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確定中的確定性,數字經濟新引擎
來源:騰訊 更新時間:2020-12-29

 日前,在騰訊·原子智庫主辦的“請回答2021——2020騰訊風云演講年會”上,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鄔賀銓表示:2021年國際形勢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可以確定的是:新一代信息技術在眾多科技變量中仍然是今后很長一段時間的主力引擎,也是大國博弈的制高點;全球經濟疫后復蘇,對經濟社會的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會有更高的期待。

鄔賀銓院士介紹,物聯網本身是支撐工業互聯網的基礎,而工業互聯網接下來會成為互聯網發展的主場——到2025年,工業模組和工業APP會出來,工業互聯網的應用可能會到我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一半。到2035年,5G對中國帶來的產值將達11000億美元。“中國是在沒有完成工業化、農業現代化的時候走上信息化,現在還是中國信息化最好的歷史機遇期。”

以下為演講實錄: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來賓,早上好!我的發言題目是:《不確定中的確定性,數字經濟新引擎》。

我們走過了舉世難忘的2020年,馬上迎來的明年,是延續百年未有的大變局?還是會柳暗花明又一春呢?

2021年國際形勢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信息技術主導的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趨勢,會更加明顯。全球經濟疫后復蘇,對經濟社會的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會有更高的期待。

可以確定的是:新一代信息技術在眾多科技變量中仍然是今后很長一段時間的主力引擎,也是大國博弈的制高點;新一代信息技術以及它主導的數字化轉型,是我們國家在新時代開創發展新格局的抓手,是暢通雙循環生產要素的加速器。

5G使社會進入數據作為生產要素的時代

人類經歷了兩次科技革命:第一次是從牛頓提出萬有引力定律開始的,第二次是從愛因斯坦提出廣義相對論開始的。在第一次科技革命走了一半以后,才開始第一次工業革命,以機械化為代表。100年以后,是以電氣化為代表的第二次工業革命。現在是第三次工業革命——信息化為代表。從1990年標注。為什么從1990年呢?互聯網開始商用。對應的,每一次工業革命里面也分了一些小的階段。我們目前仍然處于信息技術革命的階段。

我這里特別要講的是,整個信息化的進程要持續到本世紀末,將近100年。中國是在沒有完成工業化、農業現代化的時候走上信息化,所以現在還是中國信息化最好的歷史機遇期。

我們可以看到:紅線是全球的用戶數,藍線是整個每個用戶每個單向業務最高的峰值速率。到2030年,可能我們家庭寬帶要到Tbt——當然這時要使用全息通信,整個寬帶增長率很快。從移動通信而言,也一樣,它經歷了1G、2G、3G、4G、5G,現在是云端智能融合能力,整個推動了需求。

我們再看一下計算機的能力:這個圖上,第一根線是超算500強能力之和,中間一根線是第一名,最后一根線是第500名,他們跟橫坐標的關系都是十年一千倍,到2025年,有望超過每秒千億億次的計算能力。當然,這種能力也會被我們的需求所消耗掉。現在人工智能所需要的計算量,這幾年算下來,已經增長了30萬倍。

不過,人工智能不見得都要用超算,可能專門針對人工智能、神經網絡開發的分析專用機,也可能更有效。而人工智能的算法,目前還主要是深度神經網絡——各種各樣的圖像照片送進去,第一層,區別是靜止的還是活動的;第二層,動物植物;第三層,大動物、小動物;第四層,小動物耳朵眼睛什么特征……分了一百多層,最小的差別找出來了,不一定知道是什么,人介入,有監督學習告訴它什么——有時候來的東西有視頻、照片、有文字,不需要人介入就知道了。經過訓練,我們就可以測試,同樣的一個小狗在這里,分類分到最后,跟我們已知的分類相比。當然,實際上生產線上的數據沒有那么直觀,需要進行清洗、標注等等。

我們走過了第一代人工智能,是基于知識驅動的專家系統;現在是第二代人工智能,主要是基于數據驅動——但是目前數據驅動的人工智能,是大數據、大算力、小任務,非常多的數據消耗、非常多的計算能力,就做那么一點點事,而且可解釋性不夠,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現在需要發展到第三代,知識和數據雙驅動,可能還要結合類腦的技術。不過,現在的難題是,我們對自己的腦袋怎么思考的,還沒搞清楚。

所有的東西都需要有一個寬帶通信網絡,光纖通信在單波長上可以有很多容量了;現在波峰復用來了,可以很多波長一起用;還可以偏振復用、窄波復用,多種復用方式,甚至一根光纖可以用多模——多個模式一起來,可以多個維度提高光纖通信的容量。甚至光纖原來只用了很窄的一個區間,現在還可以展寬、用更寬的區間。在光纖網絡上,我們通過接入城域網到骨干網,接入網上從撥號進網,ADSL現在到10個Gpon、100Gpon,還在發展。

總之,單纖容量20年提高了一萬倍;目前的水平,單波長是800G,單纖是100T;未來,光通訊和微光技術相結合,干線單波長可以到TBt,單纖可以到PBt——當然,這個距離比較短,長距離也有100T的水平。

可能大家感觸更深的是移動通信。第一代移動通信是模擬的,依靠頻率的不同區分用戶、頻分多址;以GSMA為代表的2G,是數字的,以時序的不同、區分用戶;3G是CDMA,以碼道的不同區分用戶;4G是正交頻分多址,把頻率的時間、碼道的因素都應用上去;5G,基本上還是正交頻分多址;6G是什么,現在還不知道。

我們說,把通信最基本的能力挖潛,基本上都挖出來了——通過超密集的組網,把蜂窩做的更密、蜂窩數更多;把天線做得更多,把空分技術用上去;把頻率展的更寬,以及物理層的一些技術改進……做到正常移動寬帶高可靠、低時延、廣覆蓋、大連接。另外,我們還有網絡技術,云化、虛擬化、軟件定義、網絡切片,使5G跟4G比,在多項性能上有一到兩個數量級的提升。

因此,5G雖然是一個無線傳輸技術,但是它的高帶寬、低時延、大連接,打通了云技術、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工業物聯網的全連接,實現了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無縫融合,把信息從采集、處理到分析全部貫通了,發揮了數據作為生產要素的作用。所以,5G使得整個信息社會進入到數據作為生產要素的時代。

工業互聯網會成為互聯網發展的主場

再回來講互聯網。互聯網50多年前出現的,開始的時候是個學術性研究的互聯網,基本上是以數字化為表征。但是90年代開始,互聯網進入商用。中國也是那個時候全功能接入互聯網,經過幾十年,誕生了一大批中外互聯網公司。這個時代,也出現了云計算、區塊鏈。

隨著4G出來,我們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進入智能化應用,現在5G的商用,推動互聯網發展的泛在化:工業互聯網、可信互聯網、價值互聯網。

另外,不單互聯網,物聯網也發生了變化:原來是窄帶物聯網,只有25KB和250KB,可是5G帶動了寬帶物聯網,大于100MB/秒,大連接物聯網可以一平方公里實現100萬連接數的連接。

還有智聯網,把人工智能的芯片、操作系統嵌入到物聯網終端,實現數據生產要素發揮的作用。未來還可以嵌入區塊鏈,使得物聯網更加安全。物聯網本身是支撐工業互聯網的基礎,麥肯錫預計,2025年就可以達到11.1萬億美元的收入。

工業互聯網會成為互聯網發展的主場。工業互聯網比賽要搜集數據,中間通過模型分析,通過工業APP提供應用。這里面使用了大量的基于大數據的軟件以及基于人工智能的軟件,把底層搜集的數據進行分析。到2025年,這種PaaS的模型有望標準化,工業模組和工業APP也會出來了。這個時候,工業互聯網的應用,可能會到我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一半。

當然,這些新的技術都會體現在經濟上。有咨詢公司預計,2035年,5G會使全球增長13.2萬億美元的產值,對應GDP增長就是7%——7%對全世界就是36000億美元,對中國就是11000億美元。

麥肯錫預計,2030年,人工智能為全球GDP增長帶來2個百分點,經濟活動增加13萬億美元。埃森哲預計,2035年,人工智能會使全球利潤率提高38%。

當然工業互聯網也一樣,埃森哲預計,至2030年會帶來14.2萬億美元的經濟增長。保守一點,2035年,人工智能、5G以及工業互聯網三者加起來,全球經濟會增長40萬億美元。中國信通院給的預測——到2019年,整個數字經濟占GDP的比大概是36.2%。

我的演講就到這里,謝謝大家!

作者系 中國工程院院士,光纖傳送網與寬帶信息網專家,重慶郵電大學名譽校長,曾任中國工程院副院長,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副院長兼總工程師,大唐電信集團副總裁,中國互聯網協會理事長。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