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時代,“互聯網+警務”升級社會治理模式
來源:民主與法制時報 更新時間:2017-01-04

記者 湯瑜 

新形勢下,公安反恐維穩的治安形勢面臨新情況,公安工作尤其是警務保障工作亟須深化改革。因此,積極運用“大數據”思維和方法解決改革發展中的難題,具有現實意義。
犯罪預警系統成為大數據核心
   沈場社區,是江蘇省徐州市最后一個城中村。這里人員相對密集、流動性大,在沈場社區警務室只有兩名警員,人少事多,面對頻發的治安問題,往往有心無力,防不勝防。2015年初,這里開始布建高清視頻監控、車輛抓拍和wifi數據采集設備。這些數據自動加密儲存在數據庫,只有與違法警情出現比對異常時,才會被推送到研判平臺,既能有效發現、打擊違法犯罪,又能確保公民個人信息安全。
徐州市沈場社區民警李磊表示,過去民警上門逐戶走訪進行采集,每天最多可以采集40戶到50戶,現在每天24小時可以不間斷通過設備進行數據采集。
每天,僅在沈場社區,就有10000多個MAC地址、900多條路由器信息、2000余輛汽車圖像、數萬人臉信息匯入警方數據庫。“現在來自無數個類似沈場社區的社會單元,海量的數據匯入各級公安大數據指揮服務中心。”李磊說。
除此之外,社保、計生、就業、水電氣和流動人口、特殊人群基礎信息等社會大數據,通過推廣微警務、辦理居住證以及有償購買、共建共享等各種途徑,源源不斷地變為警務大數據。
目前,依托大數據,江蘇省開始全面整合綜治、金融、電商、旅游、醫療、教育等全省18類政務大數據,最終形成“1+18”的大數據聯動應用服務體系。
   江蘇省公安廳數據管理師張浩鑫介紹說,通過購買第三方服務的方式獲取社會大數據,如獲取互聯網上的導航地圖數據,大型的互聯網企業物流寄遞、商品購買交易等。
   從人工采集到設備采集,由紙質采集到智能采集,從公安一家采集到多部門采集,通過多元化、多渠道的源頭數據采集方式,江蘇省已經匯聚了多達3800億條數據。
如今,該省原有的省市縣三級公安指揮中心正式更名為“大數據指揮服務中心”。記者獲悉,相比原有的指揮中心,大數據指揮服務中心從原來單純的110接警、派警,變成了集數據、情報、指揮于一體的工作平臺,預知預警、防控風險成為主要任務。
“我們從被動反應式變成了超前主動式,這是一種脫胎換骨的變化。”江蘇省公安廳副廳長程建東說。在蘇州市渭塘派出所轄區內,民警劉偉建每天需要執行兩次巡查任務。“以前我們憑工作經驗盲目地巡邏,現在系統指導我們有目的地開展巡邏。”他說。
年過50歲的劉偉建從未想到,自己熟悉的日常巡邏工作,有一天會需要一臺智能機器的引導和輔助。輔助他出警的,是蘇州公安研發的犯罪預測系統。在蘇州公安大數據指揮服務中心,犯罪預測系統基于一臺智能計算機,以人工智能技術為核心,可以像人一樣自主思考、計算、學習。
3年前,蘇州市公安局大數據指揮服務中心政委施慶華參與研發了這套犯罪預測系統,并見證了它的學習效率。僅僅用了不到兩個月時間,該系統就學習了蘇州市十年來發生的1300萬條歷史警情數據,記憶了包括諸如居民小區房價、娛樂場所地點、居民收入水平、商鋪網點等7.8億條數據。技術人員將實有人口和特殊人群地理信息、天氣、甚至日落時間等382種相關的變量數據輸入后,系統通過自主關聯計算,每天兩次向基層民警自動推送重點巡防區域信息。
“派出所會把整個區域劃成一個一個網格,在這個格子里面,它會有一個預判,如果超出預判,當地的公安機關就會對這個轄區的巡防工作進行調整。”江蘇省公安廳科技信息化處處長趙明說。
這套系統能夠對違法犯罪行為進行預測預警,并由此實現治安精準巡邏和社會風險有效防范。在蘇州市渭塘派出所,犯罪預測系統投入運行的前三個月,違法犯罪警情環比下降達54%。“犯罪預警系統已經成為一名‘超級警察’,不僅是情報分析師、巡防指揮官,也是大數據的核心。”施慶華說。
目前,江蘇公安大數據指揮服務中心平臺已經建立了情報研判、風險預測、人員管控、消防火眼、犯罪預防、電信詐騙攔截、危險化學品管理等幾百個智能警務實戰預測模型,依靠大數據的助力,警方打防管控更具針對性。
   云平臺為社會治理插上翅膀
   在貴州公安交警大數據實時作戰云平臺上,登錄貴州省重點車輛駕駛人征信評分系統,可以看到隸屬于貴州三穗縣客運有限公司的駕駛員雷某征信評分為83分,評分內容涵蓋駕齡指數、事故指數、健康指數等項目。
   這是貴州省公安廳交通管理局搭建的道路交通安全綜合監管云平臺,將全省68萬名重點車輛駕駛人納入監管,并設立駕駛人征信評分系統,對駕駛人46個維度的海量信息建模分析,對重點駕駛人進行評分管理。
   根據積分預警,已有1200名駕駛人被企業解聘,4.8萬名不合格駕駛人被清理出重點駕駛人隊伍,最大限度杜絕了不符合條件的駕駛人進入重點客貨運輸領域,為“兩客一危”等重點車輛系上了“安全帶”。
   2016年,貴州省公安廳交管局又將評分對象從“兩客一危”駕駛人擴展到全省駕駛人,為760萬駕駛人“精確畫像”,將評分結果推送給專車、快車企業,幫助企業屏蔽積分較低、接近預警線的駕駛人,提升重點車輛特別是互聯網從業駕駛人的準入門檻,防止有不法行為、不良記錄的駕駛人進入該領域。
正是有了大數據關聯分析作為預判基礎,2015年,貴州省一次死亡3人以上的較大事故僅發生了3起,較大事故次數、死亡人數同比下降78.57%和81.03%,創下貴州高速公路開通以來事故預防最好記錄。
貴州省公安廳交管局指揮中心民警黎立說,提高預測預警預防能力是實現主動治理的基本前提,“大數據的出現和運用使得這一前提成為可能”。
2016年1月,貴陽市人民檢察院在辦理貴州某建設有限公司原總工程師王強(化名)挪用公款、受賄案的過程中,需要對1名關鍵涉案人員實施抓捕。通過職務犯罪偵查情報信息系統,該院初步查詢到該涉案人員及其妻子的通話記錄、車輛等信息,再通過高速公路卡口信息委托查詢,獲知涉案車輛經貴遵高速馬家灣收費站下高速。專案組立即派出定位車搜索其手機信號,并借助公安天網系統對車輛進行全程監控,成功將其抓捕。
   “沒有多部門數據系統的共享使用,無法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實現成功抓捕”。貴州省人民檢察院信息中心副主任趙青表示,職務犯罪偵查情報信息系統實現了跟公安、法院、金融、電信等50余家部門的數據交換共享,推動由人力型自偵向科技型“智偵”轉變。
在貴州,政法系統已經初步實現了數據共享、案件網上移送以及檢察院與法庭、監區的視頻互聯。2016年8月—9月,貴州省檢察機關通過法院、檢察院互聯平臺網上移送一審公訴案件5237件,法律文書16295份,電子卷宗818210頁;通過檢察院、監區互聯平臺網上交換和推送服刑人員基礎信息71310余條,獲取減刑案件信息1900余條,假釋案件信息200多條。
   記者獲悉,貴州省正在建設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力爭通過3至5年將貴州省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建設成為全國數據匯聚應用新高地、綜合治理示范區、產業發展聚集區、創業創新首選地、政策創新先行區。
   大數據助力打防管控實戰
2016年6月,針對市民反映強烈的車輛假牌套牌問題,長沙市公安局科信支隊與交警支隊充分利用“大數據”助力打防管控實戰,準確摸排了1600余輛涉嫌非法營運的“黑車”和600余輛“套牌車”,為精準打擊假牌套牌車輛提供了數據支撐,長期存在的交通管理難題也隨之迎刃而解。
   “不許動!”2016年9月1日17時40分,宿遷市湖濱新區皂河街北船閘路附近,涉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的犯罪嫌疑人劉某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身邊一群便衣民警制伏。原來,民警從他下公交車開始已經把他鎖定了。“從發現嫌疑人的第一個身影開始,他的影像就接連不斷地在PGIS平臺上標注。”指揮中心主任張權指著平臺上呈現的實景圖說,“3個小時內我們就鎖定了嫌疑人的活動區域,并最終確定了他的準確位置。”
在PGIS平臺上,全市670輛警車、2650名各類實戰單兵、2.5萬個監控探頭全部上圖,與警務地圖、數據資源池、標準地址庫共同支撐警務實戰需要。
福建省公安廳在傳統網頁版本的基礎上,新開發手機APP、微信等版本的“網上辦事大廳”端口,群眾可自主選擇互聯網、手機客戶端、微信等渠道進行登錄。與此相配套,按照“外網統一受理、內網分發辦理、外網集中反饋”的要求,組織開發“統一業務受理和分發系統”,優化升級電子監察系統,高效分流“網上辦事大廳”受理的每筆業務,對辦理過程進行全程智能監督。
   “吉林公安”APP將公安機關2000多個辦事窗口整合為綜合性“網上服務大廳”,使服務渠道更暢通。科技創新催生平安建設新手段、新思維。廣西憑祥市將最新北斗導航技術應用到邊境防控中,與視頻監控、電子圍欄、物理隔離等設施,構筑收放自如的“邊境防控網”。
   湖北武漢,集合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網格化系統平臺與公安云大數據庫等各方面海量信息源,初步實現83類500億條數據串聯分析、智慧應用。
   內蒙古烏海市,大力推動政府外網、視頻專網、公安信息網、綜治信息平臺聯網運行,最大程度實現了部門間數據資源的整合。
大量三無產品在淘寶、微信等網絡平臺上售賣,導致主體監管難、確定管轄難、調查取證難、查處取締難等諸多問題。山東作為食品生產、輸出大省,正依托大數據平臺,整合醫食藥、檢疫、農、漁、工商等多部門的力量,把所有食品安全生產、檢疫、處罰、流通、行業排名、群眾的舉報反饋等信息,統統納入到安全追溯信息云數據庫,讓海量食品安全信息的收集與共享,實現從“田間到餐桌”的全過程食品安全追溯。
如今,人、地、物、網,越來越多的要素信息被集中到方寸之間,一批批科技成果正在不斷轉化為治安防控的核心戰斗力。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