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我國電子政務發展 借鑒七國實踐經驗
來源:中國電子政務網 更新時間:2012-04-14
 電子政府在全球范圍內發生、發展的歷史并不長。但是,自電子政府誕生以來,各國政府都將電子政府看成是提高政府辦公、辦事、行政效率,提升政府公共管理水平和公共服務質量,增強本國競爭力的有效手段。因此,從世界范圍看,許多國家和地區都進行過不同層次、不同程度的電子政務實踐活動,大力發展電子政務。通過深入分析,我們擷取有代表性的美國、德國、英國、法國、日本、韓國和新加坡七國,進行電子政府實踐的比較研究。“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對這些探索與經驗做比較研究,將對我國電子政務建設與發展起到借鑒和推動作用。

開展電子政府實踐,理念必須先行。電子政府的理念,是推行電子政府的宗旨,是電子政府的核心價值的體現。美國電子政府的理念是“以公眾需求為導向”。在眾多實施電子政務的國家中,美國是起步較早、發展最為迅速的國家。美國的各個縣、市、州、聯邦以及各行業,已經全面籠罩在“以公眾需求為導向”的電子政務的巨大網絡之中。德國電子政府的理念是“讓數據而不是公民跑路”。為了使政府各部門平穩有序地開展電子政府,還專門編寫了《電子政府手冊》,全方位地介紹電子政府的實施過程。建設“以公眾為中心的政府”,是英國電子政務的基本理念,貫徹于英國政府信息化建設的整個過程中,并要求政府各部門在實施方案時必須認真考慮這一點。日本在實施電子政府的過程中,堅持“高效、統一、迅速應變,與國民關系和諧、滿足公眾需求”的理念。而與日本同在亞洲的韓國,則秉承“面向公眾、清廉”的電子政府理念。新加坡電子政府的理念是“以民為本”,在電子政府實踐中,不但走在亞洲各國前頭,而且在不少方面邁入世界先進水平。

實施電子政府,基礎建設非常重要。在美國,從1985年至2000年,在辦公場所和家庭中使用電腦的人群從30%增長到70%,家庭擁有電腦數量從15%增加到60%。另外,美國由聯邦政府主導,或者民間自發組織了一些公益性團體與組織,形成10個監管政府信息化的組織機構,總稱為“政府技術推動組”。與美國相比,德國信息技術基礎建設相對滯后。為改變被動局面,德國政府制定相關計劃,全力追趕信息時代前進的步伐。在英國,時任首相布萊爾針對數字鴻溝問題,制定了“在五年內使每個英國家庭都能上網”計劃。在政府推動下,英國已有40%的政府服務可以通過互聯網提供,遠遠超出預定目標。在法國,從1997年起,開始逐漸接受互聯網和電子政府。從1998年開始,所有的政府表格均可在互聯網上得到。到2000年底,法國政府已建成大約60個機構站點,部門包括教育、電信、環境等。日本根據基礎建設發展規劃,在2005年完成全國光纜新干線建設,普及寬帶網。對電子政務網絡,日本政府提出“四極互聯網”概念,由政府、地方政府、公民和企業共同構成四個節點,進而構成全國統一的、功能完善的電子政府網。在韓國,政府通過國內融資、鼓勵運營商之間的良性競爭等,建立了政府信息骨干網絡。韓國政府認為,政府公務員的素質和水平決定電子政府的發展和成敗。目前,韓國37萬政府公務員中,絕大多數擁有電子郵箱,基本適應了電子政府的發展要求。

電子政府的安全十分重要,因此,必須建設一個安全的電子政府環境。所以,各國相繼出臺了有關電子政府的法律法規,為電子政府的發展保駕護航。為此,美國制定了《政府信息公開法》、《個人隱私權保護法》、《美國聯邦信息資源管理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規,對電子政府的發展起著保障和規范作用。德國政府則制定了一部電子簽名法草案,等待聯邦議會審議。英國政府1999年發布了《政府現代化白皮書》,提出到2008年全面實現政府服務電子化目標。2000年,英國首相布萊爾又把時間從2008年提前到2005年。日本政府1997年將原來的《計算機白皮書》更名為《信息化白皮書》,其中政府信息化、產業信息化和家庭信息化是三個主要組成部分。2000年日本政府向國會提出《電子簽名與認證法案》,確認了電子簽名的法律效力。韓國政府在1996年制定了《信息化促進基本法》,統一規劃和指導信息化的實施。到2000年,韓國共制定或修改了107項有關電子政府方面的法律法規。韓國政府尤為重視網絡安全,已發布了一系列保護個人隱私和防止淫穢內容傳播的法規,并對違法違規者予以嚴厲打擊。新加坡政府于1998年修訂了1993年出臺的《濫用計算機法》。另外,政府還制訂了與此相配套的《信息安全指南》和《電子認證安全指南》,以及《電子交易法》、《電子交易法執法指南》等法律法規,為電子政府的發展提供了充分的保護支持。在電子政府的實踐過程中,無論是理念的形成、基礎建設,還是制定計劃、不斷發展和超越、建立相關的法律法規,最終都是為了一個目標,那就是取得良好的績效。在美國,由于電子政府的開展,1992年到1996年,美國政府員工減少24萬人,關閉了近2000個辦公室,減少開支1180億美元。美國的雇主稅務管理系統、聯邦政府全國采購系統和轉賬系統等網絡的建立,不僅節省了大量人力、財力和物力,而且提高了政務透明度,堵住了徇私舞弊的渠道。而韓國電子政府建設項目的成功,大部分行政業務實現了計算機化,即完成了行政計算機化。以擁有3萬名職員的情報通信部為例,其公文的電子批示率達到99.4%。此外,在引進尖端電子采購系統后,企業無需訪問相關政府機構,直接在網上申請供貨就可以了解整個采購過程,使公務員腐敗的可能性顯著減少,使原來2天以上的文件處理周期縮短在30分鐘以內。在新加坡的電子政務實踐中,以使用頻率最高的個人所得稅的上稅服務為例,每處理一筆簡單業務會節約1.54美元。再例如,新加坡對中小企業技能發展基金審批業務進行重組后,由原來的42天縮短到5天,對產品的測試由22天縮短到10天。

建設中國的電子政務必須要有高度的緊迫感,并且在實踐中兼容并蓄,博采眾長。相信這些成果值得每一個即將開展或者正在展開電子政府實踐的國家積極借鑒和認真學習。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