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智能+社會發展指數報告(2020)
來源:中國互聯網協會 更新時間:2021-01-27

中國“智能+”社會發展指數報告(2020)

中國互聯網協會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
2020 年12 月

 

前言
“智能+”社會是人類繼農業社會、工業社會、信息社會后的更高社會形態,是信息流通方式、生產關系、生產力全面革新的社會形態,萬物互聯、數據驅動、跨界融合、最優決策的時代特征正逐步凸顯。人機協作等新技術、新應用加速推動行業研發設計、生產運營、遠程運維服務、供應鏈管理等環節智能升級,網絡協同研發、個性化定制設計、虛擬仿真等新模式層出不窮,顯著提升社會生產效率。大數據分析推動社會活動深度智能感知,加速城市安防、環境、基礎設施等管理更加精細精準,保障社會行穩致遠。基于人工智能的互聯網營銷新形態、新模式競相涌現,驅動社會服務供給市場空前繁榮,顯著豐富社會公眾在線消費、智能消費、個性消費服務體驗。5G 推動萬物互聯加速落地,雙千兆網絡穩步推進,數字新基建正在成為社會數字化轉型新底座。
在《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先后圍繞重大科技攻關、產業數字化轉型、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建設、公共服務、社會治理應用等方面,提出要強化人工智能創新突破和融合應用,明確要瞄準人工智能等前沿領域,實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戰略性的國家重大科技項目;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同各產業深度融合;構建系統完備、高效實用、智能綠色、安全可靠的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提升公共服務、社會治理等數字化智能化水平。相比去年來看,智能化與社會生產、生活、運行管理、基礎設施建設全方位深度融合的政策要求更加具體,路徑更加清晰,“智能+”正在成為新時期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重要特征。
在《“智能+”社會發展報告(2019年)》基礎上,課題組結合我國社會發展的重大領域、重要場景、重點趨勢,從智能化演進視角,對2019-2020年以來的社會發展階段特征的宏觀研判。聚焦三大核心場景和社會轉型升級的數字基建體系,廣泛搜集互聯網龍頭企業、平臺公司經濟社會運行統計數據,在上一版智能+社會監測指標體系基礎上,結合年度最新態勢、特征和趨勢,進行指標體系年度滾動調整迭代,優化權重分配設計,對全國智能+社會和31省分省發展水平開展量化評估。
根據數據分析結果來看,整體上目前我國還處于“智能+”社會的起步階段,以新一代信息技術體系為核心驅動力,更多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新應用、新模式、新體驗開始全面與經濟、社會相結合,但還存在區域發展不均衡、群體覆蓋不充分等階段差異。特別是在國際環境日趨復雜、新冠疫情影響深遠、技術創新步入攻堅期等客觀因素影響下,我們研判未來一段時期,我國社會仍將處于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三化”長期并存階段。
時間所限,本報告依然還有很多不足之處有待完善,敬請各界批評指正。


目錄
一、“智能+”社會年度發展態勢............................................................................1
(一) 數字基建熱潮興起,社會轉型數字底座支撐逐步完備................... 9
(二) 數據資源流通提速,社會新生產要素市場日益完善....................... 7
(三) 智能應用激活更廣闊內需市場,生活消費全面在線化................... 1
(四) 智能平臺助力“兩網”建設,社會治理能力更加強大................... 5
(五) 信息技術加速與實體經濟融合,生產供給靈活性增強................... 1
(六) 信息技術彌合區域群體數字鴻溝,社會發展更加均衡................... 7
二、“智能+”社會年度發展水平評估........................................................................ 15
(一) 總體情況與年度觀察......................................................................... 15
(二) “智能+”生活消費發展水平評估................................................... 17
(三) “智能+”社會治理發展水平評估................................................... 25
(四) “智能+”生產供給發展水平評估................................................... 30
(五) “智能+”數字基建升級水平評估................................................... 36
三、共建共享“智能+”社會發展建議.......................................................................... 2
(一) 營造更加開放的“智能+”社會創新空間,拓展更廣闊內需市場. 2
(二) 創新更加包容彈性的市場監管環境,激發深層次創新活力........... 3
(三) 深化城鄉區域一體化協調發展,保障全民共享數字發展紅利....... 3
(四) 健全社會化數字技能服務體系,保障全民同享數字紅利............... 4
附件:指標體系及計算說明................................................................................................ 5
(一) 指標體系............................................................................................... 5
(二) 計算說明............................................................................................... 5

一、“智能+”社會年度發展態勢
(一)信息技術加速與實體經濟融合,生產供給靈活性增強
以數字經濟為代表的新經濟體系持續高速增長。近十年,我國數字經濟蓬勃發展,已成為國民經濟核心增長極之一。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研究顯示,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已由2011 年的9.5 萬億元增加到2019 年的35.8 萬億元,占GDP比重從20.3%提升到36.2%,數字經濟對GDP 增長的貢獻率始終保持在50%以上。面對突如而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我國數字經濟仍保持穩定增長態勢,成為引領緩解疫情沖擊、帶動經濟增長的最優選擇。
科技制度創新力度持續加大,全力保障復工復產。科技創新能力是國家核心競爭力的基石,是國家安全和發展的最根本、最具決定性、最有持續競爭力的核心要素。充分發揮科技創新對當前復工復產和經濟平穩運行的支撐保障作用,科技部印發《關于科技創新支撐復工復產和經濟平穩運行的若干措施》,提出了9 個方面、18 條具體舉措,對科技支撐經濟平穩運行發展作出體系化安排。各地各部門圍繞推進復工復產和助企紓困,創新制度供給,精準有力及時推出8 個方面90 項政策措施,通過實施援企穩崗,減免部分稅費,免收所有收費公路通行費,降低用能成本,發放貼息貸款等措施,助企紓困,推進復工復產。

線上線下加速融合,新業態新模式大量涌現。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席卷全球,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融合范圍不斷拓展、程度不斷深化、結構不斷優化,催生大量新業態新模式。特別是在抗擊疫情期間,我國數字經濟展現出了強大的活力和韌性,在線辦公、遠程維護、平臺電商、社區配送等新業態新模式加速發展,在對沖行業壓力、帶動經濟復蘇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二)智能應用激活更廣闊內需市場,生活消費全面在線化
普惠化、均等化惠民服務供給不斷提升人民福祉。醫療、教育、社保、養老等領域信息化建設持續發力,通過大力推進“互聯網+醫療健康”,全民健康信息國家平臺建設得到系統推進,截至2019 年底,全國已有1273 家三甲級醫院實現院內醫療服務信息互通共享,已有28 個省開展了電子健康卡試點,144 個地級市實現區域內醫療機構就診“一卡通”;隨著教育信息化2.0 行動加速推進,教育“三通兩平臺”建設實現了99.5%的中小學網絡接入,75.4%的學校實現多媒體教學設備全覆蓋,截至2019 年8 月,在國家精品在線開放課程引領下,我國上線慕課數量增加到1.5 萬門,學習人數上漲至2.7 億人,在線教育規模不斷壯大;社會保障體系向廣覆蓋、深應用的方向又進一步,截至2020 年6 月份,全國社保卡覆蓋率達到93.9%,京津冀、長三角等重點區域開 展異地就醫、門診費異地結算試點;我國智慧健康養老產業規模持續快速增長,市場規模在2019 年達到3.2 萬億元,近三年復合增長率超過18%。
“互聯網+扶貧”助力脫貧攻堅,不斷彌合城鄉數字鴻溝。隨著我國農村地區網絡覆蓋范圍的擴大、在線消費模式不斷創新,廣大農民紛紛成為網絡帶貨、短視頻直播的“網絡紅人”,手機已逐漸成為不少農民發展生產的“新農具”。2020 年上半年,我國農村地區網民規模不斷增加,城鄉地區互聯網普及率差異為24.1%,2017 年以來首次縮小到30%以內,城鄉數字鴻溝顯著縮小,網絡扶貧作為扶貧攻堅的重要手段,已越來越多地被農村居民所了解和參與。隨著我國網絡視頻用戶規模已占網民整體數量的94.5%,短視頻已成為新聞報道新選擇、電商平臺新標配,而越來越多貧困縣通過網紅直播,使得“直播帶貨+扶貧”、“短視頻+扶貧”等應用在各地迅速開花,從第一書記到貧困縣縣長都樂意成為網紅,直接將本地特色農產品、特色文化與大市場對接,為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注入新能量。
個性化、有溫度、有歸屬感的信息惠民服務進一步向基層下沉。我國社會發展面臨的主要矛盾已經發生深層次轉變,“以人為本”已經成為核心發展理念,構建以滿足人民美好生活向往為根本目的的人民社區,能夠直接順應人民對于美好生活的訴求,建設橫向集成、精準式、無感式的智慧社區將成為開展基層工作的集中發力點。近兩年,我國智慧社區市場規模持續快速增長,目前全國約有29.6 萬個社區,按照每個社區30 萬左右的預算計算,智慧社區平臺整體規模為800 多億左右,預計2023 年我國智慧社區市場整體規模將達到6433 億元。特別是經歷疫情考驗后,圍繞全生活鏈開展關口前置的社區綜合服務,打造更加智慧、優質、高效的智慧社區已經成為各地普遍共識。浙江省在2019 年就開始推動“未來社區”建設,構建以未來鄰里、教育、健康、
創業、建筑、交通、能源、物業和治理等九大場景創新為引領的新型城市功能單元,到2021 年浙江未來社區試點數量將達到100 個;2020 年,合肥市正加緊開展構建數字孿生社區的試點工作,加快推廣基層社區全視角、全量數據落地。

人人享有、人人參與、人人出彩的數字生活新格局加速形成。網絡直播、短視頻、網絡零售、智慧出行等服務打開了多樣化、個性化生活的窗口,人們與數字生活早已密不可分,人們既可以充分享受數字生活提供的便捷、智能,也可以成為生產者、引領者,通過創造數字新內容增加可觀收入,人們正在加速形成數字生活的主人翁意識,共同參與數字生活的發展進步。截至2020 年6 月,我國網絡零售用戶規模達7.49 億,市場連續七年保持全球第一,電商直播、短視頻及網絡購物用戶規模較3 月增長均超過5%,電商直播用戶規模達3.09 億,較2020 年3 月增長4430 萬,規模增速達16.7%,成為上半年增長最快的個人互聯網應用;以移動支付等為代表的的即時通信成為疫情期間發展最快的應用之一,用戶規模達9.31 億,較2020 年3 月增長3466 萬,越來越多的人主動參與到各類數字生活服務中,也為促進傳統產業轉型、拉動社會零售品總額提供了積極助力。
(三)智能平臺助力“兩網”建設,社會治理能力更加強大
智能政務加速“一網通辦”“跨省通辦”。政務服務領域大數據分析、生物識別、智能硬件等新應用、新體驗加速推廣,推動政府辦事開始向零接觸、智能化方向發展,助力我國電子政務邁入“非常高”水平,據聯合國報告顯示,我國電子政務發展排名從2018 年的65 位躍升到2020 年的45位。“異地可辦”“跨省通辦”等區域協同服務模式加速推進,依托國家一體化政務服務平臺,京津冀、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成渝等地區,進一步拓展“跨省通辦”范圍和深度。
“指尖辦”成為服務標配,“國務院客戶端”“粵省事”“浙里辦”“皖事通”等一站式服務APP 與小程序業務辦理規模顯著增加,支付寶、微信等互聯網辦理渠道與政務APP 無縫對接,大幅提升群眾獲得感。
智慧大腦助力“一網統管”“協同管理”。據不完全統計,2019 年約36 個地區開展智慧大腦建設,連續兩年增速100%以上。從項目建設級別看,智慧大腦建設和呈現出多線城市立體布局的趨勢,如浙江省已有17 個市縣開始智慧大腦建設。智慧大腦構建扁平化高效調度體系,改變數據采集慢、融合難、整理耗時等頑疾,避免多級數據采集和命令傳達,形成了快速靈活綜合調度體系,作為城市數字化基礎設施和開放創新平臺,在疫情防控中發揮了疫情綜合監測、資源調配優化、疫情預測分析、宏觀決策支持等作用,成為提升城市協同治理水平的關鍵。如海口智慧大腦疫情防控智能指揮平臺建立“市、區、街道社區”三級聯防聯控體系,實現命令下達、執行跟蹤、摸排上報、群防群治全鏈路快速閉環。杭州基于智慧大腦快速開發健康碼平臺,將開發周期從
常規的4 周縮短到16 小時。


圖智慧大腦項目年度數量統計

數字孿生技術融合加速,探索社會治理新路徑。數字孿生、大數據、AI、區塊鏈等新技術加速向社會治理各領域賦能,推動社會管理業務智能化進入新高度,促進城市治理效能顯著提升,特別是應對疫情挑戰,跨部門綜合協同治理發揮重要作用。數字孿生城市全面重塑跨部門協同治理格局,以城市信息模型(CIM)為基礎平臺,不斷融合政府、企業和社會數據,疊加實時感知數據,打造一一映射、虛實互動的數字孿生城市,推動城市規劃設計、生態治理、管理決策、應急預案等典型治理場景在數字空間模擬仿真、提前推演,有效避免治理決策“走彎路”。圖基于模擬仿真的區域規劃設計方案分析比對
(四)數據資源流通提速,社會新生產要素市場日益完善
數據對經濟社會發展的驅動力增強。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時代中,數據資源是最核心的生產要素,數據驅動型創新正在向經濟社會各個領域擴展。根據國際數據公司IDC發布的《數據時代2025》顯示,2018 年全球數據量達33ZB,預計2025 年將達到175ZB。2018 年中國的數據量達7.6ZB,預計2025 年將達到48.6ZB,在全球數據量中的占比從23.4%增長到27.8%,成為全球第一。隨著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5G 等信息技術的創新突破,萬物皆能產生數據,數據皆能關聯互通,我們的經濟社會全面進入“萬物互聯、數據智能”的時代。如何盤活這些數據,更好地支撐政府決策、社會治理和惠企便民服務,發揮信息化發展效能,是事關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關鍵。

數據要素價值化推進思路日漸明確。在十九屆四中全會上,中央首次公開提出“健全勞動、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和數據等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的機制。”這是中央首次在公開場合提出數據可作為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反映了隨著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加快,數據對提高生產效率的推動作用凸顯。2020 年3 月30 日印發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進一步明確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重點要“推進政府數據開放共享”“提升社會數據資源價值”“加強數據資源整合和安全保護”,促進要素自主有序流動,提高要素配置,激發全社會創造力和市場活力。

數據治理體系不斷健全。為促進數據開發利用、釋放數據要素價值,各地政府陸續出臺相關法律法規,創新數據治理模式。上海市出臺《上海市公共數據開放暫行辦法》,促進和規范本市公共數據開放和利用;浙江省出臺《浙江省公共數據開放與安全管理暫行辦法》,規范和促進本省公共數據開放、利用和安全管理;深圳市出臺《深圳經濟特區數據條例》,規范數據活動,促進數據資源共享開放和全面深度開發利用,保護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數據權利和其它合法權益,加快數據要素市場培育。自2015 年全球第一家大數據交易所落地貴陽開始,上海數據交易中心、浙江大數據交易中心、北京國際大數據交易所等數據交易機構相繼設立,推動數據要素資源匯聚整合,規范數據交易行為,推動數據要素的集約化整合、網絡化共享、協同化開發和高效化利用,助力產業轉型升級和經濟高質量發展。
數據資源管理運營更加專業。截至2019 年底,全國已有二十余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以政府組成部門、直屬機構、事業單位等機構設置方式,明確了數據統籌管理機構及其數據管理職責,如北京市大數據管理局、廣東省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上海市大數據中心等。各地通過支持成立信息化建設平臺公司,如云上貴州大數據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數字廣東網絡建設有限公司、數字廣西集團有限公司、數字重慶大數據應用發展有限公司,以許可經營和特許經營等方式委托其開展數據資源運營服務業務,明確數據管理權和運營權,提高數據資源管理調度、運營維護的專業化水平。
(五)數字基建熱潮興起,社會轉型數字底座支撐逐步完備
國家和地方統籌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2019 年以來,國家和地方新基建政策密集發布、熱度持續深溫,中央深改委和中央政治局要求“統籌存量和增量、傳統和新型基礎設施發展”,“加快5G 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20 多省市發布新基建專項規劃和行動計劃,未來五年全國新基建總投資規模超過40 萬億元,其中深圳首批95 個新基建項目總投資4119 億元、2020 年度完成投資1006 億元,廣東、安徽等地成功發行首批新基建專項債,主要投向信息網絡、新興產業、科學研究等領域新基建項目。與傳統基礎設施建設不同,包括5G、數據中心在內的“新基建”突破了“鐵公基”和房地產為代表的模式,具有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特征,是數據要素參與價值創造和分配的重要支撐,有利于全面釋放數據紅利。
5G 網絡商用加快智慧社會發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加快5G 商用步伐作為2019 年重點工作,2020 年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關于推動5G 加快發展的通知》,組織每年一度“綻放杯”5G 應用征集大賽、加快培育5G 應用創新企業,全國各地陸續發布5G 行動計劃和相關支持政策。截至2020年9 月,全國開通5G 基站69 萬個,連接5G 手機終端超過1億部,北京、上海、廣州、杭州等城市實現5G 網絡城區連片覆蓋。2020 年3 月,中國廣電700MHz 大帶寬技術提案正式成為全球首個5G 低頻段(Sub-1GHz)國際標準,已在深圳、河北多地開始700MHz 的5G 試驗網建設。廣東省2020 年1-8月新建5G 基站61625 座,提前超額完成4.8 萬座的全年建設任務,深圳率先實現5G 獨立組網全覆蓋、珠三角中心城區廣覆蓋。各地加快培育5G 產業和應用體系,推動5G 建設與垂直行業應用融合建設,重點覆蓋自動駕駛、工業互聯網、遠程教育、醫療健康、生態環保、超高清視頻和AR/VR 等相關領域,雄安新區建設5G 天地一體化生態檢測系統,實現白洋淀及支流河道生態情況、水質監測數據即時上傳平臺分析,打造我國智慧生態監測新樣板,5G 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效能初步顯現。
人工智能基礎設施平臺部署提速。科技部2019 年9 月啟動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驗區創建工程,依托地方開展人工智能技術示范、政策試驗和社會實驗,計劃到2023 年全國布局建設20 個左右試驗區,形成一批人工智能與經濟社會發展深度融合的典型模式,打造一批具有重大引領帶動作用的人工智能創新高地,2020 年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驗區已擴容到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12市一縣,2020 年天津、武漢相繼啟動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驗區啟動建設,打造自主算力引擎、公共算力服務、應用創新孵化、產業聚合發展和科研創新人才培養平臺,助力智慧港口、智能制造、智慧醫療、智能數字設計與建造、智能網聯汽車產業發展。國家發改委提出“實施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建設重大工程”,將在全國布局10 個左右區域級數據中心集群和智能計算中心,蘭州、合肥、南京多地開始建設城市先進計算中心,為智慧城市、智能制造等應用提供高性能計算、深度學習等先進計算技術服務。
工業互聯網進入創新發展快車道。2020 年3 月,工信部發布《關于推動工業互聯網加快發展的通知》,提出加快工業互聯網發展“二十條”,鼓勵各地結合區域特色和產業優勢,打造一批產業優勢互補、協同效應顯著、輻射帶動能力強勁的示范區,同年11 月山東和廣東獲批創建工業互聯網示范區。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牽頭建設分層分級的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體系,在北京、上海、廣州、重慶、武漢布局了5 個頂級節點,以及貴陽和南京2 個災備節點,2020 年9 月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二級節點已達60 個,共有3000 余家企業接入國家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體系。國家著力打造“雙跨”工業互聯網平臺,工業互聯網平臺向跨行業、跨領域方向規模發展,我國共建成超過70 個有影響力的工業互聯網平臺,連接工業設備的數量達到4000 萬套,工業APP 突破25 萬個。航天云網、東方國信、樹根互聯、徐工信息、三一重工、海爾基于工業知識和模型沉淀能力優勢明顯,十大平臺的平均連接工業設備140 萬套,工業APP 數量5927 個。
(六)信息技術彌合區域群體數字鴻溝,社會發展更加均衡
智慧城市顯著破除服務屬地化與人口流動化矛盾。截止2019 年,我國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已達到44.38%,提前完成1億人落戶任務。在此過程中,以信息技術為手段,智慧城市建設有效保障人口城鎮化效率和質量。智慧城市促進數據共享利用更順暢,讓流動人口落戶更便捷。與戶籍制度改革松綁同步,各地加快推進個人公共數據跨區域、跨層級共享,開放社保、就業、就醫、子女教育等數據比對查詢,協助各地公安機關開展遠程異地落戶查詢,高效協助群眾落戶。智慧城市推動智能應用持續升級,讓公共服務體驗更溫暖。浙江杭州等地基于人臉識別、遠程申報、人臉授權等技術手段,對全市各工地建筑工人進行“無感登記”,基于移動智能終端掃碼認證實現務工人員“指尖登記實時辦”。多省依托靈活就業平臺和移動服務渠道,將就業登記、創業申辦等服主動推送到用戶身邊。智慧城市帶動智慧縣域發展,補齊縣域數字化發展短板。2020 年7 月,國家發改委印發《《關于加快落實新型城鎮化建設補短板強弱項工作有序推進縣城智慧化改造的通知》,引導各地區因地制宜推動縣城智慧化改造,加大財政資金投入和社會資本引導,促進縣域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數字鄉村有效激活社會基層發展活力。智能+社會建設面向社會區縣、鄉鎮和農村基層延伸,推動廣大農村地區加速進入網絡化、智能化時代。智慧農業服務體系不斷完善。截止2019 年11 月,全國累計建成益農信息社31.8 萬個,同比大幅增長16.9%;累計培訓村級信息員62.5 萬人次,為農民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提供公益服務7112 萬人次,開展便民服務2.22 億人次1;行政村基礎金融服務覆蓋率超過99.2%, 100%的建制村實現直接通郵。特色電商產業進入爆發式增長周期。社會全面網絡化、智能化轉型,深度激發更加廣闊的內需市場,關聯帶動廣大農村地區特色電商,借互聯網東風走進千家萬戶。截至2019 年底,全國農村網絡零售額達到1.71 萬億元,同比增長24.9%,“十三五”期末以來年均增速高達48.3%;農產品網絡零售額達到3975 億元,同比增長達72.5%。
圖我國數字鄉村網絡化普及情況

圖我國農村電商發展情況
二、“智能+”社會年度發展水平評估
(一)總體情況與年度觀察
全國智能化水平快速提升,綜合治理和基礎設施智能化水平適度超前,東部地區領先發展。全國“智能+”社會發展指數為0.51,比去年增長11.4%。在生活消費、生產供給、綜合治理、基礎設施四個子指標中,綜合治理和基礎設施智能化水平適度領先于生活消費和生產供給。分地區看,東部地區相對領先,前十位中有8 個為東部省市,北京、上海的指數得分均超過0.8 分,浙江、廣東、江蘇緊隨其后,中西部地區有重慶和四川進入前十位。
圖“智能+”社會發展指數排名前十位(2019 年)

“智能+”生活消費成為新常態,線上社會服務體系空前繁榮。數字支付高水平發展,全方位覆蓋社會生活各領域;智能家居產品銷售爆發式增長,應用場景不斷拓展;智能出行指數快速增長,未來發展空間極具想象力;數字零售保持快速增長,智慧零售網點向二三線城市拓展。“智能+”社會治理突出協同聯動,一體化模式助力社會治理效能穩步提升。一體化政務服務體系建設取得決定性成就,跨省通辦“高階目標”正式提上日程;智慧大腦建設不斷提速,以系統集成、平臺整合為手段,促進社會管理各個業務條線、部門職能高效協調聯動,城市、社會一體化治理格局初見成效;數字孿生城市加快從理論研究進入局部實
踐階段,以技術體系化創新探索重構社會治理新范式。“智能+”生產供給質量穩步提升,區域發展不平衡。綜合來看我國數字產業水平和智能制造水平均呈現東南沿海領跑的區域特征,南方地區顯著優于大部分北方地區。數字產業、智能制造等均為創新密集型產業,技術、資本、人才、市場等關鍵要素流向決定了區域發展不平衡將長期顯著存在。
“智能+”數字基建發展水平與區域綜合實力正相關,數字基建進入結構性升級周期。經濟越發達的地區數字基建發展水平越高,二者相互促進,正向發展。基礎通信設施已全面進入高水平覆蓋階段;車路協同等智能融合型設施,以及國家超算中心等國際通信樞紐設施得到各地區廣泛關注,各地積極爭取試點支持,加大資源投入,換道布局、搶占領域和區域新制高點。
(二)“智能+”生活消費發展水平評估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形勢推動全社會消費服務模式加速向互聯網遷移,各類社會活動線上線下融合之深前所未有,智能家居、在線新零售、智能出行等服務市場迎來爆發式增長,為社會消費者提供更加便捷的生活服務的同時,也為智能+社會發展提供了更加廣闊的發展場景。本年度報告中,“智能+”生活消費指數重點從智能家居、智能出行、智慧零售和數字支付等社會需求側最為關注的四個領域進行數據普查和核算評估。
智能生活消費指數快速增長。2019 年“智能+”生活消費的全國指數得分0.47,同比增長17.5%,增速比去年有大幅度提升。“智能+”生活消費指數排名前五的地區分別是北京、上海、浙江、廣東、江蘇,進入前十的地區分別是北京、上海、浙江、廣東、江蘇、福建、天津、湖北、重慶、山東。增速較快的地區是陜西、河南、江西、寧夏、內蒙古、江西、山東等地。
圖“智能+” 生活消費指數排名前十位
數字支付高水平發展,全方位覆蓋社會生活各領域。數字支付是“智能+”生活消費指數中發展水平最高的指標,移動支付滲透率、使用頻率和支付金額在各地均得到了高水平發展,覆蓋了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上海、浙江、北京、廣東、福建、江蘇、湖北、安徽、河南、天津等地的數字支付發展水平排名前十,上海在人均移動支付筆數、人均移動支付金額指標上均領先全國,浙江緊隨其后,北京在移動支付滲透率指標上領先。安徽、湖北、河南等地數字支付的發展速度較快。
圖數字支付發展水平排名前十位
案例:移動支付創新生活更加便捷
安徽省出臺了《關于推動移動支付創新促進普惠民生工作的指導意見》,精心組織規劃,因地制宜、因城施策。截至目前,全
省16 個地級市和61 個縣域公交全面開通移動支付受理,安徽省成為全國第一個實現公交場景移動支付全面覆蓋的省份。除了交通出行,生活消費、民生保障、政務服務等便民領域的移動支付也已實現全覆蓋,無論是商城購物還是水電繳費,都可以“一機在手,暢行無憂”。同時,安徽省還積極打造田間地頭的手機支付服務,為廣大農村居民提供打破時空限制的金融服務。在碭山縣,數十萬果農50%以上的銷售結算都通過手機支付完成。移動支付走進鄉村,與電商融合發展,解決了農村地區金融基礎設施供給不足的問題,暢通了農村地區信息流、資金流、商品流,帶動了農業升級、農村發展、農民增收。

智能家居產品銷售爆發式增長,應用場景不斷拓展。智能家居是“智能+”生活消費指數中發展速度最快的指標。大數據、物聯網、人機交互等技術推動家電家居產品智能化程度不斷提升,使用體驗得到極大改善,應用場景不斷擴展,智能窗簾、智能貓眼門鎖、智能照明、寵物智能家居產品等產品銷售呈現爆發式增長。VR 技術開始大規模進入房屋交易、租賃和裝修環節,促進了住房市場的智能化發展。北京、上海、廣東、天津、江蘇、浙江、福建、四川、陜西等地的智能家居發展指數排名前十,北京、上海、四川、海南、內蒙等地發展速度較快。
圖智能家居發展水平排名前十位
案例:智能家居產品銷售爆發式增長
智能家居成為京東2020 年雙十一的銷售熱點。11 月1 日-11日,智能家居品類成交額同比增長超100%。11 月1 日,智能窗簾成
交額同比增長超3 倍、智能貓眼門鎖成交額同比增長4.5 倍。國貨智能家居品牌大放異彩,品牌同比增長均超過100%。11 月1 日-11日,京東智能照明產品成交額同比增長240%。11 月1 日-11 日,京東氛圍照明產品成交額同比增長190%,以櫥柜燈為代表的網紅品牌幾光成交額同比增長超3 倍。天貓精靈數據顯示,寵物智能家居成為今年天貓雙11 一大消費亮點,寵物智能家居產品銷量同比增長了58 倍。雙11 期間,天貓精靈與多家寵物用品制造商合作推出了多款智能設備,均內置或支持天貓精靈的連接,可以語音控制喂食喂水、定時清理寵物糞便,語音調節睡眠溫度等等,有的產品還集成了攝像頭和麥克風,可以讓主人遠程看到寵物在家的一舉一動,與它進行對話。能夠幫主人自動“鏟屎”的智能貓砂盆成為銷量最高的爆款,緊隨其后的是自動喂食器,同比增幅3 倍以上。
智能出行指數快速增長,未來發展空間極具想象力。智能出行指標從智能導航使用、車載智能硬件銷售、智能網聯汽車銷售、智能穿戴產品銷售等角度反映出行的智能化水平。智能出行是“智能+”生活消費指數中發展較快的指標,僅次于智能家居。高德等廠商不斷拓展智慧交通物聯網、出租車智能派單等領域。智能導航在出行方面得到了日益廣泛的應用,人均使用頻次飛速增長。智能網聯汽車、車載智能硬件、智能穿戴產品人均銷售額也呈現快速增長態勢。未來隨著5G 網絡的覆蓋完善、AI 技術的不斷發展,智能出行的發展有著無限的想象空間和發展潛力。北京、上海、廣東、天津、廣東、浙江、江蘇、海南、四川、重慶、福建等地的智能出行發展指數排名前十,四川、山西、西藏、江西、吉林、內蒙、寧夏等地的發展速度較快。
圖智能出行發展水平排名前十位
案例:高德地圖發布智慧交通物聯網平臺,在北京實現巡游車網約化
11 月,高德地圖在2020 世界交通運輸大會上發布了國內首個智慧交通物聯網(IOT)平臺。該平臺通過全系列IOT 硬件產品(智慧錐桶,智能三角警告牌,事故車盒,執法一體化快速封路器)和智慧交通物聯網軟件平臺,幫助道路交通從業者(交警、道路養護工、道路施工方)工作更安全更高效。高德地圖還推出了智慧交通物聯網軟件平臺,幫助后方指揮中心提升智能化管理水平。可實現轄區內交通作業信息和交通事件信息一圖全覽,并對各類交通事件分類自動歸集,幫助主管部門實時動態決策。
巡游車網約化項目是高德打車聚合平臺與出租車企業合作,通過巡網融合智慧管理平臺,打通出租車車載終端系統,實時同步車
輛載客狀態、車頂燈狀態、計價、司機服務評價等信息,對司機和車輛進行數字化管理,實現線下揚招和線上派單的結合。出租車駕駛員則通過智能終端接入高德打車聚合平臺,實現智能派單、計價聯動、非現金支付、即時評價、導航路線、上車點推薦等能力。在高德打車聚合平臺上,巡游車與網約車可以獲得平等的派單機會,只要巡游車司機的服務質量好,就可以獲得價值更高的派單。數字零售保持快速增長,智慧零售網點向二三線城市拓展。智慧零售是指標從電商零售交易額、智慧零售網點數量等角度反映零售行業的智能化水平。2019 年智慧零售指標排名進入前十的地區分別是北京、上海、浙江、廣東、福建、江蘇、山東、重慶、海南、天津等地。增速較快的地區是山東、重慶、四川、山西、陜西、湖南、河北、江西等地。智慧零售網點數量發展速度極快,從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快速向全國二三線城市延伸拓展,阿里、京東等均在大力布局。2019 年指標排名前列的地區是浙江、廣東、湖北、上海等地。
圖智慧零售發展水平排名前十位
案例:阿里巴巴助力湖北數字零售發展
2019 年6 月,阿里云、支付寶、天貓、聚劃算與湖北省商務廳、省農業農村廳合作,打造了“棗陽黃桃”數字農業產銷一體化新模式;啟動“村播”計劃,賦能農業合作社、農場等農業經營者。淘寶上線“愛心助農·湖北加油”專區。疫情期間,盒馬不僅堅持武漢18 家門店不打烊,還在市政府支持下開了2 家新門店。復工復產以來,天貓聯合平臺上的100 家食品和餐飲企業,加大對湖北農商品的采購力度;蔡林記熱干面、良品鋪子的鹵味等在聚劃算“聚湖北”活動中一小時爆賣20 萬單。4 月28 日,湖北省商務廳與阿里巴巴簽署“春雷計劃”戰略合作協議。阿里巴巴集全生態之力為湖北經濟回暖推出立體性扶助措施,包括:依托阿里電商平臺幫湖北外向型企業開拓國內市場;依托阿里農業供應鏈全渠道能力幫湖北農產品上行;在阿里電商平臺上打造“湖北專區”;天貓推出湖北重點地域農產品的湖北專場活動;淘寶直播設“湖北專區”建立產地直播基地。支付寶也響應阿里巴巴“春雷計劃”推出數項支持舉措。通過支付寶平臺,網商銀行,針對最困難的36 萬家武漢小店,提供一個月免息貸款,幫助困境中的武漢小店度過困難期。
(三)“智能+”社會治理發展水平評估
推進社會治理“一網通辦”“一網統管”,強化社會一

體化運行管理和決策,構建面向數字時代的新型社會治理體系,是在社會經濟結構和價值觀念日趨多樣化背景下,打造服務型政府、推動社會管理精細化發展的客觀要求。本年度報告中,“智能+”社會治理指數重點從智慧管理、政務服務、政務支撐三個方面進行數據普查和核算評估。“智能+”社會治理水平呈東部領先、西部跟隨局面。2019年“智能+”社會治理指數全國平均指數得分0.69,整體指數得分呈東強西弱特征。“智能+”社會治理指數排名進入前十的地區分別是浙江、廣東、江蘇、北京、上海、安
徽、福建、貴州、四川、山東。東部、南部沿海省份全國領先,其中浙江省、廣東省、江蘇省位居前三,得分超過0.9。進入前十的西部省份僅有2個,分別是四川、貴州。
圖“智能+”社會治理發展指數前十位
“智能+”輔助社會現代化治理能力持續提升。智慧管理排名前10 位省份得分均在0.7 以上,其中浙江省得分最高,整體來看我東部、東南沿海發達省份智慧管理能力保持全國第一梯隊,貴州省排名第九位,是唯一進入前十位的西部省份。從亮點實踐來看,多地積極打造智慧城市運行中心,加快推進綜合決策智能化。基于數據共享和多維度綜合分析,推動城市綜合管理科學決策和精準控制。2017 年建設“智慧大腦”的省份僅有2 個,2018 年達10 個,2019 年達到14 個。以上海為例,2019 年,上海“一網統管”系統上線運行,匯聚上萬條城市動靜態數據,開展十余個城市治理應用場景,推進城市治理現代化成效顯著。浙江省杭州市智慧大腦在疫情防控中發揮重要作用,精準獲取境內外入杭人員管控信息,為防疫工作提供精準化、數字化輔助決策。
圖智慧管理發展水平排名前十位
案例:上海市“一網統管”厚植治理能力現代化
上海市基于實時更新的數字孿生城市平臺,疊加數億靜態與動態數據,打造“一網統管”城市運行管理中樞平臺,匯聚城市部件
與場景共5 萬余條數據,目前已上線深基坑安全監管、玻璃幕墻安全監管、違法建筑治理、架空線入地監管、群租綜合治理等多個應用場景,共16 個區級平臺、234 個街鎮級平臺部署上線,基本實現“市-區-鎮(街道)”三級聯動的協同治理新格局。

政務服務進入高質量發展持續深化階段。2016 年以來,互聯網+政務服務體系改革持續大力推進,已經進入高質量發展新階段,2019 年,政務服務水平排名前十位的省份得分均在0.9 以上,而作為我國政務服務改革的排頭兵,廣東省與浙江省得分均超過0.98。從具體實踐來看,隨著“放管服”改革不斷加強、“互聯網+政務”深入推進,企業群眾辦事效率明顯提高,各地區“一網通辦”“異地可辦”“跨區通辦”漸成趨勢,“掌上辦”“指尖辦”逐步成為政務服務標配,2019 年我國在全球營商環境排名大幅上升至31 位。廣東省積極推廣“粵省事”政務服務平臺,實名注冊用戶接近6658 萬,累計業務量超23 億,實現998 事項“零跑動”。安徽省“皖事通辦”加速推進,開展多項業務7×24 小時“隨時辦”服務,基本實現全省網上可辦事項100%。上海深入改造“一網通辦”架構,推出移動端APP“隨申辦”, 接入的1796 個事項具備“全程網辦”能力,基本實現政務服務“線上進一網、線下進一窗”。
圖在線政務服務水平排名前十位
案例:廣東省政務服務能力建設成效顯著
廣東省積極推動數字政府建設,自“粵省事”平臺推出兩年來,平臺注冊用戶數超過6500 萬,其中988 項實現“零跑動”。“粵商通”上線以來,平臺為企業提供“一站式、免證辦、營商通”貼身服務,目前注冊企業和個人用戶超過220 萬。廣東政務服務網網上可辦事項超過14 萬項,其中“最多跑一次”事項比例超過98%,七成以上“零跑動”,政務服務一體機已在東西北偏遠鄉鎮和村居試點部署900 臺,打通政務服務“最后一米”,實現群眾家門口辦事。

 政務一體化服務支撐能力不斷提高。互聯網+政務服務改革推動一體化政務服務平臺持續演進,共性支撐能力成為關鍵支撐和保障。2019 年,我國政務一體化服務支撐能力排名前十位的省份得分均在0.7 以上,其中廣東省、浙江省、江蘇省排名前三位,廣東省是得分唯一超過0.9 的省份,三省綜合創新能力保持全國領跑。從核心實踐來看,推動數據跨部門匯聚共享成為重要抓手。各省以數據互聯互通有力支撐“放管服”改革,提高政務行政效能和服務創新。廣東省政務大數據中心累計共享3955 類數據,歸集數據總量逾182億條,“粵政易”累計交換公文超過250 萬份,公文處理的效率提升超過40%。上海市大力推進數據資源整合,打通全市70 家單位數據通道,實現對上海市“一網通辦”等標桿應用的業務支撐。此外,社會信用數據體系也在不斷完備,截至2019 年12 月,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歸集總量突破500 億條,助力各地探索基于信用體系的政務服務新模式。
圖政務服務一體化支撐能力排名前十位
案例:浙江省夯實數字政府基礎支撐能力
截止2019 年底,浙江省電子證照累計入庫類型多達600 多種,證照入庫數量高達3 億條,12 個城市完成數據開放平臺建設,48
個省級部門21 個領域實現15 億條數據開放共享,滿足政府內部、社會方面的數據共享需求。“浙政釘”自上線以來,已接入組織機構25.5 萬個、工作群16.2 萬個、日均消息185.6 萬條、上線應用691 個,成為全國領先的省級政務移動辦公協同平臺。
(四)“智能+”生產供給發展水平評估
2019 年,我國數字經濟迎來更加蓬勃的發展階段,一方面信息技術與實體經濟融合進一步提速,以信息技術產業為內核的數字產業增加值再創新高,達到7.1 萬億元,占GDP比重7.2%,同比增長11.1%。另一方面,產業數字化、智能化程度進一步提升,貢獻增加值28.8 萬億元,占GDP 比重為29.0%。基于此,本年度報告中,年度評估指標體系進行一定調整,重點聚焦數字產業、智能制造兩大二級指標,進行數據普查和核算評估。
“智能+”生產供給新模式引領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總體來看,“智能+”生產供給發展水平領先地區前八位均為我國東部、東南和南部沿海省份,此外成渝雙都市圈所在的重慶和四川兩省級地區,智能+生產供給能力實現中西部領跑。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作為我國宏觀經濟增長的動力主引擎,智能+生產供給能力同樣領跑全國,凸顯產業經濟全面智能化已成為我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效能提升的重要路徑。
圖“智能+”生產供給發展綜合指數前十位
數字產業能力頭部省份集中度高,區域發展不均衡。數字產業能力重點考察31 個省級地區信息產業發展水平、企業上云發展水平和互聯網產業發展實力,綜合反映數字產業作為數字經濟創新策源動能的綜合競爭力。結合評估結果來看,數字產業發展水平前十位基本與智能+生產綜合水平前十位一致,以東南沿海省份為主,中西部地區重慶保持領跑地位。但從分省得分來看,各地區差異較大,其中北京和上海作為我國互聯網產業的兩大核心聚集區,由于大量互聯網企業總部落戶于此,導致人均數字產業增加值遠遠超過其他地區,數字產業發展綜合實力也遙遙領先其他省份。而東北、西北地區綜合得分遠遠低于前十位地區得分,區域不平衡矛盾依然突出。客觀分析來看,數字產業作為高技術需求、高資本投入、高智力儲備行業,對創新要素的投入要求更高,直轄市、東南沿海等地區在創新要素儲備方面優勢明顯,而且市場活力更足,數字消費內需市場更為廣闊,因此在這一領域擁有巨大的比較優勢,短期內這一格局難以改變。
圖數字產業能力發展水平排名前十位
疫情推動工業數字化持續升級,智能制造進一步提速。在人口紅利弱化、勞動力成本攀升、疫情封鎖常態化等多重因素疊加下工業企業特別是行業龍頭企業、大型工廠持續發力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加快推動設備換芯、生產換線、機器換人,傳統工業大省智能制造能力保持穩步提升。根據統計指標測算,江蘇、浙江、山東省智能制造綜合水平領跑全國,上海、天津、四川、重慶、安徽、廣東、福建位列四到十位。從地區實踐來看,各地加快推動ERP/MES 等智能系統應用,探索應用通用平臺提升供應鏈等管理水平,同時積極利用大數據和AI 模型優化工業小場景局部效能升級,推動企業柔性制造、服務型制造水平不斷提高。
圖智能制造發展水平排名前十位
案例:攀鋼應用AI 探索冶煉行業智能升級
攀鋼集團和阿里云工業大腦一起合作,依托攀鋼電商平臺和工業場景,率先深化ET 工業大腦在鋼鐵生產領域的應用。聚焦脫硫工藝優化和冷軋板材表面檢測兩個場景,著手工業智能的嘗試。在脫硫工藝優化環節,工業大腦通過打通煉鋼全流程數據,建
模分析獲得煉鋼工藝優化的關鍵因子,定位提釩、脫硫和煉鋼三個關鍵工序。通過對這三個工序深入建模分析,尋找最優參數并優化配置,每年節省成本700 萬元以上。在冷軋板材表面檢測環節,基于算法模型和圖像特征識別等手,輔助質檢員快速識別板材表面缺陷,并給出分選度、表面等級、主缺陷和是否合格等判定,提高出品標準的一致性,降低人工依賴性。

智能+生產新模式不斷涌現,助力偏遠地區共享數字紅利。在全社會加速“觸網”的2019 年,在互聯網新經濟的持續推動下,更多地區開始探索利用信息技術、網絡平臺和創新模式,改變傳統產業發展路徑,推動地區特色產業和產品走出去,拓展全國乃至國際市場,新模式帶來的數字化紅利正在加速釋放、燃爆全國市場。如各地企業家、農民甚至政府人員紛紛加入直播帶貨平臺,通過網絡渠道,將本地特色產品和服務推到全國網民面前。廣西等地積極探索應用區塊鏈技術開展特色農產品溯源,推動高品質產品品牌化走向市場,不斷提升特色產業附加值。內蒙古利用大數據技術,提高乳業精細化管理和品控能力。寧夏、江西等地探索利用金融大數據、衛星大數據創新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模式,為企業和農民提供更加精準貼心的金融服務支持。
案例:智能大數據推動生產經營全流程高效化
內蒙積極探索“云上養牛”。內蒙古蒙牛集團與阿里合作,推動奶牛從飼養、產奶到牧場運營全流程數字化監控,基于畜牧業物
聯網大數據智能分析,提升奶牛選種、飼喂、繁育到泌乳精準控制。以供應鏈大數據打通各環節,對接品牌線上實際銷售、線下直營經銷商實際銷售等數據,進行更精準的數據建模,發展“基于實際銷量的智能預測”,提升預測準確度。建立智能營銷體系,融合養殖大數據、經銷商大數據、客戶大數據、門店大數據、消費者大數據等,開展多維度穿透式分析和量化管理,高效輔助企業科學決策。江西實踐衛星大數據助力精準金融服務。網商銀行基于衛星遙感技術,為當地農戶提供無接觸貸款服務。農戶只需要在移動app上的地圖中圈出自己的地塊,網商銀行利用衛星遙感影像光譜識別技術,以三天為周期智能分析農戶地塊的農作物生產、經營、管理水平,結合農戶對耕地的自證資料,以及氣候、行業等數據情況,風控系統準確預估產量和價值,輔助網商銀行更準確地了解客戶的真實情況,省去準備證明材料、等待審批等繁瑣環節,大幅壓縮審核周期,為農戶提供更加合理、便捷的金融服務。
(五)“智能+”數字基建發展水平評估
數字基建是發展數字經濟的重要基石,是推動社會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驅動力。發展數字基建,對培育新增長點、
促進實體經濟智能化轉型、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具有重大意義。為智能生產、智能生活和智能消費提供了堅實的信息化賦能根基。本年度報告中,“智能+”數字基建指數重點從信息網絡發展水平、融合設施建設情況、應用設施部署能力等三個方面進行數據普查和核算評估。
數字基建已成為推動新一輪經濟增長的重點發力方向。2019 年,我國各地區“智能+”數字基建指數得分呈現明顯的東中西部遞減特征,“智能+”數字基建指數排名前十位的地區分別是廣東、上海、北京、浙江、江蘇、重慶、天津、四川、湖南、海南。“智能+”數字基建指數發展水平與經濟發展程度、對外開放區位特征具有強正相關性,一方面,東南沿海地區數字基建發展水平全面領先,持續為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提供強大的支撐;另一方面,重慶、海南、湖南、四川等地區近年來高度重視國際通信設施建設和內需市場發掘,也在加快推動數字基建不斷提速升級增效,綜合實力進入全國前列。
圖“智能+”數字基建指數排名前十位
信息通信網絡充分釋放社會需求,助力構建在線社會。信息通信網絡發展水平排名前十位的地區依次為:北京、上海、浙江、廣東、江蘇、重慶、福建、天津、寧夏、四川,其余省份得分基本在0.6 左右,相互之間差距較小,表明我國信息通信網絡建設已經達到相對成熟和穩定發展周期。從地區實踐來看,5G 網絡、物聯網正在大幅拓展網絡覆蓋范圍,極大提升信息傳輸速率,推動萬物互聯時代加速到來。以基礎通信網絡不斷升級為基礎支撐,各地持續涌現出了遠程醫療、在線教育、智慧辦公、無接觸服務等一大批智能化應用,在“戰疫”和“疫后”復產復工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圖信息通信網絡發展水平前十位
當前,上海、天津、成都等一批城市積極推進“雙千兆”城市建設,以5G 千兆和固網千兆為核心,加快城市中心地區和郊區重點區域網絡全覆蓋,加速培育智慧應用落地,促進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的提升。
案例:成都“5G 雙千兆+”全面商用
2019 年11 月,成都市正式啟動“5G 雙千兆+”全面商用。成都在四川省率先開通首個5G 基站,建成5G 應用示范網,打造5G精品環線。同時積極打造國際通信樞紐,實現光網千兆引領,促進5G、千兆光網、大數據、物聯網等全面融入成都產業發展和城市生活。借此創新推出一系列示范應用,開展全球首次5G+8K 直播國際賽事,全球首次5G 跨國通話,打造全國第一輛5G 公交車。未來,成都將通過“5G 雙千兆+”,全新定義智慧家庭服務體系,為廣大市民打造有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信息化美好生活。同時,充分發揮雙千兆網絡優勢,面向各行各業提供全方位解決方案,為產業轉型升級和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強大支撐。智能融合設施加快推動產業智能化轉型。智能融合設施發展不平衡,東南沿海地區先發優勢明顯,中西部地區和華北地區為薄弱。智能融合設施是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深度應用于傳統基礎設施融合形成的基礎設施新形態,是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的重要方向。智能融合設施建設情況排名前十位的地區依次為:浙江、上海、江蘇、廣東、福建、重慶、湖北、北京、四川、陜西,排名前十省份中東南沿海地區占五個席位,西部地區僅重慶、四川較為突出。其余省份得分基本均在0.6 以下,與發達地區差距明顯。
圖智能融合設施建設水平前十位
當前,我國不少地區大力發展智能交通,ETC、智能停車場、公交站臺智能顯示屏、智慧信號燈等一批智能交通設施得到極大推廣。建設智能網聯汽車測試示范區,構建開放的智能網聯汽車測試環境,成為各地引導自動駕駛技術規范
發展的重要舉措。
案例:上海臨港加快打造智能網聯汽車綜合測試示范區
2019 年8 月23 日,上海臨港智能網聯汽車綜合測試示范區(下稱“臨港測試示范區”)正式開園。臨港測試示范區現已建成一期
并試運行,包括26.1 公里開放測試道路、3 平方公里封閉測試區及數據中心,實現了區域內4G、5G 網絡全覆蓋,初步構建了車路協同智能交通系統環境。臨港測試示范區可以滿足自動駕駛集卡、乘用車、公交車、城市作業車等不同類型車輛的系統定型、傳感器標定、無人系統性能等多方位測試需求。同時能夠提供集“港口與機場、產業區與城市生活區、高速公路與城市道路鄉村道路”等為一體的、具備真實商業模式的測試和示范運營場景。
應用設施部署成為高質量發展的制高點。應用設施部署能力兩極分化效應明顯,優勢地區遙遙領先,弱勢地區落后
較大,廣東省實現全面引領。數字經濟時代,數據是推動經濟發展的關鍵生產要素,算力是產業轉型升級的核心驅動引
擎。不少地方高度重視外向型產業園區信息化發展,積極推進國際互聯網數據專用通道建設,大幅提升國際互聯網訪問性能,大幅提高了各地對國際金融服務、跨境電子商務、跨境物流、國際文化交流、國際總部辦公等通信服務能力,外向型產業集聚效益日益增強。應用設施部署能力排名前十位的地區依次為:廣東、北京、上海、天津、黑龍江、江蘇、山東、河南、湖南、廣西。排名之后的絕大多數地區得分基本均在0.4 以下。
圖應用設施部署能力前十位
三、共建共享“智能+”社會發展建議
(一)營造更加開放的“智能+”社會創新空間,拓展更廣闊內需市場
多措并舉構建更加開放的智能+社會發展生態,營造更加多元創新、包容發展的市場格局。分級分類推動社會數據要素開放,為智能+社會應用創新、產業發展提供豐富的數據資源和應用場景。加強財政資金精準投放支持,積極利用“揭榜掛帥”等機制,不斷擴大市場參與度。深化政府行政履職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應用,持續釋放全社會智能化轉型升級示范效應。加大層次化人才隊伍建設與儲備,優化信息化領域高校學科設置和科研方向部署,擴大社會全方位創新的主體規模。推動政產學研用金融合聯動、協同創新,營造更加開放的合作生態。

(二)創新更加包容彈性的市場監管環境,激發深層次創新活力堅持對新產業、新業態實行包容審慎監管,不斷創新監管政策和管理制度,助力更大范圍、更深層次釋放社會智能化創新發展活力。加強對智能+新應用、新模式的彈性治理,實施“觸發式”治理、事后治理、信用治理,保障企業參與智能+社會發展的積極性。鼓勵社會主體依法積極參與數字市場共治共管,暢通社會監督、受理、處置、反饋、激勵閉環流程,激活社會共治積極性。建立數字技術應用審查機制,開展技術算法規制、標準制定、安全評估審查、倫理論證等工作,引導科技向善、規范發展。
(三)深化城鄉區域一體化協調發展,保障全民共享數字發展紅利
推動城市群、都市帶、城市圈和功能區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升級,深化數字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提速擴容,持續暢通區域數字“大動脈”。圍繞“智能+”生產、“智能+”消費、“智能+”治理三大領域,加快一批新應用、新模式規模化推廣,加快城市群、都市帶協同智能化升級。推動智能化公共服務體系、治理體系加快向社會基層、鄉村延伸覆蓋,助力信息技術、裝備和數字應用廣泛應用于農村特色產業,因地制宜發展壯大鄉村數字經濟,以智能化為紐帶,全面促進城市與鄉村統籌銜接、同步升級、共同繁榮。
(四)健全社會化數字技能服務體系,保障全民同享數字紅利
聚焦數字技術擴散不均衡帶來的社會群體數字鴻溝問題,不斷健全完善面向社會全員的數字技能服務體系,平穩有序提升社會各個階層融入數字時代的能力。進一步深化電信普遍服務改革,不斷探索打通偏遠地區、特殊群體觸網、用網“最后一公里”,有效縮小接入鴻溝。健全完善數字技能公共培訓體系,開展多樣化宣傳,加速基本技能的多渠道科普和交流推廣,不斷提升公眾使用數字技能、掌握數字知識的能力,最大努力保障全社會共享數字紅利和機遇。

附件:指標體系及計算說明
(一)指標體系
(二)計算說明
采用閾值法進行無量綱化處理。對于閾值的選取,占比類的指標,閾值選為100%,數值類指標,閾值為該指標的中位數加兩倍的標準差。閾值法能夠滿足本指標體系中各項指標性質不同,同時指數要求橫向、時序可比的要求。采用德爾菲法與層次分析法相結合的方法確定指標權重,進行指數測算。設計指標權重打分表,組織20 名業內專家,對指標權重進行設計打分。根據專家打分計算一級指標和二級指標的權重分配。三級指標和四級指標的權重分配采用等權的原則進行賦權。基于指標值和權重,進行分級加權計算,得出各級指標最終評估結果。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