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絡交易中偷稅漏稅
來源:ChinaByte 更新時間:2012-04-13

 

    

  互聯網是一種技術應用,然而技術在改變生活的同時,也改變了經濟運做模式,一種新的經濟形態:網絡經濟正在形成。網絡交易逐漸呈現規模化,但虛擬和現實的對立、法律對新事物的被動接受、網絡的全球性,無國界性,導致傳統的稅收管轄權理論對網絡經濟束手無策;再加上各國稅法本身規定的不統一,更是造就了大批的逃稅、避稅網絡公司,一時似乎偷稅漏稅反成為網絡交易的一大“特征”。

  日前,馬云與吳世雄都針對“中國電子商務交易額高達6000億元,稅收問題提上日程”的提法提出質疑。其實是很有道理的,B2B互聯網企業所提供的僅僅是一個虛擬交易信息溝通平臺,參與者都是依法設立的企業,都是經過相關工商稅務登記的,也是應該有健全的財務申報制度約束的,對他們而言,網絡交易只是拓展了交易范圍和從交易模式上進行的創新,并非是完全的虛擬化交易,更不是連企業都是虛擬的,未經過現實物理強制力把關的存在。從這一點而言,國內電子商務的交易額就會大大的低于6000億元。因此他們的納稅依然按照現實企業的具體運做和現有的國家稅收制度來完成,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對于個人C2C交易,由于物理世界中的個人與虛擬網絡世界中的個人并不具有一一對應的特性,即未完全實名化和秩序化,導致了網民在C2C平臺上的交易呈混亂化,同時具有隨意性、規模小、娛樂大于功利等特征,他們通常是網絡交易偷稅漏稅的主角。但事情也不是一成不變,對某網民而言,如果形成一定交易規模,誠信度和做大做強的愿望也會促使其轉向企業化經營,最終被納入現有的稅收體制之下。

  除此之外,火熱的網絡游戲也帶來了相關虛擬衍生裝備的交易熱,據保守估計,去年國內的地下虛擬物品交易額已經達到10多個億,而這些交易主體也往往是玩家個體,與C2C具有相似性。重慶不少網吧在繼續經營傳統網絡的同時都搞起了第二產——代玩家練級、替玩家出售游戲中的虛擬裝備。一般一個月下來,網吧老板和代練者都能獲得上千元收入,而代練者也成了網吧最鐵桿的客戶。每年,重慶市通過網吧進行交易流通的游戲虛擬裝備價值高達上千萬元人民幣。面對每年上千萬元的交易額,重慶市國稅局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我國并沒有對虛擬物品價值進行評估的單位,也沒有對虛擬物品交易進行征稅的先例,面對如此大額度的稅收流失,稅務部門也無可奈何。

  我國還沒有相關的法律對網絡交易的稅收問題進行規范,雖然早在2000年的時候,媒體就炒做說網絡稅收已經被納入政策研究框架,并且相關部門正考慮草擬《互聯網稅收實施規則》,大概下半年出臺。可是筆者至今都沒有聽到該法規頒布的消息,而且在搜索引擎中也未搜索到該法規已經頒布的消息。那么是否就任C2C個人交易和網絡虛擬衍生產品的交易任意偷稅偷稅下去呢?

  對于網絡交易及相關虛擬衍生商品進行征收一定的稅率是必然的,因為稅收的征管在虛擬世界中更多的可以體現為一種公權力的隱性介入,是一種加強管理的體現。但筆者認為必須在以下幾個方面給予深刻探討。

  首先,網絡交易納稅是否該納?這是網絡稅收征管與否的理論基礎。有不少學者認為稅收是人世間最大的惡,其是一種掩蓋了血淋漓的合法剝奪公民私有財產。而網絡世界倡導的就是個體本位和自由精神,因此反對任何公權力的干涉,反對稅收征管的介入就成了題中應有之意。其實網絡世界雖然虛擬,但絕非虛幻,每個虛擬ID背后都是一個活生生的肉身存在,其行為并非完全虛擬,而是與現實世界有著各式各樣、或深或淺的聯系,可以說虛擬世界中的任何行為最終都將作用于現實世界中的某人、某物上,因此,傳統的物理規則也必然需要延伸到虛擬世界中的行為上。

  其次,網絡交易納稅實行是“先導模式”還是“肥了再殺模式”?該問題的實質就是在網絡經濟的初級萌芽發展階段是否應該征稅?筆者認為網絡經濟是一種高風險的經營,而且我國的電子商務才剛剛的走出寒冷的冬天,贏利的沒幾家,網商的參與量還有待極大的鼓勵和提高。在此情況下強制征稅會適得其反,甚至壓制網絡經濟的發展;而且即使征稅也征不了多少,相反卻要設置一大套具體的高科技征收程序,也需要大量的成本投資,有時會入不敷出。應該實施“肥了再殺模式”,等網絡交易額呈大規模化,網絡經濟基本成為一種獨立的經濟形態而存在時,再制定和實施相關稅收,即開始對網絡交易事實免稅,其實從某個角度免稅也是一種征稅機制,只不過征收額為零而已。例如,為了鼓勵網絡經濟的發展,1998年,美國國會通過了“因特網免稅法案”,對新的因特網稅收實行緩征3年的政策。美國眾議院又于2000年5月初通過了一項法案,將禁止征收上網稅的時間從2001年延長到2006年。

  復次,網絡實名身份驗證制度需要提早進行。通過上文分析,網絡交易偷稅漏稅的主體是個人,他們正是憑借“網絡對面,沒人知道你是一條狗”的理念來進行網絡交易,進行偷稅漏稅。個人所得稅的征收依賴于真實身份的驗證和登記,因此如何在不違背網絡自由精神的前提下,進行合理的身份實名驗證,為網絡交易征稅提供條件,值得關注。

  再次,在通過立法對網絡交易征稅前必須設計出一套合理的、成本較低的、符合網絡交易特點的稅收程序。由于網絡經濟通常橫跨信息技術、通信技術、金融服務領域、生產者、消費者和各國政府部門,因此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復雜的系統工程之一。因此更應該注意將網絡經濟中的新的征稅規則和程序與傳統的征稅規則和程序進行合理的銜接,尤其是征稅管轄權理論與征稅原則之間的銜接。

  最后,加強國際稅收合作,打擊國際網絡偷稅、漏稅行為。網絡的無國界性導致網絡中產生的任何問題,都不是一個國家就可以解決的,比如垃圾郵件問題、網絡色情問題、黑客問題等,現實中個人或企業可以通過通過跨國避稅的方式來逃稅、偷稅、漏稅,那么虛擬交易主體更容易利用虛擬網絡進行跨國偷稅、漏稅。因此各國應該在充分尊重各國稅收主權的前提下,通力合作,打擊網絡偷稅、漏稅的行為才是最終之策。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