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IOE,要到哪里去
來源:中國電子政務網 更新時間:2014-07-09
財新網的封面報道《中國式去IOE》再次引爆了去IOE話題,一個原本局限于信息化專業領域的話題迅速占領了各大媒體的重要版面。

IOE分別指IBM(國際商用機器公司)、Oracle(甲骨文)、EMC(易安信),三家企業分別是小型機、數據庫和高端存儲的領導廠商。中美關系、信息安全等因素不斷摻雜其中,去IOE正變得越來越復雜,在技術、利益、安全、產業轉移等多重因素的交織下,去IOE將走向何方?

傳統行業:分布式不可行

技術上的“去IOE”包括兩個層面,一是去IBM、Oracle和EMC三家美國廠商的產品,二是涉及到去IOE代表的技術路線——用分布式代替集中式數據處理方案。

由IBM小型機、大型機加上Oracle數據庫,加EMC高端存儲組成的集中式緊耦合關系數據庫方案,一直是金融、電信等行業的核心業務系統最理想的大型交易系統解決方案。如銀行存取匯兌、證券報價撮合、通訊計費網絡管理系統,業務吞吐量巨大,高峰期交易量高達每日上億筆,每筆交易響應時間要求達到秒級。由于關系數據耦合度高,同時要求保證響應實時性和數據一致性,因此大量數據操作必須串行進行,只能采取用緊耦合大內存系統來承擔,分布式的數據處理方案行不通。

而相比傳統行業領域,互聯網運營商系統雖然面臨更高的并發、更大的數據量,但是大部分互聯網訪問請求不涉及數據操作,而且互聯網的數據都是松耦合的非關系型數據,可以很好地進行分布式處理,所以近幾年來,大型互聯網運營商開始嘗試分布式處理系統。

2008年,從微軟亞洲技術研究院離職來到阿里巴巴任首席架構師的王堅提出“去IOE”的技術路線,即以廉價的PC服務器替代小型機,以基于開源的MY SQL自研數據庫替代Oracle數據庫,用低端存儲取代高端存儲設備,此前阿里巴巴一直采用IOE解決方案,但是2008年數據庫規模成為亞洲最大,“我們把全中國最知名的頂尖的DBA(數據庫管理員)請到公司,一個晚上一張報表都做不出來,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包括IBM、微軟,能夠為我們提供一整套的技術服務。” 這就是最早的去IOE,也是最昂貴的去IOE,阿里巴巴1.7萬工程師為此整整干了3年。

阿里巴巴耗費了大量的人力和時間創造了去IOE的神話,但卻只限于此,并不能復制到傳統行業中去。

斯諾登后,“去IOE”蛻變為國產化

當王堅不斷宣傳去IOE的時候,美國國家安全局前雇員斯諾登逃到香港,向《華盛頓郵報》和《衛報》提供了一份長達41頁的安全演示文稿,由此,棱鏡計劃、定制入口組織、巧言計劃等一系列信息攻擊的行為暴露于世,后果令人觸目驚心。

此前,中國信息化建設長期依賴進口設備,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等一直表示進口設備存在技術完全不可控,由此將給國家信息安全帶來隱患。進口產品是否存在后門等惡意程序難以確定,而且美國政府規定美國公司的信息產品缺陷要及時上報政府,美國政府有可能利用這些漏洞進行非法活動。

目前這些觀點和猜測已經得到事實的證明,國產化迅速成為不可阻逆的大趨勢。而IOE正是美國在信息產品最具代表性的三家企業,在這種形勢下,去IOE完成了從一個專業技術話題向大眾話題的蛻變——用國產產品替代進口設備,成為輿論的焦點。

國產產業大發展與“去IOE”

不可否則,2013年至今,國產信息產業發展明顯加快,迎來了發展的春天。

以X86服務器為例,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的數據顯示,2014年第一季度中國服務器出貨量42.7萬臺,本土廠商份額大幅增長。美國廠商的份額出現明顯下降,IBM、HP和戴爾市場份額從2013年同期的49%降至38%,其中IBM X服務器的降幅高達25%。國產企業浪潮奪得中國第一,成為中國有服務器統計數據以來,首個獲得出貨量第一的本土企業。

國產陣營為什么會發展這么快?真的是去IOE的直接推動嗎?

國產化的推動不可否認,但是國產企業在中高端領域的技術積累才是更深層次的原因。

1993年,第一臺商用小型機服務器SMP2000研制成功,中國服務器產業起步,經過了幾年的高速增長后,2000年互聯網泡沫的破滅直接導致競爭的加劇,國產企業在核心技術和高端領域的短板暴露無遺,由此開始了漫長的高端突破之路,2009年,浪潮自主研制的四路服務器NF560D2在過去的18個時間里累計銷量過萬臺,自主高端產品第一次獲得了市場認可,逐漸浪潮的優勢從四路擴展到8路領域,穩定了了八路份額第一位置。

高端領域的突破為國產陣營的再次爆發提供了前提,而且國產企業的爆發并非始于現在,據浪潮集團副總裁張海濤表示,2011年起,國產服務器的市場份額在上升,但是上升的勢頭很慢,可能每年個位數的增長。2011年上半年國外品牌的占有率是60%多。但從2011年年中開始就不一樣了。以政府客戶為例,全年通常有四五次政府采購,2011年以前可能我們會贏兩三單,國外品牌會贏兩三單。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我們贏的單數就多了,可能我們贏三四單,國外品牌贏一兩單。

而且,國產企業已經不滿足于中低端市場,開始向產業腹地推進。

2013年,浪潮對外發布了項目成果——中國第一臺自主主機系統天梭K1,可擴展32顆處理器,相當于IBM Power、HP Superdome等系列小型機。小型機是服務器產業的核心領域,天梭K1的推出成為國產和國外兩大陣營在產業腹地短兵相接的開始。

“去IOE” 從“I”破題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表示,中國四大商業銀行的核心業務平臺和數據中心,其產品使用和維護幾乎清一色的國外品牌。現在銀行都采用的是集中式數據處理模式, 以IBM為代表的國外小機和大機,對于大行來說,更換起來十分困難。不是不能換,是代價巨大。

“I’成為去IOE最難也是最關鍵的環節,撬動“I”是打破IOE壟斷局面的前提。”張海濤表示:“主機是平臺,對數據庫、中間件、應用軟件都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只有平臺發展了,國產中間件和數據庫才有了關鍵行業的用武之地,去IOE才有的談。”

而要做到這一點,中國必須要發展自己的主機產業。這在客觀上成為國產主機發展的強大動力。自2013天梭K1主機系統發布以來,天梭K1的市場開拓速度令人刮目。到2014年為止,天梭 K1已經成功應用于郵儲銀行客戶營銷系統、新疆建行中間業務系統、廣東建行粵龍云平臺、交通部中國公路信息服務網、國家農業部金農一期等大型行業核心系統,客戶涉及金融、公安、財稅、社保、電力、石油等十幾個關鍵行業。

同時,以國產主機天梭K1為核心,已經建成了較為完善的產業生態,目前能夠支持110多種基礎軟件和應用硬件,這對于K1來說,比市場銷量更為重要。

國產主機產業的快速發展,給去IOE從“I”破題,提供了必要的前提。中國已經是世界最大的PC市場、智能手機市場,成為最大的服務器市場也僅是個時間問題。如此巨大的市場空間足以讓中國廠商發展成為世界領先的大企業,這一過程是去IOE的歷程,也是國產企業成長的歷程,也是中國向信息社會不斷邁進的歷程。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