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電子公共服務助力社會和諧
來源:學習時報 更新時間:2012-04-13

 

AshleyDavies是一名來自澳大利亞的商業銀行策略分析師,2000年到新加坡工作至今,已成為這里的永久居民。最近,Ashley在手機上下載了新加坡政府去年6月份推出的一站式政府移動終端軟件mGov@SGwww.mgov.gov.sg),并很快就對這款新軟件愛不釋手。通過該集成式終端,出行時,他可以定位查看不同社區的房屋交易記錄;下班后,他還能通過新加坡國立圖書館的掌上圖書館借閱書籍……Ashley深有感觸地說:“和澳大利亞相比,新加坡政府顯然更有效率。”從2009—2011年,新加坡連續3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學發布的“世界電子政府”排名中名列第一。正是由于新加坡建成了高度整合的全天候電子公共服務平臺,促進了政府管理模式優化、服務效能提升、公民參與擴大、權力運行透明,其政治的清廉高效、經濟的繁榮進步、社會的安定和諧,在亞洲甚至在全球都引人矚目。
 
第一,電子政府規劃與時俱進,優化公共服務網絡平臺。目前,每個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通過其唯一網上身份認證——“新加坡通行證”(SingPass),可以處理超過1600項政府公共服務:繳稅、購房、申請商業執照,等等。據新加坡政府2010年的一項調查顯示,近90%的民眾對政府提供的電子服務質量表示滿意。然而,在執政風險日趨復雜的新時代,新加坡政府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新挑戰。一方面,信息網絡技術的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互動性需求,特別是博客、YouTube和Fac-ebook等社交網絡工具的廣泛使用,迫使政府開始思考如何運用這些平臺與公眾進行交流互動、收集民意;另一方面,公眾參與公共政策制定的意愿與日俱增,人們更加渴望參與政治、表達訴求,政府的民意基礎面臨著沖擊。面對新挑戰,新加坡政府再次以前瞻性思維,于去年7月開始實施新一代電子政府規劃——《新加坡電子政務總體規劃(2011—2015)》(eGov2015),這也是新加坡“智慧國2015”十年規劃(iN2015)的一部分,該計劃在強調優化電子公共服務的同時,也顯示了收集和疏導民意、拓展民眾政治參與渠道的思路。iN2015的總體愿景是建立一個與國民互動、共同創新的合作型政府,即借助信息網絡營建一個政府、私營部門和公眾共同努力、無縫對接的互動環境,共同創造新的服務內容和渠道,提高公共服務的內容豐富度和質量,在此基礎上,政府將能更好地匯聚民智、消解風險、增進和諧。
 
第二,發揮社交網絡工具功能,暢通公眾政治參與渠道。目前,新加坡的寬帶普及率高達82%,與互聯網用戶激增相伴的,是廣大公民勃發的網絡政治參與愿望,人們更加期望通過網絡社交平臺關注公共議題、表達利益訴求、參與政府決策、監督權力運行。新加坡政府牢固樹立公眾的社會主體觀念,高度重視社交媒體培養公民的決策意識和參與度的功能,從電子政府的建設愿景、戰略目標到具體實施層面,均把公眾作為全流程中政策制定、服務創新的參與者。eGov2015專門提出要充分利用社交媒體的優勢,提高公民的決策意識和參與度,將公眾咨詢作為政府出臺或修正公共政策的重要工具,與公眾建立穩定的溝通機制,以有效消解矛盾沖突、維護社會和諧。新加坡政府通過致力打造社交網絡平臺,如國家社交網絡REACH(ReachingEveryoneforActiveCitizenry@Home),邀請國民參與更多政府事務的討論和公共政策的制定;同時,還鼓勵公民社交網絡平臺發展,目前,Facebook在新加坡擁有近220萬用戶,已經成為新加坡最受歡迎的社交網站。新加坡政府正在醞釀實施的“眾包”(Crowdsourcing),就是一個新型的民眾參與工具,這是一個建立在原有民意收集平臺REACH之上的移動新型平臺,將被用來公開征集并選擇對公共政策或社會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案。可以說,社交網絡已經成為新加坡政府與民眾互動的重要平臺。例如,在國家發展規劃和區域發展規劃的制定上,新加坡政府通過網絡公示等多種方式讓民眾了解政府目標和發展愿景,增加施政的透明度,鼓勵民眾參與意見,使政府制定的規劃目標與民眾的需要愿望達到了最大程度的統一。

第三,以信息網絡為紐帶,保障社區自治有序運行。作為一個城市國家,新加坡政府深知,國家的改革發展、和諧穩定都依附于社區,沒有全國84個社區(選區)的和諧,就沒有社會的和諧與整個國家的和諧。為此,新加坡政府堅持用“政府主導,強化組織;統一指導,民主自治;以人為本,積極參與”的社區管理理念,致力于建設“有責任、積極并有愛心、家庭穩固”的富有凝聚力的新加坡和諧社區。新加坡長期奉行“托管式民主”,即“政府像人民的信托人,一旦在選舉中受委托以負責看管人民的長期福利時,它就以獨立的判斷力來決定人民的長遠利益,并以此作為它的政治行動的根據”。這種政府主導與社區自治相結合的民主模式,有效實現了政府對社區的科學、合理、靈活的建設和管理。新加坡推行“托管式民主”的關鍵,就是將政府主導、社區自治有效結合,保障政府部門與社區管理機構、基層自治組織之間職責分明、互補互協,在信息網絡時代,電子政府成為新加坡實踐這一民主實踐的重要紐帶。通過搭建電子政府平臺,架設起政府與社區之間聯系的橋梁,實現了新加坡政府部門與社區民眾之間的暢通交流,不僅便于政府及時體察民情、匯聚民智,還便于政府根據民眾需求及時、有效供給公共服務,提高政府在社區中的滿意度。同時,對于加強社區凝聚力促進種族和諧也起到重要作用。新加坡的電子政府平臺按照用戶需求設政務、市民、企業和外國人等四大門類,提供一年365天、每天24小時的“一站式”服務,覆蓋了政府98%的公共服務內容檢索。目前,新加坡政府正計劃在未來幾年內為社區提供更多在線“增值”業務,如居民可通過政府公開數據的一站式門戶網站,查詢50多個公共機構提供的5000多個公開數據集,以及通過門戶網站向政府部門提出意見和建議,并與各級部長進行對話等。正是由于新加坡政府有效發揮了電子政府在社區治理中的紐帶作用,使各社區呈現出環境優美、物資豐富、文化娛樂事業繁榮的和諧景象。
 
第四,積極開展網絡素養教育,推動加強各族群的國家認同。在執政過程中,建立起完備的道德體系和高度的國家認同,使社會生活呈現富足而又濃厚的現代國家意識,是新加坡政府構建和諧社會的又一成功方略。新加坡非常重視國家意識教育,把它看作是現代化建設取得成功的重要保證。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新加坡政府逐步建立起一套具有主導意義的價值觀體系——共同價值觀。1991年,新加坡國會審議并批準了政府提出的《共同價值觀白皮書》,規定以“國家至上,社會為先;家庭為根,社會為本;關懷扶持,尊重個人;協商共識,避免沖突;種族和諧,宗教寬容”作為“共同價值觀”的基礎。共同價值觀蘊涵著促進新加坡長治久安的基本精神,設定了新加坡和諧、統一、繁榮、穩定的國家意識,成為新加坡團結、凝聚民眾的精神武器。在打造電子政府的進程中,新加坡依托法規制約、行業自律、媒體素養教育相結合的“三合一”網絡監管機制,注重從互聯網準入、渠道管理和法制建設三方面加強網絡空間文化建設,并于2009年成立網絡健康指導聯合委員會(TheInter-MinistryCy-berWellnessSteeringCommittee),專司網絡健康教育的實施和推廣,開辟了國家認同教育的新陣地。但新加坡政府在網絡素養教育中所扮演的,并非包攬一切的“控制者”,而是宏觀主導、微觀放手的“協調者”角色,積極參與網絡素養教育的還有社區組織、志愿團體、慈善機構以及工商企業等各種社會力量。例如,公益組織“觸愛社會服務社”(TOUCH,CommunityServices),堅持在學校舉辦網絡素養講座,受訓學生人數非常可觀。同時,新加坡注重把國家認同教育納入法制化軌道,以詳盡并具操作性的法律條文對網絡文化建設進行引導和規范。例如,早在1996年,新加坡就頒布了《廣播法》和《互聯網操作規則》這兩部互聯網管理的基礎性法規。2005年,一名17歲的高中生顏懷旭,以“極端種族主義者”自居,在博客上發表數篇攻擊其他族群的言論,被新加坡法院依法判處緩刑監視2年,且必須從事180小時社區服務,這一判決得到社會的多數支持。網絡社會的和諧對新加坡鞏固執政基礎、挖掘公共資源以實現社會整體和諧發揮了重要作用。
 
卓越的公共服務能力是構建和諧社會的基礎與先決條件。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對政府職能定位的本質要求就是公共服務。公共服務具有調節收入分配、改善群眾生活質量、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提高社會滿意度的作用,因而,完善的公共服務是社會團結、安全、和諧的穩定器,可以在經濟、政治、社會等方面為構建和諧社會奠定基礎。新加坡打造電子政府、優化公共服務、增進社會和諧的經驗表明,政府以創新型思維和手段,向社會供給優質、高效、充足的公共服務,是政府獲得社會認同、消解執政風險、構建和諧社會的先導性、基礎性、戰略性工程。新加坡政府的許多經驗值得我國借鑒,以創新公共服務載體、改進公共服務品質、滿足公眾合理訴求,更好地促進和諧社會的建設。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