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企業數字化轉型路在何方?
來源:人民日報 更新時間:2020-12-16

十九屆四中全會做出的《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強調,完善公共服務體系,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可及性,建立健全運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進行行政管理的制度規則,推進數字政府建設。

政府、企業數字化轉型路在何方?如何加快推動大數據開發在政務數據治理中的應用,從而助力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12月11日,由中國電子信息行業聯合會、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中國通信工業協會聯合主辦,國信(佛山)數字技術應用研究院承辦的“第四屆國家數據與治理高峰論壇”在廣東佛山開幕。與會專家學者圍繞數字政府建設、數字新基建與智能制造、政務數據治理、“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等前沿問題和創新實踐進行了深入交流研討。

一、大數據的基礎性、戰略性資源作用愈發突顯

隨著數字經濟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新動能、新引擎,世界主要國家在數字技術研發、數據開發與應用、數據風險與安全、技術人才培養等方面加快布局。

我國政府高度重視大數據產業發展。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報告指出,要“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同各產業深度融合,推動先進制造業集群發展,構建一批各具特色、優勢互補、結構合理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增長引擎,培育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新模式”。

全國政協經委會副主任、工信部原副部長劉利華在致辭中介紹,隨著市場需求拓展和技術水平提升,我國大數據產業和數字經濟發展進入快車道。一方面,新產品、新服務、新模式不斷涌現,部分骨干企業具備了開發建設和運營維護超大規模大數據平臺的能力,一批互聯網企業利用大數據發展成為具有市場領導力的優勢平臺;另一方面,融合應用不斷深化。

全國政協經委會副主任、工信部原副部長劉利華致辭

截至今年6月,我國制造業重點領域企業關鍵工序數控化率和數字化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分別達到51.1%和71.5%,工業互聯網平臺生態加速構建,政務、金融、醫療、能源、交通等領域大數據的應用也在進一步拓展。2019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5.8萬億元,占GDP比重達到36.2%,增速超過同期GDP增速7.85個百分點。可以說,數字經濟已經成為當前發展最快、創新最活躍、輻射最廣泛的經濟活動。

二、數字化轉型,數據基礎設施建設要先行

作為新基建的重要組成部分,數據基礎設施建設是面向高質量發展需要,提供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最核心最根本的基礎設施體系。作為數據收集、處理和交互的中心,大數據中心直接關系到核心競爭力。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計算與大數據研究所所長何寶宏認為,數字化轉型,數據基礎設施建設要先行。目前,企業、政府數字化轉型的困境在于轉型階段路徑和方向不明確,缺少相關標準,缺少行業優秀實踐案例。不管未來數字化轉型路在何方,數字基礎設施建設要先行。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計算與大數據研究所所長何寶宏作主題演講

在政務服務方面,很多地方已經做到了“讓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但跨部門、跨領域“數據跑路”的時候要防止產生數據不可控的問題。因此要探索更多的協同共享機制,實現數據的可控、可管,利用區塊鏈讓數據跨部門、跨地區健康流動。今年4月,我國正式將區塊鏈納入新基建,必將推動區塊鏈從模型走向實際應用階段。目前區塊鏈技術整體架構已經趨于穩定,智能合約、共識、賬本等技術已經比較成熟。區塊鏈技術可以助力解決數據的確權、共享及存證的可信問題,在公共資源交易領域應用空間廣泛。

三、提升國庫數據治理能力,是政府數字化轉型的重要環節

國庫數據是政府及其國庫部門重要的依據,在政府的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國庫的數據治理是重要的一環。

國家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教授、博士生導師汪玉凱表示,提升國庫數據治理能力,首先要加強對國庫數據基礎設施的統籌,防止重復建設,特別是要改變一些落后觀念,比如提高數據治理能力,絕不意味著要到處都大手筆地建數據中心,有一些縣和市,特別是縣數據中心建立以后上架率不到20%。

國家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教授、博士生導師汪玉凱作主題演講

其次,要通過改革加大國庫數據資源的整合力度,提升國庫數據資源的共享度,通過部門機構的整合,提高共享能力。此外,要制定嚴格的制度規范,保障國庫數據資源的開放。這就需要處理好國庫安全和國庫數據開放的關系、中央和地方在國庫數據資源開發利用方面的關系、國庫數據開放與保護個人隱私記錄的關系。

政府掌握了海量數據,開放是必然趨勢。汪玉凱認為,數據開放有3個含義,包括政府信息定期向社會開放,例如信息公開條例;部門之間的數據要開放才能共享;政府的公共數據定期向社會開放,讓數據產生價值。在實踐中,可以探索將部分國庫數據資源通過市場交易的方式開放。通過界定國庫數據產權,培育國庫數據交易市場,使數據資產能夠產生使用價值,最后能夠實現雙贏。

四、數字政府建設的核心,是通過大數據治理實現數據有序共享

數字政府建設的核心是大數據治理,即如何用好數據、管好數據。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張楠認為,大數據提升治理水平體現在多個維度。首先最常見的是一些技術應用,例如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的一些技術在政府治理中的應用。實際上在應用的過程中,可能需要對業務運作的流程進行相應的優化。這就涉及國家信息部門、交換平臺的建立,包括實現網絡通、業務通等基本的目標。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張楠作主題演講

用好大數據能提升治理水平,既有技術工具層面的創新、運行管理優化,還有組織結構的重組、職能方式的轉變。張楠表示,“它是從多個維度、不同角度潛移默化重塑新的治理體系。”

用好大數據的前提是對大數據有更好的治理,對數據責權的明晰,對數據質量的保障。加強數據有序共享,依法保護個人信息越來越受到關注,意味著政務大數據的發展需要對可能的風險進行防控。在數據過度采集的環境下,政府部門無法完全掌控數據,意味著存在超出政府數據能力的數據責任。精確計算的決策最容易被猜測,未來人工智能和各項技術在政務治理中應用時需考慮到這種風險。此外,大數據還涉及對數據能力和數據企業監管的問題。

五、建立政府數據資產流通與運行平臺,數據資源權屬、管理成為一個繞不開的話題

建立數據資源流通、交易機制,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基礎。政府數據主要包含政府業務數據、社情民意數據、基礎環境數據、政府數據等類型。數據通常具有非物質性、可再生性和效用的相對性等特性。

隨著各地數字政府建設不斷深入,數據資源權屬、管理成為一個繞不開的話題。今年7月,深圳出臺了《深圳經濟特區數據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把數據或者公共數據變為新型國有資產,引起廣泛討論和熱議。

清華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執行院長孟慶國作主題演講

清華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執行院長孟慶國認為,要將政府數據作為資產予以管理,首先就面臨著數據權屬問題,對數據進行確權,包括所有權和使用權。數據確權和數據價值的可計量性構成了數據資產化兩項非常重要,也非常難的工作。未來,政府部門將要進行大量的數據資源登記工作。現在各種資產都有相應的管理方式,未來數據納入資產登記后,數據資產化管理將會構成政府一項新的職能。

孟慶國表示,政府數據的共享機制與平臺建設、開放機制與平臺建設以及數據資源交易市場建設與監管等,構成了政府數據資產管理的核心內容。要建立政府數據資產的流通與運行平臺,從數據資源到生產要素,都必須資產化。廣東交易控股集團與佛山市南海區政府簽約共建的大數據交易中心,實際上就是建設一個中心把數據作為資產流通。

六、實現企業數字化轉型的五條路徑

隨著智能制造的發展,政府、企業的數字化轉型熱情很高,但是對于智能制造的理解不盡相同。中國工程院院士、機械工程專家、博士生導師譚建榮認為,自動化生產線只是智能制造的初級階段,智能制造要融合人工智能技術和產品設計制造技術,解決生產制造中產品全生命周期中設計、加工、裝配等制造活動進行知識表達與學習、信息感知與分析、智能決策與執行,實現制造過程、制造系統與制造裝備的知識推理、動態傳感、自主決策。

中國工程院院士、機械工程專家、博士生導師譚建榮作主題演講

企業如何實現數字化轉型?譚建榮表示,企業要通過“智能制造+工藝提升+強化質量+延伸服務+拓展市場”五條路徑,實現數字化轉型。“要搞智能制造就是打造數字化的車間,應用機器人技術、人工智能技術。”譚建榮說,應用機器人技術和人工智能技術首先要用好數字化技術、網絡化技術,應用這些智能化技術的目的就是要提升產品的設計技術、制造技術。

智能制造的四個關鍵是智能設計、智能加工、智能裝備、智能服務。譚建榮認為,推動企業智能制造+創新設計,是數字化轉型首要又重要的一環,有利于企業打造自主品牌。在工藝提升方面,傳統工藝正面臨著市場威脅,企業要結合技術發展研發新工藝,適應新材料、新裝備、新工具,從而提升工藝水平。質量是企業的生命線,工業強國德國早就解決了質量問題,中國正處于起步階段,更要通過智能制造強化質量意識。制造企業要轉向制造服務業,通過智能制造延伸產品服務,服務社會、客戶,同時把積累的數據變為信息拓展市場。(中央廚房·智觀天下工作室 王志鋒)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