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暢:“云戰爭”,中美競爭的新形態
來源:環球時報 更新時間:2012-11-09


  倫敦奧運會后,有人預言中美之間的百年競爭已經拉開序幕。自二戰結束后,美國已經連續戰勝了兩任實力排名世界第二的挑戰者通過冷戰擊敗了蘇聯,通過經濟和戰略運籌控制了日本。中國會成為第三位被美國遏止的世界老二嗎?

  從權力結構的常量上看,美國牢牢控制著在全球體系中位居頂層的霸權,并且已經完成全球霸權形態2.0版的轉變。其核心特征是,第一,美國利用美元、美債和金融杠桿的流動性迅速吸收全球財富,實際財富與其他國家的差距很大。第二,美國一直是全球企業利潤和物流供應鏈的終端。第三,美國控制著全球資本市場的信用分配和交易規則。第四,美國擁有世界最強的軍事攻擊力量,它還是最大的防務外包供應商。第五,美國擁有高質量的盟友。第六,美國正在成為新興的能源出口國。

  從權力結構的變量上看,近幾年,中國在擴展自身實力,中國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貿易國,還是第二大軍費開支國和美國的最大債權國。由于權力資源轉化為權力有一定的時間滯后性,可以說中國剛剛進入了一個新的平臺期。以軍費為例,盡管中國軍費開支居世界第二,但從人均軍費的角度剛剛邁過機械化、信息化改造的門檻,完成軍事信息化、機械化改造任務尚需10年左右。

  與美蘇之間的戰略較量表現為“冷戰”不同,未來中美之間的戰略較量可以定義為“云戰爭”,像云一樣飄渺但又實際存在,像云一樣形態多樣多變、難以確定邊界。它有以下要點:

  第一,與美蘇不同,中美之間是模糊的而不是明確的對手。雙方同一時間在不同領域存在程度不同的合作、競爭和對抗關系,并且雙方關系的焦點會隨時間發生迅速轉移。雙方對對方的具體威脅是不明確的,基于缺乏互信將對方視為假想敵,但這一點又不會影響雙方在經濟領域開展合作。

  第二,美國對中國的圍堵不再是冷戰時期那種陣營與陣營、線性的全領域的對抗,而是一種云包圍的態勢。主要體現在傳統美國的聯盟依托地緣支點國家,而未來美國的聯盟體系將是多變的、快速移動的、基于任務編組的臨時聯盟。

  第三,美國世界警察的角色將發生調整。一方面,美國將會把發動長期的、低成本戰爭作為常態化的戰略選擇。另一方面,美國將成為世界的特警和警務指揮系統,而將一般巡警的任務分包給盟國。這項轉變的核心也就是所謂“巧實力”。

  中國目前正屬“方生未起之時”,既脆弱,又包含著無窮的生命力和后勁。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對中國的圍堵不僅僅是全球戰略要點上的、空間層次上的圍堵,更是時間上的圍堵,即維持雙方權力形態上的代差。

  美國的外交政策中從來不缺理想主義色彩,在結束反恐戰爭之后,美國急需尋找新的敵人。奧巴馬第二任期面臨調整美國國家安全團隊、制造新理想主義的任務,中國在美國的新理想主義中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值得我們高度關切和警惕,因為這將預示著中美之間的百年競爭以什么方式拉開序幕。(作者是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戰略分析師、海南海洋安全與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