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器產業的21年 “綠皮車到高鐵”的跨越
來源:中國電子政務網 更新時間:2014-07-23

1993年,中國第一臺服務器SMP200問世,本土廠商在IBM、康柏、HP、sun等一系列國際巨頭的嚴密壟斷下萌芽起步,21年后,原來的國際巨頭幾多凋零,本土廠商所占據的市場份額已經達到62%,中國服務器產業已經從一個襁褓之中的嬰兒成長為一個弱冠少年。

2012-2014年國外與國內服務器廠商每季度出貨量份額分布圖

1993年,中國參加CCIRN會議,基本掃清了連入全球Internet的障礙,隨后,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李鵬用自己的私房錢——總理預備費啟動了金橋工程,21年后,以BAT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市值超過萬億美金,智慧城市、智慧政府等深度信息化工程在全國鋪開,兩化促進的國策升級為兩化融合,中國已經蛻變為深度信息化國家。

不論是服務器產業,還是信息化建設,在發展過程中都一直飽受詬病,前者不掌握核心技術,屈居于國際廠商主導的產業鏈中,后者缺乏規劃,標準不一,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中國是全球信息化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所有的問題都用發展的手段得到了較為理想的解決,在信息化的過程中,包括服務器在內的中國信息產業正在以數倍國外企業的成長速度在不斷崛起,逐步在中國信息方略中成為主要角色。

成長,才是這21年的主題。1993年——從零開始

中國服務器產業是從浪潮起步的。

1993年,中國第一臺可大規模商用的服務器SMP2000在浪潮研制成功。這是時勢使然,也是浪潮主動的業務選擇。當時,浪潮是中國三大PC供應商之一,標準化帶來的同質化競爭不斷拉低利潤水平,浪潮需要開拓另一個新的藍海。另一方面,當時互聯網在全球已經呈現燎原之勢,尚以PC為主業的浪潮人對于即將到來的網絡時代已經有所預見。

SMP2000的研發和產業化卻是一個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典型事跡。

當時,蘇聯已經解體,但是西方國家在計算機技術領域的封鎖卻一直沒有放松。在國內找不到有關服務器的樣品和技術資料,浪潮人瞄準了新加坡、香港這樣巴統協議管不到的“邊緣地帶”,搜集了大量技術材料,還從美國買回很多服務器方面的書籍,將國外廠商廢棄不用的小型機服務器一遍遍的拆卸,一遍遍的組裝,終于弄明白了構造原理,確定了有關服務器的技術參數。

但產品做出來了,想要成功的賣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在當時的情況下,沒人愿意冒險嘗試國產服務器,誰也不愿意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直到94年,第一臺SMP2000才賣了出去,有時候為了取得客戶信任,一百斤上下的機器,我們常常是扛著就去了”,談起浪潮服務器起步的那個時期,曾經的老浪潮人感慨的說道,“一些客戶的機器我們是趕著馬車送過去的。”

浪潮就是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中努力追趕著國際廠商的步伐,把技術產品化、產業化,兩年時間初步建立了完整的產業化體系。

初始的中國服務器產業確實步履蹣跚,而又急不可耐。2000年——好日子結束了

隨后中國信息化建設逐步進入快速發展階段,金融、電信等行業信息化快速鋪開,國家的“三金工程”、“十二金“工程開始啟動,而且互聯網成為最熱的經濟名詞,瀛海威、網易、搜狐等一大批互聯網創業公司如雨后春筍的涌現,旺盛的互聯網與行業需求使得那段時間成為服務器產業發展的黃金期,跑馬圈地成為各個廠商的主要策略。

1996年,國家“863計劃”設立專項——“國產服務器推廣和應用”,選定了浪潮和曙光分別承擔IA和RISC架構服務器的研發和市場推廣工作,浪潮選擇了IA架構服務器的發展方向,建成了全國最早的一條服務器生產線。而曙光選擇了高性能計算的發展之路,聯想依托PC業務也開始涉足服務器業務。隨后幾年,中國服務器產業已經形成百花齊放的局面,逐漸形成了與國際品牌三分天下的局面。

2000年以科技股為代表的納斯達克股市的崩盤和“網絡泡沫”的破滅,互聯網行業采購大幅萎縮,廠商之間競爭驟然加劇,國產廠商核心技術缺失、高端力量弱小等短板就顯現了出來,“碰到了發展的天花板”,國產企業的份額在此后的10年中,幾乎沒有提高。

本土和國外兩大陣營的競爭如同打仗,浪潮集團執行總裁王恩東說,高端領域就是市場的制高點,我們沒有高端產品同國外企業競爭,國外企業就可以把中低端賣的很便宜,失去的利潤完全可以從高端產品上找回來,我們這么競爭就會永遠被壓制,要打勝仗必須打到制高點上,站在同一水平上來競爭才行。高端,10年磨一劍

2003年浪潮發布了天梭高端商用服務器,該產品于2004年4月刷新了由IBM保持的全球商業智能計算世界紀錄,這是中國服務器領域的第一個世界紀錄。同時,天梭還具有明顯的成本優勢。

天梭創造了中國服務器領域的第一個世界紀錄

浪潮一直流傳著一則趣聞,2005年底在某地市級稅務部門政府采購辦的桌子上,擺著兩份幾乎一樣的標書:同一項目,同一產品,同一國際服務器行業巨頭。但唯一的不同是,報價竟然跌了一半,從最初的300多萬元陡然降至150多萬元。難道這么大的單子會出現如此低級的失誤?最終他們了解到,這是因為浪潮天梭作為唯一入圍的國產品牌產品,參與了競標,使得這家外企不得不將報價迅速降低五成。

但是天梭20000高端商用服務器只是一款方案型產品,雖然大幅提高了浪潮在高端領域的市場份額。然而,卻不能彌補浪潮在核心技術、系統技術等方面的短板。王恩東對這種實踐方法還是不滿意,因為天梭20000的性能、可靠性還不能滿足大型核心應用的需求,還是堅定的要做主機系統。

轉機就在2007年,此時恰值十一五期間,國家開始科研體制創新,將創新主體向企業轉移,2007年國家科技部正式批準的高效能服務器和存儲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落戶浪潮,這是國內唯一面向服務器和存儲技術研究的國家重點實驗室,也是國家首批依托企業設立的國家重點實驗室之一。

高效能服務器和存儲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

1年后,該實驗室成為中國第一臺自主主機天梭K1系統的主要研發平臺。從8路到32路,跨越的不是數字

2008年,全球經濟中最熱的話題是次貸和金融危機,在信息領域,最熱的話題是云計算,這不僅是信息化模式的變革,也是信息產業變局的開始。當時,Google的服務器農場模式幾乎成為云計算基礎架構的代名詞,而王恩東認為,云計算需要大服務器,不僅大服務器在高負載處理會有更好的經濟性,而且云計算仍然會有大量的交易處理,交易處理離不開大服務器。浪潮由此加快了高端突破的進程。

2009年,浪潮研制成功中國第一臺自主八路服務器天梭TS850速獲得市場的認可,當年就進入市場出貨量的前三強,到2013年,該產品已經超過IBM同型產品,市場份額穩居中國第一。從2路,4路,到8路到32路,浪潮堅持核心技術要掌握在自己手上。

在服務器產業,8路是一個分水嶺,該產品的問世標志著中國服務器企業第一次正式叩響了小型機市場的大門。在服務器領域,“8”是一道檻。4路及以下服務器都采用SMP架構,8是這種架構支持的處理器數量的極限,要支持8顆以上的處理器必須采用另外的CC-NUMA架構,架構的改變不僅意味全新的技術路線,也意味著更大的技術難度、研發投入,更意味著全新市場、全新的產業模式,類似于中國鐵路從綠皮車向高鐵的跨越。所以,長期以來,國內服務器產業一直在4路及以下服務器領域,對于8路以上一直望而難得,對于NUMA架構更是無人問津。

8路服務器的成功,堅定了浪潮做32路服務器的信心。

2013年1月,中國第一臺自主主機天梭K1系統正式對外發布,這是460名工程師的4年技術攻關的成果,中國由此成為全球第三個掌握最新主機核心技術的國家。期間,浪潮獲得軟件著作權18項,授權發明專利102項,發表論文27篇。

中國第一臺自主主機天梭K1系統

天梭K1可支持32顆處理器,擴展性和國外同類產品處于同一水平。該產品采用了全自主設計的CC-numa體系結構,這是目前全球技術復雜度最高的體系結構之一,最大可擴展64可顆處理器。天梭K1的問世,標志著我國服務器產業完成了“從綠皮車完成了向高鐵”的跨越。

這也是中國廠商第一次進入服務器產業腹地,直面向IOH(IBM、HP和Oracle)挑戰。K1,不僅僅是國產化的需求

在天梭K1發布后不久,震驚全球的斯諾登事件爆發,引發了社會各界對于國家信息安全問題的重視,去IOE話題由此風行。要保證國家信息安全,就要在實際應用中,特別在關鍵行業、關鍵系統中,用國產產品代替進口產品,這一做法表現在市場上就是國產產品的市場份額穩步提高。

天梭K1由此面臨巨大的產業化需求。2014年1月,浪潮在京舉行盛大發布會,正式啟動“K遷工程”,全面推動天梭K1規模化替代IOH(IBM、Oracle和HP)小型機的進程,這是國產廠商第一次在產業核心領域向占據壟斷地位的IOH發起挑戰。

浪潮在為另一個目標而努力——讓中國的關鍵應用運行在自主的主機上。

2014年,天梭K1已經打開了金融、公安、財稅、電力、石油等十幾個行業,在中國進出口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建設銀行、郵政儲蓄銀行、大連銀行、洛陽銀行、農業部、交通部、北京財政局、西藏社保、南方電網、勝利油田等承載關鍵應用。

浪潮執行總裁王恩東表示,天梭K1的規模化應用不能僅依靠國產化大趨勢的推動,更要依靠自身過硬的技術、產品和服務。主機承擔的都是客戶的關鍵業務,系統風險很容易轉化為業務損失。我們用客戶的實際應用案例說服客戶,只要在行業市場打開一個缺口,天梭K1在成本、服務方面的優勢就會發揮出來。

目前,天梭K1的生產任務安排的滿滿當當的。在生產線旁,幾十臺天梭K1機柜擺放成一排,并且每臺都已經貼上了客戶的名字,越來越多的行業用戶選擇信賴國產主機。

中國建設銀行總行信息技術管理部副總經理林磊明說,“天梭K1已經在新疆建行兩大核心業務系統——運營分析系統和中間業務系統的應用表現平穩,所承載的中間業務迄今已有3年時間,系統整體運行良好,進行大規模應用推廣的技術條件已經具備。”

洛陽銀行信息科技負責人表示,對于洛陽銀行這樣的中小銀行,直接表示“IBM用不起”,不僅硬件采購價格過高,而且配套軟件和后續服務更是高的驚人,受制于采購規模,很難有國際廠商平等對話的機會,所以多年以來,洛陽銀行一直進行著國產化改造。他說:“能用國產設備的領域基本上全部采用了國產設備,這次上線的基于天梭主機的統一數據倉庫平臺表現良好,國產技術沒有讓我們失望。”

轉變,從點到鏈

本土企業在通用領域已經具備替代國外產品的實力,但是在主機領域,尚是新入者,可以說,雖然成年,“但體猶未壯”。而且初次進入產業高端領域的中國服務器企業,會面臨著更加復雜的競爭環境,需要發展模式進行根本的轉變,運營范疇從企業自身擴展到整個產業生態,涵蓋數據庫、中間件、行業軟件、系統集成等領域的國產產業鏈。要實現30而立,中國服務器產業還需要再一次的轉型。

不過廣闊的中國市場將為企業轉型提供可靠的保障。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PC、平板和智能手機市場,但是中國服務器與終端保有量比例不足美國的二分之一,主機的保有比例更低,隨著服務器和主機占比的逐漸合理化,中國成為全球第一的服務器和主機市場只是時間問題。相信隨著信息中國的不斷深化,中國企業在通用服務器領域的發展路徑將在主機領域再次上演。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