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云計算市場“三足鼎立”
來源:互聯網周刊 更新時間:2016-01-06

 

今年3月,“互聯網+”行動計劃出爐。政府明確提出,要借助互聯網提升全社會的創新力和生產力,形成更廣泛的以互聯網為基礎設施和實現工具的經濟發展新形態。顯然,“互聯網+”新業態需要互聯網與傳統行業的融合與創新,而作為互聯網基礎支撐的云計算,自然成為“互聯網+”的座上賓。

過去,人們談論最多的是云計算的分割,談各類云服務的特點,并不談背后的能力來源。云計算的潛在用戶被眼花繚亂的云服務產品困擾,特別是現在傳統企業在“+”互聯網的過程中,并不了解云計算,不知道如何選擇云服務商。

經歷多年的發展,全球云服務市場走向逐漸明朗,云計算正在成為巨頭們的游戲。中國云計算市場與世界領先的美國相比,整體還存在一定的差距,但云計算能力由大型IT、互聯網、電信運營商等企業主導的情況,符合全球發展趨勢。在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云計算分公司(簡稱“中國電信云計算公司”)總經理吳湘東看來,云計算是這三大陣營IT轉型輸出的必然結果。他說:“IT企業轉云是必然趨勢,互聯網企業順應業務發展將IT云化并輸出的路徑也很明顯,運營商做云則關系未來的發展。云計算將成為像水一樣的基礎資源,運營商的角色就是將云的功能變成標準化組件提供給整個社會,服務‘互聯網+’以及互聯網向各個行業滲透的過程。”

云計算模式的關鍵一步是將分散的資源虛擬化并集合起來,滿足資源彈性調度的要求(效率問題),以及系統高性能、高可靠性的要求(能力問題)。但也有人從應用的角度提出不同的看法,數夢工場王巍從大數據的角度談到,云計算首先是一種超級計算能力,先解決能力問題而不是效率問題。總而言之,云計算的關鍵是集合資源的能力,即資源池的規模是一切的基礎。尤其對公有云來講,規模決定競爭力和發展潛力,這也解釋了為何惠普投入10億美元發展公有云卻未吹起多大漣漪,不得不宣布明年1月起關閉Helion服務。

對于云服務商規模和產業發展深度的關系,Unix-Center.Net創始人蔣清野進行了初步劃分,他將公有云(包含托管云)服務商按虛擬機的數量分為五個階段:5000臺以下為概念階段,5000~10000臺為原型階段,10000~50000臺為成長階段,50000~100000臺為成熟階段,100000臺以上為產業階段。參考2014年Rackspace的情況,100000臺虛擬機對應的物理服務器數量大概在20000~30000臺之間。照此標準,中國公有云市場總體還處于原型至起步階段之間,市場需求還未爆發。

中國的云計算市場是一個開放的市場,亞馬遜、微軟、IBM、SAP等有重要影響力的外資云服務商悉數落地,BAT以及金山、青云、七牛、Ucloud等互聯網企業高調出場,華為、聯想、浪潮、曙光等ICT廠商也強勢加入,世紀互聯、企商在線、首都在線等IDC正在轉型,中國電信、中國聯通(600050,股吧)和中國移動作為基礎運營商自然占據一席之地??眼下,由市場需求所決定,企業云服務商現有的服務以托管私有云(專有云)或者混合云為主,從而造就企業云市場三股主要力量——IT巨頭(IBM、微軟等)與IDC的組合,互聯網巨頭(阿里云、騰訊云、金山云等),以及電信運營商之間的三足鼎立之勢。

未來,如果企業能夠將自建私有云轉向托管私有云,中國云服務市場的體量將有一次大的飛躍。同時,如果“互聯網+”能夠廣泛落地,更多的傳統企業能夠真正運用云計算、大數據等互聯網工具為自身服務,中國云服務市場會迎來翻天覆地的變化。目前競爭雖然激烈,但市場才剛剛起步,能否借“互聯網+”起飛顯得尤為關鍵。

“互聯網+”帶給云計算的機會

“互聯網+”下的傳統行業轉型將百花齊放,但云計算的使命卻相當明確——首先要為傳統行業提供一個互聯網化的基礎平臺,其次要針對具體行業打造上層應用。目前,政務、醫療、教育、制造業、服務業等行業的“互聯網+”實踐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點,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傳統產業在轉型的過程中,確實給云計算產業帶來大量機會。

·互聯網+政務

政府推動“互聯網+”行動計劃,首先明確了互聯網+政務在提高政府行政效率和公共服務能力方面所起的作用,提出利用信息技術推動智慧政務的發展,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

智慧政務的前提是信息和數據共享,消除“證明你媽是你媽”,“一個監控桿上安裝幾十個攝像頭”這類現象。互聯網+政務首先需要政府管理創新,需要以云計算、大數據等互聯網技術作為支撐,為政府搭建政務數據的后臺,形成統一的數據池,借助大數據分析技術將數據轉化成生產力,用于公共服務。

目前,水電煤繳費,交通違章查詢、繳納罰款,醫院預約掛號,繳納社保、結婚登記等公共服務已經可以通過互聯網提供。老百姓(603883,股吧)已經享受到互聯網+政務帶來的 “一站式”服務的便捷,而政府也距離真正的服務型政府更近了。

·互聯網+醫療

近年來互聯網醫療風生水起,但只是額外增加了醫生與患者的交流通道,并沒有解決當下醫療系統的實質性問題,并未改善醫生、患者與醫院三方的銜接流程。互聯網+醫療只有延續醫療信息化的進程,依托云計算平臺將醫療數據上 “云”,真正達到信息共享互通,才能為醫生“松綁”,才能真正打破醫療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

在這個過程中,首先要找到一個合適的商業模式,讓醫院愿意將這些數據分享出來。云服務將計算、存儲、網絡作為服務收費,互聯網+醫療同樣可以將醫療數據資源作為服務收費,醫療云平臺甚至可以參考互聯網的基礎免費+增值服務收費的模式,采購或者輸出數據。只有確立合理的商業模式,才能實現三方利益的平衡,互聯網+醫療才能真正向前發展。

·互聯網+教育

互聯網+教育的目的是通過教育內容、教育樣式的多元化,打破教育水平不平衡的狀況。所以,教育和醫療的模式相似,核心在于利用云計算平臺實現教育資源共享,這個過程的阻力可能沒有醫療行業那么大。

·互聯網+制造業

互聯網+制造業驅動制造業向著智能制造和社會化服務型制造的方向發展,其中智能化方向要運用物聯網實現物理單元和智能控制和組合,社會化服務化則依靠工業化互聯網監測維護、售后服務,實現產品全生命周期服務。云計算在其中依然發揮平臺的作用,幫助制造業企業承載各類數據和應用。

·互聯網+服務業

這是互聯網最先深入的領域,尤其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結合社交、O2O、LBS等創新,服務業企業通過各類移動應用廣泛地滲透到人們衣食住行的各個領域,包括網絡購物、團購、美食、生活資訊、地圖、旅行、天氣、導航、健康、電影等。服務業同時也是“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重點領域,PaaS平臺在推動整個進程中的作用至關重要。

誰在為“互聯網+”蓄能?

站在社會發展的角度,與其說“互聯網+”帶給云計算機會,不如說“互聯網+”賦予云計算使命,“互聯網+”需要建立一個超大體量的云生態系統,下層基礎設施服務提供支撐,上層應用滿足不同的傳統行業互聯網化轉型。這個趨勢下,云計算市場的前景不可估量。

三大陣營中,亞馬遜、微軟、IBM等海外IT巨頭長于技術,并聯合國內的IDC提供本土化服務。比如IBM和世紀互聯的合作,將其面向企業級客戶的混合云服務CMS引入中國,微軟也和世紀互聯合作推出Azure、Office365服務。目前CMS已經獲得航空、制造、醫藥、金融等高端客戶的認可,微軟的Azure發展也不錯,但總體來看,這些“外來和尚”的發展之路不會太順利,一是對合作項目缺乏控制權,亞馬遜AWS在2013年即宣布進入中國市場,然而時至今日也未能具備本土服務能力;二是政策越來越向自主企業偏離,本土服務商尤其是電信運營商這類國有控股服務商將搶得先機。

再看互聯網陣營,阿里云、騰訊云在中小企業、互聯網創業者當中的影響力非常大,一方面得益于強大的技術和對互聯網的深刻理解,另一方面則因其不遺余力地投入價格戰。但是所有的云服務商都明白,公有云市場的熱度最大,但盈利的可能性也最小。亞馬遜AWS、Google GCE、阿里云、騰訊云等公有云服務商,都在努力向企業級市場滲透。據媒體報道,阿里云服務的客戶已經涵蓋電子商務、數字娛樂、金融服務、醫療健康、氣象、政府管理等多個領域。

IDC陣營規模較小,雖然靠與國際巨頭的合作獲得不少關注,但對于客戶而言,IDC服務商的資源和運營能力不及電信運營商,聚焦中小客戶市場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互聯網+”的重量級選手是大型行業企業,聚集在金融、能源、制造業、廣電等領域,這一塊市場利潤豐厚,卻也存在不低的門檻。國內的ICT廠商過去在這些行業有不錯的客戶積累,結合原有的IT系統拓展混合云部署的話,這類IT云顯然有巨大優勢。但中國本土的IT廠商對直接發展云服務是非常謹慎的,華為云對自己的定位就很明確,立足企業云(指原有客戶在混合云方面的需求),在公有云市場仍將和運營商合作。

最后看電信運營商的發展:2009年,中國移動基于南方基地推出“BigCloud——大云”;同年,中國電信啟動天翼云計算計劃,隨后在2012年3月,中國電信云計算公司成立,正式推出天翼云品牌;2013年6月,聯通云數據有限公司(簡稱“聯通云公司”)成立,推出“沃云”品牌。三大運營商均已完成從提供IDC資源到提供云計算服務轉型,而且在短時間內建立起自己的優勢,尤其是面向“互聯網+”的云資源能力儲備方面,僅中國電信云計算公司的虛機能力已經遠超10萬臺。

在云計算領域,電信運營商具備許多先天優勢:第一,電信運營商掌控全國的帶寬資源;第二,電信運營商擁有國內最大的IDC資源,中國電信云計算公司的數據顯示,國內超過70%的互聯網內容與服務都托管在中國電信的數據中心和云資源池中;第三,電信運營商擁有積累深厚的政企客戶資源,這是云服務利潤的保證;第四,電信運營商擁有強大的技術、運營實力;第五,電信運營商具有構建完整的“云-管-端”的能力,可以將云計算與物聯網、智慧產業深度整合。

電信運營商領先于行業較早地制定云計算發展長遠規劃,并且實施了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中國電信云計算公司副總經理徐守峰表示,“互聯網+”所需的資源,已經從寬帶擴展到云、大數據、物聯網,這些已經成為整個互聯網的基礎,基礎性業務的定位對中國電信意味著,在企業整體的投資、建設、運營等方面,有更多資源投入和傾斜。目前,電信運營商已建成的云數據中心規模已經遠遠超過IT、互聯網陣營,并且這些數據中心也在為IT云、互聯網云服務商提供托管服務。

結合多年的ICT整合經驗,電信運營商借助商業合作伙伴的能力,以及開源的技術,構建具有競爭力的平臺和產品,既能快速切入市場,又能滿足一些領域對自主可控的要求。電信運營商在行業市場切入較早,以中國聯通為例,其云數據中心已承載了包括國家多個部委的電子政務云平臺、國際客戶的國內落地節點、金融機構的容災備份中心、能源企業信息交互平臺、百度阿里等互聯網企業IDC中心。同時,三大運營商的渠道建設也是其他廠商無法相比的,多年的經營已經建成下沉到鄉村級的渠道體系,可以更快地結合“互聯網+”進行業務拓展。

為什么看好電信運營商?

當前,IT云、互聯網云、電信云勢均力敵,但在我國全面推進“互聯網+”的過程中,能夠與國家戰略緊密協同的非電信運營商莫屬,這與企業的使命有關。中國電信云計算公司總經理吳湘東曾經表示,中國電信依然要關注國計民生,運營商做云服務肩負著和做通信服務那樣的使命感,要為整個社會提供優效高質的服務,降低信息化成本。

近三年,中國云服務市場將保持50%以上的增長速度,這個動力來自于“互聯網+”下的企業信息化建設。從長遠看,企業級市場上(面向最終用戶)SaaS所占的比重會越來越高,但短期內IaaS仍將占據主導地位,同時,IaaS作為基礎性支撐,在整個云產業鏈中的活力不會消減。從目前的形勢看,電信運營商未來將在IaaS領域樹立絕對的優勢。

業界普遍看好電信運營商在云計算領域的發展,除了市場環境的因素之外,大概還有以下幾點原因:首先對于運營商而言,目前云計算還屬于初創期,在建設、采購、研發,包括人力資源的政策還不夠清晰,但隨著市場前景逐步明朗,這些方面的障礙將會消失;其次,電信運營商在傳統通信領域增收乏力,云服務作為潛力巨大的業務增長點,決策層自然不會放過;第三是大規模投資的效果初現,未來還會有持續性的增長;第四,電信運營商的開放程度在加大,這方面中國電信與VMware、Akamai等國際行業巨頭均有合作。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