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電子政府建設的現狀及其對我國的啟示
來源:中國電子政務網 更新時間:2012-04-14

進入新世紀以后,日本大力推進電子政府的建設,取得了一些引入矚目的進展。從其實踐來看,電子政府的建設不僅有利于提高政府的辦事效率,降低行政管理成本,而且對整頓吏治、杜絕腐敗也有重要意義。本文擬分析日本推進電子政府建設的國內外背景、主要舉措及進展,進而探討其對我國新一輪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的借鑒意義。

  一、日本推進電子政府建設的國內外背景

  日本的電子政府建設是在美歐發達國家率先起步后,憑借其強大的信息通信技術基礎急起直追,大力推進并取得顯著進展的。

  電子政府又稱電子政務,指的是政府機構在其管理和服務職能中運用現代信息技術,促進政府組織機構和工作流程的重組優化,進而超越時空和部門分割的局限,建成一個精簡、高效、廉潔、公平的政府運作模式。它分為兩個層次:一是政府機構內部利用先進的網絡信息技術實現辦公室自動化、管理信息化、決策科學化;二是政府機構與企業、社會各界和個人通過網絡信息平臺進行溝通,實現行政信息的即時共享,政府的在線服務。

  美國是電子政府的始作俑者。上一世紀90年代初,美國加州的硅谷即已出現電子政府的雛形。硅谷作為美國高科技產業的“搖籃”,這里的企業始終處在激烈的競爭中,商品周期特別短。如興辦一個企業或進行某項基礎設施,地方政府動輒花上兩三個月時間審批的話,硅谷的企業就難以為繼。硅谷的企業家不斷向當地政府和議會施加壓力,要求盡最大可能快速、高效地辦理行政手續。電子政府遂應運而生。1998年,克林頓總統頒布一項法律,規定聯邦政府必須在2003年10月21日前將政府內以及政府和企業、居民間的行政手續、信息交流等實行電子化。目前,美國政府的網頁總計已達3100萬頁,已經開通了約5600項“G to B”和“G to C”、1000項“G to G”電子化信息處理。

  電子政府的浪潮很快席卷全球。在美國之后,英國也開始大力推廣電子政府。截至2001年底已有60%的政府機構開通了互聯網服務,在全世界處于領先地位。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分別開通了40%和34%的服務。在亞洲,新加坡堪稱建設電子政府的先驅者。新加坡政府設立的“e——CITIZEN CENTER”以24小時“不間斷”著稱。新加坡居民從申辦出生證、結婚證、死亡證到納稅、企業注冊登記等幾乎所有的行政手續都能通過互聯網在線辦理。

  上一世紀90年代,正當信息革命浪潮在美國蓬勃掀起時,日本還在為“泡沫經濟”的破滅而苦惱,沒有及時趕上這班“車”。但它畢竟是世界第二經濟大國,有一定的技術儲備,一旦發奮努力,急起直追,其發展勢頭異常迅猛。

  1999年,日本每100人上網人口的比率僅為14.5%,不僅低于美國的39.8%、英國的21.3%、德國的19.3%,也低于亞洲“四小”中的香港(25.2)、臺灣(20.1%)、新加坡(29.5)和韓國(14.7%)。但是,第二年日本的網絡人口就激增為4708萬人,每100人中上網人口的比率激增為37.1%。目前,日本的信息通信產業總產值占全世界的11.2%,位居世界第二位。據經濟產業省、電子商務推進協議會和NTY數據處理公司的統計,“B to c”即企業和消費者之間的電子商務交易額2000年為8240億日元,2001年為14800億日元,增加約80%;“B to B”即企業間的電子商務交易額2000年度為21.6萬億日元,2001年度達34萬億日元,增加58%。

  2000年9月,時任首相的森喜朗在國會演說時提出了“e——Japan”的構想。這是迄今為止日本領導人第一次將信息通信產業納入國家中長期發展計劃的嘗試。森喜朗在這一演說中宣布,日本要在未來5年內成為世界上最先進的IT國家之一,建成“日本型的IT社會”。此后,日本歷屆內閣先后發表了《IT國家戰略》(2000年11月6日)、《e——Japan戰略》(2001年1月22日)、《e——Japan重點計劃》(2001年3月29日)、《e——Japan2002年項目》(2001年11月7日)和《IT領域規制改革的方向》(2001年3月29日)、《2002年e——Japan重點計劃》(2002年6月18日)等文件,對“e——Japan\"的構想做了具體規劃和落實。

  根據這些計劃,日本以5年為期完成全國超高速網絡的建設。其階段性的目標是:1、在2002年實現全國統一居民番號制,基本形成電子政府的全國網絡;2、到2005年日本全國4300萬戶居民中至少有3000萬戶居民可以10兆(Mbps)的速度接通高速互聯網,有1000萬戶居民可以利用100兆(Mbps)的超高速互聯網;3、在2002年內修改有關法律以促進電子商務的發展,2003年電子商務的規模要比1998年擴大10倍以上。其中,企業之間(B to B)的電子商務規模為70萬億日元,企業與消費者之間(B to C)的電子商務規模為3萬億日元;4、大力培養IT人才,2005年日本在IT領域獲得碩士、博士學位的人數要超過美國,并吸收來自世界各國的3萬名IT領域的專家。

  日本在IT領域的超常發展為電子政府建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二、日本推進電子政府建設的主要舉措

  在電子政府的構想出臺前,日本歷屆內閣曾有過一些零碎的、不成系統的考慮。例如,村山內閣在1994年曾提出一項《行政信息化基本計劃》,強調要各省廳建立專用的網頁,將其擁有的行政信息通過互聯網對外公布。1997年,橋本內閣又制訂了一項旨在推進行政信息化的5年計劃,提出了要在1999年建成綜合檢索網絡的目標。但是,把這些設想上升到電子政府的高度,并通過一系列法規、措施加以落實還是世紀之交的2000年。

  2000年11月,森喜朗內閣出臺《IT國家戰略》,其中明確提出要推進電子政府的建設。《e——Japan戰略》中有關建設電子政府的方針更明確,措施也更具體。《e——Japan戰略》關于建設電子政府的目標是:加快政府文書檔案的數字化、無紙化和網絡化步伐,重點推進業務改革以促進信息共享和共同運用。2001年度,日本中央政用于府建設電子政府的預算為1.9萬億日元。加上地方自治體的投入,這一年日本中央政府和地方自治體合計投入2.2萬億日元建設公共信息網絡。在政府財政拮據的情況下能有如此巨額的投入,應該說是非常難得的。2002年6月7日,日本內閣會議通過了3項有關加快電子政府建設的法案,其中包括《行政手續網絡化法案》、《行政手續網絡化整備法案》以及《個人認證服務法案》等。這些法案規定在2003年度基本實現通過網絡辦理各種行政手續。

  進入新世紀以后,日本在推進電子政府建設方面主要有以下5項大的基礎建設:

  1、建立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自治體在內的行政機構內部的互聯網以及將行政信息數據化的基礎作業。在確保文件原本性、安全性的前提下,實現無紙化辦公,主要部門在信息收集、傳達、共享、處理等領域實現電子化。第一步,以2003年為期限,實現行政部門的電子信息與紙媒質信息“對半開”的目標。

  2、將各個行政機構的局域網連接起來。目前,將中央政府各省廳局域網連接起來的“霞關WAN”(Kasumigaseki Wide Area Network)已經基本建成,將全國約3300個地方自治體連接起來的“綜合行政網絡”(Local Government Wide Area Network:LGWAN)的建設也正在加緊進行。日本政府計劃以2003年為期限,將所有地方自治體和公共團體的網絡與中央政府的綜合行政網絡連接起來。與此同時,加強發生災害時的危機管理能力。

  3、實現國民和企業在線申辦行政手續。初步考慮是以2003年度為期限,爭取所有行政手續都可以在網上辦理。其中包括戶籍登記、納稅申報等等。為此,需要引進電子認證系統、電子簽名和高度安全的行政IC卡等網絡安全措施。

  4、在推進行政信息數據化、在線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強國民、企業、地方自治體和中央政府等4極雙向的信息交流。

  5、建設居民原始登記網絡。日本政府斥資365億日元,建成了一個覆蓋全國的居民原始登記網絡,每個國民的個人資料都被輸入計算機系統,并有一個用11位數字構成的身份號碼。根據國會通過的法律,政府開放了264項服務項目。例如,戶籍本的復印件,過去只能在戶口所在地的自治體才能領取。在居民原始登記網絡開通后,申請者只要用自己的IC識別卡,即便不在自己的戶口所在地也可以從指定機構獲取自己戶籍本的復印件。有關建立居民原始登記網絡的法律于1999年8月通過,2002年8月5日起正式啟動。但是,日本國內對這一系統的批評不少。認為是“國民總號碼制”,擔心個人的隱私可能遭到侵犯。特別是與居民原始登記網絡相配套的《個人信息保護法案》尚未正式出臺,導致一些地方自治體拒絕加入這一網絡。2002年8月5日這一天,包括神奈川縣橫濱市、東京都杉并區、國分寺市等6個自治體在內的約411萬居民拒絕加入這一網絡。

  三、日本電子政府建設的主要進展

  依托其強大的經濟實力和IT產業的雄厚基礎,經過近兩三年的努力,日本在建設電子政府方面取得了一些明顯的進展。主要表現在以下一些領域:

  1、電子公告

  日本中央政府和地方自治體致力于建立專用網頁,將有關的行政信息完整地、及時地向公眾公布。1998年3月底,各省廳公開的網頁僅有356個,1999年3月底增為490個,2000年3月更達874個,覆蓋率達100%。47個都道府縣100%設立了網頁;3,300個市町村中,設立網頁的比重由1999年3月的56.4%上升為2000年4月的66.4%。預計2005年度可望所有的政府部門和地方自治體都可設立網頁。

  在通過網絡發布行政信息方面,日本政府提出的口號是:“Non stop”和“Ones top”。前者指的是公眾可以24小時、晝夜不間斷地上網檢索、閱讀,后者指的是不管上了哪一家政府部門網頁,都能很方便地進入與此鏈接的其他部門的網站。此外,根據日本政府的計劃,各省廳編輯、發行的各種出版物,如《經濟白皮書》、《公務員白皮書》和《防衛白皮書》等,從2003年度起除傳統的紙質媒體外必須同時發行電子版。

  2、電子申請

  日本的中央政府和地方自治體幾乎每天都要處理來自企業和居民的各種申請和申報,各級行政機構為此配備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對申請人和申報人來說,這也是極其費力耗時的事情。日本政府于2001年3月公布了《e-Japan重點計劃》,對實行政府機構的在線服務問題做出明確規定。目前日本政府各部門按照有關法律和法規擁有審批權限的10541項行政手續中,除需要提供實物樣品和與申請人本人面談的項目外,將有9960項可望在2003年度結束以前實行網上申請,在線辦理,約占總數的74%。

  在線辦理行政手續,需要建立雙向認證體系,即一方面政府部門需要通過電子簽名確認申請人的身份,另一方面,申請人也需要對通過網絡回饋信息的政府行政部門的電子簽名加以確認。2000年10月,日本的法務省根據商業登記制度,部分啟動了法人的電子認證體系。2001年4月生效的《電子簽名法》,將電子合同以及電子簽名視為與紙質的合同書及合同上的印章具有同等法律效果。關于個人的電子認證體系的構筑可能稍遲一步,按計劃將從2003年度開始,居民的電子簽名將具有與地方自治體發行的印章證明同樣的法律效果。行政機構的電子認證體系(GPKI:Government Public Key Infrastrcture),由樞紐認證局和省廳認證局構成,樞紐認證局以總務省為主建設,已于2001年6月啟動,省廳認證局由經濟產業省、國土交通省和總務省率先開通,其他省廳則要求在2002年度內建成。

  3、電子招標

  2001年9月,神奈川縣橫須賀市在日本率先引進了電子招標制度。電子招標制度是將包括公共工程在內的政府采購由傳統的張榜公布改為通過政府網絡進行招標,從獲取信息、申請投標,到公布競標結果等,都可以在網上完成。按照傳統的做法,競標企業須根據政府公告,在規定日期、規定的場所將寫有標的金額的標書密封后提交政府招標人。政府從中選擇條件最優惠,標的最接近的企業中標。但是,這種方式不僅手續繁瑣,頗費周章,而且存在著許多弊端:比較常見的是某些政府官員事先向特定企業泄漏標的,故意讓其屬意的企業中標,這自然是有悖于公正原則的;此外,有關大企業在招標前秘密商量,聯手作弊,人為地抬高標價,或按照一定順序輪流“中標”,即所謂“談合”的陋習也是久為人們所詬病的。實行網絡招標后,企業在自己的辦公室就可以投標,節省了大量人力、物力,而且,在防止“談合”方面也有明顯效果。

  國土交通省是日本中央政府機構中規模最大、權限最集中的省廳之一。該省自2001年起在一部分公共建設項目中引進了電子招標,并計劃從2004年度起將該省管轄的所有公共工程和咨詢、評估業務中的約4萬多項目實行電子招標;2010年度前在所有的公共工程中采用電子招標。

  公共工程以外的政府采購,大到飛機、汽車等運輸設備,小到鉛筆、筆記本等辦公用品,也采用網絡公布和招標的方法進行。迄今為止,各省廳的采購計劃都是單獨公布目錄、自行進行采購的。從2001年6月起,改為在政府網頁上統一公布,任何企業和個人都可自由檢索。而且,招標資格的標準也統一了。企業只要通過了某一省廳的招標資格審查,就可以在任何時候參加任何一個省廳的招標。根據《2002年E—Japan重點計劃》,日本中央省廳將在2003年度內將所有的政府采購全部實現網絡化。

  4、電子納稅

  主要發達國家早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就開始實行通過網絡申報個人收入和電子納稅。根據美國的經驗,電子納稅至少有三大好處:一是降低錯誤率。傳統的納稅報表,錯誤率常在20%左右,而電子申報的錯誤率可控制在1%以內;二是大幅度縮短退稅周期。采用傳統的納稅報表,退稅至少要等到10星期后,但采用電子方式后3星期后就能拿到退回的稅款;三是可以采用多種支付手段。不僅可以從銀行的帳戶內扣除,還能用信用卡結算。

  日本國稅廳計劃從2003年度起引進電子納稅系統,從2004年度起予以實施。在這以前,東京國稅局麴町稅務署和練馬稅務署于2000年11月至2001年3月,對所得稅、法人稅和消費稅的電子申報進行了試點。在隨后進行的問卷調查中,有95%的被調查者表示愿意接受電子申報。從試點情況看,企業的反映最積極,因為實行電子申報后,使用專門的軟件,不僅可節約大量人力,而且實現無紙化,對降低企業管理成本也是有所裨益的。居民則強調電子申報可不必到稅務署排隊,且電子申報可24小時不間斷進行,休息天和晚上都可以通過網絡申報,確實是一項便民措施。日本國稅廳目前只準備對所得稅、法人稅和消費稅實行電子申報、電子納稅。由于其他稅種暫未考慮納入電子納稅范圍,且支付手段還局限于銀行劃賬,未來在這方面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5、電子投票

  電子投票是日本在建設電子政府過程中十分重視的一項課題。所謂電子投票是指選民可以在投票站或自己家中設置的計算機終端通過互聯網進行投票。顯然,它除了可以更迅速地開票計票,降低選舉成本外,還方便選民投票。在選民投票意愿日益低下的日本,推廣電子投票意義重大。1999年4月,琦玉縣舉行議會選舉,當時的通產省就在琦玉縣川口市(南二區)的投票站設置了一臺模擬的電子投票裝置,選民在實際投票后再在計算機的觸摸式屏幕上給虛擬的候選人投票。這一天,從傳統的選票匯總投票結果,一直到深夜才揭曉。但是,電子投票的開票時間卻只花了50分鐘,其中還包括從各投票站的電了投票裝置中取出磁盤并送到統一的計票處的時間。與傳統投票動輒使用數百人的人力相比,川口市的這次電子投票試驗總共只有4人管理。此后,在高知市議會選舉、琦玉縣知事選舉中都進行了電子投票的試驗。

  2002年2月,《地方選舉電子投票特例法》正式生效。同年6月23日,岡山縣新見市舉行市長、市議會選舉,這是日本歷史上第一次電子選舉。約2萬選民在各投票站領取自己的IC卡,將它插進電子投票裝置的端口,屏幕上立即顯示出各候選人的名字,然后拿專用的電子筆在自己心儀的候選人名字上輕輕一觸就完成了投票過程。由于新見市約有10%的選民在選舉當天不在本地,他們是用專用信函將自己的選票寄到投票站的,包括這部分傳統選票在內,從選舉結束后開票到揭曉也只花了2小時,比以往的傳統投票縮短了一半。

  據《讀賣新聞》報道,2003年2月,廣島縣廣島市的市長選舉、4月的岡山縣議會選舉(部分)、宮城縣白石市的市議會選舉以及8月的福島縣大玉村議會選舉都采用了電子投票的方式。還有一些地方自治體的議會和首長選舉醞釀引進電子投票方式。總務省在2003年度的預算中撥出24600萬日元的經費,用以支持地方自治體推廣電子投票。

  四、日本推進電子政府建設對我國的借鑒

  根據十六屆二中全會的決定,我國開始了新一輪行政管理機制的改革。這場改革將有力地推動我國改革、開放向縱深發展,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方面取得新的進展。中日兩國的社會制度、意識形態各異,經濟發展水平也相差較大。但日本在行政改革包括推廣電子政府建設中的許多做法對我國還是可以有所借鑒的。

  第一、注重規劃,法律先行。

  電子政府建設是一項投資浩大的工程。為避免“一窩蜂”紛起仿效造成巨大浪費,日本非常注重事先充分醞釀和規劃。2000年以后,日本先后出臺了“e—Japan”、《IT國家戰略》、《e—Japan戰略》、《e—Japan重點計劃》、《e—Japan2002年項目》和《2002年e—Japan重點計劃》等一系列文件,對電子政府的實施步驟進行具體規劃和落實。

  日本是嚴格實行法治的國家,在電子政府建設問題上也是如此。首先是通過立法途徑設置有關咨詢機構,然后由政府根據咨詢機構提出的咨詢報告通過內閣決議,接著由內閣向國會提交有關法律草案,經過國會立法程序之后付諸實施,整個過程始終體現了法治精神。相比之下,中國過去有些好的設想不能善始善終,朝令夕改,最大的問題還是沒有納入法制化軌道,往往取決于少數領導人的決心。人在政續,人亡政息。日本的這一經驗似可參考。

  第二、注重效率,專家作主。

  電子政府建設是一項高科技工程。無論是最初的決策還是日常管理,都需要充分尊重和依靠專業人才。日本在推進電子政府建設過程中,由于缺乏專業人才,習慣于讓主管官員拍板,以致出現被廠商牽著鼻子走,低水平重復建設和花冤枉錢的現象。有鑒于此,日本政府從2003年度起為各政府各部門都配備了網絡專家,他們主要來自大學和民間企業。在有關電子政府的總體設計、開發、檢測和管理中,都讓懂行的專家作主。財務省主計局還專門設立了有網絡專家參加的項目小組負責審計各省廳的網絡開發預算,避免低效率和浪費現象。

  第三、防范黑客侵入,確保網絡安全。

  政府網絡連接全國各地,千家萬戶,如疏于防范的話,很可能讓黑客得逞,造成無法估量的損失。為此,日本從1999年9月起定期在首相官邸召開由內閣官房副長官牽頭、由內閣安全保障室、警察廳官房長、外務省官房長、防衛廳運用局長等有關部門負責人參加的有關網絡安全和黑客對策的碰頭會,檢討和加強網絡安全。2000年1月,日本政府制定了《有關防范黑客的基礎整備行動計劃》。同年7月、10月又分別頒布了《有關信息安全對策的指針》和《為確保電子政府信息安全的行動計劃》等法規,由隸屬內閣官房的“信息安全對策推進室”負責實施。2002年度,防衛廳、警察廳、總務省和經濟產業省總共撥出212億日元用于構筑網絡安全體系。但據國外媒體報道,美國每年花在網絡安全對策上的費用高達20億美元。顯然,日本的這些努力還是很不足的。

  第四、切實保護個人的隱私權。

  隨著電子商務、電子政府的逐漸普及,公眾在享受到眾多便利的同時,也越來越面臨個人隱私通過網絡被非法竊取和擴散的威脅。為切實保護個人的隱私權,日本在1999年8月頒布《禁止不正當選取信息法》,其中規定凡盜用他人識別符號進行違法活動者將被處以1年以下的徒刑,或50萬日元以下的罰款。2001年3月,日本政府將《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提交國會審議。這項法律是與2002年8月開始啟動的居民原始登記網絡相配套的。其中規定,運用網絡技術等處理個人信息時必須遵循“為特定目的使用”、“適當方式獲取”、“準確無誤”、“確保安全”和“提高透明度”等原則,并禁止在未經本人同意的情況下將個人信息向第三者提供,等等。這項法律也適用于行政機構擁有的各種個人信息。這項法律在審議過程中,受到在野黨和傳媒界的諸多批評,在做了多處修改后,于2003年5月才獲得通過。

  在電子政府建設方面,中國與各主要發達國家的差距是比較大的,但日本的經驗表明,只要方向對頭,措施得力,起步較晚的后進國家也是有可能縮短這種差距,趕上世界潮流的。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