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政務,一次多場景的技術革命
來源:中國電子政務網 更新時間:2020-11-09

新冠肺炎疫情、5G加速落地、新基建、新業態新模式……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如今整個經濟的發展因此充滿了不確定性,而數字化、智能化將成為支撐整個社會經濟運轉的重要方式。

而發展數字經濟高度契合高質量發展內涵,是推動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引擎,同時也是構筑新優勢的重要途徑。

隨著新興技術的應用、網絡邊界的擴展、數據資源的增長等新變化新趨勢,數字經濟發展也面臨著一些痛點、堵點。

在10月12日第三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的開幕式上,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同志發布了“百項數字經濟應用場景”,場景的存在和應用,將助力加速各個經濟領域的創新和發展速度。

據報道,下一步,國家發展改革委將從五個方面來推動相關工作:

一是要加快建立完善數據要素市場;

二是要深入推進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的建設;

三是完善數字基礎設施建設;

四是加快推進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

五是加快編制“十四五”的數字經濟發展規劃。

5月13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聯合17個部門以及互聯網平臺、行業龍頭企業、金融機構、行業社會組織等145家單位,共同啟動“數字化轉型伙伴行動”。

如今,從國家層面到各地各部門,再到各行業企業,危中尋機加快數字化轉型正在成為共識,數字化轉型可以讓各類要素重新配置,生產制造更加智能,供需匹配更加精準,專業分工更加精細,國際貿易更加廣闊。

數字政務發展的核心是全力建設的網絡基礎設施

數字經濟的大幕已經拉開,人類社會從工業經濟轉向數字經濟,各行各業從工業經濟形態走向數字經濟形態,而一個歷史的發展如果是形態的轉換,這個道路都是不平坦的。

例如過去幾年火熱的共享單車,盡管理論上想解決大家出行的“最后一公里”問題,價值客觀的存在毫無疑問。但是回顧其過程,共享單車給社會造成了巨大損失。

首先,是工業的損失,不少自行車制造廠因此倒閉;

其次,堆棄的自行車成為污染產生的源頭,浪費國家資源。

在10月13日第三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數字經濟分論壇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北京大學兼職教授楊學山表示,共享單車不是無重量經濟,它是不能用免費和低價來維持的,這與抖音、微信不同。

例如,直播帶貨的出現,真正拉開了互聯網條件下零售業革命的大幕。可以這樣說,抖音的出現,是這幾年全世界互聯網創新中很成功的一個案例。如果是十年前,抖音能不能成功?可以肯定地說,不可能成功的,因為十年前的互聯網和手機根本不可能支持抖音。

再比如,數字政務非常顯著的特征就是“一網通辦”、“一網通管”,也就是說平臺是為事情服務的,不是事情圍著平臺轉。

因此,當前的經濟、形態,它的核心支撐力是國家,是全世界各個國家全力建設的網絡基礎設施。

想要轉型成功就要將“人”放在中心

盡管決定能否數字化轉型成功的原因不盡相同,但是最核心的是要把人放在中心,所有的具體事情中,關鍵成功因子是人,價值就是把事情一件件辦好。新型工具、平臺、數據處理、計算能力等,都是圍繞著問題和價值轉。平臺和數據中心解決的問題多了,價值就提升。

而在任何具體的場景中,數字連接計算智能都是具體的而不是通用的,目前沒有通用的算法。所以想要數字化轉型,一定要認真地想想,什么是真正落到實處,什么是真正解決問題,什么才能實現目標。

發展數字經濟、建設智慧社會,推動數字政務的發展,就要選擇路徑、找到切入點。

例如,銅仁位于貴州的東北部,是西南地區連接中東部的紐帶,也是貴州向東融合開放的前沿,是國家首批智慧城市試點市之一。

貴州省銅仁市委副書記、市長陳少榮表示,近些年來,銅仁在數字經濟發展方面做了積極的探索,找到了一條具有銅仁特色的路徑。歸納為“一二三四五六七”。

一條新路。

走應用驅動、融創發展之路,把大數據先進的理論技術和裝備應用到政用、商用、民用和各行各業中,去解決這些行業領域的痛點、難點,以及滿足人民群眾的需求。當以應用場景為切入點,推進各行各業發展,推進社會的智慧化進程。

兩個堅持。

堅持百花齊放,萬眾創新,堅持持續運維迭代升級。應用場景一定是要持續運維迭代升級,否則所有的應用場景都不會做成平臺,也不會做成生態。

三個不搞。

不搞一家包打天下,不搞階段性成果,不搞“交鑰匙”的工程。

四個統籌。

統籌平臺建設,避免重復浪費;統籌體系規范,避免孤島煙囪;統籌數據運營,平衡投入產出;統籌安全保障,確保數據安全。

五一模式。

這是銅仁市抓大數據,特別是場景大數據的重要法寶,即抓好一項應用,落地一個項目,引入一個團隊,培育一家企業,壯大一個產業。

六個驅動。

應用場景驅動了開放共享、創業創新、數據運維、人才集聚、融合發展和各方共贏。

七個抓好。

抓好政策設計、抓好基礎設施、抓好數據治理、抓好場景謀劃、抓好協同創新、抓好數據運營、抓好營商環境。

按照這些部署,通過近三年的努力,銅仁市的數字經濟發展成效喜人。

截至目前,建成了200多個應用場景,落地了300多家企業,匯聚了1000多名人才;2019年,銅仁市的電信業務總量增速為94%,位居貴州第二;今年上半年,落地80家大數據企業,軟件服務收入增長了441.8%,排名貴州第一。

以往經營城市就是盤活城市的資源、資產、基金,讓其價值最大化。而在大數據時代,經營城市就是要經營城市的數據、運營城市的數據,讓數據的價值最大化。

5G作為新基建的核心能將多個場景變為現實

任何數字化轉型離不開場景,每個應用場景,只要持續運維迭代升級,就能夠匯聚成一個大數據,也稱之為場景大數據。

每個行業領域都有若干應用場景,都能夠形成若干個場景大數據,場景大數據是能夠融合為行業大數據,行業大數據可融合為城市大數據。

而每個場景大數據都可以衍生出若干個場景和商業模式,形成平臺企業,平臺企業匯聚成平臺經濟。因此,平臺經濟是數字經濟的一種重要形態。

應用場景是驅動數字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我國超大規模的市場優勢為數字經濟發展提供了廣闊而豐富的應用場景。

那么,5G作為新基建的核心,以其特色讓多個智能場景成為現實,將引領政府和服務進入智能化時代。

能不能把5G等新基建、新基礎設施轉化為數字經濟發展的成果,關鍵是要有應用場景,沒有豐富的應用場景和好的商業模式,5G就不能實現它的價值。各級政府和行業部門、企業都必須搶抓機遇,積極謀劃應用場景,充分釋放5G的價值,讓5G成為推動數字經濟加速發展的新引擎。

不僅如此,數字經濟也在倒逼政府的數字化轉型。

事實上,政府數字化轉型一直是一項系統工程,它既是業務的創新,也是技術的變更,更是流程和組織的再造。技術本身已經不是阻擋政府數字化轉型向深層次進化的最大難題,真正的堵點是對政府行業運行邏輯的理解,更需要遵從政府行業的工作需求和民生需要,由此才能真正化解新階段的挑戰。

政府的數字化轉型是當前非常重要的一項工作,那什么是政府的數字化轉型?政府的數字化轉型,應該是以打造區域或者整個城市的整體競爭力為目標的。政府本身作為社會經濟的管理單位,它的數字化轉型對我們整個經濟以及社會的轉型,應該達到非常好的引導作用。

當下,數字化轉型面臨非常好的機遇。

新基建,尤其是5G大數據的發展,為政府的創新提供了非常好的技術支撐;互聯網+政務服務或者監管等這樣一些業務、應用的成功實踐,奠定了全面轉型的核心基礎;政府數據資產的大量積累,在未來利用這些數據去幫助我們提升業務價值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

政務數字化發展伴隨著諸多挑戰

盡管當前國內的政府數字化轉型面臨非常好的機遇,但是也伴隨著諸多挑戰,例如:

第一,用愿景去牽引,明確轉型的愿景和藍圖。

政府的數字化轉型,是為了打造整個區域整體競爭力,這個競爭力應該體現在經濟的發展、民生的幸福、社會的治理等方面,所以這種愿景必須要去結合每一個地方去理解。

第二,對業務進行流程的重構和規劃。

這個過程就是大量的組織變革、流程的變革。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有大量的數據可以支撐政府實現這樣的高效變革。那么就要去梳理,利用哪些資源可以給過程賦能,數據要如何流轉?

數據的收集不是結束只是開始,在開發的過程中怎么樣用合理的技術去支撐,怎么規劃合理應用的邊界,怎么去解決這些問題等都是每個開發團隊需要思考的問題。

就此,國泰新點軟件股份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常務副總裁李強提出了幾個建議。他表示,關于這些可以規劃成幾個“化”,叫戰略目標場景化、業務架構的流程化、數據架構的服務化、技術架構的平臺化,并且要用一個理念去引領頂層規劃。

這個規劃一定是要可落地的,頂層規劃要解決的問題就是總體的框架構建和制度規范,這樣可以協調地往前發展。很多共性的能力必須要做大做強、做成平臺,用平臺去賦能上層應用,并且要關注核心的、全局的應用,用全局的應用去建立比較好的用戶體驗。要理順組織機制,讓業務和IT形成一個雙支撐,單方面靠業務不行,單方面靠IT顯然也不能夠成功。

例如數字政府參考的“1+2+3+N”的架構。其中,“1”是一個數字底座,“2”是兩個標準的平臺和統一的門戶,“3”就是三個核心的應用,“N”就是N各行業的專業的應用。

四大中臺保駕可持續創新發展

數字底座,強調的是公共能力的統籌建設,很多共性的能力不要重復去建,并且把應用、業務需要建的能力下沉到平臺,能力沉淀后會通過服務化方式向上進行提供,所以未來平臺的技術支撐真正可以做到大平臺、強平臺,可以在這個基礎上進行快應用、輕應用的開發,也為我們持續的創新演進提供了一種可能。

這個底座里面分了四個中臺。

第一個是業務中臺,去定義業務要素、流程。

政務服務和互聯網監管都是一種業務,但是這種業務都是有規律的,可以去提煉要素和流程。未來隨著技術的發展,可以用新的技術去引用這些要素,形成一個系統的迭代和更新,這也是一個非常核心的能力底座。

第二個是應用中臺。

有大量用戶身份,可以下沉到應用中臺里面,整個區域做一套,所有的應用可以去共享。

第三個是數據中臺。

它解決的問題就是把一些雜亂的數據進行加工,形成一個數據工廠,數據工廠幫我們把所有的數據進行治理,治理之后加工成新的數據服務的產品,用服務再去賦能上層的應用。

第四個是技術中臺。

這部分將5G、大數據、AI等一些基本能力分裝到底層,支撐上層應用,讓上層的應用比較容易調用。這樣的應用的開發可以做到在非常短時間非常好地交付出來,通過這種理念真正做到“強平臺、快應用、輕應用”。

另外,政府要打造一個統一的入口,從用戶的視角來看,所有的公眾和企業入口應該只有一個,將定義為城市通。

這部分能把所有的APP匯聚在一起,并且可以面向用戶的視角打造數據家園,它的基礎能力可以把一些身份認證、人臉識別去下沉,未來有新的業務場景上線的話,可以在這里面調用,第三方的開發也完全可以通過這個來支撐,政務服務、社會治理里的一些東西也可以通過這個入口統一提供。通過這部分也能感受到,未來城市通可以成為線上線下進行一體化的重要的紐帶。

而黨政通是面向工作人員的一個工作平臺,工作人員原來要面對大量的應用,這些應用需要聚合,每個人可能有兼職的身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角色,這種情況可以通過黨政通來提供。同時,黨政通也提供連接組織、連接應用、連接信息、連接知識的能力,在PC端和移動端都可以提供非常好的體驗。

提到三大核心應用分別是:

一網通辦。

互聯網政務服務在網上能辦很多事,市民可以用一網通辦去牽引,除了政務服務外,還可以衍生公共服務,老百姓這樣通過一個入口就可以完成很多事項的辦理。

一網通管。

社會的治理、現代化必須要有一個抓手,這個抓手就是一網通管。所有城市里面發生的所有的事情,不僅限于城市管理,還包括民生等很多的問題,都可以通過這個平臺進行管理。

一屏通覽。

大屏觀天下,城市管理者在電腦上就可以看到很多數據。移動端還可以卡片式的隨時調閱,發現問題隨時獲取,并且通過手機和業務部門進行聯動。

從用戶出發塑造有溫度的數字政府

政府數字化的建設發展,需要從最終用戶的角度出發,以事項標準驅動服務持續優化、以使用需求帶動數據有效共享、以流程治理推動業務高效協同、以技術運用引領服務場景變革,提升用戶體驗,塑造有溫度的數字政府。

作為福州的本土企業,自2016年上市以來,福建博思軟件股份有限公司走上了高速發展的快車道。

第一個是財政電子票據。

財政票據的發展過程和稅收票據的發展過程經歷了幾個階段,一開始是從紙質的票據、手工的票據到機打的票據,到現在完全無紙化的電子票據,以及探索區塊鏈的一些電子票據。2018年,財政部開始推廣電子票據,現在全國有大約20萬家預算單位,包括醫院、學校使用無紙化的電子票據系統,涉及的行業非常廣,包括醫院、高校、公安等各種考試的報名、停車、公益捐贈、高速收費等方面。療票據改成無紙化票據,對社會、醫院、患者都帶來了極大的好處。

醫療票據里面采用了很多云技術和區塊鏈技術。博思軟件采用區塊鏈技術,把醫保、商保這些使用票據入賬要求高的企業連在區塊鏈上,解決了重復報銷等問題。此外,區塊鏈技術應用還涉及開票、票據的傳送、報銷、查詢、入賬等方面。

第二個是政府電子繳費平臺。

博思軟件做了一個統一的聚合平臺,聚合了微信、支付寶、銀聯以及各銀行,實現了金融機構和財政機構的聯網,給老百姓繳費提供了一個跨金融的渠道,可以通過手機銀行、個人網銀等等渠道進行支付。

以前,非稅繳費只能實現本省的繳費,甚至有的省只能實現一個地市之間的繳費,不能跨地市。如今,博思軟件建立了一個全國聯網的跨省統一支付平臺。通過這個支付平臺,可以實現各種的繳費方式,而且繳完費之后可以給電子票據,實現了很多省提出來的“辦事最多跑一次”,甚至“一次都不用跑”。

第三個是政府采購。

博思軟件建立了全面的政府采購解決方案系統,從政府的財政采購預算開始,一直到采購計劃到整個采購的實施,以及最后的結算都和系統打通。采購完后,資金直接從政府的集中支付系統里付給供應商。在采購系統里也應用了大數據,對價格自動檢測;應用AI技術,通過AI的人臉、圖像識別的技術來確認專家的身份,實現遠程異地評標。

“人口”+“數字治理大腦”將服務經濟社會發展

數字科技與政府的治理結合,能促進國家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以及地方治理的創新和市域勢力現代化,而與城市結合,就會有智慧城市,與工業結合,就是工業制造4.0。而結合的過程,實際上就是數字的產業化和產業的數字化過程,也是產業互聯網的構建過程。

在這個過程中,可以用數據確定性地來創造一些價值。

中國聯通智慧足跡數據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李振軍認為有三個數字價值,第一個通過大數據來發現問題,從而歸因施策;第二個是通過大數據先導性地預見趨勢;第三個是能夠做政策的模擬和指導分析。

如何實現呢?李振軍表示可以利用 “人口+”數字治理大腦技術。

“人口+”數字治理大腦由三部分組成,一部分是“人口+六個多元數據主題庫”,第二個是“人口+三大平臺”,第三個是“人口+場景應用”,這三部分共同構筑了數字治理大腦。

“六個多元數據主題庫”,第一個是全國動態人口庫,指傳統的統計、公安、戶籍的靜態數據,這些數據可以服務地方政府統計,服務城市群、都市圈的發展評估。第二個是就業人口觀測庫。而政府決策層可以通過電腦就可以看到從全國各省到市、到鄉鎮、到縣甚至到農村的就業質量、總量、就業狀況。

建立了產業發展庫、物流庫,就能通過供應需求物流倉儲價值生態來分析每一個產業鏈,從而補鏈、強鏈。消費庫則是把人群的線下商圈、生活服務消費以及線上的消費等進行整體結合,包括將進出口甚至商品的流通結合在一起。出行庫則是對每個城市居民出行方式活躍度的統計,通過數據做整體的出行量統計,從而服務于交通規劃或者城市治理等方方面面。

“三個平臺”是指經濟運行大數據平臺、社會治理空間平臺以及商業AI大數據平臺,可以通過平臺來打通場景和數據。

寫在最后

如今,數字政務不僅實現了自身的快速發展,也成為推動傳統產業升級改造的重要引擎。

當前,促進數字化轉型的有利條件在不斷積聚,數字技術與各類技術發生廣泛的連接,驅動傳統產業數字化轉型的認同度越來越高,數字化轉型不是另起爐灶,而是需要在已有產業的基礎上進行嫁接轉化,以有效需求為牢固支撐,在更加豐富的應用場景中實現從“量變”到“質變”的突破。

數字化轉型與實體經濟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優化緊密相關,數字賦能是產業、資本、技術、人才、數據多方融合共振的最終結果。在循序漸進的發展中,數字技術必將為生產力的提升打開新的空間。

從最近的一些市場和統計數據能夠印證數字經濟發展的良好勢頭:

2020年1—8月,全國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同比增長達到15.8%,占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近1/4;

推動主要互聯網平臺企業上半年實現業務收入達到了1700多億元,同比增長13.6%;

互聯網數據服務收入同比增長了14.3%。

這也說明我國數字經濟在激發消費潛力、培育壯大市場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同時一些新業態、新模式,更多引入社會資本,這些數據和這些情況也能夠再次說明數字經濟發展的勢頭非常強勁,發展的潛力也非常巨大。

說到底,未來數字經濟將會對國內經濟高質量發展注入更加強大的動力,而擁有廣闊市場、多場景的國內環境也終將為數字政務帶來前所未有的“技術革命”。(雷鋒網)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