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陸軍加速作戰理論創新 爭主動地位
來源:解放軍報 更新時間:2012-04-15

  陸軍是我黨奪取政權、締造共和國的主體力量,是維護國家安全穩定的中堅。陸軍在二十世紀建立的卓越功勛,是中國軍隊昂首步入世界軍事勁旅行列的重要標志。我軍陸軍之所以能夠在二十世紀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勝利走向勝利,一個重要原因是在不同歷史條件下,陸軍始終創立并保持著先進的作戰理論。我軍陸軍在各個不同歷史時期所創立的作

戰理論,是世界軍事理論寶庫中最光彩奪目的一顆明珠,熠熠閃耀著辯證唯物主義思想的光芒,其中揭示的許多客觀規律對未來戰爭仍具有普遍的指導意義。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陸軍所面臨的戰略環境、作戰對象、武器裝備等都發生了重大變化,要求陸軍在力量結構、編制體制、作戰理論等方面進行根本性變革。當前,落實科學發展觀,堅持以江澤民國防和軍隊建設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胡主席關于加強軍事理論研究的一系列重要指示,加速陸軍作戰理論創新,在二十一世紀繼續保持陸軍作戰理論的先進性,已成為中國陸軍緊迫而重大的現實課題。

  全面審視陸軍作戰理論面臨挑戰的時代動因,科學確立陸軍作戰理論創新的指導思想

  技術進步、強制變革是陸軍作戰理論創新的客觀要求。恩格斯曾經指出:“一旦技術上的進步可以用于軍事目的,它們便立即幾乎強制地,而且往往是違反指揮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戰方式上的改變甚至變革。”恩格斯的著名論斷揭示了技術進步與理論創新的基本關系,成為軍事理論創新的經典依據之一。在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武器裝備不斷發展、人的素質普遍提高的信息時代,我們應該增強變革思維方式、著力開拓創新的緊迫感,遵循理論創新以技術進步為前提的規律,同時重視發揮理論創新的先導作用,使理論創新富于更加積極進取的思想品質。

  立足現實、以劣勝優是陸軍作戰理論創新的重要依據。不同的武器裝備產生不同的作戰理論,不同的作戰對象同樣需要不同的作戰理論。“十六字訣”、“游擊戰”、“十大軍事原則”、“零敲牛皮糖”是我軍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抗日戰爭時期、解放戰爭時期和抗美援朝戰爭時期的基本作戰指導,其寶貴之處在于針對不同的戰略環境和作戰對象進行理論創新。但其根本點又是一脈相承的——“乞丐不與龍王比寶”,“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立足現實,以劣勝優。綜觀當今的國際戰略環境,我陸軍的武器裝備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仍將處于劣勢。因此,立足現實、以劣勝優仍將是陸軍在進行作戰理論創新時必須認真考慮的大前提。

  需求牽引、技術推動是陸軍作戰理論創新的基本形式。美國在20世紀80年代針對前蘇聯提出了“技術推動”的武器裝備發展思想,對美陸軍重型武器裝備發展和陸軍作戰理論產生了重要影響;同時,也將冷戰軍備競賽引向高潮并成為導致前蘇聯解體的間接原因之一。冷戰結束后,美軍又將針對作戰對象的“需求牽引”,轉向針對未來作戰規劃的“能力牽引”。我軍在20世紀90年代提出了以作戰需求為牽引的創新思想,這一思想不僅針對作戰任務需求,也包含了作戰環境需求、作戰技術需求、作戰能力需求等多方面需求,為陸軍作戰理論創新打開了廣闊的空間。

  超前設計、多極發展是陸軍作戰理論創新的未來方向。目前,世界范圍的作戰理論創新進入了一個空前活躍時期,各種作戰理論層出不窮,在短短幾年時間里,發達國家軍隊相繼推出了基于能力作戰、網絡中心戰、精確交戰、快速決定性作戰等新的理論,這些作戰理論的共同特點就是超前設計、多極發展。目前,我陸軍的作戰理論創新也出現了一片繁榮景象,包括信息戰理論在內的新的作戰理論已經初步形成體系。當然,由于創新剛剛開始,許多新的作戰理論尚在探索之中。

  各個國家軍隊作戰理論創新的動因是多方面的,其理論體系也就各有特點,我們應當借鑒和吸收引領世界陸軍發展方向的先進作戰理論,但絕不能一味盲目模仿別人。真正先進的作戰理論體系往往都具有自身的鮮明特點,即使在同一技術水平條件下,先進的作戰理論體系也各有不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德軍運用的是以空軍航空兵火力突擊為先導、以坦克集群實施快速突擊為主體的“閃擊戰”理論,而蘇軍創立了以炮兵火力突擊為主體、以重兵合圍、縱深突貫為主要樣式的“大縱深”理論,美軍則創立了以陸、海、空三軍協同行動為主體的“聯合作戰”理論……這些作戰理論均在不同的戰爭階段發揮了制勝作用。

  在信息化的挑戰面前,要保持陸軍作戰理論的先進性,最重要的是科學確立陸軍作戰理論創新的指導思想——按照全面統籌、超前設計、分步實施的原則,以信息化為基點,以一體化聯合作戰為目標,以空地遠程精確火力打擊為形式,以戰法創新為內容,努力把陸軍作戰理論體系建設成適應未來信息化戰爭需要,反映世界先進作戰理論發展趨勢,具有我軍鮮明特色的作戰理論體系。

  以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整體效益為目標,實現陸軍作戰理論創新的跨越式發展

  一體化聯合作戰是我軍在尚未完成協同性聯合作戰理論的情況下,以跨越式發展方式實現作戰理論創新的重大舉措,它與完成新世紀新階段我軍歷史任務的新要求相吻合,其中蘊涵著深刻的戰略思想。

  一體化聯合作戰作為一種戰略思想,是統領各種作戰理論的綱領,旨在統一各軍種的作戰行動。美軍認為,“聯合作戰是指美國軍隊兩個或兩個以上軍種——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的統一軍事活動”。一般來說,聯合作戰在作戰準備上更多地表現為向戰場機動過程中的聯合,此時的聯合,主要是陸軍依靠海、空軍實現遠程兵力投送,而在作戰行動上的聯合,主要表現為各軍兵種為統一的作戰目的協調行動,這時,各軍兵種沒有主次、高低、先后的區別,只有資源共享、互為補充、各司其職的關系。海灣戰爭中,美軍改變了越南戰爭逐次增兵的做法,而是將所需作戰力量一次集結到位,然后各軍種全線展開同步行動:空軍F-117隱形轟炸機在沙特阿拉伯基地起飛,從高空越過伊軍雷達覆蓋區攻擊伊拉克南部的指揮中心;海軍從波斯灣和紅海發射巡航導彈沿地表面攻擊巴格達的指揮中心;陸軍AH-64“阿帕奇”直升機從超低空攻擊伊拉克邊境上的預警雷達站……三軍行動幾乎同時展開,各打各的目標,由此可見美軍聯合作戰行動的雛形。科索沃戰爭中,美軍的海、空軍行動也大致如此。到了伊拉克戰爭,美陸軍第3機械化師先頭部隊在“震懾”行動中與海空軍同時展開,主要依靠自身炮火和攻擊直升機的掩護向巴格達推進。顯然,美軍主張各軍種獨立作戰,所謂聯合是在戰略層上區分打擊目標共同達成戰爭目的。可以說,一體化聯合作戰理論的本質,是圍繞一體化聯合作戰行動形成的各軍種作戰理論。

  陸軍作戰理論創新首先應服從一體化聯合作戰的總體構想,以發揮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整體效益為目標,力求推出新體系。一體化聯合作戰作為聯合作戰的高級形式,已經具備了嶄新的特征,如作戰體系橫向無縫鏈接,戰場信息一體實時共享,指揮決策動態隨機控制,攻擊行動形散但卻神聚,作戰能量同步快速釋放……這些基本特征對陸軍作戰提出了不同于以往的要求:

  ——陸軍各作戰力量、各戰場和各種作戰行動,在指揮控制上實現橫向上的互聯互通互操作,改變以往作戰在力量、時間、空間、樣式和行動等方面的縱向逐級矢量性;

  ——陸軍與其它軍種之間共享信息,近實時地獲得同一張“戰場態勢圖”,包括各個戰場空間、各種作戰力量以及傳感器、指揮控制系統、作戰平臺和作戰保障的足夠信息;

  ——陸軍建立各種輔助決策系統、戰場監視系統、毀傷評估系統,以便在任何一個節點上發揮同等指揮效率,使指揮中心可以依托指揮方艙實行無規則動態自由配置,提高指揮的穩定性、連續性以及生存能力。在指揮方式上由集中指揮、分散指揮、委托指揮等方式為主向多級跨越、上下互動、隨機控制等方式轉變,在指揮決策上由單級封閉式集中決策向多級開放式分布決策轉變,在指揮控制上以計劃控制為主向動態控制為主轉變;

  ——陸軍能夠在分散配置的情況下集中使用火力,在機動過程中也可快速形成戰斗力,追求的是實質上的聯合而不是形式上的聯合。以小型化、模塊化部隊在離散游弋的過程中尋殲目標,不與敵重兵集團直接交戰,而是通過呼喚遠程精確打擊火力和校驗打擊效果達成作戰目的;

  ——陸軍各種作戰力量在整個戰場上圍繞作戰重心同時展開,在最短時間內釋放作戰能量,并適時調整作戰行動,進而自動引起整個作戰體系的同步響應。

  構建新型的陸軍兵種作戰理論體系,切實解決陸軍兵種理論創新的基礎工程

  機械化時代的陸軍,以步兵、炮兵和坦克兵等近戰兵種為主體,基本作戰方式是以步兵行動為主線、以炮火準備為前奏、以步炮(坦)協同為紐帶達成合同作戰行動。合同作戰理論、炮兵作戰理論、坦克兵作戰理論構成了陸軍基本作戰理論體系。隨著信息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陸軍遠程打擊兵器的迅速發展以及精確制導武器的大量投入,使陸軍作戰形態發生了根本性變化,以步兵、坦克兵實施近戰突擊為主體的作戰方式受到嚴峻挑戰,與之相適應的作戰理論體系也在動搖。

  一是作戰力量結構改變,空地遠程火力突擊兵種將成為主戰兵種。陸軍航空兵的發展從根本上改變了陸軍局限于二維平面作戰的基本形態,其特有的多種作戰功能對傳統作戰力量尤其是坦克兵構成致命威脅,導致傳統作戰力量的地位與作用大大下降。火炮性能和彈藥的進一步改善,以及戰役戰術導彈遠戰能力的提高,使陸軍的作戰空間大幅度擴展,遠距離交戰成為必然選擇。陸戰場空中威脅的加劇使防空作戰的地位凸顯。這意味著炮兵(包括戰役戰術導彈部隊)、裝甲兵、陸軍航空兵、防空兵四大兵種將成為陸軍的主戰兵種。

  二是火力打擊已經成為陸軍的主體作戰行動,籌劃兵力行動為主正向籌劃火力打擊為主轉變。遠程火力打擊將貫穿作戰全過程,它不僅構成獨立作戰階段或時節,而且也是近戰兵種作戰行動的前提條件和重要保障;特殊情況下,火力突擊還可直接達成作戰目的。海灣戰爭42天,火力突擊占了38天,科索沃戰爭78天,火力突擊貫穿全程,伊拉克戰爭精確火力突擊達70%。

  三是作戰方式方法發生重大變化,遠程精確打擊成為未來陸軍的主要作戰樣式。遠程火炮、戰役戰術導彈、武裝直升機等主要作戰力量,以及指揮控制、通信、電子戰系統與后勤支援等重要設施大部分配置在縱深地區,以步兵、坦克兵為主體實施的近戰方式,將很難直接達成作戰目的。一方面,步兵和坦克兵在實施近戰之前,或在機動過程中,就遭受敵方遠程火力的大量毀傷,甚至還未接近目標或者未等目標接近,就可能喪失戰斗力。另一方面,在以火力打擊為主體的情況下,兵力占領的意義已十分有限,近戰兵種的占領行動,通常直接指向戰略目標而不是戰役戰術目標,取而代之的是以空地遠程火力打擊來實現對戰場空間的控制。

  四是特種作戰的地位在上升。傳統的步兵將向特種作戰轉型,主要用于滲入敵方部署實施抵近偵察、引導火力突擊、實施火力突擊并評估火力突擊效果;為火力突擊部隊警戒以防敵小股地面兵力或機降兵力的襲擊;滲入敵方部署縱深直接對敵重要目標實施襲擊;在火力突擊部隊對敵實施大量毀傷之后,遂行搜剿殘敵、打掃戰場等任務。傳統意義上的坦克兵將履行傳統步兵的使命,主要用于反裝甲作戰和打掃戰場,必要時也可會同特種作戰部隊遂行近戰突擊任務。

  可見,對敵地面目標實施空地遠程精確火力打擊、對敵空襲兵器實施防空作戰、實施特種作戰將成為陸軍三種主要作戰樣式和基本作戰行動。20世紀90年代中期,美軍提出“脫離接觸、間接打擊”的作戰構想,在《2001年陸軍現代化計劃》中明確指出美軍未來陸軍是“目標部隊”,“戰術級的重點將轉向遠程打擊”。俄羅斯軍事學術界也認為,“遠距離戰斗將在未來作戰中占據主導地位,它將成為一種獨立的作戰樣式”。這些觀點反映了陸軍在未來信息化戰爭中的發展趨勢。

  空地遠程精確火力打擊具有高度集成性,有人稱之為集成作戰理論。集成作戰理論、陸軍航空兵作戰理論、炮兵(主要是遠程炮兵和戰役戰術導彈)作戰理論、防空兵作戰理論、特種作戰理論便構成了未來陸軍的主要作戰理論體系。支撐這些作戰理論的基礎工程是遠程火力毀傷理論、毀傷評估理論、精確打擊理論,也是定量分析理論。沒有這些理論做支撐,陸軍作戰理論只能停留在機械化時代。

  需要注意的是,戰法研究必須符合自己的實際,以美軍作戰指導為研究方向的觀點,值得商榷。美軍自海灣戰爭以來的幾場局部戰爭,并沒有反映出高技術戰爭的普遍規律,在懸殊的力量對比條件下,只能是以強凌弱的特殊規律。我軍人民戰爭的戰略戰術中“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先打弱敵,后打強敵”、“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各個擊破敵人”,是我軍在各個歷史時期均遵循的重要作戰指導,對未來陸軍作戰仍然具有啟示意義:一是在戰略上始終保持主動權。未來戰爭不是簡單地應對,而要避其鋒芒,發揮好自己的戰略戰術。二是著眼弱處下手。一般而言,作戰體系是強點,而保障體系是弱點,雖然不同的作戰對象強弱各有分明,但恐怕還是著眼弱處下手更有利。三是抓住一個作戰重心。無論是戰略、戰役還是戰術行動,都應集中力量抓住重心,作戰行動可以全線同時展開,但重心只能有一個。上述啟示可能有較多“傳統”的味道,但確實反映了作戰規律,只是需要結合信息化戰爭實際加以補充和發展。



铁牛视频app下载苹果-铁牛视频app下载地址-铁牛视频app破解版ios