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開信息化戰場環境迷霧
來源:中國寧波網 更新時間:2012-04-15


    隨著高新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使得現代信息化條件下的作戰出現了全新景觀。解析初具信息化特征的近幾場局部戰爭不難發現,作戰指揮環境在悄無聲息中發生了顯著變化,作戰指揮空間正向著多維領域高速滲透:電磁環境、網絡環境甚至媒體環境等都已成為指揮員不容忽視的重要環境因素。 在電磁環境中展開 海灣戰爭以來的幾場局部戰爭中,交戰雙方在電磁環境下的較量更加激烈、更加壯觀。這與軍事高新技術的不斷發展,尤其是信息技術的空前發展緊密相關。一方面,作戰指揮活動離不開電磁環境,特別是在信息化戰爭條件下,電磁環境已經成為作戰指揮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指揮系統在戰場的任何時間、任何空間、任何地點都處在一定的電磁環境中,而電磁環境的變化勢必引發指揮系統狀態的變化。對于任何一方來說,占有電磁領域優勢,就必將能有效地提升指揮效能。比如,對戰場作戰信息的掌握、對作戰指揮決策的形成、對作戰指令傳遞與反饋等都有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在信息化戰爭條件下,指揮員必須適時捕捉有利的電磁環境、積極主動地改造電磁環境,并想方設法破壞、遮蔽敵方的電磁環境,這就既要運用好先進的信息技術,更要充分發揮好軍事謀略藝術。


    在網絡環境中演進 網絡環境是完全區別于傳統戰爭空間概念的作戰空間,是信息化戰爭的新亮點。近幾年,“網絡閃擊”、“網絡滲透”、“網絡摧毀”等新觀點不斷涌現,網絡環境的戰爭行為表現在,對一個國家國防網、交通網、通信網、金融網、電力網、股票交易網等基礎設施進行軟摧毀。這些網絡既是國家賴以生存的基礎設施和主要信息資源,也是軍事作戰的基礎。對其施以病毒、虛假信息等攻擊,其危害并不亞于實施核打擊。特別是計算機網絡大量應用到軍事上,已成為軍隊現代化程度的重要標志。C4ISR(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機、情報、監視和偵察)的建立,把各種信息獲取、處理、控制、傳輸等設備聯為一體,這使得現代交戰雙方開始轉向網絡領域。在科索沃戰爭中,以美軍為首的北約,不僅對南聯盟進行了猛烈的精確火力打擊,而且還組織了計算機“黑客”對南聯盟進行互聯網上攻擊。南聯盟的計算機專家們也聯手對北約各國的計算機系統進行了猛烈攻擊,使美軍大傷腦筋。


    網絡技術的迅猛發展,使得網絡空間在作戰環境諸要素中的作用日益突出。指揮環境與網絡空間的融合,網絡空間對作戰指揮的影響已經成為直接的環境因素。各國軍界普遍認為,未來信息化戰爭將是信息、網絡和火力的戰爭,網絡環境將是信息化作戰指揮環境極為重要的因素,所以發揮網絡空間有利因素、避免不利因素,就成為未來戰場指揮員必須研究解決的一個重要課題。


    在虛虛實實的媒體環境中斗智 戰場環境充滿“迷霧”,有許多不確定因素,使得人們難以實時了解戰況。海灣戰爭以來,特別是伊拉克戰爭中,人們足不出戶,就能通過電視、電臺和報刊等媒體大體上全景式地了解每天戰況。美軍作戰和保障部隊長驅直入、閃電般突入伊拉克的鏡頭,甚至雙方交戰實況,都能從電視等媒體上即時看到。同時,交戰雙方每天都有各自的新聞發言人通報戰況。可見,媒體在軍事活動和指揮活動中已占據重要位置。在伊拉克戰爭中,每天媒體通報戰場態勢,可謂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不管戰爭結局如何,媒體環境在特定時期還是起到了一些重要作用。這種戰場作戰環境引起了軍方普遍重視,當時一些國家媒體稱:伊拉克新聞部長薩哈夫不亞于共和國衛隊一個整編師的戰斗力。這些廣播電視、報紙雜志等媒體,對戰場情況近實時的報道,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軍方對媒體的巧妙運用,令人真假難辨,目的是為了震懾對方。正如美國未來學專家托夫勒在《力量轉移》一書中所說:“所有各方都將運用‘信息手法’,也就是以操縱信息影響對方的決策和決策的實施,影響對方人民和決策的溝通,從而破壞對方的穩定以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可見,如今信息媒體的多樣化,已使政治輿論成為一種新式戰場環境,從另一個側面間接或直接地影響著交戰雙方的作戰決策指揮。


    在變幻莫測的形態環境中角逐 現代信息化戰爭目的的有限性,使戰略、戰役、戰術界線變得十分模糊。從近幾場局部戰爭中不難發現,戰爭的目的性非常明確,在以往傳統戰爭發起之后,戰爭往往像洪水猛獸一般,很容易失去控制。而信息化戰爭其目的性非常明確,攻城掠地、大規模殲滅敵軍已經不再是戰爭的主要追求目標。所以,假如指揮員對政治、經濟、外交目的不明確、不清晰,就可能使戰爭超出預期目標。另一方面,政治、經濟、外交對作戰指揮的影響日益增大。比如,從經濟角度看,科索沃戰爭中經濟因素并不是戰爭的直接動因,但雙方在空襲與反空襲中,都是以經濟目標為主要對象,空襲的目標大都是經濟命脈。所以說,現代戰爭雖然也強調打技術,但基礎還是靠經濟,靠后勤。可見,增強國民經濟實力,提高保障能力,是贏得未來作戰勝利的一大關鍵,所以指揮員在運用后勤力量時必須考慮經濟因素的影響。從外交上分析,從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到伊拉克戰爭,每次開戰前都有強大的外交之戰。美國在世人面前總是喜歡把“正義”的帽子戴在自己的頭上。以外交為軍事企圖開路,古來有之,但古今的手段和效果已大有不同。所以說,信息化戰爭條件下,政治、經濟、外交因素愈來愈成為作戰指揮環境非常重要的因素,對此必須予以充分重視。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