從患者角度看,有一個十分明顯的痛點,就是患者和醫生的專業程度和表達方式都不一樣,患者在線上如何能夠準確地描述和表達病情;從企業角度來看,目前,很多互聯網醫療企業的營收主要來源于藥品銷售,如何開發多元化的商業模式,是企業需要考慮的問題。”億歐智庫高級分析師王思晗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建議互聯網醫療應融合發展,如互聯網醫療企業可以和商業保險公司、醫藥公司以及一些第三方檢測的公司合作。“我覺得多元融合不僅可以增加患者的服務場景,更能促進各個細分賽道實現雙贏。”王思晗說。

在醫療互聯網行業專家白吉可看來,目前,中國互聯網醫療行業發展的核心難點是誰付費即誰買單的問題。“行業內無論是錨定TOD還是TOC,都會面臨獲客、盈利、穩定性等問題。互聯網醫療作為鏈接供求兩端的技術支撐行業,對傳統醫療行業比如醫院、藥企、實體藥店的依賴較強,如何更好地整合上下游的資源,通過互聯網的連接屬性,更好地服務醫生和患者兩端并實現可持續發展,是所有互聯網醫療企業應該思考的問題。”白吉可對記者說。

此外,白吉可建議應借助醫保付費的東風,聯合保險等多種支付途徑,企業應當全面拓寬醫療服務半徑,解決線下醫療服務的痛點,苦練內功,沉下心來打造相對于實體醫療服務有競爭力的核心互聯網服務產品。(記者 張亞欣)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