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建設:國際視野中的“美國經驗”
來源:經濟參考報 更新時間:2012-04-14

   ●目前,在國際大視野下,智庫一詞在國際經濟報道中出現頻率越來越高,不能不引起我們的關注。

  ●智庫即指智囊機構,也稱“思想庫”或“智慧庫”。是指由專家組成、多學科的、為決策者在處理社會、經濟、科技、軍事、外交等各方面問題出謀劃策,提供最佳理論、策略、方法、思想的公共研究機構,是影響政府決策和推動社會發展的一支重要力量。嚴格意義上的智庫是一種相對穩定的、獨立于政府決策機制的政策研究和咨詢機構。

  ●縱觀全球,美國在智庫建設方面可謂成立歷史最久、機構最多、為政府提供的決策預案最有影響力,其經驗很值得我們學習和探討。

  美國智庫分三大類型

  涉及綜合型信息服務類、經貿型信息服務類、科技型信息服務類

  一百多年來,尤其是半個多世紀以來,美國中央政府和各級地方政府決策者為了及時掌握國際政治、經濟、軍事的各種動態,獲取決策依據;一些企業為了及時了解國內外同類型公司和相關公司的生產經營、市場走向等,以便采取有效舉措,在世界市場競爭中搶占一席之地等,往往,由一些信息服務公司即智庫提供信息依據和擬訂決策預案。

  雖然美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以及大中型企業也設立了自己的專門信息機構,但是規模和實力往往不及一些大型的產業化的信息服務集團(智庫)。它們資金雄厚、設備先進、人才云集。如著名的白宮智囊人物,前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國務卿基辛格就曾供職于蘭德公司。美國前任總統林肯、格蘭特、麥金萊以及克里夫蘭,都曾工作于鄧白氏集團信息服務公司。美國信息服務的產業化促使政府體外“大腦”的形成,為美國在新世紀(002280)搶占政治、經濟的主導權提供有效支持。

  目前美國的信息服務公司(智庫)主要可以劃分為三大類型:

  第一類是綜合型信息服務類。它們涉足領域較寬,不管是政治、軍事,還是經濟、科技,只要是重大的社會公眾問題,都在它們的信息服務范圍之內。比較著名的有:蘭德公司、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所。

  第二類是經貿型信息服務類。它們主要為政府和企業提供商業信息和經濟形勢分析方面的信息服務。比較著名的有:鄧白氏集團信息服務公司,數據資源公司和波士頓顧問公司。還有一些獨立經營的私人信息機構。這類信息機構像戰略研究所、經濟研究所、世界觀察研究所、千年研究所等等,它們既是研究所,又是信息服務機構,專門從事信息分析研究工作,產生具有權威的信息產品、研究報告,一般只有二三十人到百人左右,信息產品比較優化穩定,跟蹤形勢快。所以這些機構非常活躍,經濟狀況也比較好,甚至很有影響力。如聯合國、世界銀行、美國政府部門等每年都要花100多萬美元購買世界觀察研究所按期出版的世界觀察研究報告。

  第三類是科技型信息服務類。它們主要為政府、企業和研究機構提供科技信息服務。比較著名的有:斯坦福研究所,巴特爾研究所、國際數據集團公司。

蘭德公司是美國智庫的象征

  宗旨是:促進科學、教育和慈善事業的發展,一切為了美國的公共福利和國家安全

  拿破侖曾說:“沒有任何事比做決策更艱難,因此也沒任何事比它更珍貴。”蘭德公司就是從這個最艱難的點上切入,因此,它的事業也獲得了最珍貴的發展。

  蘭德公司(英文簡稱RD,ResearchandDevelopment)是由美國道格拉斯飛機公司下設的蘭德研究項目發展起來的。1948年7月,福特基金會為支持蘭德公司拓展研究領域提供總金額100萬美元的無息貸款。這一年,蘭德公司已經有200名工作人員,他們從事數學、物理、經濟、工程、化學和宇航心理學研究。1948年11月1日蘭德項目正式轉入新成立的蘭德公司。

  蘭德公司是美國實力雄厚、門類齊全的思想庫。它的宗旨是:“促進科學、教育和慈善事業的發展,一切為了美國的公共福利和國家安全。”60多年來,蘭德公司的研究人員從300多人發展到1000多人,其中約500名是各方面的專家,而專門研究戰略問題的就有200余人。此外,蘭德公司還在各大學、研究機構中聘請了700名專家,作為高級顧問。

  蘭德公司內部機構分為行政部門和研究部門兩大類,行政部門負責各項行政事務,例如,對外聯系客戶、宣傳公司、出版傳播、招募和培訓員工等,對內為研究人員和其他員工提供各項服務等;研究部門則專心從事研究工作。所有行政部門和科研部門都是獨立單元,統一由總裁辦公室管理,向總裁辦公室負責。所有研究人員按照他們所學知識的類別歸屬相關的研究部。

  一般來說,各研究部有自己的主要研究方向和特色課題,但在較多情況下,研究的課題橫跨多個領域,這時蘭德公司就會從不同的研究部門中抽調研究人員組成專題研究組,進行跨學科綜合性研究,從而形成一種學科領域與研究課題相結合的矩陣研究體制。一位研究者可能同時參與若干不同的專題研究組。

  蘭德公司每年的研究報告主要是根據合同進行的研究結果,其中許多研究報告只能定向地向合同單位公開,或經過一定的時間后才能公開發表。一般的講,蘭德公司的大型戰略報告從收集、立項到完成,要25人次連續工作1至5年。他們的研究報告通常分成三個發行等次:第一個等次是政府部門或國家安全部門委托做的戰略報告、研究報告、形勢發展報告、國別報告。有其機密發行名單,不公開,先給那些支付費用的單位享用。這一等次的研究報告有的收費高達幾百萬美元。第二個等次是供政府有關部門參考的報告。第三個等次是解密后在市場上發行的報告。

蘭德課題舉世矚目

  “中國的汽車工業”、“日本的高科技”、“俄羅斯的核心力量”“南朝鮮與北朝鮮”等重大課題都被囊括其中

  回顧過去,蘭德公司不僅幫助美國政府制定宇航計劃,而且為建立當今的因特網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貢獻。他們設計、組裝了美國國內最早的一臺計算機,發明了使用于因特網發展需要的電信技術。

  蘭德公司屬全能型智囊團,它不但研究科學技術、社會學、經濟學,還研究軍事學和政治學。如關于停止核武器試驗會談等這樣一類重要的國際會議,蘭德公司的成員也被派擔任現場顧問。在中美建交問題上,也是由蘭德公司成員惠廷與理查德·索羅門經過仔細分析后向總統提出了方案,并研究了技術細節和日程安排,對中美關系正常化起過重要作用。后來他倆都被聘到美國務院任職。目前蘭德公司有100多人參加美國各級政府的120多個常設委員會的工作。

  美國尼克松政府時期的國務卿基辛格,從1960年到1968年一直是蘭德公司的顧問。他于1965年赴越南考察,評估“越戰是升級還是撤軍”。回到美國后,基辛格在向總統匯報工作之前,首先到蘭德公司作了越南之行報告,經過蘭德公司的最高決策機構研究,正確預測了越戰的走向,美國政府因此做出了從越南撤軍的決策。

  蘭德公司的研究成果舉世矚目,每年約可提供400份左右研究報告中,70%是機密的,30%是公開的。這些報告中,有“中國的汽車工業”“日本的高科技”、“俄羅斯的核心力量”、“南朝鮮與北朝鮮”等重大課題。

  蘭德公司在1970年創辦了蘭德研究學院,它是當今世界決策分析的最高學府,以培養高級決策者為宗旨,并頒發了全球第一個決策分析博士學位。目前,其學員已遍布美國政界、商界。正如美國《商業周刊》評論文章所說:“美國商業成就的背后閃耀著蘭德智慧的榮光。”

 研究中國也為中國研究出力

  曾為海南省、天津市和江蘇省進行過專題研究

  蘭德公司研究中國的選題隨著中國政局的演變而變化。例如,在上世紀60年代初,中蘇關系是蘭德公司研究的重點,在1960年到1964年關于中國的29篇論文中,有14篇涉及中蘇關系;從6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初,文化大革命、臺灣問題和中國領導接班人等問題又成為研究重點;中美建交后,蘭德公司又開始研究中國的發展前景和地位、中國的人口政策和技術轉讓等問題。這些研究結果無疑是美國政府制定對華政策的重要依據。從蘭德公司研究中國的內容看,開始主要側重于政治和軍事,進入上世紀90年代后,才轉向經濟、科技、文化、環境和社會等領域。

  近些年來,蘭德公司在繼續研究中國對世界的影響外,還加強了對中國經濟、科技和社會問題的研究。中國汽車工業的發展、中國能源發展前景、中國經濟增長模型、技術引進和技術交流、中國保險業等研究,都是蘭德公司新的戰略調整的反映。

  過去,考慮到安全等因素,蘭德公司一般不為其他國家服務,而上世紀90年代中期,蘭德公司打破了這一禁區,已開始為其他國家進行研究。另外,隨著中美兩國間的交流日趨頻繁,蘭德公司也開始為中國的一些單位進行研究。他們曾為天津市和海南省、江蘇省的一些部門進行過專題研究。例如,為了迅速地發展海南省的經濟和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他們曾為海南省提出了改組財政系統、改組國際貿易和國際金融等方案。蘭德公司還將海南經濟特區與深圳、珠海、汕頭和廈門等經濟特區進行了比較研究,同時提出了發展海南經濟特區的一些有益建議。

  我們應采取“拿來主義”

  我國需要有計劃、分步驟地建立若干像蘭德公司那樣大規模的綜合性的信息服務研究機構

  蘭德公司對于我國金融研究的啟示作用正在日益顯現。我們是否應該像美國人那樣研究金融?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我們應該先采取“拿來主義”,之后再采取“揚棄”。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正確地走具有中國特色的金融業發展道路。我們得到的初步啟示是:

  首先,我國需要有計劃、分步驟地建立若干像蘭德公司那樣大規模的綜合性的信息服務研究機構和一批產業化的經濟和金融研究機構,以應對今后日益復雜的國際經濟和金融形勢,發揮“群策群力”的作用。

  其二,我國需要培養一大批高級的金融和經濟方面的研究人才,這些人才不僅需要掌握國內的金融工作,而且需要掌握國外的金融工作。國家應該采用特殊方法重點培養一批高層次人才。例如,對于從海外招聘的金融人才進行甄選,有重點地培養一批,使他們盡快熟悉國內的金融工作。對于國內高層次金融人才,需要派送到國外進行培養。

  第三,我國應該抓住金融信息化的契機,采取一些特殊的政策以利于今后扶植建立一批金融研究機構。例如,設立一些基金會來資助建立金融研究機構。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