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玉凱 數字經濟發展趨勢與政府角色
來源:國脈互聯 更新時間:2020-11-30

 
 年度改革創新研討盛會(第16年)——“2020智慧中國年會”在北京召開,年會以“十四五前瞻與智治社會建設”為主題,來自全國部委、省、市、區縣電子政務、智慧城市、大數據主管領導、行業專家、企業代表、主流媒體等齊聚一堂,可謂精彩紛呈。

汪玉凱教授在“2020智慧中國年會”的講話
現在有很多熱詞,比如數字經濟、數字化轉型、人工智能,這些熱詞后面有深刻的時代邏輯。  現在幾乎所有地方都把數字經濟作為未來推動經濟發展的抓手,沖動是非常強勁的,政府在里面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我們需要思考未來5年中國數字經濟的發展趨勢在哪里?  如何走?  這股熱的后面政府應該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講三個觀點,一個是中國經濟增長中的數字經濟崛起;  二是走向高質量發展,數字經濟將發揮關鍵作用;  三是政府在數字經濟發展中要扮演好自身的角色。

一、中國經濟增長中的數字經濟崛起?
(一)中國經濟增長與數字經濟崛起的內在邏輯

講數字經濟發展趨勢的時候,首先可以看到中國整個經濟發展過程中數字經濟是如何崛起的。這有幾個時間點,我國1978年改革開放起步,這一輪新技術革命的突破是在上世紀80、90年代,有兩個技術突破,包括芯片技術、運算技術,剛好和中國的改革開放實際上是契合的。1990年互聯網開始商用改變世界,中國在這場信息技術革命中后來居上。所以有人說我國坐上信息技術順風車,對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帶來強勁的動力,這種契合的結果一是中國信息通訊產業進入發展快車道,二是民營經濟在政策紅利和市場強力推進下出現了強勁發展,三是2000年以后中國的消費互聯網強勢崛起,借助龐大的國內外市場,培育出以HBAT為代表的全球的領軍式互聯網巨頭。

(二)我國數字經濟總體規模已處于世界前列

現在中國數字經濟的規模總體是什么狀態?我的判斷是我國數字經濟總體規模已經處于世界前列。如果將這個數字經濟崛起放在近代中國經濟增長的大V字型來觀察的話,就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美國的著名歷史經濟學家安格斯·麥迪森寫過一本書,對世界主要國家在歷史上的經濟表現按照現代GDP分析方法做過一個精準計算,他說在1820年的時候,中國經濟總量超過歐洲,一個國家占世界32.9%,但是逐漸從高點開始跌落,到1945年抗戰勝利的時候,中國經濟總量份額降到4%,由125年以前的32.9%跌落到4%,第一次鴉片戰爭、第二次鴉片戰爭、八國聯軍侵華等事件都在導致中國經濟總量往下跌落,1900年跌到6%,1945年跌到4%。按照國家統計局統計資料,1980年是中國經濟總量占世界份額的歷史低點,跌到1.8%,與抗戰勝利時相比又跌下來了,這不是說我們不干活,我國實際上發展很快。但是大家想二戰以后,世界無戰事,世界經濟出現一個強勁的高速增長期,建國以后我國雖然發展了,但是走過一段彎路,使我國在世界經濟的占比又下降了,從1978年干到2000年,22年占世界經濟的份額也只提升到3.6%。中國經濟真正進入快車道是在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后,這有兩個發展上的契合,一個是坐上了網絡信息化順風車,一個是2001年加入世貿,中國就從這時候開始反彈,到2019年反彈到占全球的16%,成為全球第二,美國占20%,第三日本都占不到6%,就形成這樣的格局。

對于這種大V字型轉化,可以看到數字經濟逐漸崛起的具有的強大力量。去年我國經濟總量是99萬億,數字經濟規模按照寬口徑計算,一是數字產業化,二是產業數字化,如果采用數字產業化計算是我國數字經濟規模是7.13萬億,如果加上產業數字化是35萬億,占經濟總量比重是36.8%,處在全球第二的位置上,美國第一,我國超過了歐洲、日本。2018年中國進口芯片花費3200億美元,超過了石油和糧食進口花費外匯,糧食進口超過一千億美元,石油進口花費超過兩千億美元。盡管如此,目前中國手機出貨量、電腦出貨量是世界第一,網購規模全球第一,達到7.45億元,移動支付全球第一,規模超過8億元,電子商務交易額34.8萬億元,網上零售超10萬億元,2020年6月,我國有9.4億網民,互聯網普及率67%,疫情期間超過3億人接受在線教育,2億人利用網絡接受醫療服務,接近2億人在線辦公。這是中國數字經濟強勁崛起的內在邏輯。

二、走向高質量發展,數字經濟將發揮關鍵作用?

(一)走向高質量發展是中國經濟發展方式的重大戰略轉折
大家看到一個大的判斷,我國經濟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這是中國經濟發展方向的重大戰略轉折,這種轉折是有一定淵源的。首先是傳統發展方式走到現在已經完全不可能再走下去。我把這種傳統發展方式概括為“四個難以為繼”,低成本制度戰略,以金融危機爆發為標志難以為繼,低端產業塑造的經濟結構難以為繼,資源和環境的使用方式難以為繼,收入分配不公引發的社會矛盾沖突使社會穩定大局難以為繼。我們必須痛定思痛,下定決心轉變發展方式,由過去依靠資源和破壞環境的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第二個是國際科技重大變化對未來中國經濟發展帶來很多不確定性,大家看到一場疫情、一個中美貿易戰這兩大事件對中國的外部環境影響是深遠的,給我國經濟帶來很多不確定性。第三個是經濟下行壓力。盡管中國經濟發展從今年到現在來看應該是全球比較好的,也可以說是一枝獨秀,控制住疫情沒有全面擴散,但是面臨的壓力也很大。本來今年經濟增長達到5.6%,我國的小康目標就全面實現了,但今年不可能達到,好的話能達到2%,所以經濟下行壓力還是比較大的。在這個過程中,數字經濟加快促進發展,將成為中國優化整體結構,由高速增長走向高質量發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方向,一個重大戰略選擇。
(二)“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趨勢
在這種背景下我們未來“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趨勢是什么?我認為可能有四大趨勢:

1.數字基礎設施將得到快速發展

我認為主要表現三個層面,一是分布上,城鄉間、行業間分布將更加均衡。5G在控制風險中部署加快,當然我對5G也有自己的觀察,我認為5G技術不是特別成熟,再一個成本可能比較高,用戶市場的培育還需要時間,美國的星聯網對我國5G未來的發展還有相當大的威脅,這是趨勢判斷。二是工業互聯網將得到空前重視,加快補上這個工業互聯網短板。工業互聯網處在兩個交叉點上,它是互聯網與智能制造的交叉點,也是工業大數據與智能制造的交叉點,它的本質可以概括為“643結構”,所謂“6”是把原材料、機器、信息系統、控制系統以及產品、人6種要素全部互聯,以互聯6種要素為基礎,“4”是以4種處置方式為手段,包括工業數據的深度感知、實時傳輸交換、快速計算處理、高級建模分析,“3”是以三個目標為方向,實現智能控制、運營優化和生產組織化變革。工業互聯網的本質就是“643”,以6種要素互聯為基礎,以4個處置方式為手段,以3個目標為方向。現在我國有70個工業互聯網平臺,連接4000多萬設備,但從全球趨勢來看,今年年底全球將有340億臺設備實現互聯,我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這個占比顯然還是比較落后的,中國的消費互聯網領先,工業互聯網相對落后,這是我國未來的短板。第三,數據中心建設在理順思路前提下有望得到進一步發展。大家注意,即使國家把數據中心列入新基建部署,我的觀察是建設要理順思路,一定要防止盲目冒進。這是第一個趨勢,數字基礎設施將受到普遍重視,實現快速發展。

2.全面推進數字化,加強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大家看到黨的“十四五”規劃建議稿中,對數字化的論述分布在各個章節,我的觀察是從四個方面全面推進數字化,這個數字化推進過程中,加強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融合成為一個重中之重。
首先發展數字經濟,推進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要推動數字資源開發利用,擴大基礎公共信息數據的有序開放,建設國家統一數據共享平臺。這是第一句話,叫數字產業化。
第二個方面加大加快產業數字化的發展步伐,要解決在產業數字化過程中面臨的一些共性問題,比如說要以新型信息技術為基礎,推動產業活動由線下到線上的轉型,實現產業上下游線上無縫隙對接,配合聯動,及時回應市場需求,提升企業競爭力。運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技術推動商業模式和產品服務升級,實現智能化、平臺化、品牌化發展,這是第二個趨勢,加大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第三個趨勢就是數字貿易的發展將改善中國的貿易格局,在這方面會產生很大影響。大家看到在這次“十四五”規劃建議稿中,特別強調要建立數據資源產權、交易流通、跨境傳輸和安全保護等基礎制度和標準規范。數字貿易的快速發展有可能在一定意義上彌補人民幣還沒有國際化、美元霸權的問題,通過發展數字貿易就有可能得到一個破解,這是一個比較大的價值,要大力發展數字貿易。

四是圍繞數字經濟發展的創新將持續活躍,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市場的活力將得到進一步釋放,個人的創造力將會進一步激活。這是我認為在整個“十四五”期間,我觀察為了數字經濟大計,會朝這種四個方向來發展。

三、政府在數字經濟發展中要扮演好自身的角色?

在目前數字經濟非常熱的背景下,各地政府為了占領先機都在下最大的功夫培育數字經濟,但是我認為要找好這個角色,現在有些地方政府心情可以理解,這個熱度也很高,但是我們要冷靜地找到自己的位置,這是我認為需要重視的一個問題。

首先數字經濟發展的動力主要是市場而不是政府。政府可以引領,但是不應該成為主導,從這個意義上講,政府是數字經濟的環境營造者,而不應是主導者。

從第二個角度來看,中國消費互聯網的強勢崛起主導力量并不是政府,而是市場。我國在做“十一五”信息化規劃的時候,曾經有一個大判斷:政務信息化將帶動企業信息化、帶動社會信息化,電子政務帶動電子商務,但實際上好像不是這樣的邏輯,電子商務推動電子政務走,社會信息化推進政務信息化走,為什么?這兩種推動力量是完全不一樣的。電子政務、政務信息化推動力量是行政權力、行政手段,有很多復雜因素,包括部門利益、權力部門化,但是電子商務、社會信息化完全靠市場帶動去做,所以說這種結果和我們預判是完全不一樣的。我認為到了今天這個關口,我們看待數字經濟發展時,要冷靜看待,盡管政府熱情很高,但是要找到位置。

第三,要防止政府在數字經濟發展方面的非理性決策沖動。我們國家是政府主導型市場經濟,政府在整個國家扮演很關鍵角色,這是我們都高度認可的,但政府角色重要不等于進行非理性決策,要防止不顧客觀實際,盲目決策。比如發展數字產業化,我認為他們有很多制約條件,不是每個地方都可以大力發展,但是產業數字化是每個地方都要大力推進的。比如芯片是國家“卡脖子”的技術短板,但很多地方盲目上馬這么多項目,國家發改委書面多次叫停,甚至要嚴厲處罰,很明顯有些地方不具備制造芯片這種高端產品的能力,包括環境、人才和條件。比如數據中心建設,省級都建大數據中心,很多地市包括有數百個縣級市都在大力建數據中心,實際上地市和縣級數據中心上架率平均不到20%,多數是10%,省一級也只有50%。如果不改變思路,一看數據中心成為新基建項目了,大家都在跑馬占地,將來可能會導致一些后果,要防止政府的非理性決策。未來數字經濟發展可能對數據中心的要求是很強的,但是如何布局、如何建設、如何使用是很大的一篇文章,需要我們各方面高度關注。

四是政府最大的作用是對數字經濟發展營造良好的環境。首先制定好的規劃、制定好的戰略,黨的“十四五”規劃建議稿、網信辦牽頭制定的信息化發展戰略、國務院正在制定的“十四五”期間數字政府發展戰略等,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政府的責任是制定好規劃,引領好的發展方向和趨勢。第二要維護公平競爭市場秩序。第三要加強法治。最后要注重人才的培養。我認為政府在數字經濟發展中,在這些方面政府應該發揮好作用,而不能去主導數字經濟的發展。
好的,謝謝各位。

(作者系國家行政學院電子政務專家委員會原副主任、國家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 )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