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集鎮:信息化鋪就致富路
來源:中國電子報 更新時間:2012-04-14

    沙集,一個普通的蘇北小鎮,憑借在網上開店的信息化手段,在短短4年間演繹出一個“聚沙成塔”的傳奇。2010年,沙集鎮獲得了第七屆全球網商大會頒發的唯一的“最佳網商沃土獎”。如今,“沙集現象”、“沙集模式”迅速走紅,這個被譽為網絡“小崗村”的地方讓人們看到了信息時代農民的致富路,更引發了社會各界對中國農村現代化、農村城鎮化、農村信息化發展等深層次的討論。

    催生安居樂業“淘寶鎮”

    80后的普通農村小伙子孫寒,2006年在家鄉江蘇省徐州市睢寧縣沙集鎮東風村創建第一家淘寶網店賣家具時,他想不到4年后,這一舉動為自己家鄉帶來的巨大變化,以及這種變化背后暗含的更深遠的變革和意義。

    從2006年開始,沙集鎮銷售家具的網商每年都以驚人的速度增長。截至2010年年底,沙集鎮已有700名農民網商,開辦了1200余家網店,其中鉆石級網店近500家,網上銷售額超過3億元,是2009年的3倍、2008年的7.5倍。今天的沙集鎮已經從種植養殖及農產品加工、廢塑料回收等農村傳統產業轉型為農工商一體化的家具產業重鎮。

    信息化改變了沙集,也改變了沙集人的生活。在沙集鎮,農民劉興利一大早開車把孩子送到縣城里的學校,回來后就坐在電腦前忙乎起來,他的店從早上8點一直開到晚上11點,幾個人輪換看店,收拾家、做飯、照顧老人、輔導孩子都不耽誤。

    東風村里曾經的貧困戶胡翠英,現在不僅是美家居網店的老板,還是自家家具廠的工人。她邊干活邊對《中國電子報》記者說:“網店改變了我們的生活。3年前,我們借錢開網店,現在每年凈收入十幾萬元。更重要的是,外出打工的孩子們都回來了,現在一家人在一起忙乎著做生意,心里感覺很幸福。”據了解,現在沙集鎮的人,除了少數在外事業有成的,幾乎沒有外出務工的人。相反,還引來了辭去工作賣房歸鄉創業的城里人。

    如果說,離土不離鄉,讓沙集人不再糾結于農民工生存質量不高、空巢老人、留守兒童等各種棘手的社會問題,那么,從業方式的改變,也讓曾經受制于各種就業門檻的人有了新的機會。在沙集,有帶著孩子開網店的婦女,有用“一指禪”(單指操作鍵盤)談生意的老人,還有身體有殘疾的人,他們過去需要依靠別人生活,而今在信息化手段的幫助下,他們平等地享用著網絡帶來的大市場,創造著自己的價值。

    開網店不僅給農民帶來了收入,也在迅速改變著當地農民的觀念。農民王萬軍說:“做網店后,我們意識到這個市場的影響力是靠大家一起來打造的。我們努力發展自己的業務,也不拒絕幫助別人開網店。”他最津津樂道的是自己曾經幫助做廢舊塑料加工生意的鄰居開了家網店,“現在他的生意一直不錯,最重要的是,他家的院子里再也不會流出污水把河道弄臟、把樹燒死了。”他說。

    2月18日,江蘇省省委常委、副省長黃莉新率省農工辦、經信委、農委等部門負責人在睢寧調研“沙集模式”時指出,“沙集模式”是農村電子商務探索的成功典范,對農村產業發展、農民增收、農村經濟繁榮都有顯著的促進作用,要在全省推廣。當她看到一邊帶著孩子一邊在網上談訂單的網商魏芹時,高興地說:“你們靠著自己的努力探索了一條致富新路,真是了不起。”
    帶動農村產業轉型升級

    沙集模式是靠信息化把家具生產帶動起來并形成了巨大的規模效益,徹底改變了當地農村的經濟和社會結構。現在,沙集鎮的網絡銷售已經帶動了家具制造、木材制造、材料配件、通信、金融保險、信息服務、物流配送等相關產業的發展并形成一定規模,成功地促進了落后地區農村經濟向工業經濟的轉型。

    “一業興,百業興。”沙集鎮黨委書記黃浩說,“現在的沙集鎮,通過網商帶動了以家具生產制造為中心的工商業的大發展,形成了包括200多家家具生產企業、16家物流快遞企業、6家板材加工企業、2家家具配件銷售服務企業和1家軟件信息服務企業的原生態的產業集群。其中,單是網銷帶動的物流產業營業額就高達3000多萬元。”記者在沙集鎮看到,各家物流公司門口包裝好待發送的家具堆積如山。

    中國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汪向東表示,沙集鎮走的是一種很典型的以信息化帶動工業化、農村產業化的模式。他說,在這里,信息化不是一個輔助手段,而是一個“火車頭”,它拉動了加工制造、服務、物流等產業發展,形成了一個產業群,形成了一種新生態。“信息化只有與工業化相結合,才能在農村獲得生命力。”江蘇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張坊說,“過去,農村信息化一直是圍繞中國農業生產被動展開的,農民的電子商務是在不改變當地生產結構的前提下進行的,如生產棗就在網上賣棗,種花就在網上賣花。而沙集的農戶則是通過網絡市場的需求組織起來進行工業化生產。雖然沙集目前是低層次的工業生產,但是卻從根本上改變了沙集農村的產業結構,從農業轉向了工商業一體化。”

    從廢塑料加工產業到網銷家具產業,借信息化手段,沙集成功地實現了從“廢品業”到“家具業”的轉型。

    形成“農戶+網絡+公司”沙集模式

    對于沙集模式,汪向東曾經這樣詮釋:沙集模式的核心要素是“農戶+網絡+公司”。農戶是在家中直接對接市場、主動掌握信息、自主經營按需生產的平等的市場主體;網絡是市場化的公共電子商務交易網,農戶在這上面從事網銷;公司則是由土生土長的農戶變身而來。農戶、網絡、公司這3個環節相互作用、滾動發展,像滾雪球一樣,走出了信息網絡時代農民的創業致富新路。

    沙集模式的發展路徑是,農民自發開網店→細胞裂變式復制→網銷帶動工業→其他產業元素跟進→產業鏈不斷拓展→規模迅速擴張→網銷進一步發展→經濟和社會繁榮,從這種“原生態”的發展模式中,我們看到其成功的偶然性和必然性。沙集模式用信息化手段解決了小生產和大市場之間信息不對稱的矛盾,當小生產和大市場對接起來后,農民的生存方式開始發生改變,他們做老板、打工,通過網絡了解市場供需情況,直接和市場對接,直接和買家商談,直接組織生產或貨源。基于此,其他相關聯的產業也被廣泛帶動起來。“這種由農民自發地利用信息化邁向大市場,又借信息化反過來加速當地工業化和產業化進程的做法,有望為農村城鎮化發展探索一條新路徑。沒有任何工業化基礎和信息化基礎的最普通農村,通過這條路徑同時開始了信息化的起步和工業化的起步,是最原始意義上的、也是最典型的‘兩化融合’發展道路。”張坊說,“信息技術的一個典型特征是‘智能化’帶來的‘簡單化’,正是由于‘簡單化’為低成本的復制創造了條件。 我們將聯合省有關部門,組織專家總結、提煉沙集的發展經驗,迅速將這一來自最基層的創新實踐向向全省推廣。”
    引發網商發展新問題

    在沙集,我們感受到信息化為農村經濟發展帶來的意外驚喜。但是,這種自然隨意的發展模式既有強大的影響力,也有突出的不可回避的問題。

    睢寧縣副縣長趙李說:“沙集當前面臨很多亟待解決的問題,如農民融資問題、道路交通問題、產業集聚發展、規劃引導問題等,這些都可以通過努力來解決。而我們面臨的最棘手的問題是,在個體農戶為主的網商環境下,如何進行品牌化和標準規范建設,以及如何解決人才短缺問題。”據了解,因為家具產業升級和發展不僅需要更多的服務人員和技術人員,更需要懂設計的信息化技術人員。由于農村的生活環境不是很好,既使開出比城市更高的工資也很難請到這些急需的人才。

    了解到這種情況后,江蘇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等相關部門迅速開始研究幫扶方案。張坊說,將盡快協同有關部門率先開展幾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強與信息基礎設施運營商的溝通,促進沙集實現“家家通寬帶”的目標,適時建立沙集信息中心提高本地信息交換能力。二是幫助制定沙集家具生產標準和網商服務規范,促進“沙集模式”向規模化、正規化、品牌化方向發展。三是幫助組織郵政服務系統進入沙集,拓寬網上銷售渠道,解決網商小額融資貸款難題。四是支持和組織沙集農村干部和農戶到國內農村信息化比較發達的地區學習,吸收發展經驗,提升發展層次。五是組織IT企業與沙集對接,為沙集提供相關信息設備、軟件產品和信息服務等。

    與此同時,沙集鎮的網商們也在積極行動。“我們要充分發揮自己對農戶網商的了解,把大家組織起來,共同解決發展中的問題。”孫寒說。我們已經自發成立了電子商務協會,希望通過協會來解決產品同質化競爭、提升產業化水平、細分產業市場等問題。”說這話時的孫寒,已有新的身份———沙集鎮電子商務協會會長、東風村村委會副主任。據了解,盡管孫寒是沙集鎮第一家開網店的人,但他的生意并不是最好的。“我沒有想到自己無意中的一個決定給家鄉帶來了這么大的改變,在這種變化中,我逐漸感受到一種很強烈的責任感。現在,我關注自己網店的發展,但我更關注整個沙集鎮網商的長遠發展。”

    孫寒,讓我們看到了信息化給農村帶來的深遠影響,也看到了信息化時代一個農村青年人的成長與責任。

    路漫漫其修遠兮。沙集鎮通過信息化手段引領農村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信息社會發展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但我國廣大農村學習借鑒吸取沙集經驗,完成從農業社會向現代社會的轉型,要走的路還很長。“沙集”能否象當年的“小崗村”一樣,開辟一條引發全國農村的第二次生產力革命,我們將拭目以待。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